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82章 狗血的案情故事5

第82章 狗血的案情故事5


泠境笑够了又赶紧提, “大佬,宣清思路虽然野,但他刚刚是在撒娇!”

覃静州也这么看, “我也觉得。”他又引动了一坨木系灵气糊在儿子的脸上, 儿子脸上的伤口和肿胀肉眼可见地迅速愈合。

泠境眼尖, 一点没错过宣清眼里那一闪即逝的失落, 她酝酿了一下试探着传音, “大佬, 我猜的啊, 宣清这小伙子缺爱, 可能还有点肌肤饥那啥,不然你当时腋下夹着他,肩上扛着他,双手公主抱, 他都不带反抗的!”

覃静州沉默了片刻,“我也这么觉得。”说着他抬手rua了rua儿子的脑袋瓜。

宣清倒是没笑,但眯了眯眼睛。

儿子反应看在眼里, 覃静州对泠境坦然道:“有点意思了。”

泠境道:“宣清会给你带来很多惊喜的。”顿了顿她看向坐在宣清对面,略显拘谨的顾凌凡和元令仪, “他俩起码我看着是一身正气。”

覃静州点了点头:他穿梭了几个世界, 这个世界目前的男女主是少见的别说大毛病, 就是小问题都很少的那种。

当着神色各异的顾凌凡、元令仪以及送他们回来的官方超凡, 他说,“以后不要冲着脸招呼。”

宣清稍微扭过头, “爸你比我更好看。”

覃静州只能轻弹儿子脑门,再问自始至终围观的超凡们,“究竟是什么回事?”

不用踏进光是接近, 元令仪身周萦绕的阴煞之气便开始迅速消散,官方超凡纷纷在心里又把前辈拔高了一层,为首的超凡才叙述了一遍,着重强调宣清和顾凌凡打架的起因,“元小姐开口向宣先生讨要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宣清连忙开口,向他爸爸解释加告状,“她居然找我要小美的残魂!她怎么敢!”

当年宣清同母异父的弟弟失手害死元令美,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亲自施展裂魂之术想将元令美的魂魄大卸八块。

不过宣清弟弟是个货真价实的废物和草包,施展裂魂术也只把元令美三魂七魄分成两半……毫无疑问元令美放心不下的就两个人,她一见钟情的男朋友和自小相伴的亲妹妹,不包括元令美姐妹俩的爸妈。

如果说仲德文和宣和霖虽然渣但在关键时刻悬崖勒马的话,元氏小姐妹的爸妈在收了好处后甚至帮助宣清的弟弟隐瞒女儿元令美的死因。

元令仪彻底冷静下来,被宣清质问得语塞垂头。

实际上她父母得知姐姐出意外的时候,宣清的弟弟还没有使出裂魂之术,也就是说那时候的姐姐完全有救!

她父母才是真正狠辣无情。

顾凌凡天生正直,但看小女友黯然神伤,他还是会护短,“根源明明是你爸妈眼高手低,教子无方!”

顾凌凡倒是没说错,仲德文和宣和霖本想在宣清成为主棺后利用超凡界和官方的奖励,还有他们原本的积攒,再给宣清那个弟弟提升一下天赋的——到时候顺利继承仲家和宣家。

只不过顾凌凡这么一骂,把覃静州也给装进去了。宣清也护短,你怎么敢非议我爸,登时大怒一拳就挥了出去。

顾凌凡连忙侧移,远离女友的同时反手也是一拳。

泠境做出总结,“这不是小学生打架吗。”不忘传音给覃静州,“感觉宣清心病有点重。”

覃静州轻声笑道:“别对走火入魔过以及可能走火入魔的年轻人要求太高。”他指尖轻弹,灵气迅速化作几十柄银光闪闪的长剑,闪现至宣清和顾凌凡两人之间,再化作长绳,把两个“小学生”困成粽子,牵回原本的座位上。

原著剧情里的大反派和男主不得不坐回原位,缠绕着他们的灵剑悄无声息地消散。

就这一手,又把官方超凡们看得心潮澎湃,因为覃静州不管是凝聚灵剑还是发动剑招,他们丝毫都没感受到身周的灵气波动,这说明什么?!

宣清就算了,顾凌凡和元令仪也正是看出这一点才安静得不行。

为首的超凡因为激动声音都有些颤抖,“大佬您……您是不是已经迈过……那个传说中的境界了?”他可还记得大佬在封印大阵里说过自己是“富贵回乡”,之前他以为大佬就是随便说说……

覃静州笑而不语。

元婴期之上是化神期——正是肉身横渡宇宙的最低境界。

在场众人包括宣清在内都觉得覃静州的态度是默认。挖掘到惊爆消息,官方超凡们匆匆来又匆匆走。

顾凌凡和元令仪规规矩矩告辞的时候,覃静州还告诉元令仪,“考虑好了,就来找我。”说完他又拍拍身边的肩膀,“实现你们两个的心愿。”

宣清轻哼一声。

顾凌凡和元令仪小情侣手牵手走出别墅区,元令仪先开口,“前辈好像没有恶意……”

顾凌凡在某种程度上直觉更敏锐一点,“前辈岂止没恶意,他好像还挺欣赏咱俩的。”

小两口齐声道:“前辈是妥妥的正道啊!”

顾凌凡故意装出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天塌下来真有高个子顶着。”

元令仪笑着落泪,“姐姐还昏睡不醒……咱们找到的裂魂传承上说得清楚,裂魂后虽然能聚魂,但聚魂术已经失传,勉强为之三魂七魄可能不全……我害怕……”

顾凌凡抱住爱人,“不会的!”

元令仪还没来得及回答,宣清忽然飞到他俩面前,丢下一块上品灵石,“医药费。”又扬长而去。

顾凌凡和元令仪:……当年宣清弟弟让元令仪爸妈做帮凶,报仇也不过是一百块中品灵石,而初品中品上品极品之间的兑换比率都是一比一千。

顾凌凡饶是心宽都要骂一句:狗大户!

元令仪更为自己爹妈而气恼,她说什么也要和爹妈决裂!

话说补上医药费是爸爸的决定。

宣清不情愿也得出门,其实他根本不想听顾凌凡和元令仪互诉衷肠。等他飞近了才听到这俩在担心聚魂失败,搁在他自己入魔那会儿,绝对不肯善罢甘休,现在……他左耳进右耳出:他相信爸爸没有第一时间救回小美,一定有他的理由。

接下来半个月都相安无事,宣清天天买菜做饭——宣清并没有真正的灵厨水平,但他的拿手小菜让覃静州和泠境都吃得很开心。

吃人嘴短,覃静州对儿子越发和颜悦色,“你入魔后清醒没多久,这段时间不适合修炼,最该修身养性。正好咱们父子就没有相处过,不如这段时间你专心陪一陪你的老父亲?”

宣清能说不吗?

他可是他爸爸随便rua两下就愿意亮肚皮摇尾巴的乖宝宝。于是覃静州、泠境和宣清一家三口美滋滋地在家联机打游戏……

而超凡界和官方认定覃静州是牛哔普拉斯级别的飞升回归巨佬,哪里还敢轻举妄动?

巨佬用若干极品灵石轻描淡写地布下失传的绝灵阵,聪明人已经悟出其中三味:绝灵阵不仅解了燃眉之急,绝灵阵本身更是一道考题:水平太菜不配学会它!

所以这半个月的时候超凡界和官方都集中高手们一起来大阵处仔细参详绝灵阵。

绝灵阵的原理超凡们倒是没参悟出多少来,他们光感受到那些悬浮在半空的极品灵石在不停消耗。

两位被入魔时的宣清打伤的元婴期超凡和完好无损的那位仔细计算过极品灵石消耗速度,真就眼皮子乱跳:本以为巨佬出手,起码能安生五十年,现在看来能有十年就是邀天之幸!

就在元婴超凡们都在头疼的时候,身在灵棺之中的超凡们也渐渐琢磨过味儿来,绝灵阵一出,他们虽然时不时还是要被些微负能量侵蚀,但寿命不再快速流失……确切的说是封印大阵不再抽取他们的寿命了!

不得不说,他们之前没有这么清晰地感受,因为整个封印大阵抽取寿命最狠的地方就是主棺,同时主棺还要帮他们这些灵棺中的超凡分担痛苦。

灵棺中的超凡们把各自的发现汇总后告诉了棺外前来参详绝灵阵的同道们。

随后第一个“吃螃蟹”的超凡出现了,他走出灵棺……无事发生……

于是超凡们先后走出灵棺,悬空的绝灵阵依旧坚守着它的职责,极品灵石消耗的速度和之前一模一样。

超凡们一时间全都看透了:巨佬的办法是不要命了,但死要钱啊!

同时有一些超凡直觉敏锐,巨佬因为儿子的事儿在迁怒!死要钱是巨佬故意的!

可惜覃静州不能听见这些超凡的心声,不然他一定会说,“答对了!”

实际上即使是覃静州也不能阻止两个世界接触并碰撞,但他有许多相当的不错“不治本但治标”的方法,能让两个世界之间减少或者是干脆不进行能量交换,把影响压到最低,且让两个世界能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相安无事。

但他没有,他故意选了个看似“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于头顶”的方法。

在这个世界,为了拯救世界甘愿牺牲的超凡固然让人动容,但这不是他们可以可这劲儿欺负老实人的理由。

宣清与元令美,顾凌凡和元令仪,都是被欺负的老实人,覃静州经过一段时间接触,笃定这两对儿前途相当远大,起码资源足够飞升没问题。

真培养出几个飞升的化神期,等他们“富贵返乡”一样能在一定程度上挽救世界。

覃静州把他的见解告诉了泠境。

泠境眨巴半天眼睛,“大佬,我的统子刚刚通知我,我这边的剧情男女主重生了……他俩的原则是早死晚死都一样。”

覃静州听出潜台词,笑了,“好家伙,我儿子都没黑化,他们凭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