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83章 狗血的爱情故事6

第83章 狗血的爱情故事6


宣清坐在落地窗边的摇椅上, 捧着平板看视频学做菜。阳光洒在他身上,让整个人都仿佛散发着柔和的光晕。

想想宣清之前所作所为,说是圣子都不为过。泠境叹了口气, “你这个剧情大反派儿子在走火入魔的时候, 都能坚持冤有头债有主。我感觉啊, 我这边的男女主无论重生不重生都会黑化……”

这话里有话劲儿……覃静州说:“愿闻其详。”

“大佬你发现没有这个世界有个很不好的倾向, 就是喜欢献祭自己的气运之子。”第一次吹风, 泠境业务不太熟练, 她需要边理清思路边解释, “世界意志培养气运之子的目的, 要么是让气运之子力挽狂澜,要么就是希望气运之子能在一个或几个领域做出会世界有深远影响的突破性成果。这个世界的世界意志就算再急着自救,也不至于把自己选出来的气运之子当消耗品。研究出封印大阵,最后也自愿进入主棺的那位天才应该也是气运之子。”

泠境真是说到关键的地方了。

覃静州深以为然, “不能说甘愿牺牲自己的他们不伟大,但习惯献祭自己尤其是气运之子来续命,可不是好习惯。”

泠境重重点头, “是的,这就跟让冯诺依曼上战场一样离谱……大佬, 原本我的任务是让男女主解脱, 物理解脱。就在刚刚, 我家统子提醒我我这边的男女主重生了, 我的任务也随之刷新,变成了让男女主解脱或是正确引导他俩。”说完她双手合十, 诚恳道,“大佬,给我个面子, 别见到他俩就摁死了。”

泠境那边的男女主在知道真相后,就“烦了,一起毁灭吧”,重生后说不定想法会有所改变,也能更珍惜生命。

刚才提到冯诺依曼,泠境即使不是他老乡,也是出自和他老家十分相似的平行世界,覃静州不仅愿意“给面子”,甚至乐意帮上一把。

“没问题。”

晚上,覃静州和泠境对宣清煲了一个下午的老鸭汤赞不绝口。

宣清吃这顿饭的时候嘴角一直止不住地上挑。

吃饱喝足后,宣清说,“爸,超凡管理局的负责人刚才通知我,现在灵棺已经全都腾空,绝灵阵运转良好,他们会派专人值守,也会仔细研究的。”

泠境捧着杯子笑说:“我师父他们每天都要提醒我两次,让我一定哄好你。”

覃静州轻描淡写道:“他们意识我嫌他们菜就好。”

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超凡们聚在一起开了好多次会,包括走出灵棺的超凡们。

大家目前已经达成共识,应老前辈可以依靠,他再冷漠无情也不会坐视家乡破灭。

各家传承涉及化神期的部分都是只言片语,但可以肯定化神期寿元最低也在八百年以上。

乐观点的话,应老前辈在世,整个世界就安然无虞……极品灵石虽然罕见,但各家各户都有点儿,凑一凑大概还是够用的。

再退一步说,在场的超凡们肯定是活不过应前辈了,极品灵石用光了又如何,顶不死继续像以前那样用命填呗。

反正超凡们迅速达成共识:世界延寿成功,在座的甚至在座的儿孙们都成能寿终,生存没了问题,接下来最重要的议题是如何让前辈回心转意。

接触过前辈的超凡们纷纷现身说法,他们感觉前辈并不会为难人,但明显不太爱搭理他们……就是因为宣清的“破事儿”在迁怒。

三大元婴之一,出身花国的顾璟开口了,“前辈可能还在气头上,咱们只顾着奉承前辈,也显得忒势利了。我看前辈未必是因为宣清这孩子做了主棺而迁怒,他还是气恼元令美出意外后有些同道为了所谓顾全大局遮遮掩掩,站在宣清的角度上,可不就是让人家牺牲还让人家受委屈?咱们要讨好,也要先补偿宣清才是。”

另外两位元婴级超凡——分别是南半球的传奇法师和西方的光明教皇,也齐齐点头。

还有一点顾璟没有明说,那就是宣清本来就是个好说话的孩子,无论如何都比应前辈好忽悠。当宣清都觉得过去的事儿就让它过去,应前辈的气也就消了。

顾璟让在场超凡们琢磨了一会儿,又笑着补充说,“我孙儿说应前辈很疼孩子。”又转向手边坐着的俊逸中年男子,“前辈还对你家的小姑娘另眼看待。”

中年男子也笑着应声,话中满是骄傲,“万万没有想到那孩子合了前辈的眼缘。”

没错,顾璟正是顾凌凡的亲爷爷。

只不过顾凌凡老爸拒接联姻,带着普通人女友私奔了。顾璟也不是什么顽固守旧老古董,儿子不愿意联姻同时也不理解他的很多做法……那就随儿子的便好了。

直到顾凌凡出声,顾凌凡老爸和顾璟才重新联系,关系也有所缓和,但依旧不在一起生活,顾凌凡父母也比较有骨气,一直都没有用过顾璟的名头。

要不是顾凌凡是顾璟的亲孙,光是他和元令仪擅闯封印大阵,不说脱层皮起码也得被关一阵子的小黑屋,哪能被问了几句话就可以自由行动了。

至于中年男子,则是泠境在这个世界所在宗门的掌门,也是她的便宜师叔。

即使是顾璟也是仗着“孙儿女朋友元令仪和宣清女朋友元令美是双胞胎姐妹”这个身份来和应前辈拉关系,不像他,自家门派出了个直接让应前辈看中的姑娘,他当然开心要骄傲了。

在场超凡们除了在心里酸上几句也无可奈何。

但不管超凡们怎么想,补偿宣清大家都没有异议——包括被宣清打伤的传奇法师和光明教皇在内。

就算不提宣清背后有了天降飞仙的亲爹,再看宣清兢兢业业做了那么多年主棺的份儿上,给人家补偿也是应该的。

散会后,顾璟回到住处,外孙叶凌天端着茶迎了上来,还一上来就问,“外公,商量得怎么样?”

顾璟从外孙手上的茶盘上拿过杯子,“还能怎么样?先哄宣清这孩子。”

叶凌天点了点头,“那压力给到仲德文和宣和霖这边了。”

叶凌天重生还没一整天。

其中大半天他都没能回过神:他前世一直清醒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眼睁睁地看着世界被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负能量迅速侵蚀、破灭。

好不容易甩开那些痛苦的记忆,他大为震撼起来:上辈子印象里没有应静州这个人!这个时间点宣清应该快被顾凌凡和元令仪联手打得魂飞魄散才对!

为此叶凌天自我怀疑了小半天。

上辈子纠结怀疑痛苦迷茫,做了很多错事,还生出了自我厌弃之心,才选择“不挣扎了就这样一起毁灭”。他再三说服自己,一切结局注定,早死晚死有什么区别?然而心里也不是丝毫不后悔。

这辈子天降飞仙,局面就完全不同……他必须面对一个现实:落得上辈子那样的结局,根源就是他菜,或者说这个世界所有超凡都菜。而应静州前辈会嫌弃超凡们,也是因为超凡们太菜。

可这是超凡们的错吗?绝大多数资源和超凡们的精力乃至于性命都不得不“押”在了封印大阵上!

所以叶凌天对应静州颇有微词,但亲自看过悬浮在半空的绝灵阵后,上辈子修炼到元婴中期的他也只是心存不满……这点不满他绝对不敢在应静州前面显露出一丝一毫。

他还不忘提醒他外公,“现在未来几百年都不会毁灭,难保仲德文和宣和霖没点想法。”

顾璟也这么想,“我会亲自盯着他们。”

叶凌天也给自己倒了杯茶,“外公,小凡还是不肯回来吗?”上辈子顾凌凡就死在他手里,这辈子总算不用兄弟相残,有机会的话他还想补偿一下。

顾璟摇了摇头,“他和他的小女朋友这阵子一直参悟绝灵阵。”

叶凌天笑了起来,“男女搭配,学习不累。”

顾璟顺势问:“你那个小女朋友呢?”

叶凌天想起前世不离不弃但遇上他似乎就没好事的女友,他略有些失落,“过阵子再说。”

顾璟见状不再追问。

却说封印大阵目前已经完全停用,而悬浮在山体之中的绝灵阵又开放给超凡们参悟,所以偌大的山体内部如今简直像座无虚席的足球场……

幸好超凡们可以传音,不然喧闹程度……忽然山体内的超凡们眉心锐痛,筑基期的超凡们瞬间全都晕了过去。

余下的金丹期超凡无法行动,只能惊恐地看着原本封印大阵主棺两边的灵棺在呼吸间化作灰烬,一团黑乎乎的……由魂魄碎片乱七八糟凝聚在一起的玩意儿扭曲着嚎叫着……给了绝灵阵一巴掌……

绝灵阵轻轻地晃了一下。

勉强清醒的金丹超凡们眼角都溢出了鲜血,他们之中许多人不惜代价,甚至在燃烧金丹也要挣脱束缚,想要阻止这团前所未见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东西。

然而他们没来得及挣脱,这段黑影就又对着绝灵阵扇了一巴掌。

绝灵阵这次不晃了,只是微光一闪,把目前的情况传给布阵之人。

覃静州此时正和泠境、宣清他们打游戏呢,绝灵阵上的小布置被触动,一段影响展露在他面前。

不仅是他,泠境和宣清也都看得见。

而击打绝灵阵的那团黑影不断扭曲变形,其中闪过次数最多的那张人脸……宣清终身不忘,“这是我弟弟。我就知道,我继父和生母当着我的面都不会真的绝了后患。”

覃静州拍拍儿子的肩膀,“你可真是个大聪明。”

作者有话要说:  原本世界的遭遇告诉我们:一味苟命不点科技树,必死无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