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32章 寒门祖传渣男4

第32章 寒门祖传渣男4


覃静州昨天小小的发作了一通, 晚上他出银子去镇上订了桌上好的席面,更要了坛好酒,和父兄一顿饭就喝干了——酒是黄酒, 度数不高, 四个老爷们一起喝, 谁都没醉。

即使出了点子波折, 自家老三中举足以冲走一切阴霾。

不过被老三提醒管好自己的婆娘, 雨老爷子和雨二哥也都深深记在了心里。

老三的意思是:刚中举人, 老太太就敢暗地里做主把女儿孙女卖了, 他往后做官了, 老太太是不是就能做主买官卖官了?

买官卖官查出来是要掉脑袋的!

雨老爷子回屋后略略思量,就下定了决心:他决不能让又蠢又毒的婆娘误事!

于是当晚王氏就被关进了家里最破旧的那间厢房,而雨二哥有样学样,直接把雨二嫂关进了柴房。

雨大哥是个实诚人, 弟妹让二弟关起来他不说什么,但老娘让爹娘连打带关,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雨大嫂见状, 拉着丈夫就把这阵子老太太跟弟妹婆媳俩弄出的事情细细说了一遍:要是真为筹银子也就罢了,老太太故意把小妹和甜妞往火坑里推, 就为了以后小妹和甜妞再难翻身, 只是老太太万万没料想到三叔这次中了, 名次还那么靠前, 进士都有几分把握!

雨大哥只是厚道,人也不傻, 被媳妇这么一劝,当即明白了,“娘……和弟妹, 因为老三读书花银子,家里接连卖地,过了这么多年苦日子,她这是把老三恨上了!”

可不就是!雨大嫂见丈夫开窍,“真若是为了银子,县城里名声不错的人家那么多,哪家不比傻子他家强!你们都不在家,小姑看不过眼劝了老太太几句,老太太就……把小姑也卖到大户人家当填房去……”

接下来的话她当媳妇的不好说,那就是老太太能对女儿孙女出手,谁敢保证她不会对儿子孙子们下狠招?

雨大哥和媳妇恩爱多年,也颇有默契,媳妇的言外之意他看了个透,同时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他娘简直不像雨家人!

连雨大哥这唯一可能为王氏求情的都被吓退了,第二天覃静州抱着甜妞来堂屋吃饭的时候,只能依稀听到王氏和二嫂时不时的哭嚎和怒骂上,只闻其声未见其人,就知道老爷子彻底下定了决心。

吃过早饭,他拿了二百两银子的银票给老爷子,让老爷子请人收拾下家里,家务活一大堆不能就指望大嫂一个人。

老爷子接过银票呵呵直笑,雨大嫂没有老爷子这么直白,也是面露喜色。

他又嘱咐兄弟们把马车上的东西搬下来再分一分,腾空族兄借他的马车,他就抱着闺女带着小妹,把骨裂的人渣儿子往车里一塞,一起往县城去了。

覃静州在回家第二天就急着去县城,一方面是要人渣儿子和女主芮鹂赶紧离婚,另一方面就是趁早解决掉小妹和小闺女身上的所谓婚约。

在找上芮家之前,覃静州得先打扮下小妹和小闺女。

他参加乡试的府城可以对标老家那边的杭州府,府城周边县城可以对标古代繁华又安定的江南。

所以别看是县城,不比偏远之地的府城差。

覃静州把人渣儿子丢在医馆里,让长随盯着——故意让儿子疼了一晚上,这不人渣儿子彻底蔫了。

他则抱着小闺女甜妞,领着小妹往县城里最好的成衣铺子去。

给一大一小两个小姑娘各买了四身新衣服,再去隔壁银楼买了头面,让两个小姑娘打扮起来,又特地让小厮去换了些散碎银子,连同二十两银票一起塞在新荷包里,递给走路带风的小妹,“零花钱,自己留着花。”

小妹接过荷包,笑得见牙不见眼,“谢谢三哥!三哥最好了!”

人渣儿子的伤腿也处理完了,覃静州还让长随特地雇了个板车,把人渣儿子往板车上一丢,再一起奔着芮家去。

因为提前递了帖子,芮家人早知道他们要上门。

芮家中门大开,把覃静州迎了进来。

覃静州坐在芮老爷书房里,寒暄过后就直接认错,“都是我教子无方。”又指着外间趴在地上的人渣儿子,“我已经打断他一条腿了,亲家觉得不够,尽可以对他随便出手。不瞒您说,我这不肖子居然沉迷赌钱,赌徒讲不得道理,直接动手就是。”

芮老爷看着女婿裹得严严实实的左腿,再看看女婿脸色,情知亲家说一不二,“……倒也不必如此。”

他们夫妻俩娇宠着长大的闺女受了欺负,哭哭啼啼地回家,芮老爷砍了女婿的心思都有,可他刚准备找上雨家讨说法,亲家……中了举,他的心气起码泄了一半。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亲家先找上门,还是这样一副任打任骂的模样,他就心存侥幸……亲家如此威猛,万一女婿能改好呢,就算改不好,女婿千不好万不好,长得真是太好看了,女儿生了儿子,再有前程远大的亲家盯着,日子也还过得下去。

他就想等亲家告辞,跟媳妇女儿都好好商量下。

话说那王八蛋居然被公爹抬进家门……芮鹂也惊到了,她和她娘她嫂子一起赶过来的时候,王八蛋有气无力地求饶,“媳妇,是我错了……”

芮鹂立时咬牙切齿,“你还有脸求我!”

覃静州一看这反应就知道女主已经重生。

人渣儿子赌博家暴,他本就打算让这渣子长期处于骨折不能自理的状态,直到他真有悔改之意。

而女主芮鹂比上个世界的晓敏给他的印象更好,他也想帮女主一把,“就算你不再是我的儿媳妇,也可以认个干亲。”

芮鹂很不自在,尤其让她意料不到的是公爹不仅看透她的打算,还愿意支持她。

她一时间心情复杂:公爹是个好长辈,上辈子走得突然,果然是好人不长命……

芮家人大惊:这是怎么说的?

帮人帮到底嘛。

覃静州看了眼芮鹂,郑重道,“小姑娘很有些造化,亲家不妨仔细问问小姑娘。”

芮鹂直接一个激灵。她公爹别是跟她一样得了奇遇!

眼见芮家人心情复杂满脸疑惑,今天不会有结果,覃静州就顺势告辞,从芮家出来,他就去拜访本地父母官县令大人。

他中举的消息基本传遍了,小妹和甜妞的“婆家”都是本地大户和商户,两家人没有找上来主动退婚,足见其中猫腻。

他不信那位家里只有个秀才的大户以及有个傻儿子的商户有胆量往死里得罪他,原因自然是背后有人逼着这两家死咬着不松口。

所以覃静州一定要去县衙找县令求个明白——只是答疑还犯不着联系晋王世子。

话说本次乡试主考礼部侍郎卫大人也曾是县令的座师,覃静州很容易就和县令搭上了话关系。

当覃静州问出自己的疑问,县令痛快地解答:简而言之两家人得知他中举已经准备滑跪,两家人也求到县令面前,想烦请县令做个中人,必有报答,说得好好的,第二天两户人家就改了主意,还是痛苦纠结且欲言又止地改了主意。

覃静州了然:原主可没资格引动这样的对家,这就是他当时为了银子救下那二位办差贵人的……后续。

系统笑嘻嘻地念叨,“两万多银子哪里是这么好拿的。”

覃静州想也不想,“未婚夫凉了,我闺女不就不用嫁了。”

小妹的婚约对象只是病歪歪的,家里还有个同样也就这几年的老太太,除了冲喜“买媳妇”之外并无恶迹,覃静州愿意给这一家子个机会。

但傻儿子那家可是死有余辜。

他在县令的师爷那儿抄了一串人名——都是女儿不明不白死在傻儿子手下的苦主,就想挨个儿击破。

他自己手里没几个人得用,就理直气壮地写信,通过推官族兄向雨氏的嫡支求助。

嫡支挺看好他,曾给臬台大人做过师爷的族叔带着人手很快就位。

当时雨家正在翻新老宅,覃静州就和族叔一起暂住在县城里。

没错,他就是大大咧咧地查线索,给傻儿子他家足够的压力,最好提早能引出幕后真凶。

傻儿子他家本质欺软怕硬的商户,让这家人抗压……一天就能原形毕露。

族叔不仅整合了人证物证,还顺藤摸瓜挖到出面威逼傻儿子他家的“掮客”。

覃静州拿到地址,约上族叔他们直接找了上去。

小院子只看外观就知道内里一定收拾得很别致,长随上去敲门,院门应声打开,一个妙龄妖娆女子就站在影壁之前,“就知道你们得找上门。”她幽幽叹了一声,“何必上赶着找死呢?恶客上门,黄爷,您在,都有人欺负我!”

一声“黄爷”,饶是覃静州都得皱下眉。

剧情里皇帝至始至终别说离开京城,他连皇宫大门都没迈出去过,但万一他偷摸微服私访呢。

他刚想到这里,就见绕过影壁的男子,他忽地笑了,“我说兄弟,你……还有心搞外室?”

走出来的可不是他当初救下的两位小伙子之一,宗室出身的那个。

对方走到覃静州面前,瞪大眼睛瞧了瞧,旋即惊喜道,“是你!”

妖娆女子当机立断,按住小腹的同时猛地晃悠了一下,再仰面倒地。

不过她脚下可是实实在在的石板,这一磕,脑后直接磕出个口子,假孕变真晕。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二更,来个肥章把这小段情节一口气写完,相好们明天来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