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33章 寒门祖传渣男5

第33章 寒门祖传渣男5


皇帝想动盐政不是一天两天。

剧情男主十皇子正是和女主芮鹂配合, 彻底了解到当下盐政情况,实实在在写了半本词典后的详实又客观调查报告,才得了皇帝青眼, 攒下了第一份政治资本。

当然, 这是在皇帝派出的几支小队几乎全军覆没的前提下。

覃静州出手, 救回了两个小伙子, 他估计……男主十皇子八成还是会来。因为男主担任钦差来查盐政, 不太像临危受命, 而是早有预谋。

覃静州救下的两个小伙子一个是男主十皇子的表弟, 另一个, 也就是眼前这位,是宗人府左宗正的儿子。

大梁朝的宗人府的主要官员也是由亲王郡王来担任,管眼前这位叫一声“小王爷”总是没错的。

他于是提醒了一句,“小王爷?”

小王爷这才回过神, 苦笑一声,“遭遇意外那会儿我就怀疑她,如今看来我太高看她。装晕就算了, 还能真正伤到了自己,未免太蠢。”

覃静州当即道:“合着你都知道啊。”

小王爷双手合十, 然后揽着覃静州的肩膀往里走, “不会真让你闺女嫁了的。”

覃静州笑了笑, “姑且信你。”

族叔给臬台当师爷, 当然是个见过世面的人物。

从小王爷走出来,他看了看衣着打扮气质举止, 就粗略判定出了小王爷的身份,所以覃静州喊了声“小王爷”,他是半点都不意外的。

但亲眼见到小王爷跟覃静州毫不见外, 族叔在心里又把这个虽然同宗但论血缘关系都出了五服的侄子的位置提了三挡,当了兴家麒麟儿的程度。

雨氏说是名门望族,实际上这几十年声望地位都在走下坡路,在京城做工部侍郎的族人已是倾全家之力的结果。

接下来族中唯一有机会升五品也只剩那位推官,不过那位也年过四十,再往上走的机会不大了。

更要命的是后继无人。

年轻一辈读书读到二十多岁大多连个秀才都没考中。这才是嫡支肯押注静州的关键,哪怕静州这孩子出身第十房,和嫡支有几十年没怎么往来了。

族叔跟着管事往小院里走,没进二门便下了决心。他不再想暂时给这个侄子帮忙,而是塌心地帮侄子办事。

话说覃静州并不知道族叔只是见到小王爷便决心投靠,就算知道了也不当回事。

他跟着小王爷来到书房,分宾主落座后,小王爷便坦言相告,把能告诉的部分都娓娓道来。

这事儿得从皇帝还是皇子的时候说起。

先帝末年皇子夺嫡激烈程度堪比康师傅的九龙夺嫡,当今圣上早年也是抱着他太子哥哥混的小皇子。

太子被废,没多久便郁郁而终,据说死时还在诅咒害他的人不得好死步他后尘,先帝听说后吐了口血,离世之前更是坦言后悔废掉太子,临终时当着一众宗亲重臣传位给当今圣上,却不忘让圣上立誓,善待废太子的子孙。

根据覃静州拿到的剧情,太子是真冤枉,但是夺嫡并不讲公道,菜就是原罪,只是太子死了,在先帝和既得利益的当今皇帝补偿和庇护,太子的长子礼亲王比他的叔叔和堂兄弟们过得都好,只除了好得跟皇帝穿一条裤子的晋王。

另外,大梁国的盐税不入国库,而是直接划归到皇帝的内库。

通常来说,皇帝会从盐税中再划出一部分给太子,理解成皇帝给太子的工资或是零花钱都可以。

其他皇帝勋贵对盐税再眼热,通常都是打擦边球,抠点边边角角出来。皇帝和太子往往都睁一眼闭一眼:水至清则无鱼嘛。

不过皇帝登基十几年没有立储,先帝废掉太子后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并没有终止盐税划拨到太子一家子的那一份。

礼王光靠这部分盐税,不止活得滋润更助长了他的野心:开始还晓得吸取他老子的教训,夹着尾巴做人,后来就……逐渐欲壑难平。

当今圣上看出礼王有不臣之心,就派了些人南下查一查盐政,想敲打下礼王,万万没想到他只是想敲打,结果敲出了大案子……礼王不是有心造反而是坚定地走在造反的大道上。

覃静州喝了口茶,“这是眼见事情败露,一不做二不休了。”

小王爷连连点头,“自从恩公救下了我,晋王府派了府卫,我又不出城,礼王那边来不了硬的,就……我本以为他们有什么后招,结果就这?”

覃静州道:“所以你知道我小妹和小闺女的婚约让你这位外室拿到了手里?”

小王爷尴尬一笑,“不会真让你小妹和小闺女嫁过去的,我保证。”

覃静州笑了起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你想试试我在威逼利诱之下会不会被收买?”

“我是没想到你会直接找上门,她喊我的时候本来不想出面,仔细想想又怕你以后知道实情心里有疙瘩……”

覃静州接话道:“毕竟我治跌打损伤简直一绝。”

礼王那边看重他原因也是一样,别说他只是举人,就是进士,也不值得礼王放在眼里。身为有绝招的大夫,可以威逼利诱,但只要想他以后动手治疗,就不好太过得罪。

小王爷又干笑一声,“你都知道啦。”

当初救下男主表弟和眼前的小王爷,又从晋王世子那儿拿了银子,就别再说什么不站队了,尤其小王爷话里话外都是他已经通过考核的意思。

于是覃静州就说:“婚约之事您帮我解决就是。”

小王爷立即道:“一定!”

从小院里出来,覃静州回到住处接到小妹和小女儿,带两个小姑娘以及从辞工后外地匆匆赶回来的三个侄子一起逛县城,给他们扫货的同时再给她们找两个先生。

原主读书几乎抽干了自己家以及岳父家的家底,所以侄子他们都只认得百来了个字,小妹更是只会写自己的名字。

覃静州穿过来,不仅要教导便宜儿女,也要给小辈们补足缺失的“九年制义务教育”。

不得不说,原主的母亲和二嫂非常极品,但她们的儿女个个知道好歹——这个时代想请个好先生,最好带着求学的小辈亲自上门拜访。

侄子和小妹表现得很好,覃静州又是新科举人,先生没有犹豫,笑眯眯地收下了几个学生。

从先生家里出来,覃静州又拎着大包小包再次去探望老岳父。

原主的岳父是位老秀才,和妻子感情甚笃,育有一儿一女,儿子意外去世儿媳妇则因为难产而亡,只留了个体弱的小孙子,女儿……就是原主的妻子了。

看看这家庭情况就不难理解老岳父为什么甘愿掏空家底也要资助女婿继续读书。

话说老岳父原本重病在床,眼见着寿数将尽,覃静州及时穿来考中举人,消息传到老爷子耳朵里,老爷子立时精神了不少。覃静州回来后就拎着一大堆东西,带着府城请来的大夫上门。

如今半个多月过去,老岳父已经能拄着拐杖下床走动了。

今天覃静州再上门,大门都是老岳父亲自来开的。

甜妞让爹爹放下地,她晃晃悠悠地奔向老岳父,“外公!”

老岳父当场笑出了满脸褶子,“外公的心尖尖!”

覃静州本来就是要展现“我把岳父当亲爹”的态度,所以他上门压根不让侄儿和小妹回避。他进门后更是坦言,“婚约的事儿小婿已经解决了。”

不知道内情的老爷子并不意外,拉住甜妞小手,和领着小孙子走出来的老妻相视一笑,才问,“知道难不住你。”

留在老岳父家吃饭的时候,覃静州主动要带一带老岳父的小孙儿。

侄儿和小妹他们要上“扫盲班”,老岳父今年十三岁的小孙子上的可是“初中”……覃静州在前去京城前正好教教这孩子,看看这孩子的天赋。

如果真是读书的料儿,他争取教出个举人来。

岳父岳母当即点头应允,老两口简直求之不得。

大梁的春闱在三月中旬,而京城距离他家不过六百里,所以覃静州明年出了正月再启程赶考也来得及。

而他拜帖请帖如雪片,他参加了几场应酬就有些烦了,干脆带着小女儿跑到府城找推官族兄喝酒。

然后他就在府城遇到了女主芮鹂。

大梁民风开放,女子“抛头露面”着实不是稀奇事。

但是芮鹂从马车上跳下来想要飞速跑远,却被个俊俏的男子飞身……抱了个正着。

两个人都是满脸泪。

得亏这是官宦人家云集的北城,行人不多。

不过覃静州看了个偶像剧剧情,仍要啧啧称奇,“男主这就来了。”

系统卡了一下,“州哥,男主重生了。”

“意料之中。男主没重生不会这样情绪充沛。”

“随着男主重生,男女主光环悉数转移。而且我目前差不多转移到何处去了。”

覃静州:……

望着依旧紧紧拥抱在一起的男女主,他笑了笑,“有点意思。”他走下马车,径直走向这对不顾及旁人的小鸳鸯,“找个地方,聊一聊?”

芮鹂看清来人,有了瞬间的惊慌。

男主十皇子应该提前做了功课,“你想要什么,尽管提出来。”

覃静州摆了摆手,“我那个废物儿子赌钱打人,他不配有媳妇,我也不会让他再糟蹋别人家的姑娘。既然同样得了点机缘,合该坐下来聊一聊,比如殿下为何登基后身体越来越虚弱?”

男女主:……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今天摸鱼,结果预报本周可能有暴雨,全公司今天都收拾东西提前做准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