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 第六十三章 西游?

第六十三章 西游?


  “掌教师叔在上:弟子玄都恭问师叔圣体无恙!”

  毕恭毕敬的问候之声,在耳畔响起。

  徐吉缓缓的睁开眼睛。

  手指掐动着。

  如今的他,神态坚毅而冷酷,浑身上下都仿佛覆盖着厚厚的钢铁甲胄。

  但钢铁只是他的外表。

  冷酷也只是他的外在。

  在他的内心深处。

  是宛如宇宙深空一般广阔而又无垠的伟大意志。

  所以……

  一个个念头在内心滴溜溜的转动着。

  为了强盛宗门(国家),一切手段都是可以使用的!

  为了练就无上神通(发展工业),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

  因为,局势紧迫!

  因为时不我待!

  因为机不可失!

  所以……

  尔等众生,理解最好,不能理解也必须理解!

  因为……

  我是正确的!

  也只有我是正确的!

  历史会证明!

  天地与众生会有明白的那一天!

  现在……

  听我的命令,服从我的指令。

  奉献你们的热血,燃烧你们的青春。

  将一切都点燃吧!

  与我一起燃烧!

  照亮这个黑暗的世界。

  然后……

  一起创造一个全新的,没有弊病的新世界吧!

  种种念头,在心中流转。

  让他变得越发冷漠,越发的神秘,也越发的强硬。

  偏偏,在内心深处,徐吉其实还能保持清醒,还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而他并没有惊慌失措,反倒有些亢奋。

  “这老怪也太恐怖了吧……”徐吉在心中想着。

  “想模拟谁就模拟谁?”

  “连心态、神色、情感,也都可以还原……”他感知着自己此刻的心态,手指头掐动着。

  眼睛似乎看到了这老怪的宫阙之外的世界。

  滚滚波涛怒号着,卷起千层高。

  两个渺小的人影,站在那浪头之上,瑟瑟发抖。

  天空是紫色的。

  无数紫烟,从天穹垂下。

  杀意在浸染。

  “果然……”徐吉想着:“老怪是住在悬崖之上……”

  “真是魔教老祖啊!”

  便轻轻吐气,开口:“师侄请进!”

  声音没有任何情感、温度,却偏偏又仿佛充满了感情,有着无边威势。

  这就让徐吉在内心中,不由得对这老怪的来历与过去,有了更多的好奇与不解。

  “或许……”

  “这所谓的‘玄都师侄’可以为我提供一点有用的线索!”

  他望着那悬崖之下的惊涛骇浪。

  感受着天地之中充盈的无边杀意。

  内心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缘故而导致的变化。

  这里过去不是这样的。

  人在家里蹲,却能搅动外界风云,影响一方天地。

  这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魔教老祖了。

  怕是……

  只有那些神话传说的仙侠故事里才会有的魔界大佬,甚至于仙神巨擘,才能有这样的威势吧?

  模拟出来的‘钢铁慈父’之心。

  也在跳动着。

  告诉他,他想的是对的。

  这老怪的来历……

  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强大与古老。

  可惜……

  徐吉搜遍自己的记忆,也没有任何神话,有着类似的人物。

  西游记?

  没有!

  东游记?

  也没有!

  搜神记?

  更加没有!

  或许酉阳杂俎一类的古代传奇故事有?

  但……

  徐吉还没看过。

  “等我回去,找找看……查一查……”

  ……………………………………

  “师侄请进!”

  无情冰冷的圣人之音,在耳畔如雷霆般滚动。

  玄都闻言,连忙稽首,毕恭毕敬的拜了三拜。

  抬头一看,却见紫芝崖上,万年老柏,郁郁葱葱,碧桃芳杏开满宫阙。

  先天无极清香,扑鼻而来。

  碧游宫!

  这圣人道场,终于从三界之外,回归了天地。

  玄都连忙起身,带上天蓬,就向着碧游宫前进。

  没有迎宾童子,也没有截教仙人出来。

  偌大的碧游宫,冷冷清清。

  但在那宫阙深处……

  玄都能清晰的感知到,截教圣人的身影,若隐若现。

  无声、无色、无形。

  模模糊糊、混混沌沌。

  却又真实存在,就在这碧游宫中,就在这圣人道场之内!

  他的一个个念头,不断外放,与天地交感,搅动风云,显化意境。

  但在这碧游宫内,却内敛了起来。

  仿佛那深不可测的归墟,犹如那神秘的九幽。

  行走在碧游宫的宫阙、回廊之间。

  走在这碧游宫的古杏碧桃之下。

  仿佛到处都充盈着截教圣人的意境。

  似乎每一寸土地,每一片绿叶,每一颗果实之中,都蕴含着这位圣人对大道的感悟,对众生的期许。

  而随着越来越靠近圣人所居之地。

  玄都的道心,就越发的战栗。

  他甚至开始有了一丝丝恐惧之情。

  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

  清香之中,似乎蕴藏着无尽的肃杀之意。

  反倒是跟在玄都身后的天蓬,轻松了起来。

  他修为太低,境界不够,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周,究竟蕴含着何等的危险。

  一个不小心,行差踏错,怕是立刻就要引动圣人杀意。

  无声无息就要被沉淀在这片道场内外的圣人念头,拖入其中,直面截教圣人的大道叩问。

  好在,有着玄都手中的太清圣人符诏开路,一路都是平安无事。

  终于,玄都知道,自己到达目的地了。

  他抬起头,便看到了前方的宫阙。

  上清宝殿!

  昔年截教群仙听法之地。

  他来过几次,所以知晓如何上去。

  便领着天蓬,放出手中的圣人符诏。

  太极图飘摇而上,洒下道道清光,铺就层层仙路,打开了前方上清宝殿的道路。

  玄都连忙领着天蓬,在这宝殿之前,稽首再拜:“掌教师叔在上,弟子玄都,前来拜谒!”

  天蓬也连忙拜道:“掌教老师在上,弟子天蓬,顿首百拜,恭问老师圣体无恙!”

  玄都说他‘已入截教圣人法眼’。

  天蓬感觉,玄都应该不会诳他这样的小仙。

  自然,赶紧的抱上截教大腿再说!

  …………………………

  “天蓬?”徐吉眉头轻皱。

  他看向那个跪在了殿外的人影。

  看着倒是还算眉清目秀,仪表堂堂。

  但莫名的,徐吉还是上次一般将这‘昊天金阙、弥罗天宫’的使者,与那记忆里非常熟悉的二师兄联系起来。

  耳畔,仿佛还有着那憨货的声音。

  肥头大耳的家伙,在整个故事里,除了吃饭最积极就是分行礼最积极。

  所以……

  老怪与西游记有关吗?

  我是在西游记故事发生以前的世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