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快穿之天生尤物 > 第七章 命定太子妃

第七章 命定太子妃


  秦都城外的兵马一晚上突然销声匿迹!

  得到消息的秦冉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时间骑虎难下,也不知道该不该将计划进行下去?

  真要是造反,他没这个胆子呀!恐怕没有进午门就会被父皇拿下了,若是不进行下去吧,又太可惜了,好不容易能杀杀太子的威风。

  弹劾太子的奏章一大早就匿名交上去了,本来自己咬钩的大鱼怎么就飞了呢?秦冉之急了。

  在秦冉之的计划中,自己放出要谋反的消息,秦亦止一定想抓到自己的把柄,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在午门趁自己要谋反时将自己一举抓获,而他偏偏要反其道而行!招兵买马是真,但是谋反却是假,他要趁太子兵马出现时组织军队迅速藏起兵器,换回平民衣服,再加上匿名弹劾太子造反的奏折,等父皇赶到时,只会瞧见太子的兵马,到时候,就算是太子,也百口莫辩。

  他已经想好,到时候父皇动怒,势必会剥夺太子之位,他就不相信,若是秦亦止没了太子之位和父皇的宠爱,哪里能斗得过他!

  然而时辰越来越近,太子府却半点动静也无,这可如何是好?秦冉之在府中清点一番,咬咬牙,挑出个百人小队:“你们沿着小路前往午门,记住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若是没有动静,换下衣服散入人群,再回府来。”虽然心中有数,却仍有不甘,秦冉之忿忿的看着出府的小队,吐了口唾沫。

  而太子府那边确是另一番景象,太子美曰其名要看守着薄苢,以防她通风报信,故而将她安排在了与寝殿仅一墙之隔的偏院,原本此处应该是供给贴身伺候的婢女休息的地方,为了随时能照顾到太子,墙壁很薄,薄苢甚至觉得她睡觉翻个身的动静,都能被听了去,颇有些不自在。

  太子上朝时,薄苢也敏锐的感觉到有人在暗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不过幸好,除了监视她外,并没有限制她的自由,她可以在太子府明目张胆的晃悠。

  因为昨日秦亦行称她为嫂子,府里的下人似乎都默认了她的身份,遇到她皆是诚惶诚恐,不敢怠慢。不过薄苢却眼尖的在一些丫鬟的眼中看到了几丝讥讽以及怜悯,当下了然,虽然与太子接触不多,不过仅有的几个照面不难推理,太子暴躁、易怒、多疑、冷血仅仅这几条缺点就足够让人敬而远之了。她是不是给自己揽了个麻烦?薄苢扶额。

  “晚了,你的计划已经定下,书中也已经修改,没有退路了。”牛皮书适时提醒,一边幸灾乐祸,让她做决定前不先问问自己,这下好了吧,之前也有拉拢太子的任务者,基本在这个角色身上讨不到什么好处,而她也太狂妄了点,问也不问就给自己定下当上太子妃的目标?本来这个世界没有丝毫难度,毕竟新手任务,仅仅只要保证活下去而已,而她非要将简易模式换成地狱模式。牛皮书以为会见到少女的震惊,以及追悔莫及,哭着求他想想办法,或许他大发慈悲还可以…

  薄苢却恍若未闻般,不过是在过任务的基础上加个攻略人物罢了,她,言出必行。

  秦亦止下了朝就匆匆回府,期间强行将牛皮糖似的跟着自己的秦亦行打发回府,脑中却还是回想着上朝时父皇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有迟疑有猜忌,叫他心中微凉。

  刚踏进太子府,原本被他派去看守薄苢的暗卫武绍就落在秦亦止眼前,恭敬的行礼。

  秦亦止挥手:“可有异常?”

  “禀太子,并无异象。”

  “现在在何处?”

  武绍略一迟疑:“在太子房中。”

  秦亦止一愣,面色一沉,黑眸一瞬间深不见底。

  武绍大慌!笔直跪下,匆匆道:“殿下吩咐薄小姐可在府内随意走动,奴这才一时疏忽,奴甘愿受罚。”他见过太子残忍的手段,接下来自己一定会被无情处罚。却见太子大步离去,临走前淡漠的嗓音飘入他的耳中“跪两个时辰罢。”

  武绍大喜,结结实实的朝太子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

  等秦亦止迈入房中,就瞧见一名娇小的少女枕着手臂靠在书塌上,陷入了梦乡,娇俏的容颜背着光,仿佛给她镀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芒,她的鼻翼微微开阖,如同一只惹人怜惜的幼兽。因着他的到来,少女纤细的眉微微蹙起,好似惊扰了她的美梦,少女不满的嘟囔一番,侧过脸去,隔绝了他的视线,再次进入了梦乡。

  秦亦止这才察觉到自己居然不知不觉的放缓了呼吸,神不知鬼不觉的凑到了少女身边。

  自窗外吹来一阵微风,少女不自觉的蜷缩了身子。

  秦亦止眉头一皱,原本晴朗的天空此刻乌云密布,风也渐渐大了,若是不关窗,等会下起雨来定会将书塌打湿。

  掩下心中怪异的感觉,秦亦止找了个借口,轻手轻脚的带上窗户。

  “殿下…”少女已悠悠转醒,刚睡醒的嗓音带了几分沙哑,如同猫爪在心头抓挠。

  秦亦止的心底生出几分心虚,故意冷着脸道:“若是无事,以后不要进我的房间。”

  薄苢缓缓站起身,贝齿咬住下唇,倔强的仰起小脸,眼圈却瞬间红了,如同一只可怜的小鹿:“是民女逾距了。”

  秦亦止胸口蓦地一软,以前的女子被他一凶,都是梨花带雨,一把鼻涕一把泪,让他厌恶至极烦不甚烦。他不由得反思,自己是不是太严厉了?他放软了语气,刚想开口,就听到门外有人求见。

  是三皇子府里的探子。

  秦亦止斜睨了眼薄苢,见她神色淡定,方才叫人进来。

  “奴见过太子殿下。”一名身形矮小的男子一阵风的走近,眼中的精光却弥补了他身量的不足。此刻他扫了一眼薄苢,欲言又止。

  秦亦止摆摆手:“无妨,说罢。”

  男子这才道:“二皇子府有动静了。”四周的空气突然一冷,男子抓抓头继而补充:“不过奇了怪了,按道理来说二皇子至少召集了三万兵马,我瞧刚刚出府的也不过数百人,而且那架势哪里像谋反,倒像是出门散步般,殿下你看我们是否……”

  “眼下什么都不用做,下去罢。”秦亦止沉着脸将探子赶出门,杀人的心都有了,刚刚停顿的那一下,他还以为被薄苢摆了一道,气血上涌,差点不能控制自己。幸好没有酿成大祸。

  “没有太子殿下这个看戏人,二皇子的戏想必马上就要落幕了。”薄苢诚恳的目光落在秦亦止身上,莲步轻移,抬头仰视他:“殿下,如今可有一丝相信民女?”少女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哀怯。

  她如何能想到,刚刚他一瞬间甚至想杀了他。秦亦止的心中多了一丝怜惜。他这才察觉到面前的少女是如此的娇小,是他的世界太复杂,所以他一直以为所有人都与他一样。

  这么一想,秦亦止冷硬的心柔软下来,他问出心中的顾虑:“三皇子的计划,你是从何得知?”

  少女突然俏皮的眨眨眼,神秘一笑,凑到他耳边轻声道:“殿下可相信鬼怪?”

  秦亦止挑眉,也有了几分玩笑的心思:“那你倒说说,你是人是鬼?”

  少女莞尔:“我当然是人啦,不过,我从小就会做一种奇怪的梦!”她微微一顿,望进他的眼,“你相信吗,梦里能看见我的未来。”

  秦亦止的第一反应就是无稽之谈!刚想反驳,却看见少女煞有其事的表情,仿佛在说“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是告诉你了”。

  “那你倒是说说,你有没在梦里见过你未来的相公?”这个问题足够犀利,足够戳穿她的谎言。秦亦止咄咄逼人的盯住薄苢。

  “那是当然!”面前的少女忽的羞涩起来,飞快的扫了他一眼,旋即垂下头。

  秦亦止脑中忽的警铃大作,他有预感,仿佛会从她口中听到什么惊人的话语。

  少女好似下定了决心,径自大胆的抓住他的手,在她的带领下抚上少女光洁的脸颊,明媚的笑容在她脸上绽放开来,灼灼其华,满室生香。“殿下以为,民女为何要跟着你到太子府呢?”秦亦止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殿下就是民女的良人啊。”少女的眼神纯真而又虔诚,仿佛他是她热恋多年的情人般。

  秦亦止平生第一次听到了自己如雷的心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