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182章 认祖归宗

第182章 认祖归宗


金红色的彼岸花在小路易的额头上一闪而过, 快得几乎让人以为是错觉,但缪荇确定,她刚刚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那朵彼岸花。

不过因为彼岸花消失得太快, 缪荇并没有看清彼岸花上的金边有多璀璨, 暂时只能判断出这是属于灵医的标志。

可小路易并不是灵医, 他为什么在催动灵气的时候,额头上会出现金红色彼岸花呢?

缪荇皱了皱眉头, 暂时得不到答案。

等夏云开送她出门的时候, 她特意问了几句小路易的情况, 听夏云开说完, 并没有在其中发现不对劲之处。

最后只好暂时放下这个问题,作别夏云开, 打算前往雾州。

夏孤寒之前短信上说的“一体双魂”于特殊部门而言是个隐患,早早把这个隐患拔除,才有利于特殊部门的发展。缪荇很重视这件事,并希望可以早日建立起一套完善的检查体系, 不再给诡医可趁之机。

夏云开目送缪荇离开,犹豫了一会儿, 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他就一直看着缪荇的身影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才转身回到夏家。

才回到书房,就接到来自京市的电话。

电话是夏孤江多打来的。

“神仙散”最先是从京市流出的,重案组的成员猜测,“神仙散”的源头就在京市,所以先让夏孤江和陈末朗前往京市调查。

这次夏孤江给夏云开打电话,是想询问一个人的信息——京市天师协会副会长马光润。

“大伯,”夏孤江略显凝重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您对马光润了解多少?”

夏云开现在是天师协会的总负责人,也是挂名的京市天师协会会长,和马光润打过交道,多多少少会了解这个人。

马光润,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天才天师。

天师发展到现在,世家成了天师的主流,那些不依靠世家的天师,没有传承没有资源,修为很难增长。而马光润不同,他就是一个出自没落世家的天师,他们家族的传承几乎没有,马光润学的都是野路子。这里偷学一点,那里观摩一点,硬是走出自己的路子,一路成为四级天师,最后还当上京市天师协会副会长。

在天师界,马光润是很多天师的榜样,地位不一般。

不过他这个人倒是很谦逊随和,和谁都聊得来,人缘很好。或许是知道没背景的天师修为增长困难,所以他对其他天师,特别是没什么背景的天师绝不藏私,遇到了都会指点一二。

夏云开对他的印象还算不错。

“怎么突然问起马副会长?他和你们的案子有关?”夏云开把自己对马光润的了解说了之后,问夏孤江。

他大概知道特殊部门这段时间在查一个重大的案子,夏孤江这个时间点问马光润,不得不让人想多了。

夏孤江含糊道:“是有点关系。”

再多就不说了。

夏云开知道案件在没有侦破之前,夏孤江需要保密,便也没有多问马光润的事,而问了另一个问题:“你们……今年能回来过年吗?”

眼看距离春节还有半个月就要到了,但这几个孩子好像都没有回来过年的打算。

夏孤江知道夏云开不仅是在问他,也是在问夏孤寒,便如实说道:“年前能结案的话,应该能回去,不过希望不大。”

也就是说今年很有可能不会回家过年,

夏孤江也不问夏云开为什么不直接问夏孤寒,毕竟这对父子的关系在他眼里一直成谜。

夏云开的声音里听不出其他情绪,“嗯,案子要紧。”

顿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但还是要注意休息。”

“我知道。”夏孤江笑哈哈地说道:“我会把您的关心转达给夏孤寒。”

夏云开:“……”

夏孤江皮了一下就怂了,没等夏云开回答,快速地说道:“大伯,我还有事要处理,就先挂了。”

夏云开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忙音,轻轻摇了摇头。夏孤江说的没错,他是在关心夏孤江,却也在关心夏孤寒。只是现在他并不是很想给夏孤寒打电话。

他怕电话一接通,夏孤寒就会问他关于身世的问题。

尽管已经决定不再隐瞒,夏云开还是希望这一天能够晚一点到。

京市。

夏孤江结束和夏云开的电话,就听到一旁的陈末朗问道:“夏家主怎么说?”

“马会长没什么问题。”夏孤江摇摇头。

他和陈末朗来到京市后,就开始着手调查“神仙散”的案子,最后查到一家夜店有在售卖“神仙散”,两人蹲守了几天,终于撞上有人来夜店吸食“神仙散”。

夏孤江和陈末朗并没有惊动任何人,偷偷从这家夜店里获取了用来装“神仙散”的白瓷瓶。

两人将白瓷瓶寄回去做了检验,成分和夏孤寒从纪勤的夜店里找到的白瓷瓶差不多,但对阴气和鬼气的过滤和屏蔽会更先进一点。

后来经过专家对白瓷的研究,发现里面有一种成分来自国内显州特有的土壤,又叫显州土。

对阴气和鬼气起到过滤作用的,正是显州土中的某种成分。

夏孤江和陈末朗拿到报告后,着重对显州这个地方展开调查。发现显州土并不适合烧制瓷器,从古至今也没有用显州土烧制瓷器的记载。

但两人也不是一无所获,经过探访和资料的查询,夏孤江和陈末朗发现:在显州一个名叫魁斗镇的地方,曾经有一户人家在外学了烧制陶瓷的技术,本想回来以烧制陶瓷器谋生,结果因为显州土质的原因没成功,便放弃了。

这户人家正好姓马,那学了烧制陶瓷技术的人正是马光润的爷爷。

就这样把马光润和白瓷连在一起似乎有些牵强,但极其细微的线索夏孤江和陈末朗都不想放过。

于是就有了夏孤江向夏云开打听马光润的事。

不过显然两人并没有打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马光润在天师之间的口碑很好,有不少天师受过他的指点。

“或许只是巧合?”陈末朗皱了皱眉头,几天的努力换来了一个巧合,难免有些急躁。

夏孤江倒是淡定很多,“或许吧。”

话是这么说,可夏孤江内心里却不相信这是以一个巧合,毕竟这个马光润是夏孤寒在天师座谈会上找出的三个可疑人物之一。

“继续盯着他。”

夏孤江想了想,决定道。

陈末朗并未反对,马光润是他们现在找到的唯一一条指向性比较明显的线索,或许盯着马光润会有意外收获呢?

两人达成一致,继续忙碌。

同州。

夏孤寒也从铁面那里拿到了关于吴成的dna报告。

正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将现在的吴成的dna和公安系统里的进行比对,是无法对上的。但同莫刚的dna是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两年前,诡医就换了吴成和莫刚的身份,让莫刚假死,之后换上吴成的脸,让他以吴成的身份活着,为的就是有一天可以用得上吴成。

毕竟和任学博接触的人从头到尾都是莫刚,又有谁能将一个普通公司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职员和莫刚联想到一起呢?

要不是莫刚一直不忘给儿子joker打赏,他很有可能就这么隐匿在人群中,到时候查找的线索到莫刚这里就会彻底断开。

铁面见夏孤寒拿着报告陷入沉思,不由问道:“夏老板,要把吴成带回来吗?”

“不用,”夏孤寒摇头,“暂且不要打草惊蛇,让人盯着他就行。”

铁面:“知道了。”

见夏孤寒没其他事吩咐,铁面便退出办公室。

对于夏孤寒手下的人能找到吴成这个人,铁面是服气的,自然也清楚找出这个人到底花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

不得不说,夏老板手下真的是能人辈出啊。

铁面退出办公室,办公室里就剩下夏孤寒和顾晋年。夏孤寒整个人懒洋洋地靠在顾晋年的身上,思索了一会儿,忽然问道:“老鬼,那些鬼使有没有给你传回什么消息?”

之前顾晋年就策反了黄家人身边的鬼使,让它们盯着黄锦诉和黄丙安,夏孤寒不相信这么多天过去了,那两人什么都没做。

消息确实有,夏孤寒问起,顾晋年便和他说了。

根据那些鬼使传回来的消息,黄锦诉和黄丙安这两天在消除黄家参与进“神仙散”的痕迹。显然,他们已经察觉到危险,想要退出和诡医的联盟。

夏孤寒倒有些意外,也不知是嘲讽还是单纯觉得好笑地嗤了一声,“他们倒是懂得及时止损。”

不过夏孤寒倒是有些好奇,黄锦诉和黄丙安要如何消除他们的“痕迹”?且不说和诡医的利益往来肯定都有记录,就是他们帮忙研发“神仙散”的事,又要如何抹除?

“神仙散的运输全部靠鬼,”说到这一点,顾晋年有些啼笑皆非,“黄家人现在在做的就是消除这些鬼的痕迹。”

为了减少被发现的风险,“神仙散”的运送全部都由黄家人负责。他们驭鬼为工,让鬼悄无声息地把“神仙散”运到各处。

夏孤寒:“……”

让鬼做搬运工,也亏得黄家人想得出来。

夏孤寒略微有些无语。

不过用鬼运输,优势也确实明显,起码无法被检测到,也更不容易追查源头。

黄家如果参与了全程的运输工作的话……

夏孤寒忽然想起一件事,慵懒的挑花眼忽然亮了起来,“老鬼,你记不记得上礁岛的那个黄天师?”

夏孤寒这么一提,顾晋年立马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那个黄天师临死之前见到顾晋年的真容,震惊地喊出了顾晋年的姓,显然是认识顾晋年的。

这是不是说明,黄家的其他人也认识顾晋年?

夏孤寒用手指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你说,如果黄锦诉和黄丙安看到你会有什么反应?”

“或许你还真是他们的老祖宗呢?”夏孤寒眉眼微挑,眼中闪动着跃跃欲试的光芒,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顾晋年伸手揉了揉夏孤寒的脑袋,顺着夏孤寒的话道:“那我就让他们认祖归宗吧。”

夏孤寒“噗嗤”地笑出了声,总有一种顾晋年被他逼着认回不肖子孙的感觉。

不过玩笑归玩笑,如果黄家人真的和顾晋年有关系的话,又愿意遵从顾晋年的话,那他的计划确实需要改一改了。

比起余非白,黄家人所掌握的线索可就丰富了许多。

想到这里,夏孤寒拍拍顾晋年的肩膀,一副交付重任的样子,“顾晋年同志,案子能否快速破解,就看你的了。”

顾晋年垂眸注视着夏孤寒,语气里尽是宠溺的意味,“包在我身上。”

不过怎么“认”,也是有讲究的。

顾晋年暗自忖度了一会儿,心中大概有了章程。

同州冬天的夜晚并不是很冷,今天夜里甚至没有风,只有稍显冰凉空气,透着南方冬天的倔犟。

大半夜,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急匆匆地停在任学博家别墅的门口,不一会儿从车上下来两个人,正是黄锦诉和黄丙安。

两人一下车,脚步便停住了,望着面前别墅,对视了一眼,皆在彼此眼里看到凝重之色。

就算是浓重的夜色也无法掩盖住别墅里透出来的阴煞之气,仿佛夜露一般凝结在别墅的上空,还没走近,就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阴气仿佛要把人拉进去,进而溺毙其中。

“他终于回来了。”黄丙安注视着别墅上空仿佛凝成实质的阴煞之气,骇然的同时也透着兴奋。

——若是能将这只厉鬼炼制成鬼奴,他们黄家又怎会处处矮夏家一头?

黄锦诉在任靖萧的卧室里放了几张符箓,一旦保护任靖萧的厉鬼回来,就会触发符箓,黄锦诉马上会收到消息。

然而距离放置符箓也有几天了,符箓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就在黄锦诉以为是不是那只厉鬼的修为太强了,他发现符箓并且悄无声息地销毁符箓的时候,符箓终于传回厉鬼回来的消息。

那只厉鬼确实强大,符箓传回的消息还不过一秒钟,就毁了。

但黄锦诉和黄丙安并没有因为厉鬼太过强大而退缩,相反,他们反而跃跃欲试。

此刻站在别墅门口,尽管厉鬼的阴煞之气让他们感到呼吸困难,却无法磨灭他们想要收服厉鬼的决心。

黄锦诉的手轻轻摩挲着口袋里的一块令牌,他相信,有它在,任何厉鬼都只能对它俯首称臣!

这是他的底气所在,也是黄家最大的依仗。

黄锦诉的眼睛很亮,他偏头和黄丙安说道:“走吧。”

两人一齐踏入别墅中。

一进入别墅的范围,身后的世界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所有声音尽皆离他们远去,他们就像是踏入一个新的世界。

这个世界由阴煞之气组成,目之所及的一切都像是重重鬼影,正睁着青白的眼睛盯着他们。

双脚踩在地上,却仿佛踩在泥层里,似乎有东西在脚下涌动着,随时可以伸出来将你拉下去。

身后也是一片虚无,却总觉得有人跟着,脚步声就在耳边,仿佛一转头,就能看到一张鬼脸悬在你的肩膀上。

从铁门到别墅大门的这段路很短,平时还不需要走一分钟,然而此刻,黄锦诉和黄丙安仿佛觉得脚下的路漫无尽头,永远走不到头。

符箓、法器在这个世界里彻底失去作用,他们甚至无法调动身上的灵气,只能任由阴煞之气侵蚀他们的身体。

厉鬼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厉害。

黄丙安打量四周,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他皱着眉头同黄锦诉说道:“家主,这个地方我们走过。”

尽管夜色很黑,但还是能够看清周围的景色,几分钟前他们分明从这盏路灯旁走过,黄丙安还清楚地记得路灯上的三道划痕。

而现在,他们又走了一遍这里。

黄锦诉眯了眯眼,“鬼打墙。”

若是不找到解除鬼打墙的办法,他们将一直在这个地方打转。

黄丙安自然清楚这一点,但他却有其他看法,“会不会是领域?”

领域是驱鬼一脉的绝活,只要有足够多的阴气,他们就能利用阴气构建自己的领域,领域之内完全由他们主宰。

天师能利用阴气构建领域,厉鬼自然也可以。

而显然,黄丙安和黄锦诉现在就困在厉鬼的领域里。

难怪用不了符箓和法器。

黄锦诉闻言恍然大悟,便不再往前走,停下脚步,盯着前方黑黢黢的世界,若有所思。

领域可不是鬼打墙可以比拟的,如果真的是厉鬼的领域,再加上这么浓重的阴煞之气,仅靠他和黄丙安是出不去的。

看来真的要拿出来了。

黄锦诉眯了眯眼,心里有了计较。

而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令牌,这枚令牌通体漆黑,是玄铁所制。

它是黄家的传家宝,也是黄家家主的信物,更是生死攸关时的保命符。

这块令牌一出现,周围的阴煞之气像是有所感觉,发出震颤。

黄锦诉咬破自己的手指,在令牌上滴上一滴血。须臾之后,令牌将血迹吸收殆尽,发出味嗡嗡的响声。感受到周围的阴煞之气,它更是飞了起来,周身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阴煞之气鲸吞而入。

令牌上散发出恐怖的威压,让方圆几里之内的鬼魂不受控制地匍匐在地,两股战战。

别墅里。

夏孤寒半躺在沙发上,忽然感受到外面传来的威压,惊讶地坐了起来。

他细细感受了一番,然后笑着转头看向顾晋年,“老鬼,有没有感到一丝熟悉?”

顾晋年不回答。

何止是熟悉,这简直就是顾晋年的力量。

“看来黄家和你确实有点渊源。”夏孤寒感叹了一句,饶有兴味地说道:“要不,你暂时不要让他们看见?我想看看他们手里还有什么杀手锏。”

顾晋年自然由着他,隐了自己的身形,除了夏孤寒没人能看得到他。

夏孤寒又躺了回去,期待黄家人之后的表现。

门外,黄锦诉利用令牌吸收了阴煞之气,维持领域的阴煞之气减少,领域自然破解。

月光洒下,黄锦诉和黄丙安重回人间。两人看着不远处的别墅,皆松了一口气。

“进去吧。”黄锦诉握紧手中的令牌,率先走向别墅。

黄丙安跟着进去。

“吱呀!”

随着他们的走近,别墅大门自动打开,一道懒懒散散地躺在沙发上的人影,随之撞入两人眼帘。

“夏孤寒,怎么是你!”

“夏孤寒,果然是你!”

黄丙安和黄锦诉的声音同时响起,不同的是,黄丙安满是惊讶,而黄锦诉却一点都不意外。

夏孤寒慢悠悠地坐了起来,对上黄锦诉果不其然的视线,挑了挑眉,“黄家主知道是我?”

黄丙安也看向黄锦诉,他同样不知道黄锦诉是何时猜出来是夏孤寒在其中搞鬼的。

“不过是上不了台面的小把戏,夏老板,你真以为可以瞒得了我?”黄锦诉双手负于身后,下颌微微抬起,高傲而自信。

他从来到同州的第一天,就已经猜到任靖萧和夏孤寒有过接触,所谓强大的厉鬼,不过是夏孤寒想要引他们出来的把戏罢了。

他之所以没有马上“上钩”,是因为他担心夏孤寒怀疑“神仙散”和他们有关,所以才费尽心思要引他们出来。

现在,他们已经斩断和“神仙散”的联系,没有后顾之忧,那就装一装被夏孤寒引出来,不然岂不是白费了夏孤寒的一番苦心?

黄锦诉可是早早就看上了夏孤寒身边的那只鬼,正愁没机会把那只鬼占为己有,夏孤寒就亲自送上门了,那他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

众人都猜测夏孤寒身边那只厉鬼是鬼王,黄锦诉也承认那只厉鬼确实厉害,不然天师座谈会上自己也不至于马失前蹄。

但,真的是鬼王吗?

黄锦诉笑了,非常笃定地说道:“夏孤寒,你糊弄得了其他人,却糊弄不了我,你养的厉鬼并不是鬼王。”

没等夏孤寒回应,黄锦诉不屑地继续说道:“现在,我让你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鬼王令。”

他手里握着的玄黑色令牌正微微发烫,溢出流光,一股强大的威压随之从令牌里喷涌而出。

黄锦诉昂首挺胸的模样,像一只骄傲的公鸡,“我告诉你,真正的鬼王令并不是统御万鬼,而是能召唤并且指使鬼王。”

随着黄锦诉的话音落下,一道人影渐渐出现在别墅客厅里。

流光散去,人影也露出真实的模样。他穿着一身玄黑色的繁复长袍,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慵懒,估计是上来得太过匆忙,没来得及放下怀里的黑猫,黑猫就跟着一起上来了。

黑猫显然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突来的变故让它在鬼王怀里弓起背脊,浑身炸毛。可看到正前方的夏孤寒后,它立马顺毛了,甚至马上抛弃自己的主人,咻得一下跳到夏孤寒身边,讨好地用毛茸茸的脑袋蹭夏孤寒的腿。

“喵~”

叫声甭提多谄媚了。

夏孤寒这次倒很大方,给黑猫扔了一张美食符。黑猫立马摇着尾巴,囫囵地将美食符吃下去,圆溜溜的脸上满是满足之色。

鬼王看了一眼猫,又把视线调转到夏孤寒身上,无不羡慕地问道:“夏老板,今天卖符吗?”

如果不是鬼王的尊严不允许,他其实也可以幻化成一只猫。

而一旁的黄锦诉闻言,却顶着一头问号:???

我召唤你上来,不是让你向夏孤寒买符的!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合一,晚安啦。

感谢在2021-09-11 23:55:21~2021-09-12 23:48: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雨中逢花。、yy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泥巴 2个;一只红茶冻、y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7587145 164瓶;温知夏 60瓶;yili 52瓶;落十七 42瓶;宫惟的花 30瓶;苏尾鱼、万能的咸鱼、潍维惟唯 20瓶;暂无 19瓶;伽罗、47001995 15瓶;立早 12瓶;韩雪菲servee、一只红茶冻、离离尘、白纪、菠萝a、仓仓家 10瓶;月半半半半 8瓶;泥巴 6瓶;泺云卿、yy、aprilclare 5瓶;仙女山的月亮 2瓶;锦瑟无端、小面包邱彦、胖胖快乐、叶若散、扬阿漾、薄荷、阿香、想要体验男孩纸的快落、西古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