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78章 狗血的爱情故事

第78章 狗血的爱情故事


看着身周那些滚滚前行的云梯, 将士们尤其是大儿子和大女婿带头奔着城门呼啸而去,覃静州心情还是很平静,“穿越十年, 拿下大齐北方, 也还行吧。”

这些年光是制药卖药就入账数百万两现银, 作为启动资金肯定是足够了。

他打算把平定南方交给大儿子去做, 女婿辅助, 二儿子继续当他的家族大管家, 而女儿则闷头研究新药。

当年杨氏的诀别信写得很清楚, 她希望覃静州能帮忙照顾她的家人, 包括她的儿子,她愿意用先帝留下的笔记作为报答。

先帝的研究笔记覃静州并不在乎,不过杨氏都送到他眼前了,随手翻了翻他就转给小女儿三娘了, 结果三娘依靠这份笔记折腾出了药效只比后世西药贝那普利略逊一筹的降压药……

所以等他登基后,就把大多数时间用在手把手教导儿女和孙儿外孙上吧。

大儿子和女婿先行进城,捉拿完伪帝余孽, 主要是独孤家族以及附骥独孤家族的世家宗室成员,就去迎接他们的老父亲进城。

制药卖药声望刷得过高, 覃静州看到发自真心箪食壶浆在路边的百姓, 他都难得生出些微满足感:确实没白辛苦一场。

哦, 顺便一说, 覃静州命中伪帝后司承晖直接从城门楼上坠下,不过司承晖终究还有点运道, 落地后奇迹般地捡回了条命,但摔断了腰椎……

在现代,截瘫患者都很容易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在封建时代……覃静州还在耐心地教导儿孙的时候,司承晖便咽了气,总感觉这家伙截瘫在床后并不后悔出卖覃静州,而是后悔穿越这么一遭:合着他穿越只是为了给另一位气运之子当对照组的!

覃静州和儿女们道别后,也没忘了正含饴弄孙的晋征明,最后他特地加了个特效,看着是白日飞升一般离开世界。

在他离开之前,太学生就正式分为文科生和武科生,且要求学子文武兼修,只是各有侧重而已。

脱离任务世界,扫了眼报酬,覃静州都不免叹息,“古代儿女羞于表达情感啊,我为他们做了这么多,他们都只是要哭不哭的模样,我看得出他们十分真心,但总觉得差点意思……还不如我第一个任务世界里的二丫头。”

系统一听这话立时来了精神,“州哥,有个大活儿,现代背景,你要不要看看任务说明?”

小系统为他挑选的任务大多比较琐碎花时间,但难度不高,报酬不低,所以覃静州挺信任它的眼光。这还是头一回系统也拿不定主意,主动问他要不要接。

这个任务是由世界意志亲自发布的。

位面前往外界的通道从三十年前开始有负能量渗入,随着时间推移,负能量的渗入量也越来越大,到了对位面产生不合忽视且不可逆的影响。

这个位面一直都有灵气存在的,自然拥有不少超凡传承也生活着一定数目的超凡者。

这些超凡者从负能量出现,就意识到不妙,当各大超凡实力纷纷派人查看,超凡观察员损失了不少,报告传回来各方势力无一凝重至极,坐镇超凡实力的长老以及官方顾问分析几乎一致:负能量造成的影响已经难以瞒住普通人了,而且看起来负能量很快就不是飞速渗入而是大量涌入了,最后可能就是滔天巨浪把整个世界淹没毁灭。

覃静州看到这里,还笑了笑,“虽然任务说明上写的是负能量,其实这些负能量之于一般物质世界无异于反物质。物质与反物质直接碰撞的结果是……”

系统秒答,“湮灭……”

“所以说任务世界里的超凡者们还是太乐观了,毁灭过后总有残骸,也总会有生命侥幸存在,但湮灭过后真是啥也不剩。”覃静州继续道,“不过反物质大量涌入,总得有个原因吧。”他想了想说,“我估计这个世界附近存在一个由反物质构成的位面。”

系统忽然道:“啊,这个任务更新了任务说明!州哥你猜对了!那些负能量也就是反物质正是一个在逐渐接近的反物质世界辐射出来的!”

覃静州看完系统传输给他的信息,又乐了,“所以这个任务变更成了两个世界意志联手发布……报酬加倍吗?”

“三倍。”

“要求我拯救世界?”

“是的。”

覃静州理了理思路,“物质世界和反物质世界不断接近,别看物质世界这边观察到所谓负能量一直在流入,其实反物质世界那边是一样的情况,所谓正能量也在不断地渗透。物质反物质碰撞结局是注定的,想拯救两个世界要么改变它们的运行轨迹,要么在两者之间建一道一定程度上阻隔物质和能量交换的墙。”

系统试探着问:“比如中子墙?”

“可以这么理解。”覃静州坦然道,“有点意思,我接了。”

系统兴奋道:“好嘞!”办完手续它又表功说,“州哥你不是想要主动点的孩子吗?这次……我觉得有机会!”

覃静州也来了点精神,“哦?”

世界行将破灭,他要力挽狂澜拯救世界,这是大背景。

而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以及这次原主的情感纠葛,在覃静州看来,比大背景还有意思。

话说物质世界这边的超凡们既然已经预见到世界的命运,那自然要使出全力去自救:没有人有能力脱离这个世界,所以救世就是在救自己,毕竟船翻了船上的人绝无幸存的可能。

超凡势力联合各国官方,翻遍了各自的传承,凑出了个可行性很好的“拖延方案”,就是通过特殊的方式把位面通道彻底封印,尽可能地降低负能量流入的浓度和速度。

位面通道位于世界最大山脉最高峰山体之内,在喷涌负能量之前看起来只是个平平无奇深不见底的地缝。

地缝周边密密麻麻竖立着灵棺——就是装着超凡的棺材。

灵棺内的超凡,棺壁内外以及周边都有密密麻麻用灵石碎末绘制的灵纹。这些无所不在的灵纹把众多灵棺中的超凡连接在一起,形成超凡势力和官方不惜代价打造的封印。

特别要说的是,待在灵棺里的超凡们都是活人,他们自愿消耗生命力,牺牲自己以为整个世界争取时间。

当灵棺之中的超凡耗尽生命的时候,会有新的超凡顶上。

覃静州本想说点什么,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太悲壮了。”

他接着往下看去,封印之中的灵棺有不同规格,灵棺越大灵纹越密,灵棺内的超凡生命流失就越快,所以灵棺内超凡的境界能力和灵棺大小成正比。

目前,最大的那具灵棺的主人——在这个世界叫做主棺,正是原主的独子宣清。

每次更换棺内超凡都有严肃的仪式和与之对应的灵纹修补,更换主棺主人更是重中之重。

原主儿子宣清在仪式之前和前来观礼的年轻姑娘元令美彼此一见钟情。

宣清在检测出天赋后就坚定了自己的路,进入主棺也是他自愿的,他和元令美的感情注定没结果,但在仪式前和爱人共度这段短暂的时光,两个人就满足了。

然后就出了点意外。

宣清同母异父的弟弟看上了元令美,非要玩“强取豪夺”,元令美不愿意,争执之间宣清的弟弟失手,让元令美从高层跌落,当场香消玉殒。

宣清弟弟自知闯了大祸,拼尽全力先隐藏元令美的下落,再隐瞒元令美的死因,但终究纸包不住火。

当时宣清怎么也没等到见爱人最后一面,在进入主棺后他发现自己留给爱人元令美的平安佩碎了……

要知道,身在灵棺中的超凡虽然看不到,但依旧有一定的感知能力,听说都不在话下,再加上封印大阵平稳运行了上百年,所以在特定的时间段超凡们可以和来到灵棺外的亲朋们聊聊天说说话。

于是宣清要求生母查一查爱人元令美,这一查就查出来真相。

宣清的生母和继父都是超凡世家出身的超凡,他们深知大阵的重要性以及宣清的实力,所以完全没有包庇宣清的弟弟。

宣清的继父直接拎着亲儿子来到主棺前,告诉宣清他对亲儿子的处置方式:关黑棺十年。

黑棺不同于灵棺,被关进黑棺就等同于关进严密的小黑屋,禁绝五感,完全无法和外界交流。

关黑棺对于很多人来说比死还难受,而且一连关上十年也很可能无法活着出来。

灵棺中的超凡可以通过把他们连接在一起的灵纹交流,在一众超凡们的劝说之下,宣清虽然依旧意难平也不能接受,但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让生母和继父告诉元令美的家人,好好向人家道歉……

宣清的弟弟听到父亲对他的处置,人都傻了。

片刻后他冷静了一点,自知绝无幸理,就干脆破罐破摔,说他为了不让人发现,把元令美的魂魄都给打碎了,要不是元令美喜欢宣清,他对元令美也没兴趣!

他理直气壮道:“我觉得不公平,凭什么爸妈都宠着你,什么都紧着你!”

不说宣清生母了,就是宣清继父都起了个倒仰。

说心里话夫妻俩更偏爱小儿子,可小儿子的天赋聊胜于无,他们再偏心也不会拿宝贵的修炼资源往小儿子身上砸,万万想不到他们宠出来的孩子如此不分是非,居然因此怨恨上了!

而对于宣清这种甘愿自我奉献的人来说,你动了他世间最后的那点留恋,比要他的命后果严重得多,更别说元令美还是受了他的牵连才……魂飞魄散……

杀人诛心莫过于此,无论是对夫妇俩还是宣清。

于是宣清在短短五分钟内走火入魔,整个封印大阵都被宣清的怨气污染,灵棺内的超凡们有一半因为巨大的神魂冲击而失去意识,剩下一半拼尽全力维持清醒。

眼见大阵四处怨气冲天,只有一个角落勉强维持功能……封印摇摇欲坠,若是封印崩碎,后果不堪设想!

宣清的继父果断手起刀落,弄死热下大祸的亲生儿子,再拉着妻子迅速离开。

他俩可不是要逃避责任,而是离开山中,通告各大超凡势力和官方发生什么,然后根据传承,特制了两个灵棺,夫妻俩甘愿进入棺中,并让守护大阵的超凡把两具灵棺放在主棺两边。

夫妻俩所在的灵棺安置到主棺旁边后,主棺内的宣清果然也平静了一点,封印法阵渐渐恢复运转。

幸好封印当初设计的时候就留足了余量,这才没出大事,但不可避免的让一波负能量涌入世界。

怨气冲天,负能量喷涌,光是处理这两样,就够超凡和官方焦头烂额,而为了安置两具灵棺也填了不少超凡和具有跟超凡战斗的专门人员的性命,这就导致看守山门和大阵的人手有些不足。

这就让早有准备的小情侣二人找到了机会。

覃静州摇了摇头,“小情侣啊,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也就是男女主吗?”

系统应道:“是的呢。”

小情侣顾凌凡和元令仪为了追查元令美的死因来到山中。

一看女主的名字元令仪,就不难猜到她和元令美的关系……两个人双胞胎姐妹,感情非常好。不然元令仪不会冒着生命危险也要查清孪生姐姐的死因。

却说小情侣俩手段用尽,终于潜入山中,站在上千灵棺连成片,遍布四处的黑色灵纹仿佛有生命一般在缓缓蠕动。

元令仪只看了一眼,眼睛就留出了血泪。

已经入魔一半,且能自如身魂分离的宣清见到元令仪……又疯了。

到了宣清这个境界,认人是看魂的,可惜元令仪作为元令美的双胞胎,魂魄都和姐姐几乎一模一样,偏偏元令美魂魄碎裂后大块的魂魄碎片一个附在宣清身上,另一个就在元令仪这里。

可惜入魔的宣清看不透,元令仪不知情。

封印再次崩塌,山摇地动,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

顾凌凡和元令仪侥幸逃出山中,两个人都不同程度受了负能量的侵蚀。

很快他俩从官方那里得知了全部真相,两个人决心彻底击杀宣清,再取代宣清成为主棺——被负能量侵蚀无药可救,两个人不能同生却可以共死,小情侣苦中作乐还觉得挺浪漫。

最后顾凌凡和元令仪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打败了宣清,当两个人进入主棺后负能量侵蚀瞬间剧烈起来,因为神魂经过灵纹连接在了一起,他们不仅承担自己的痛苦,还要分担那些依旧没有苏醒的超凡身上的痛苦。

他俩在走火入魔之前,终于明白宣清为什么越来越疯:只有主棺才会承受这种痛,长年累月承受这种痛苦又没有精神寄托谁能不疯!

宣清走火入魔的时候,封印已经要崩了,等到顾凌凡和元令仪也入魔的时候,连挽救和挣扎的可能都没了,整个世界只能一步步走向灭亡。

覃静州看完堪称惨烈的全灭剧情,轻叹一声,“是个勇者打败恶龙,最后也不得不成为恶龙的故事。”他又问系统,“现在是哪个时间点?”

系统答道:“是顾凌凡和元令仪第一次潜入山中,快要见到宣清的时候。”

覃静州笑了笑,“看来世界意志为了自救,还回溯过时间。”

“是的。不过光回溯时间改变不了它和另一个反物质世界的结局。”

覃静州看向原主应静州的魂魄,“有什么心愿吗?”

原主应静州也跟着看完了整个剧情,他犹豫了一下,“如果可以,替我尽一下父亲的义务。”

覃静州痛快地答应了,“放心。我年纪大了,不喜欢悲剧。”

应静州忽然笑了起来,挥了挥手,“谢了。”

目送应静州离开,系统都说,“不愧能让宣清生母甘愿生下孩子的主儿。”自从跟州哥绑定,它眼界提高了好多,轻易不肯夸人。

覃静州赞同道:“他确实长得很好。”

穿好马甲,感受了下任务世界的灵气浓度,他让系统取出了大量灵石,急速修炼。

原主是个普通人,没有修炼天赋,他固然是宣清的生父,但压根没和宣清见过面,宣清生母也没向宣清之外的人透露过他的身份,所以宣清出了事,也就没人找到他。

不过覃静州来了,肯定要赶紧出场干预近在眼前的第一次封印崩塌……可他若不是高阶超凡,绝对不会有人搭理他。

系统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宿主在会所的卫生间里从凡人一路狂奔到元婴初期……这个世界最强的三位超凡也就是元婴初期。

“州哥,你真是个天才!”

覃静州“嗯”了一声,对着镜子理了理仪容,“原主长得确实好。”

顺便一提,原主应静州其实死于心梗。

走出卫生间,他联系助理,准备飞机,他要去西城市——西城市是距离封印所在的山脉最近的花国省会。

经过大约一整天的漫长飞行,顺利抵达西城市机场。

覃静州算了算,感觉乘坐私人飞机和自己自力更生飞过来速度还真差不多,等助理联系了酒店后又吩咐准备直升机,他要进山。

任劳任怨的助理小哥瞪大眼睛,“老板,最近山里最好别去……”

之前封印已经平稳运行了一百多年,即使知道通道上封印破碎是灭世灾难,但大多数知情人都不太怎么担心未来。

整个社会的秩序依旧井然。

因此有些门路的普通人也知道些许真相,也就不稀奇了。

助理小哥就是知道些许真相的普通人之一,他见老板不以为然,还想再劝,眼睁睁看着老板掌心凭空多了块晶莹剔透的石头。

他先惊后喜,“老板!”

覃静州把灵石弹到助理手里,“用这个去订直升机。”

助理丢开手机,双手捧住灵石,“好的,老板。”

隔天,覃静州和助理小哥以及两位保镖从直升机上走下来,大大方方地走进山门。

此时山中人手严重不足,但山门处总还有人守护,守卫们围了上来,却一点也不凶神恶煞,反而神情憔悴好言相劝,“这个时候不太妥当,别进去送命。”

即使守卫们看出眼前四人都是普通人,但因为灵棺内超凡们的亲朋也有为数不少普通人,所以他们的态度尽量柔和。

覃静州当场用灵气凝聚了一道半透明的长剑,轻盈地站上剑身,吩咐已经看呆了的助理和保镖,“在这儿等我,我去去就回。”

负责守卫山门的守卫们肃然起敬,语气中有着明显的兴奋,“恭送前辈!”

在这个世界能御剑气飞行的,至少是金丹期。

覃静州一路畅通无阻飞入山中,他走进布满灵纹和灵棺的广大中空山体之中,第一眼看见的正是顶着金球的旧相识泠境。

泠境贴着山壁压低存在感,但看见覃静州登时笑逐颜开,“哇,大佬!”

覃静州笑着点了点头,摇指正飘在主棺上空戏弄顾凌凡,周身黑气氤氲,双目猩红的宣清,“是我儿子。”

泠境惊呼一声,“大佬小心。”

覃静州随手一挥,就驱散了那近乎凝成实质的黑气,再轻轻推开了飞扑过来的宣清。

泠境都能看出大佬动作间的温柔,“真是父爱如山!”

话音未落,宣清卷土重来,无尽怨气魔气掺杂着些许所谓负能量,瞬间化为无数黑色飞剑,对准覃静州激射。

覃静州微微皱眉,随手一抓,灵气凝聚成长剑,他横臂一挥,寒光一闪……大约能覆盖半个中空山体的剑光一闪而逝。

不仅黑色飞剑悉数消失,连宣清神魂也被一分两半。

覃静州一手持剑,另一手拖着便宜儿子能凝成实质的神魂下半截,缓步走到宣清上半截面前,“初次见面,我是你的亲生父亲应静州。”

泠境也悄然走到覃静州身边,小声嘀咕,“真是父爱如山……体滑坡。”

刚刚还在勉力坚守现在紧贴山壁的七位超凡,眼疾手快直觉超灵于是死死贴在地面上的顾凌凡和元令仪:……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故事一点也不恐怖灵异,甚至有点搞笑。

不能收拾儿子,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

原主:应静州

大反派儿子:宣清

大反派的心上人:元令美

原著男主:顾凌凡

原著女主:元令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