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驭命图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辛家

第一百九十八章 辛家


“来人止步,请问兄弟哪里来?哪里去?”一个和时宇差不多面相的辛家人一拱手,客客气气和时宇打了个招呼,眼中警惕之色甚浓。

时宇并未答话,笑着向四周望了一眼,看来这辛家百年来兴旺不少,一路行来所观,已然是本地第一大户了,跟他打招呼的年轻人分明有着微弱的神魂波动,想必是进过仙门研习。

远处的辛老汉,脸涨得通红,唇角不住微抽,心中急切欲行,可手扶在躺椅之上颤巍巍就是迈不出步子,只得先朝着看过来的时宇遥遥一拜。

时宇点点头收回目光,正要与那青年说话,一个轻佻嚣张的声音插了进来。

“辛木廉你一边去,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旁枝说话了!”一个十六七的绸衫少年挤上前来,一把推开青年,杵在时宇面前上下打量,从这衣着便可看出,少年在辛家地位不俗,神魂波动也比那辛木廉强上一分。

“乡巴佬,傻笑什么呢!知不知道这是哪里?你就敢乱闯!”这少年不客气的语气神态,让时宇面色一冷,残留在嘴角的笑意很快不见。

“哟,说你一句还不乐意了,敢给爷爷摆脸色,信不信爷爷我大耳刮子抽你!”那少年语气越来越咄咄逼人,其他的辛家人,似乎也是习惯了这少年的跋扈,笑嘻嘻地看着他在这里张牙舞爪,欺侮这异乡客。

时宇心中暗叹一声,冷眼向那少年斜斜看去,更懒得答话。

“臭小子!聋了还是哑了!爷爷我问你话呢!”绸衫少年用力拍着大黄牛的脖颈斥问,他这年纪比时宇看着还小上几岁,可嘴里一口一个“爷爷我”已然让时宇皱起了眉头。

时宇再次冷冷瞥了他一眼,依然不答,只是把眼光放远了一些,扫过被自家人胆大包天吓得呆立瞠目的辛老汉和里正,转身便走。

那大黄牛“哞”的一声长嚎,甩掉少年的手掌,缓缓转身跟了上去。

“混账!你给我站住!踏上了我辛家的路,还想就这么离去!”少年赶前几步,跑在青年的面前,伸手向他胸膛推去,看样子是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外乡人。

话语间,他的贪婪眼神还不住扫视着这一群奇形异兽,盘算今晚骑着哪一头去城里炫耀一番,好招引几个花魁宦女共度良宵。

想到这里面色更得,拍击出来的手掌力道又加了几分,他有意打伤这青年,最好打死,这样既能好好展示辛家的尊贵强势,又能平白得了丰厚横财。

“王八蛋!你给我住手!”少年的手掌还没挨到时宇的衣衫,就听到远远传来的怒喝。

“奶奶的,谁胆子这么肥!老子弄死……”少年闻言大怒,手上不但没停继续拍向对面青年,反而更加了数分力道,有意一掌拍死示威喝止之人。

可当他目光射向说话之人,话音不及落尽,便大嘴贲张,梗直了脖子,眼珠定定看着狂奔而至的两人,已经摸上时宇外衫的手掌硬是顿在了毫厘之间。

一百年了,辛家还没谁听到过老祖宗大声说话,更没听到过老祖宗骂人,他总是一副笑眯眯心满意足的模样,和声细气地与妻儿子孙们笑谈,哪儿可能如此焦急失措,一路跌跌撞撞地冲将过来。

“啪啪啪啪”接连不断的嘴巴扇上来,那少年躲都不敢躲,哪怕他能一巴掌打死这个老头。

“祖爷……”几息后,少年实在是熬不下去了,脸紫面肿,祖宗还跟没看到一样可着劲儿打。

斜眼瞧去,一边的里正热闹都不看,趴在地上像个蛤蟆一样伏在那青年的脚下,只是哆嗦,也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少年心中顿时大呼不妙。

“祖爷……”少年又叫,但老祖宗就像是没听到他的话语,红着双眼咬牙切齿,一手用力抓着他的胸襟,另一手手掌猛然挥起又全力落下,好像“啪啪”的耳光声就是给他的回答。

“行了!”青年淡淡的话语对这少年来说不啻于九天纶音,辛老汉如奉天谕立刻停了手,“噗通”一声也跪下了,和里正不同,他不但不敢说话,还在不住用力叩首,脑门都磕出大片血口,沾染着沙土殷红地上一片。

辛家的子弟家丁再蠢也知道事情不妙,纷纷收拾了惊诧的表情,趴在地上跟着老祖宗砰砰磕头,砸得地面尘土飞扬。

绸衫少年尤其用力,祖爷爷就是见到仙师都不曾下拜,因为自家也有十个八个。可这青年什么来路?自己不过是冒犯了他,祖爷爷不但磕得满面鲜血,而且二话不说恨不得打死自己。

“当初我曾说,多事之举不知对你辛家是好是坏。福祸相倚,辛老汉你懂吗?”年轻人伸手拉起辛老汉,像是教书先生一样教导着他,语气很是淡然。

“辛老汉管教无方,子孙后代冲撞真仙大人,罪该万死,罪该万死!”辛老汉不敢违逆,战战兢兢立起身子,但仍低头不敢直视,任由滴滴答答的血珠坠向地面。

本来看辛老汉已经站起,其他辛家子弟也欲起身,一句“真仙”骇得他们腿脚一软,噗噗通通又倒了一地。

尤其是那绸衫少年,顿时知道自己招惹了谁,两股瑟瑟一股热流自腿间源源涌出。

“你也起来吧,你倒是聪明,跑来和辛老汉抱成一团,怎么?不怕我了?”对着始终趴在地上的里正随意一点,里正顿感有力附身,把他扯起,急忙顺势而立,大气都不敢喘地看着那一直铭刻在脑海中的熟悉面孔。

“小人这百年来一直敬奉真仙大人,当年半公半私聚众前来,无知冲撞始终耿耿在怀,日夜守候在此,也是盼着终有一日等来真仙亲临,能有机会当面谢罪,还请真仙大人责罚。”

里正到底是经历过教化的人,而且此时对时宇是敬多于畏,说话就显出缜密心思,让时宇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

点点头,暂把里正放在一旁,时宇拂袖止了辛老汉那仍在顺着脸颊滴答不止的血流,略略冷淡地说道:“辛老汉,你好像也有些墨水了,还知道管教无方,是不是今日你不在,这些小东西还要掳了财物把我吊起来打呢?”

辛老汉闻言又要下跪,时宇不耐烦地阻住,继续说道:“你不必如此,是我想差了,多少自诩知书达礼胸怀正义之人,一日有了权势,都禁不住腐蚀早忘初心,变成为害一方的祸端,更何况你家这乡野村夫。”

顿了顿,时宇叹了口气,向四周看了一圈,略带失意地说道:“唉~其实我本来是想把这些昔日仆从送给你的,咱们总算是有数面之缘,而且我对你的印象还不坏。”

“啊!”辛老汉惊呼一声,这些仆从异兽,辛老汉早就猜出来历,一听时宇要送他,顿时眼睛亮了起来。

拍拍九尾大黄牛的脑袋,时宇又说道:“我有事要做,不能带着这些累赘,想着给他们找个养老安身之处,可惜,你让我失望了。”

辛老汉骤然变亮的眼睛黯淡下来,他明白这次的飞黄腾达与他辛家再没了瓜葛,

“一家独大,对你,还是对这一方的百姓,都非幸事,我还是想得太美好了。今后,也不必拜我了,我承受不起。”时宇转身慢慢离去,仆从异兽一一跟上。

再没看辛老汉一眼,夕阳下长长的身影,缓缓消失在长路尽头。

“日日盼,夜夜盼,竟盼来这么个结果。你说,咱俩还能撑过十年么……”里正不甘心地看着空荡荡的长路,喃喃自语。

辛老汉轻轻抚摸着额头已经结痂的伤口,又看看仍跪在地上的家仆子嗣,绸衫少年心思机敏,急忙伏下四处乱看的脑袋,一副乖巧模样。

“唉,我辛家福尽于此,连累亲家了。”瞬间像是又老了数十岁,辛老汉佝偻着脊背缓缓走入了辛家大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