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79章 狗血的爱情故事2

第79章 狗血的爱情故事2


见面一剑就把儿子一分为二, 亲爹无疑!

七位超凡平复了下心情,再观望了片刻,感觉犹如天神降世的这位……大佬, 并不像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 而是来收拾残局的。

他们七个人对了下眼神, 七人之中唯一的花国人就一个劲儿给泠境使眼色。

泠境知道这些超凡在担心什么, 毕竟都写在脸上了吗, “大佬不是来找麻烦的。”说完她轻轻扯了下覃静州的袖子, “是吧?”

覃静州笑着回应, “嗯。”用神识感应了一下, 现在一共1080个灵棺,而待在灵棺之中的超凡有820个,其中577个因为宣清之前的神魂冲击至今没有清醒,即便如此封印大阵依旧维持着基础功能。

他不用挪动, 也能仔细探查不远处那道看起来像是地缝的位面通道……只能说当初设计这个“用命填”的方式来封印位面通道的超凡,“真他娘的是个天才”。

他今天要把便宜儿子连身带魂一起带走,可宣清作为主棺, 一直替连线的超凡们分担着海量痛苦——物质与反物质碰撞,这是第一层痛苦, 湮灭后释放出大量能量, 这是痛苦加倍, 他带着儿子可以, 但不好放着不管这些超凡们。

这是自愿用自己的性命拖延破灭到来的可敬之人。

覃静州估算了一下,把儿子下半截往地上一丢, 看向依旧站在山壁边上的那位花国超凡,“去搬个椅子来。”

那位超凡眼睛一亮,“您稍等!”直接腾空飞了出去。

五分钟后, 那位超凡去而复返,他扛了个跟辆商务车差不多大小的椅子归来。他兴冲冲地道:“我把值班室里的椅子给您搬来了。”

中空的山体之外有专为超凡们以及他们亲朋打造的,一系列依山而建的建筑和设施,在宣清爆发之前,山中每时都至少有一位相当于元婴期的超凡来值守。

当然现在值班室里人去楼空,那是因为三位究极大佬让宣清接连打伤了两个……不得不立即闭关养伤的这种“打伤”。

幸好宣清身体位于主棺之中,神魂不能离开灵纹笼罩的范围之外,而且宣清似乎还有点理智在,没有下死手,不然损失可能更为惨重。

覃静州坐在超凡搬来的椅子上——按照西方超凡界的说法,这把宽大的椅子上刻印了个高阶“净化”符文,坐在上面能小幅度加速修炼,在这个任务世界是挺不错的东西了。

于是他指指身边空出来的地方,“来坐。”

泠境美滋滋地坐了过去,跟覃静州来了个肩并肩。

不过她感受过这把椅子的效果,不忘提醒身边若有所思的覃静州,“大佬,看看你儿子。”

走火入魔的宣清正皱着眉头,笨拙地扒拉着自己的下半截,想要把自己拼起来。

话说进阶筑基期之后,无论是身体还是神魂,被一分为二都不是致命伤,对于常年承受痛苦且在进入灵棺之前就是金丹期的宣清来说,这点痛不算什么,但少了下半截他就没那么容易飞起来了。

覃静州都看乐了,“走火入魔掉智商的情况,我也是头一回遇见。”

说完他便凭空凝聚了八颗长钉,这些用灵气凝实而出的长钉仿佛有生命在,把宣清两截神魂牢牢钉在一体。

覃静州再伸手一捞,便宜儿子就让他扛在了肩头,单手制住还想挣扎的儿子,他用自己强大无比的神魂念起了清静经。

难以形容的空灵之声直接响彻在识海之中,只要十一个字,那失去意识的577位超凡就苏醒了一半,剩下一半在覃静州念出接下来一句话的时候想起究竟发生了什么。

大功告成,算了,送佛送到西吧。

覃静州把清静经的第一段就耐心念完,820位超凡之中大约又有一半当场顿悟,包括他这次的便宜儿子在内。

泠境和那七位坚守的超凡还有男女主也像被醍醐灌顶,全都失了神。

覃静州一等就是半个小时,直到被他扛在肩上的便宜儿子微微转过头面向他,小声嘀咕,“我长得跟你……还真挺像的。”

既然儿子清醒了,他松了手,让儿子自己飘开。

此时不仅灵棺中超凡以及值守的超凡,男主顾凌凡和女主元令仪也纷纷清醒过来——一场顿悟不然让他们人人都有所得,更是难得神清气爽。

宣清就这么当众缓缓起身,为了覃静州飘了几圈儿,最后站定面对覃静州说,“我刚才昏头……以为你是来拆散我和令美的。”

超凡和男女主:……

泠境听了这话赶紧向覃静州使眼色,“不是,大佬,你这回的儿子走火入魔时好像是恋爱脑……不过还可以抢救一下。”

覃静州点了下头,他也站起身来,走到主棺边上装着宣清生母的灵棺前,质问道,“你就是这么对我儿子的?”

宣清生母宣和霖无言以对,她对大儿子不是不内疚,更让她心惊的是这位旧情人的实力……起码元婴期!她和对方恋爱的时候,真的以为对方只是个长得好的凡人!

宣清的丈夫仲德文替妻子开口了,“都是我的错,是我……”

因为刚刚那段清静经,在场所有超凡都欠了覃静州一份人情,覃静州也正要拿这个当借口,他打断仲德文说,“凭什么要牺牲我儿子?你们问过我了吗?”

正飘在半空不知想些的宣清猛地抬起头来。

几百位超凡闻言也尽皆失色,他们再明白不过:如果宣清的父亲非要带走宣清,他们无能为力!

泠境冲到覃静州身边,抄起手里的灵剑,三下五除二,就把主棺给撬开了。

宣清的身体被一颗密密麻麻布满灵纹的长钉结结实实钉在了主棺后壁上。

覃静州往主棺里扫了眼,手艺粗糙到槽点太多于是无槽可吐的地步。

没办法,设计封印大阵的是个天才,但一百多年过去,负责实施的不知换了多少茬儿。“本来我儿子进主棺,就要多承受痛苦和压力,就这手段……痛苦加倍,效率减半。”

他抬手轻弹,那颗钉在宣清眉心的钉子就化作了飞灰。

宣清的身体迎面倒了过来,覃静州再冲着便宜儿子的神魂一招手,瞬间让儿子身魂合一,然后他轻车熟路地把儿子夹在腋下,用空着的右手洒出上百颗灵石,灵石飞到主棺之上凭空聚成了一个难以言说的图形……

七位超凡只扫了这诡异图形一眼,就齐齐捂住额头,痛呼出声。

泠境就很聪明了,见到七位超凡的反应,她选择……不去看:她估计大佬会好心给她解释的。

覃静州果然开口,“这是绝灵阵,阻隔能量交换的。对于大多数门派而言,绝灵阵应该早就失传了。”

在场超凡们大为震撼……他们可都听得懂:当初正是因为绝灵阵失传,只剩只言片语的描述,老一辈超凡们只能凭手里的资源和传承试着仿制功能类似绝灵阵的封印大阵!

灵棺之中的超凡们经由灵纹沟通了一阵,距离主棺最近的灵棺里的超凡出了声,“前辈,您……”

他其实是除了宣清之外,在场超凡之中境界最高的一位。

覃静州带着便宜儿子往外走,不忘抽取木系灵气环绕在便宜儿子眉心空洞之上,“你们就当我富贵回乡吧。”

泠境跟着覃静州往外走。

七位超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

元令仪过了一会儿才跟男友顾凌凡嘀咕,“不对啊,和咱们想的不一样啊!”

当初搬椅子过来的超凡来到小两口面前,“跟我来,我有话要问。”他们管不了天降的巨佬,还管不了俩熊孩子!

走出灵纹覆盖的山体,覃静州召出灵剑,他一倒手继续肩扛儿子,自己坐上宽大的剑身,还邀请泠境一起,“来吗?”

泠境毫不犹豫,“来!”

坐上飞剑,覃静州就开始传音了,毕竟有些话不适合便宜儿子听,“这次的男女主也有问题?”

泠境反应很快,“是的……大佬,您拿到的剧情男女主不是刚才那对小情侣吧?”

“对。”

泠境笑容都淡了一点,“我拿到的剧本他俩是终极反派……”

系统闻言忍不住出声,“州哥,这别是你说的‘勇者打败恶龙最后终成恶龙’的无限循环故事。”

覃静州叹息一声,简单地把他得到的剧情告诉给泠境。

泠境沉默了一会儿,实在是感慨万千,她看向挂在大佬肩头若有所思的宣清,“这也太让人心疼了。”

覃静州轻轻托起便宜儿子的下巴,眼见眉心血洞正在快速愈合,他也坦言道,“我都心软了。为了这孩子,不惜自掏腰包布置了绝灵阵。”

泠境就劝,“大佬,自从您说了那句‘牺牲我儿子问过我吗’他就特别乖巧,你这么扛着他,他大概不太舒服,也不挣扎……”

覃静州眨了下眼睛,“他是修士,不会娇气的。”不过泠境都说了,他也要给个面子,再次倒手,把儿子从扛在肩头一下子改成……公主抱。

宣清一个晃神儿,就猝不及防地跟生父来了个四目相对。

他又听不到覃静州和泠境的传音,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面对生父又该说些什么,只能继续和生父大眼瞪小眼。

但不管是他被父亲夹在腋下,还是被扛在肩上,又亦或是被公主抱,他始终不曾挣扎。

泠境只能说:“乖得过分了,他真是走火入魔了吗?”

覃静州仔细考虑了一下,“他很缺爱,所以才会像你说的……恋爱脑。你说我要是好好待他,他会怎么样?对了,我刚才算了算,这孩子和元令仪身上的两块神魂碎片,我凑一凑攒一攒,应该能让元令美小姑娘复生。”

在这个能级相当的超凡世界,只有身魂俱灭才称得上“真正去世”。

他调侃道:“到时候看这孩子怎么选,爸爸跟女友,他更爱哪个?”

泠境哈哈大笑,“成年人当然是选择都要!”

两个人正有说有笑,身后传来一声怒喝,“把人留下!”

覃静州直接一个急刹车,灵剑稳稳悬在半空,他抱着儿子,看向扑面而来的高能大火球,“儿子,今天爸爸就亲自给你演示,万剑诀的正确用法。”

说着周身灵气飞速凝聚成无数寒光闪耀的灵剑,因为灵剑极为密集,导致他看起来像个不那么明亮的太阳。

宣清一时间都被瞬间成型的灵气剑晃花了眼,他扭过头小心伸手,轻轻搭在了他爸肩头,轻声应道,“好哦。”

作者有话要说:  可能有二更,我继续码点,码不完就明天中午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