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86章 狗血的爱情故事9

第86章 狗血的爱情故事9


看着一楼大厅里亲亲抱抱的两对儿, 泠境的关注点依旧在元令美身上,“本以为是朵温柔解语花。”

覃静州也说:“我也没预料到。”元令美是这样的性格。

此时元令美下巴依旧稳稳架在宣清的肩头,“你知道我最高兴的是什么吗?你不用当祭品啦!”

宣清轻轻拍着女友的后背, 语气里满是得意,“有我爸在。”

元令仪小声嘟囔, “万万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居然也有拼爹的一天。”

宣清再次重复, “我的运气在投胎时用完了。”

二人相视而笑。

元令仪眼见姐姐“死而复生”,激动极了——就算从宣清处要回姐姐另一半魂魄, 她和顾凌凡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在应前辈现身之前, 聚魂术整个超凡界就没人有把握成功使出来……没有聚魂术, 两半魂魄不能合二为一, 姐姐未必能撑到一年。

然而姐姐苏醒后除了给她一个满怀喜悦的安抚眼神后就只跟宣清说话……元令仪在欣喜之余, 忍不住小声抱怨,“哼, 见色忘妹!”说完忽然想起正窝在男友怀里的她……说着话不是很有说服力,于是小脸腾地红了起来。

顾凌凡实在憋不住, 笑出声来, 然后就挨了女友不轻不重的拳头。

覃静州和泠境见此情景就一起回书房各忙各的去了。

覃静州要准备教案:这个世界想改变破灭的结局,靠的肯定是这个世界的居民持之以恒的自救。他要教的自然就是合适的自救方法。

泠境在上个任务世界成功将自己的神魂修炼到了金丹期,这个世界的传承虽然稀碎, 但毕竟能稳定存在元婴期, 这些传承对她而言并非没有助益。

所以每天她雷打不动要拿出八小时来认真学习。

而一楼两小对儿在兴奋过后便凑在一起, 把“元令美病愈”的消息昭告天下了。

宣清和继父生母决裂,他这世上唯二在乎的两个人一个正靠在他肩头,另一个则在楼上编教案。

元令美和元令仪姐妹就不一样了,她俩固然也和卖闺女的父母近乎决裂, 但还有几个颇为值得信赖的朋友。

顾凌凡比姐妹俩更进一步,他不仅也有指望得上的朋友,他的亲人还都不拖后腿!

于是元令美苏醒不超过一个小时,超凡界像样点的宗门和实力以及官方都得到了消息。

一直在默默研判分析覃静州境界实力以及所掌握的传承的各大势力这次终于下定决心,甘愿下跪祈求也甘当孝子贤孙,不惜代价地寻求庇护和指导。

然而整个世界迈过筑基期这个坎儿的超凡不过十万人,毫无疑问,谁也不能保证这十万人会是一条心。

比如元氏姐妹的父母,他们俩就非常不安。

不能否认,这世上总有元氏夫妇这样不爱孩子,甚至理直气壮把孩子当资源的父母。

夫妇俩不认为自己当初“废物利用”有错,但也清楚地意识到自小就被他们送出去修炼的双胞胎恨上了他们……而且双胞胎女儿自己的天赋平平,却在勾搭男人上极有本事,姐妹俩的男友简直言听计从,更要命的是姐妹俩的男友各有一个护短的好爹。

夫妻俩相信即使女儿们犹豫着要不要报复他们,那些不知道怎么讨好宣清父亲和顾凌凡爷爷的超凡们也会试探着对他们夫妇出手。

夫妻俩连夜卷着家产——主要是修炼资源,跑路并躲藏起来,同时没忘记给夫妇俩赶紧立了个真挡箭牌,论拉仇恨,他们夫妇怎么敢跟仲德文与宣和霖夫妇比呢?

话说元令美苏醒后还要观察相当一段时间,方便起见她要住在应家。

虽然她没明说,但是她很希望妹妹能陪着她,姐妹俩的确有很多悄悄话想说。

宣清看出女友的想法,转头就去问他爸爸。覃静州的回复是:你是我唯一的儿子,也是这个家的主人。

宣清开开心心地做主,让元令仪和顾凌凡小两口继续住在家里,看在妻妹元令仪的面子上他也得对顾凌凡好一点,再说他也没忘记自己走火入魔神志不清的时候还痛殴过顾凌凡。

于是转天花国官方来了四位超凡,包括总顾问顾璟在内。

一通寒暄过后,泠境撑着下巴跟覃静州吹风,“大佬,他们之前顾虑很多,一方面看不透你的实力不敢下注,另一方面就是担心你狮子大开口,后者是重点,而且你看起来没那么好说话,不是哭求你就肯白给的样子。”

在场四位超凡闻言都略显尴尬。

尴尬归尴尬,他们心里还是很感激泠境出头勇扮白脸的。

覃静州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超凡有所求他就一定答应,得来的太容易他们不会知道珍惜。

之前百来年被送进封印大阵的是什么人?都是超凡之中的天才,习惯了献祭天才,也习惯了天塌了总有高个儿顶着,整个超凡界都是一副浓厚的不思进取气氛。

他拍拍泠境的肩膀,收到儿子宣清一个有点微妙的眼神,就用同一只手刮了下儿子的鼻梁,“现在天赋出色修炼勤奋的年轻人有什么好处?像我儿子一样早早预定,被塞进灵棺吗?”

泠境撑着下巴接话道:“为什么超凡界这么多年停滞不前,超凡们但凡有点资源都拿来延寿了,万一被道德绑架进了灵棺,好歹也能多苟上些年头是不是?”

他俩配合默契,直把在场官方四位超凡说了个大红脸。

覃静州继续道:“这风气不变,不让我看到你们改变的决心和手段,我什么也不会教。当然,你们可以试一试,用大义来逼迫我会是什么下场。”

还能是什么下场?

不就是一剑下去,挑事儿的全都一分为二,大佬带着儿子儿媳妇潇洒地远走高飞……吗。

四位超凡心中不是没有触动,彼此对了下眼神:大佬并非只为自己的儿子鸣不平,此行没有结果也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就在他们打算告辞回去好好商量的时候,仲德文和宣和霖……不请自来。

宣和霖大大方方走进门来,她先正眼看了会儿覃静州,“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说完她还轻笑了下,才转向宣清,“妈妈一直在找你,你就一直不回应我……亲母子怎么能有隔夜仇?当时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让妈妈怎么办?”

宣清艰难地扭过了头。

泠境大为震惊,故意问,“天啊!不是……金丹期还能有傻……吗?”

有些灵植凡人无意吞服,就能成筑基期,所以啥也不懂的筑基期是存在的。但金丹基本都是自己修炼上去的,根本不存在蠢货!

宣清生母继父一直在对他情感操控,这点许多超凡都心里有数。但是生母宣和霖一定要当众pua宣清……泠境质问说:“你们究竟图什么!”

顾璟主动接话,无缝解答,“应前辈救下元令美,仲德文和宣和霖便坚信前辈也能救下他们的小儿子……宣和霖故意差别对待兄弟俩,就是想让自己成为兄弟俩共同的心结。”他叹息一声,看向面带微笑的宣和霖,“都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又何必隐瞒?你们夫妇再怎么偏心,怎么可能为了小儿子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你们小儿子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百思不得其解的。

宣和霖看了眼丈夫,“老公?”

仲德文微微点头,“小宝是钥匙。”他严肃极了,“小宝吸收了封印大阵积攒的力量,就能在位面通道上打开一扇前往灵界的大门。然而我们计划得好好的,想不到小宝提前挣脱出来,还被苏锦绣收了……我们找不到苏锦绣,只能找上前辈……”

泠境笑了起来,“大佬不帮你们,你们就用宣和霖是宣清的心劫来威胁大佬,是吧?”

仲德文和宣和霖夫妇笑而不语。

其实就是默认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冒加大姨妈,我都分不清是感冒头疼还是大姨妈导致的头疼。

-----

下个故事是豪门真假千金,原著小说是个三观不正团宠文,真假千金斗来斗去发现她俩全是炮灰。

再下个故事是星际“毛绒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