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快穿之天生尤物 > 第五章 出府

第五章 出府


  “快快快!去那边仔细找找!”大管家领着几个家奴,在府中四下搜寻,心中愤然,等会他一定要将那个领贵客进府的家奴好好鞭打一番!这么一点距离居然能将贵客弄丢了!

  “找到了!”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人声,大管家赶紧迎上前去。

  高大的男子身影远远的显露出来,大管家陪着笑脸:“府中招待不周,殿下切莫怪罪,老爷与四皇子相谈胜欢,托小奴来为殿下引路。”

  秦亦止颌首,脸上看不清神色,一股骇人的气压将大管家笼罩,后者惊出一身虚汗。皇家威严果然不同凡响!

  “殿下小心脚下,过了这片竹林,前面的大厅便是了。”大管家的腰恨不得哈到地上去,眼看着那玄黑的身影一偏,露出身后一抹纤细的人影。大管家骇然,什么时候身后竟然多了个人,瞧着一身打扮,好似府里的丫鬟,只粗略扫了一眼,容貌也看不分明。大管家将头脑里的丫鬟一个个带入,明显都对不上号。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毫无征兆的涌上心头,眼见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踏入大厅,大管家身后汗湿了一块却浑然不知。

  “殿下莫急,小女正在梳妆打扮,已经派人去催了,请殿下稍等片刻。”这边的薄涛也是满头大汗,恨不得飞到后院去狠狠的斥责一番,居然敢将贵客晾在这!成何体统,看来平日里还是太过娇宠她们了。

  幸好没有在四皇子脸上看到不耐烦的神色,薄涛略略安下心,低声吩咐一边的家奴:“快点去把大小姐请来!若是再拖拖拉拉,抬也要将她抬来。”家奴得令,径自去了。

  “皇兄,你来了!刚刚你去了哪里?可让我一顿好找!”秦亦行眼尖的看见秦亦止,匆匆迎来,面上一片焦急神色。

  秦亦止懒得戳穿他的把戏,明明刚刚还见他跟薄涛相谈甚欢,手边的茶水也只剩点渣滓,哪里像有半分焦急模样。

  “草民参见太子殿下!”回过神的薄涛急急一拜,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秦亦止面色深沉的盯着面前跪着的薄涛,一言不发,也没让人起身,四周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眼见着薄涛的身子愈发紧绷,甚至有些颤抖起来,秦亦行讪讪一笑,打算过来打个圆场。

  “爹,霞儿可算寻见丢失的步摇了,让爹久等了,霞儿这就来给贵客赔罪~”娇美的女音远远传来,接着便是清脆悦耳的环佩叮当声,一名衣着华丽的少女缓缓踱出,面如银盘,眼如清潭,肌白赛雪,颊生跎红,声似银铃,步步生莲。石榴红的纱裙下,隐隐显露出女子傲人的身姿,这第一美人的称号,当之无悔!

  美人施施然走近,盈盈一拜,:“参见太子殿下,参见四皇子殿下。”虽然此刻她看不见太子脸上的表情,不过从四皇子呆愣的脸上,她料定,太子的表情应该与他如出一撤,论容貌,她有绝对的自信!

  满室的压抑随着薄霞的到来消失殆尽,波涛心下一松,喜笑颜开,她这女儿,果然没有白费他的一番心血。

  秦亦止随意寻了个位置落座,大手一摆:“起来罢。”

  薄家父女这才千恩万谢的起身,两人的目光却同时落在太子身侧的女子身上,女子垂着头,一身素衣,通身透出的气息却不像寻常丫鬟,应该是太子随身的侍女吧?父女两迅速交换了眼神。

  “咦,皇兄,你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个丫鬟?难不成是刚刚在府里捡的?”一边的秦亦行却好似看见了什么稀奇的东西搬,凑上仔细的打量。

  薄霞脸色一僵,刚刚她出场的时候,这个四皇子眼看着沉迷她的容貌不可自拔,这才不过片刻,就把兴趣转到了别人身上,甚至看上去,比看她的兴趣都大点。此刻,围着一个丫鬟团团转,连一丝目光都没有给她?更可气的是那太子,竟然没有将眼神落在她身上过,这叫她如何忍得了??

  “大胆!你是哪个院的丫鬟,竟敢勾引贵客!”波涛早已怒不可遏,吩咐下人:“快将此女拖出去杖毙!”

  几个家奴摩拳擦掌,渐渐逼近。薄苢低垂着脸,岿然不动,仿佛任何事情都打扰不到他。

  秦亦止摩挲着手中的玉扳指,邪气的看向身后的家奴:“本太子在此?何人敢在孤眼前放肆?”他缓缓站起身,挺拔的身姿挡在薄苢身前,不动声色的宣告他的保护欲。

  秦亦行眼中闪过一丝兴味,退到一旁,默默看着好戏上演,这薄府,果然没有来错!

  一国太子的气势锐不可当,那些家奴哪里见过这气势,纷纷作鸟兽散。

  薄霞咬碎了银牙,她几欲垂泪,却死死忍住了,美人要哭不哭的样子引人怜惜,然而眼前两个男子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薄霞向秦亦行望去,后者居然神游天外,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你是谁?”纤纤玉指指向太子身后,薄霞一脸不甘,娇躯颤抖。

  薄苢从太子身后走出,她抬起头,少女精致的眉眼暴露在众人眼前,她一身素衣,不施粉黛,比起盛装打扮的第一美人却毫不逊色,她缓缓走到薄霞面前站定,露出一抹笑来,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嗓音甜甜道:“姐姐。”

  众人皆是一惊,心中各自有了思量。

  薄涛先是脚下不稳,又细细看了眼薄苢,记忆排山倒海而来,这才记起她这个被遗忘许久的女儿,又惊又喜,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如何开口。

  薄霞也是一惊,绞尽脑汁这才想起母亲提起过的这个“妹妹”,她还记得母亲说起时那凉薄的笑,仿佛讨论的是只无关痛痒的牲畜般。

  万万没想到!她却在府中抱着狼子野心潜伏了十二年!

  薄霞气急,她满心满眼认为她的姿色足以引的太子神魂颠倒,这太子妃的位置已是她的囊中之物,眼下却见太子竟对其他人显示出特别的关心,怎生教她咽得下这口气。娇美的容颜有些扭曲,薄霞将求救的目光落在父亲身上。

  然而薄涛确是另一番考量,他的目光在太子与薄苢间转了几圈,走上前去,竟是抓住了薄苢的手:“是苢儿吧?”想了半天才记起这个名,薄涛脸上堆上了笑容,没想到一直从未关注的杂草也长大了,而且似乎还能派上大用场。

  薄苢冷冷的盯着他,一言不发,静静看着他的表演。

  “太子殿下可是看上了我家苢儿?”薄涛小心翼翼的开口。

  秦亦止眯起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我家苢儿虽然聪慧貌美,然出身低微,若是太子有心,可以纳为侍妾,还有霞儿,秦都人都知道霞儿出身祥瑞,若是纳她为妃,对太子有百利而无一害,岂不快哉。”薄涛循循善诱,算盘打的劈啪作响。

  “爹!”薄霞不满的跺了跺脚,他爹这番话,仿佛她嫁不出去,全倚仗了这低贱的庶女才能当上太子妃一般?

  薄涛瞪了一眼薄霞,示意她闭嘴。只等着太子定夺,他相信,这样的好事,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

  秦亦止瞧了一眼薄苢,她抿着唇,看不出在想什么,颈间的红痕淡了一点,纤细的锁骨隐没在交迭的衣领下,引起无限遐想,嘴里的话不受控制的脱口而出:“孤的女人,不管高低贵贱,哪怕一排众议,也要让她安安稳稳的坐上太子妃之位。”言下之意,竟像是只要薄苢一人足矣。

  薄苢闻言,心下一跳,正对上太子的目光,她可不信这话是为了她说的,不过那父女两的面色却很是精彩。

  薄霞的脸色一白,恨不得昏厥过去?有什么比自己打包送给别人做礼物,结果还被人退回来更耻辱的??她长到这么大?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薄涛拉住薄霞,心中也是愤然,但听到太子似乎是想让薄苢做太子妃,又高兴起来,反正都是自己的女儿,自己这国丈,是当定了:“承蒙殿下不嫌弃,草民就将小女托付给陛下了。”三言两语,就已将女儿的终生大事订好。又不放心的回头叮嘱薄苢:“千万好好伺候殿下。”

  少女的脸上浮现出两抹娇羞的红晕,含笑望向秦亦止,姿态亲密的挽住他的一只手臂:“殿下说要带我参观太子府,还做数吗?”

  秦亦止的眸光若有若无的落在手臂上,勾唇一笑,恍若情人间呢喃:“当然。”

  薄涛一愣,原本还想等太子离去,再叮嘱一番。罢了罢了,若是能抓住太子的心,就随他们去吧。

  一番闹剧总算收场,薄涛喜笑颜开的看着太子携着女儿上了马车,看着马车渐渐走远,薄涛吩咐道:“快去将二小姐的东西收拾出来,搬到偏院去,给我收拾干净了,不能马虎!”看着家奴领命,薄涛心中这才安定下来。

  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