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35章 寒门祖传渣男7

第35章 寒门祖传渣男7


十皇子见过覃静州后就设计了个针对礼王儿女的“专项行动”, 他上辈子被礼王一系“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而恶心坏了。

不管他情愿不情愿,事实摆在眼前:礼王有钱,从某种程度上说还有“大义”在。

在执着于“正统”的老顽固眼中, 陛下应该让位于礼王, 同时废太子现在看来也的确是被冤枉的, 所以宗室世家中同情礼王的也大有人在。

在他不知道自己身中“衰弱”秘药之前他都对礼王一系颇为礼让。

只是现在他知道礼王的“余毒”不仅害了他媳妇他儿子, 还让大梁陷入战乱, 险些亡国……

这次他可不会再留半点情面。当场处死礼王的这一双庶出儿女不太合适, 但他可以让自己这俩堂侄子堂侄女“病亡”啊。

十皇子坐在软轿上, 单手撑着下巴, 望着脸色煞白的雨德沛,“要不是长得像,本王都怀疑你不是你爹的儿子。”

雨德沛听了这话干脆瑟瑟发抖起来。

覃静州复位完胳膊,走了过来, “我说话他就抖一下,殿下说话他就抖个不停,看来还是忒欠收拾。”

十皇子对文武双全的覃静州印象越来越好, “要我说,令郎塞进密谍营, 五年一准改好。”

覃静州笑了起来, “改不好直接给他收尸就是?”

二人相视而笑。

雨德沛吓得都快抽过去了:之前他还相信他爹就他一个儿子, 哭着认错他爹总会心软……打断他的腿也是恨铁不成钢, 不会真要他的姓名。

然而刚刚他真从他爹身上感受到了……杀气!

转念一想,他爹才三十出头, 他是他爹最大的污点,他爹凭什么狠不下心再生一个?他娘去了,因为他想卖掉小妹, 外公外婆绝不会为他说半句话……

雨德沛终于意识到自己真正的处境,浑身发冷,再加上今天他本来就没怎么吃东西,一个撑不住就晕了过去。

覃静州见状摇了摇头,“这就晕了。”他叹了口气,“这孩子心术不正,我先教教他,再塞进军营里历练去。”

十皇子笑道:“好。”

小王爷也走了过来,看看十皇子再瞧瞧覃静州,“你俩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

十皇子一本正经道:“一见如故?”

覃静州笑而不语。

系统绷不住了,“这家伙的思想有点危险啊。”

覃静州想了想说:“我想帮他夺回男主光环。”

系统刷了一行叹号出来。

覃静州认真道:“十皇子挺有气量,行事也果决,我看他除了命短没什么缺点。”

系统迟疑了一下,“……就说你也看他很顺眼呗。”顿了顿它主动说,“州哥,在芮鹂还是女主的时候,男配就是跟她有情感纠葛或者对她襄助极多的人物,我敢保证男主光环没有转移到他们身上。咱们参与十皇子的特别行动,我也没发现谁拿到了光环。”

覃静州半点不意外,“我信你。你要是知道男主光环的下落不可能不告诉我。咱们专心做咱们的,迟早都会遇到。”

系统应道:“没错。”

又聊了几句,覃静州跟十皇子和小王爷打过招呼,就拎着不肖子回去了。

等他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野里,小王爷才问十皇子,“十哥,把雨先生介绍给五姐怎么样?”

十皇子登时换了张面孔,“别乱来。”

小王爷见状赶紧解释,“我不是要坑雨先生,我只是觉得……一物降一物,万一呢……”

十皇子更严肃了,“别多管闲事,到时候惹出一身腥,你里外都不是人。”

小王爷想了想,点头道,“也是。”

雨德沛可不是娇花,一时半会儿玩不坏。

覃静州把这不肖子带回住处,毫不怜惜地敲醒了他,逼着他又写下和离文书,再给他留作业,要求闭门抄经,一百个字错三个以上,就是一顿捶。

吩咐完了,覃静州又嘱咐侄子和小妹一起看住这不肖子,“他偷懒的话,”他拿出特地买来的戒尺,分给侄儿和妹妹,“打他,别客气。他要是吓唬你们往后报复,你们尽管再打狠一点。”

侄子和小妹笑着应下。

因为覃静州前两天给了老爷子四千两银子,三千两用来翻修宅子和购置田地,余下一千是给老爷子的,老爷子随便花。

老爷子感动坏了,收下银子,趁覃静州不在家,召集儿子小女儿大儿媳妇以及孙儿孙女开了个简单的“家庭会议”,告诉儿孙们他的老三发迹后如何填补家里——老太太王氏和雨二嫂依旧被关在厢房里,老爷子不肯放她俩出来。

所以在家里读书的便宜侄子们为三叔办事越发尽心。

雨小妹就更不用说,小姑娘整日里三哥长三哥短,家里谁说话在她这儿也不如三哥管事儿。

这天覃静州揣着和离书和不肖子的身契去官府备案,因为十皇子提前跟县令提过几句,因此事情不仅极为顺利,覃静州还从县令口中得知,小妹和甜妞的备案婚书也都销毁了——小王爷办事可以放心。

他从县衙出来顺路去看望岳父岳母,再回家发现坐在书桌上闷头抄经的不肖子……额头肿了一大块。

小妹气呼呼地告状,“他非要躲,结果撞到了柜子上。”

覃静州微皱眉头,把侄子们也叫到他的书房里来,他一手端着甜妞,一手揉着小妹的脑袋瓜,“做事要动脑子,他敢躲,你们都不敢把他绑在椅子上吗?”

雨德沛把手里的毛笔一丢,“哇”的哭出声,“你是我爹吗!”

覃静州依然面带微笑,“我要不是你亲爹,凭你做过的事,我早让你可可爱爱没有脑袋了。”

雨德沛:……

覃静州转过头教育小妹和侄儿们,“你们都知道沛哥儿身上都发生了什么,但他被人骗了坑了,想的不是告诉家里人一起想办法,他甚至都不想去府城找我告状,而是自己过不好那谁也别想得好……真是又坏又蠢。”

小妹秒懂,“三哥你不太介意沛哥儿是好是坏,但你生气他太蠢?”

覃静州揉歪了小妹头上精巧的绒花,“还是你懂三哥。”他看向若有所思的三个侄子,“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句话你们仔细琢磨。”

侄子们纷纷点头。

覃静州给侄子和小妹一点消化时间,最后说,“我考考你们。”

侄子们立时如临大敌,严肃起来。

因为原主连着吸了全家二十多年的血,原主的哥哥和侄子们都只认得些字,不算这个时代的睁眼瞎罢了。

覃静州给老爷子的银子数倍于原主消耗的家底,又给侄子和小妹请了先生,侄儿曾经的那点怨念早就烟消云散,转为小小的抱怨:三叔……要么考试没那么严格就好了。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过去,十皇子和小王爷他们启程返京。

这一个月里十皇子与和离后的芮鹂感情突飞猛进,十皇子回京但无论如何都不愿和芮鹂分开,就干脆把芮家一起打包带走。

临走前十皇子还特地跟覃静州说:“回头到京城找我去呀。”

芮鹂则笑容灿烂地望着十皇子。

覃静州挥手道:“一定。”

目送十皇子一行人远去,他看向身边留下来收拾残局的晋王世子,“殿下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晋王世子道:“我万万没想到老十是这样的人。”

话说十皇子返京后,覃静州在家安心了过了两个多月好日子:逗逗女儿和小妹,教教侄儿和内侄,哄哄老爹和哥哥,揍揍不肖子,总之过得非常充实。

第二年新年,老宅还没翻新完成,所以全家就在县城的宅子里过节。

覃静州趁着过节家人齐聚且族人们四处拜访的机会,和家人族人都聊了聊,把他去京城赶考后的事情都安排一下。

老爷子和两个哥哥都拎得清,大嫂也是明白人,覃静州只是提醒家人族人谨慎行事,不要飘不要浪,老太太王氏和雨二嫂都送进佛堂好好修身养性,等她们知道错了再放出来。

雨二嫂算从犯,关个三五年也就差不多了。

但王氏……覃静州不会心软,王氏必须在在佛堂里蹲满十年,且诚心悔过全无怨怼,否则就继续蹲着。

他完全不怕有人拿孝道做文章:老爷子在,王氏可掀不起半点风浪。

而老爷子又是长寿相,他中了举人拿了银子回家,老爷子再无愁事,在家喝茶下棋看话本,过得很是悠闲。

早春二月,覃静州带着大侄子,那位主动来投靠的族叔并一众长随小厮,坐船前往京城。

来到京城,覃静州在码头上见到了特地来接他的小王爷和十皇子表弟。

当时十皇子表弟伤势颇重,所以早早回京休养,几个月过去他已能健步如飞。

十皇子表弟笑道:“本来表哥也想来的,可他想求娶芮姑娘……被德妃娘娘骂了一顿。”

不说前朝,光是大梁就有再嫁的皇后和太后,所以十皇子亲娘德妃不单纯是因为芮鹂二嫁之身才嫌弃,而是嫌弃芮鹂的出身。

不过即使成了前男女主,覃静州也有信心他俩终究会在一起。

十皇子表弟这语气……他问系统,“原男配?”

系统秒答,“是的呢。”

一行人说说笑笑坐上马车,就往提前订好的宅子去了。

把行李放下,略作安顿,覃静州就和小王爷,十皇子表弟前往酒楼说话——十皇子没有去接他,但在酒楼包间里等着他呢。

说来也巧,覃静州刚刚落座,就来了“恶客”。

他们在门外就听礼王次子阴阳怪气,“公主,您听我说,雨德沛他爹更好……”

包厢门应声打开,十皇子急道,“五姐,雨先生可是我的人!”

覃静州看到那位明艳动人笑容满面的公主,以及她头上顶着的金色小球,便对十皇子道,“在下……也不是不可以。”

穿成昭明公主也就是十皇子口中“五姐”的泠境也看向十皇子,“十弟,你不是想和芮姑娘成亲吗?我让父皇赐婚,怎么样?”

十皇子瞬间动摇,“这样不太好吧。”

众人:……

唯有礼王次子彻底惊呆了,“你们!”

作者有话要说:  狂风暴雨……我家窗户都在响,还是有点吓人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