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异世大佬重生归来在年代 > 193集体上山

193集体上山


  外边已经大亮,其他人也都没起来。
  师墨悄声下炕,准备给他们做些补身体的。
  临近晌午,众人才陆陆续续起身。
  俩崽子一直守在爸爸跟前,都不闹着出去玩了。
  看严谨醒过来,赶紧扑过去,在他怀里蹭,一个劲的喊爸爸,爸爸,小模样黏糊得很。
  严谨心里软得一塌糊涂,拎着俩崽子起身。
  师墨招呼大家洗漱吃饭,早饭和午饭一起了。
  饭后,师墨和严谨带着俩崽子,拎着东西去严大智那和师家走一趟,其他人自由活动。
  晚上又把几家人叫到一起吃一顿,热闹热闹。
  入睡后,严谨又缠着师墨闹腾,今晚倒是节制了一些。
  事后,小两口靠在一起,都还没睡意,相互说起了这段时间的生活。
  严谨因为任务保密,只能捡些能说的说。
  师墨的手在严谨身上游走,不用眼睛看,就能知道,他什么地方,受过多重的伤。
  因为有天蚕丝衣甲,伤不了皮肉,但冲击力造成的内伤避免不了。
  “你是不是因为有天蚕丝衣甲,所以不怕死的用身体去挡子弹?要不然为什么每个青紫都在致命点?”
  尤其是心脏位置,整个胸膛都已经黑了,她用精神力探到,肋骨和脏腑都有裂开过的痕迹,要不是她的药好,男人这时候怕是还躺在病床上。
  严谨握着师墨的手亲了亲,“没有,我又不傻,我还有媳妇孩子要照顾呢,就是意外,墨墨别生气,以后我一定会更加小心的。”
  师墨气闷的掐了男人一把,每次都说好话,却总是食言。“你就欺负我吧。”
  严谨搂紧了些,“我怎么会欺负墨墨,疼爱都来不及呢,就像刚刚那样。墨墨要是能像昨天那样热情,就更好了。”
  师墨瞬间羞红了脸,试图推开男人。
  严谨搂着不松手,笑得整个胸腔都在震动。
  师墨一口咬在男人下巴上,才算出口恶气。
  严谨顺势搂着媳妇亲,随后又是一阵翻天覆地。
  结束后才继续搂着媳妇问她生活近况。
  师墨事无巨细都说了一遍,严谨脸色有些黑,“所以,你这几天都独自上山了?”
  师墨……忘了这一茬。
  “我神魂又修复了两条裂痕,精神力攻击强大了许多,放心吧,我没进深山。”
  严谨没好气的在师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我这次带了不少好东西回来,钱票也有,你只管花,不够了有我,贾票那有你喜欢的也尽管收下,我去付钱就行,以后不准再上山。”
  师墨瘪瘪嘴,“其实我也不是为了还债,主要是外面的日子不好过,藏兽山也不是人人都敢进,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反正山里的东西多,我们要是不去弄出来,也不过是肥地,浪费了。”
  严谨才不信媳妇的这些理由,“不管因为什么都不准,正好我们会在家多休息几天,明天我就带他们进山打猎,这事你别管了。”
  行吧,师墨也不跟男人挣。
  “对了,你可知道那个大善人的事?贾票去查,还没信回来。”
  “知道,我们这次的任务,也跟他有关,他交了一个金矿出来,以求保家人平安,我们的任务就是探寻这个金矿的真假以及大小。现在想来,怕是因为他命不久矣,才用这个方法,保后辈平安。”
  师墨挑眉“不是说他倾尽家产帮助战斗了吗?哪来的金矿?”
  严谨笑着亲亲小媳妇,“再大的善人,都是有私心的,他不顾自己,也要顾子孙后代。他手上有的东西,不仅仅是个金矿,或许还有更多,舍个金矿,换取其他财产和家人平安,很值得。”
  “别人不知道?”
  “知道,但坐在位置上的人,只要不是草包,就知道适可而止,不会赶尽杀绝。”
  师墨了然,还是自己太天真。
  异世,修士有因果管着,不会说谎,可这里的人不同,一些小谎言,无足轻重。
  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皆大欢喜。
  “墨墨不用想太多,总的来说,庄鸣确实是大善人,好几场战役靠着他支援的物资取得胜利,回到家乡后,也不遗余力照顾乡邻,后又陆陆续续为国家建设出资。他的后人却没有他的胸襟和头脑,所以才要舍弃一部分利益保后代平安。他活着比死了,作用更大,墨墨有适合他的药,可以给。”
  师墨点头,如果只是吊命的话,空间里的人参足够了。
  要是想要治病的话,他可以来找师子。
  小两口又说了一会话,才拥着睡过去。
  翌日,天才刚亮开,七兄弟就起了。
  严谨亲了口小媳妇,准备起身,师墨跟着醒了。
  “墨墨再睡会,我带他们出去练练,然后上山,你就在家里。”
  师墨摇头,“我想一起去。”
  “乖,上山累,我们中午前就会回来,你和孩子就在家好不好?”
  “不好,”师墨滚进男人怀里,藕臂一伸,挂在男人脖子上,软绵绵的撒娇。
  严谨……这妖精到底是哪来的?
  “孩子怎么办?”
  师墨一乐,“一起去吧,要不然他们醒过来看不到你,又该闹了,你不知道,你刚走那几天,俩崽子就跟晒过的茄子似得,焉达达的,费了我不少功夫才哄好。”
  严谨哭笑不得,搂着小媳妇亲了好几下,“是我的错,行,一起去,我先带他们去练练,你慢慢起,咱们中午就在山上吃了。”
  “好。”
  师墨欢欢喜喜的起身,收拾好去山上煮饭的用具,煮好早饭,叫醒俩崽子,等严谨他们回来,一起吃过早饭,然后上山。
  俩崽子粘严谨得不行,大黑小黑都不骑了,就要爸爸抱。
  尤其是康康小丫头,一会一句爸爸,一会一句爸爸,还撅着小嘴,糊严谨一脸口水,那黏糊劲,看得师墨直翻白眼。
  俩没良心的小东西,亏得她在家没日没夜的照料,现在眼里就只有爸爸了。
  七个兄弟也看得啧啧称奇,冷血老大当起爸爸来,真是让人五体投地。
  严谨把母子三人送到捡野鸭蛋的湖边,让他们就在这玩,不准到处走,他就在附近打猎。
  师墨没好气的瞪了眼男人,她都是当妈的人了,说什么玩。
  严谨讨好一笑,带着兄弟打猎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