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85章 狗血的爱情故事8

第85章 狗血的爱情故事8


苏锦绣收走“缝合怪”后原地消失, 绝灵阵依旧飘在半空阻隔着位面通道两端的能量交换,而一片片歪倒在地的金丹期超凡先后恢复神智之际,顾璟等坐镇西城市附近高手和顾问们也……姗姗来迟。

叶凌天跟着外祖父顾璟来到山体内, 他不用听在场目击者的证言, 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更知道过不多久所谓的罪魁祸首苏锦绣就会主动联系他。

于是他就站在外祖父身边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注意力全落在了飘在半空中的绝灵阵上:重生后最大的变数就是布下绝灵阵的天降飞仙, 曾经主棺宣清的生父应静州。

上辈子他的记忆里完全没有这个人。

不过上辈子世界破灭那会儿, 他和锦绣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世界意识那无比浓烈的不甘与求生欲……他能重生, 锦绣看起来跟他差不多, 世界意志向自家飞出去的“凤凰”求救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能好好活着,他也不想作死,想起上辈子不离不弃同进退的锦绣,他表情也跟着柔和了几分。

就算他亲耳听到外祖父下令“全力追寻苏锦绣”, 五官神态依旧柔和。

顺便一提,苏锦绣是花国第三大宗门这一代的真传弟子。

宣清入棺,仲德文和宣和霖当众处罚儿子, 苏锦绣都跟着自家长辈前来“观礼”,因此苏锦绣一露面就有几位理智尚存的金丹认出她来。

而顾璟吩咐过后, 他心情复杂地看向地面上密密麻麻的灵纹, 以及灵纹串联起来的上千空空如也的灵棺:百多年前, 用超凡寿数给世界续命的封印大阵一出, 他就猜得到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权宜之计必定风波不断。

宣清的生父,应静州应前辈飞升归来, 直接停用封印大阵,“余毒”只怕还要影响很久很久。

他心有所感,往后他可能要更心累。

手下人匆忙清场, 他站在主棺边上,试着联系应前辈,果然没有回音。

叶凌天眼见外公满脸苦涩,也颇为无奈,“前辈嫌弃超凡们蠢笨,我觉得这不是奉承讨好些时日就能翻篇的事儿。外公,”想起自己上辈子的遭遇,他有感而发,“自从一百多年前,玄远前辈研究出封印大阵并自愿成为第一任主棺起,超凡界可是一直在原地踏步,得过且过,而且道德绑架起来越来越娴熟,甚至理直气壮……拿圣人的保准要求进入灵棺的英雄们,拿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顾璟老爷子何尝看不出这些,“宣清继父生母不就有点苗头?他们没想到好脾气好说话的宣清会当场发作,谁劝也不管事儿,骑虎难下,只能把他们俩也赔进去。”

叶凌天轻笑一声,望着山体四壁“缝合怪”留下的痕迹,“咱们没想到他俩连命都不要,还不忘给宝贝留下一线生机。”

上辈子他和锦绣好不容易“超度”顾凌凡和元令仪,仲德文和宣和霖夫妇俩就是“力劝”他代替顾凌凡进入主棺的急先锋。现在……他得看清宣清对这夫妇俩的态度,才好出手报复。

顾璟不知道外孙已经在琢磨怎么把仲氏大卸八块,“这两口子的下落不用咱们担心。”

叶凌天生硬地转换了话题,“外公,凌凡跑哪儿去了?”

顾璟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臭小子……和小女朋友跑去找应前辈了。”

叶凌天了然,“为了救回元令美?”他又嘀咕起来,“外公,咱们也该想想以后了。”

顾璟欣慰地笑了起来,“对。”

叶凌天和外公顾璟回到西城市的住处,他一点都不意外地见到了锦绣留给他的暗号。

他连借口都不用找,直接出门去和苏锦绣碰头了。

几乎是同时,顾凌凡也和元令仪手拉手赶到位于京郊别墅区的应家。

小两口来得不算早,他们被管家引进门的时候,有些空旷的大厅里中间正摆着个水晶棺,四周站着出身官方的几位超凡。

元令仪看到水晶棺里孪生姐姐那支离破碎的身体,泪水奔涌而出。

顾凌凡抱住元令仪,低声安慰,“别哭了,一会儿就好啦。”

就在元令仪轻声抽泣的当口,覃静州、泠境和宣清也一起下得楼来。

刚才三个人一直守在实时转播法阵前欢乐窥屏,覃静州把泠境这边的男女主全认齐了,还听泠境介绍了不少剧情细节。

但超凡们带着装着元令美遗体的水晶棺到来,宣清光是听到这消息,那张小脸登时就不能直视了。

宣清面沉如水满心恨意的模样……让泠境说,奶喵秒变猛虎,还是挺吓人的,而且这个状态的宣清她真的打不过。

于是他们三个一起下楼的时候,泠境喜忧参半地传音,“大佬,要是你不在,我要化身知心姐姐,破解大反派加两代男女主的心结,让他们三对儿化敌为友,精诚合作,任务才有完成的可能。”

覃静州笑着问道:“你愿意当知心姐姐吗?”

“当还是想当的,纯躺赢的话参与度太低,任务完成奖励也忒可怜了。”

覃静州笑着点头,“我知道了。我会让三小对儿都好好听你的话。”

泠境两手比出大拇指,喜笑颜开,“给大佬抠666!”

所以覃静州他们三个出现在大厅里,表情真就泾渭分明。

官方超凡们打过招呼,就往边上一战,并不敢吱声。

顾凌凡搂住元令仪,只是用期待和仰慕的目光望着覃静州,同样不会多言多语。

众人都看到了宣清挎着张脸,但有应前辈在他们不仅无所畏惧甚至有点想看好戏……当时宣清对亲爸出手,下场可是一剑两半。

覃静州笑了:真不愧是当代气运之子,小直觉杠杠的。

宣清努力让自己收回视线,不再去看水晶棺里的爱人,而是咬着嘴唇轻轻扯着他爸爸的袖子,“爸……”

覃静州拍拍儿子的肩膀,“不错,你没有入魔。”说完就走到大厅正中,抬脚踹碎水晶棺,随着清脆的碎裂之声木系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一个呼吸间就把七零八碎的元令美包裹在一个翠绿色的光茧之内。

之后覃静州又隔空从飞扑到光茧之前的儿子眉心处“摘取”了个光点,看似随意地弹进光茧之内。

而元令仪红着眼睛,小跑着上前,稍微仰起头声音微颤,“前辈?”

覃静州如法炮制,把另一半元令美的神魂“物归原主”。

再之后……等着就行了。一切顺利的话,元令美会在三天后苏醒,只不过这种不管三七二十一强行把人唤醒的方法会导致一点后遗症。

元令美养病期间宣清可以全天照顾,小两口应该能在朝夕相处互诉衷肠之际,彼此化解心结。

没办法,亲情爱情不可互相替代,宣清走火入魔过,即使覃静州自信有他在,儿子不会再“犯病”,但为了避免儿子因为心魔死在未来的元婴天劫之下,能尽早主动化解最好。

顾凌凡和元令仪这边……同理。

元令仪的执念就是她姐元令美。元令美好不了,元令仪也不行,而元令仪有心结,顾凌凡也会控制不住想些有的没的。

覃静州干脆邀请顾凌凡和元令仪也住下,“省得你们东想西想,留下来住一阵子,等你们看着元令美痊愈再说。”

元令仪正捂着脸守着光茧无声落泪,顾凌凡赶忙搂住女友回答,“好的,谢谢前辈。”

但是官方超凡们却没有这样的“运道”了,他们再次涨了见识,就只能收拾好东西乖乖告辞……回去还得写报告呢。

接下来的三天宣清一直心中忐忑,他相信他爸爸不会出纰漏,他担心的是:小美醒来他该怎么跟小美解释!小美有此横祸,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他!

所以他干脆在一楼大厅打起了地铺。

顾凌凡和元令美被安排在客房里,元令仪能感觉到姐姐每天状态都好上一大截,她整个人也轻松了下来,甚至敢拉着顾凌凡嘀咕:应前辈和萧前辈真是一见钟情啊……

顾凌凡就笑,“跟咱们一样哈。”

这小两口说悄悄话也不特别背着人,泠境路过——泠境在这个世界就姓萧,听了一耳朵回去就找覃静州吐槽,“为什么都猜咱俩关系不一般!”

覃静州看出泠境的小心思,“咱们本来关系也不一般啊。”

泠境不说话了。

时间到,光茧自动从正中间开裂,元令美刚刚醒来,还没完全搞清楚状况就从悬空的光茧中跌落……就掉在宣清怀里。

宣清惊喜至极,死死抱住失而复得的爱人,“小美!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

元令美此时神智不是特别清醒,但大致发生了什么她心里都有数:虽然她魂魄被分成两半,但都依稀“看”到了应前辈如何现身又如何中止大阵带走宣清,这之后她才安心地沉睡过去。她猛地抬手按住宣清的嘴,“背锅怎么还上瘾了呢?你同母异父的弟弟是个无耻的废物,跟你有什么关系。”

顾凌凡听见动静,也和元令仪一起从客房跑了出来。

元令美收回手,自然而然地把下巴撑在宣清肩上,望着妹妹满眼笑意,“我就知道,咱们姐妹眼光都是一样的好。”

不等元令仪说什么,宣清先叹了口气,“我就不一样,我发现全部运气都用在了投胎成爸爸儿子上。”

元令美一脸理所当然,“你才知道?”

宣清轻轻地“嗯”了一声。

覃静州和泠境此时就站在楼梯上:……这样互诉衷肠的方式他们也是头一回见。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故事预计篇幅大约在13章左右。

-----

感谢老相好桑亦儒好多霸王票!么么哒!

最近忙昏头了,才看到,再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