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31章 寒门祖传渣男3

第31章 寒门祖传渣男3


原主亲娘都只想着死守着加在一起一共两百两彩礼银子, 而非保守秘密:她二儿媳妇已经躲到老二身后,孙儿里唯一跟她一条心的沛哥儿也被他爹扇懵了,能指望这俩人扯谎哄住老三吗。

再说她家老头子再怎么疼她, 老三考中举人, 全家的前程都系在老三一个人身上, 老头子绝对眼里不揉沙子。

即便如此, 她也不后悔。老三中举家里宽裕些又如何, 老三还得接着考, 她手里无论如何也不能有两百两银子随便花!

覃静州一瞧原主亲娘那样子, 就知道这位亲娘要死硬到底, 而且原主父兄大概率不知情,他打算直接问原主小妹,“怎么回事?”

把女儿甜妞放在腿上,腾出完好的那只手捏住脱臼的右手臂一推一扭, 微不可闻的一声“咔哒”过后,右手就可以活动了。

他又补充道:“你知道什么说什么,三哥给你做主。”

小妹今年十五, 已经很懂事了。

她三哥这些年一年到头也就回家一两次,还次次都要银子, 明知道三哥中举全家都能沾光, 因此改换门庭, 但这些年勒紧裤腰带也要供三哥读书, 小姑娘从没表示出来,心里多少有点抱怨。

前两天三哥中举的消息传来, 她还在庆幸自己没多嘴,同时感觉她能拜托亲娘瞒着爹爹给她定下的婚事。

于是小妹把心一横,冲着亲爹跪下了, 当场告状,“娘和二嫂趁着爹爹哥哥们不在家,给我和甜妞订了婚事!”

覃静州心说:果然,没钱就卖女儿卖孙女,不愧是被娘家卖过两次还毫无怨言的原主亲娘王氏。

老爷子大喝一声“你敢”,就要上前再给一巴掌。

原主亲娘王氏吓了个哆嗦,捂着脸厉声辩驳小女儿,“胡说!我是为了你三哥筹银子!”

老爷子一听这话,巴掌也就没拍下来。

覃静州搂住甜妞,用恢复了大半的右手拉起跪在地上的小妹,似笑非笑,“老爹,为儿子筹银子好歹也等乡试结果出来之后吧。儿子不信娘不知道举人从来不差进京赶考的银子……再说这么些年什么时候老爹哥哥让您发愁准备银子了?如果都是好亲事,您何必避着瞒着老爹和我?再退一步说,既然订了亲,彩礼银子又在哪儿?娘,您也别改口说把女儿孙女送了个好去处,您不为银子,只为家里省下点嚼用。”

原主素来话少,但覃静州一点不怕崩人设。

因为无论是表情语气还是他说的这么一大段话,都在告诉全家人:他很生气!

他就是要借着这次机会用“狠毒,不慈,眼皮子浅”的名义彻底“摁死”原主亲娘,也就是在这个家里把原主娘打下最底层,完完全全地失去话语权。

听了他这番话两个哥哥也气到大脸通红。

自家亲娘的品行做儿子的心里有数,这哥俩已经在怀疑亲娘被人蛊惑,不然做不来这种阴毒又糊涂的事儿!

老爷子这一巴掌也终究落了下去。

这婆娘无情无知且胆大,对女儿孙女尚且如此……不给她个教训,她以后迟早做出老三都兜不住的事儿来!

先后吃了两耳光,两边脸全都肿了起来,王氏本来说话都不利索,话也被小儿子说尽,她就捂着脸“嘤嘤嘤”地哭,心里骂个不停:你怎么没有落榜!落榜了我卖女儿卖孙女都理直气壮!

小妹亲见三哥发话,娘亲都挨亲爹耳光……这可真是……太舒爽了!

她胆子更大,“娘她把我说给了府城大户,让甜妞去做童养媳。”她看着她三哥的脸色小心翼翼道,“就是镇上富户,儿子是傻子那家……”

老爷子这次都不动手了,而是直接动脚。

见王氏先是痛呼出声,再从痛呼专为哀嚎……不是他偏向老爷子,原主亲爹自小到大只揍儿子,这应该是老爷子平生头回对妻子动手。

覃静州从来都不太推崇暴力解决问题,也不觉得老爷子这样动手有多合适,但不得不说王氏她值得。

原主都对镇上商户家的傻儿子有印象,对方不仅傻还经常打人,打残过家里的丫头,丫头家里不依不饶,最后闹到了县衙上,所以县里镇上周边几个村子人尽皆知。

王氏为了银子确实不把儿孙死活放在心上。

老爷子其实挺有分寸,但连踢三四脚,王氏依旧受不住,急切又含糊道,“是沛哥儿牵的线!”

就等这句话了!

王氏没有第一时间把原主儿子供出来,无非是因为原主儿子勾搭上了那位路过的郡主。在王氏眼里,有郡主做靠山的沛哥儿可比自家老汉和小儿子厉害多了!

哪里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屈服于自家老家的拳脚相加。

覃静州看得通透,他站起身来,用右手拖住一直乖巧得不行的甜妞,左手抄起手边的凳子走向挨了一巴掌整张脸都扭曲变形的雨德沛,不顾便宜儿子杀猪一边嚎叫“儿子错了儿子知错爹爹饶了我”一边拼命后腿,他灌注力道,对着便宜儿子的左腿就砸了下去。

一声闷响过后,他精准地给便宜儿子砸了个骨裂。

没有直接砸断,是怕他自己再次脱臼……然而微不可闻的声音过后,他深吸口气,先把女儿放在地上,用不甚好使的右手捏住左臂,一推一扭,关节复位的同时他摇了摇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在这个世界他得开发全新的教训渣男儿子的方式方法。

不过他依旧似笑非笑地面向抱着腿哭都哭不出的便宜儿子,“还想赌钱,想打媳妇,想勾搭贵人,你如今可以爬着去了。”

雨德沛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雨家人:……

连王氏都忘了哭。他们仿佛重新认识了自家老三。

转念一想,他在进京准备明年的春闱之前,不仅要把妹妹和女儿的“婚事”解决掉,也顺便成全女主,让女主和渣男儿子和离了吧。

另一边,回到县城家里的女主芮鹂因为公爹中举而连着好几天睡不着觉了。

她在挨了雨德沛大力推搡后撞到了桌角,整个人就晕了过去,再醒来脑子里多了许多“故事”。心烦意乱之下,趁着太婆婆和二婶忙着算计自家人无暇他顾,她带着自己的丫头直接回了娘家。

等她理清脑子里多出来的记忆,就听说她公公中举了,还是第七名,进士有望……上辈子她这公爹明明落第后醉酒栽倒在护城河里一命呜呼。

如此一来,她还怎么和离?她只想活得和上辈子不一样,然而第一步就很难如愿……

芮鹂正沮丧不已,丫头忽然来报:亲家老爷带着姑爷上门赔不是,姑爷他让亲家老爷亲手打断了腿……现在人就在书房里,老爷太太让姑娘您赶紧过去。

芮鹂的心立时沉到底:苦肉计……这婚是不是彻底离不掉了?!所以我知道这么多,有什么用,简直就是平添烦恼……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咪,neo,一只贪吃的荷兰猪,豆干炒肉,2333几位老相好的营养液,么么哒~~~~~

-----

台风登陆,相好们注意安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