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香火店小老板 > 第183章 晋年身份

第183章 晋年身份


黄锦诉看看夏孤寒, 又看看鬼王,最后视线又落在自己手上的鬼王令上。

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鬼王令,鬼王是召唤上来了, 可是竟然和夏孤寒认识!

这个发展别说是黄锦诉和黄丙安了, 就连夏孤寒都没想到。他确实没想到黄锦诉手上的那块令牌, 召唤出来的竟然是他在阴间认识的鬼王。

夏孤寒伸手薅了一把黑猫的脑袋,挑眉看着鬼王, “你确定你是来买符的?不是来当打手的?”

鬼王倒也不尴尬, 理所当然地说道:“买符和打架不冲突, ”他大概知道黄锦诉召唤他上来做什么, 视线往夏孤寒的周围停留了一瞬,再次开口略显无赖:“本座可以帮黄家把你身边的那只鬼给收了, 作为补偿,之后本座可以给你当打手。”

为了一口吃的,鬼王什么脸都不要了,“本座保证, 你的鬼使能做的本座也能做,但本座能做的, 他绝对做不了。”

鬼王的骄傲让他有这个自信,同样的, 他觉得夏孤寒也会答应这个交易,普通鬼和鬼王,有脑袋的都会知道怎么选择,夏孤寒绝对不亏。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便清晰地察觉到周身的阴煞之气变得浓郁,同时充满了熟悉的压迫感。

鬼王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黄锦诉手中的鬼王令, 语气里充满了不耐还有一丝忌惮,“为何要催动鬼王令?”

对待黄锦诉的态度和对待夏孤寒简直天差地别,不知道的还以为鬼王令在夏孤寒手上。

黄锦诉一脸茫然,想要开口解释,却听到夏孤寒清澈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怕他手上的令牌?”

显然,这句话夏孤寒是问鬼王的,可不知为何,黄锦诉从夏孤寒的声音里听出了淡淡的笑意。

黄锦诉有些不敢相信夏孤寒遇到鬼王竟然会如此淡定,他朝夏孤寒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一眼,他便知道夏孤寒的淡定并不是强装出来的。

容貌精致俊美的年轻人姿态闲适地倚靠在沙发上,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眼中全然不见紧张和害怕,甚至还能看出促狭之色。

夏孤寒当真以为鬼王和他认识就不会伤害他吗?

黄锦诉在心中冷笑一声,真当鬼王令是玩具吗?只要他愿意,就是鬼王也无法拒绝他的要求!

鬼王听到夏孤寒的问题,嘴角自信的笑容稍稍凝滞住,生硬地避开这个问题,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提议,“本座和你身边那只鬼交换,到底认识一场,夏老板,本座并不想和你大动干戈。”

夏孤寒了然了,“你害怕他的令牌。”

鬼王:“……”

夏孤寒握着顾晋年的手,把玩着他修长的指节,声音清亮中带着慵懒,“在谈生意之前,我想知道那块令牌是什么?”

其他的话,夏孤寒什么都没说。但鬼王却自动理解成夏孤寒也在忌惮鬼王令,担心自己成为他的鬼使后,还会被鬼王令趋势。

鬼王想了想,决定还是和夏孤寒开诚布公。

“那是他们家先祖留给他们家的令牌,”鬼王幻化出一把太师椅,施施然坐下,提到黄家先祖的时候,语气里不由染上恭敬,“驱鬼一脉的先祖对阴间有恩,他离开前留下这块鬼王令,希望驱鬼一脉遇到为难的时候,可以通过鬼王令向阴间求救。”

但求救也不是无限的,先祖只在鬼王令里留下十次催动的能量,几百多年来,这块鬼王令陆陆续续地催动了九次,这是最后一次。

“夏老板你也无需担心本座以后会受鬼王令驱使,于阴间有恩的是驱鬼一脉的先祖,本座庇护他们十次便也完成当初的约定。”

鬼王令的神秘面纱解开,鬼王以为夏孤寒可以放心了,然而当他看向夏孤寒时,却发现夏孤寒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似乎并不像是打消疑虑的样子。

鬼王心里莫名升起一种别样的预感,说话的声音都低沉了一些,“夏老板你还有什么疑虑?”

夏孤寒并没什么疑虑,只是驱鬼一脉的先祖这几个字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怎么都没想到当初和顾晋年的一句玩笑话会成真,顾晋年还真是驱鬼一脉的老祖宗。

连顾晋年自己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他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啧”了一声,很是嫌弃地说道:“真是不肖子孙。”

他并不像认。

夏孤寒察觉到顾晋年的情绪,很没同理心地笑了。

顾晋年捏了捏夏孤寒的后颈,算是惩罚。

不过夏孤寒突然笑了,让客厅里的其他人都摸不着头脑,鬼王更是皱皱眉头,问:“夏老板,你笑什么?”

黄锦诉和黄丙安也是一脸莫名地看着夏孤寒。

应该说从进到这间别墅开始,一切的发展都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可这会儿夏孤寒这近似于忍俊不禁的笑,更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夏孤寒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眯着桃花眼,“驱鬼一脉的先祖……是不是顾晋年?”

一听到顾晋年三个字,黄锦诉和黄丙安都炸了,特别是夏孤寒还用如此不尊重的语气说,直接就踩在黄锦诉和黄丙安底线上。

“放肆!先祖的名讳岂是你这个黄口小儿可以直呼的!”

“夏孤寒,你竟敢对先祖不敬!”

顾晋年可是他们黄家,是整个驱鬼一脉的先祖,他开创了驱鬼一脉的辉煌,岂容夏孤寒亵渎!

和黄锦诉、黄丙安比起来,鬼王会敏锐一些。听到夏孤寒如此随便地说出顾晋年三个字的时候,鬼王就不自觉地挺直了背脊,微微眯着眼打量着夏孤寒身旁的位置。

鬼王听出来了,夏孤寒在说“顾晋年”三个字的时候,不论是神态还是语气,都透着亲昵。这种亲昵不是特意装出来的,而是自然流露,甚至是无意识的,连夏孤寒自己都没发现。

这个发现,让鬼王心里隐隐有了个猜测。当他调动力量去看夏孤寒周身,发现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时候,这个猜测成了肯定。

刚上来没见到夏孤寒身边的鬼,鬼王并不在意,只当对方隐藏起来了,他如果愿意,随时都能把对方找出来。但现在,鬼王发现自己和对方要调转一下,应该是只要对方愿意,他就算手段用尽,也看不到对方。

心中越发肯定夏孤寒身边那只鬼的身份,鬼王轻慢的态度随之消失,最后甚至站了起来,朝夏孤寒的方向恭敬地喊道:“顾先生。”

鬼王的这声“顾先生”一落下,整个客厅瞬间变得安静,针落可闻。

前一秒还怒气腾腾想要找夏孤寒麻烦的黄锦诉和黄丙安面上的表情忽然僵住了,上升的气焰像是被人扑了一盆冷水,猛地熄灭。

“顾……”

“先生……”

黄锦诉和黄丙安同时看向鬼王,两人皆是一脸迷瞪。

鬼王在叫谁顾先生?

鬼王为何要往夏孤寒的方向喊顾先生?

难不成夏孤寒是顾晋年的转世?

这个猜测太过离谱,黄锦诉和黄丙安都不敢相信,只僵着脸看向夏孤寒的方向,企图看到答案。

随后,他们如愿得到自己的答案。

夏孤寒的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男人穿着一身板正的西装,五官深邃立体,俊美无俦。通身的气势很强,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让人不敢直视他。

男人的脸黄锦诉和黄丙安很熟悉,那是刻在驱鬼一脉传承里的先祖的脸,也是曾经第一天师的脸。

“先……先祖!”

黄锦诉和黄丙安看着顾晋年怔愣了许久,终于反应过来,两人扑通一声跪倒,虔诚而激动,“先祖!您终于回来了,我们驱鬼一脉的辉煌回来了!”

顾晋年却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看向鬼王,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你想和我换?”

鬼王头皮一紧,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爬起来了,顶着顾晋年仿若实质的目光,鬼王艰难地开口,“开玩笑,我只是开玩笑。”

他咽了咽口水,又补充道:“顾先生,我祝你和夏老板生生世世永结同心!”

说了好话后,鬼王装出一副很着急的样子,“阴间还有事等着我处理,我先走了!”

话还没说完,鬼就跑了,连小霸王都不要了。

好在小霸王也不在乎他,“喵”了一声乖乖巧巧地趴在夏孤寒的脚边,对主人离开这件事一点都不在意。

鬼王跑得快,黄锦诉和黄丙安可跑不了,不过两人也不想跑,只匍匐在地板上,浑身激动地颤抖,还未从老祖宗回来的兴奋中缓过神来。

夏孤寒对于黄家人的反应有些惊讶,挑眉看了顾晋年一年。他忽然有点好奇以前的顾晋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这都过去几百年了,不仅依旧能让鬼王恭敬他,驱鬼一脉的后人更是将他敬若神明。

当然,也仅仅只是好奇罢了。无论顾晋年是谁,在夏孤寒眼里,都只是顾晋年,前后没有任何区别。

也不知过了多久,黄锦诉和黄丙安终于缓过神来,两人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向顾晋年,却发现夏孤寒姿态亲密地靠在顾晋年身上,一看就知道他们的关系不简单。

忽然想到什么,黄锦诉难以置信地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

牙齿太疼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二更。

感谢在2021-09-12 23:48:10~2021-09-13 22:13: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路人甲、50345895、泥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夜猫子 116瓶;子非鱼 40瓶;静心(法闻)、啾啾 30瓶;--奈何桥°、夏日的夭羊草田儿、四角星 20瓶;雪染月色 19瓶;糖时dy 18瓶;33579991、路人甲、幽、47313418、阿墨、月半半半半、你的世界只有我、我不是你的宝宝吗 10瓶;ling、泥巴 5瓶;遗怀 2瓶;acsg、aniiiita、西古君、想要体验男孩纸的快落、扬阿漾、期待明天、胖胖快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