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快穿之天生尤物 > 第八章 醉酒

第八章 醉酒


  一切就是那么恰到好处,又顺其自然。

  秦亦止下朝后还觉得自己恍若身在梦中,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多了个命中注定的太子妃,这感觉,还不赖。

  今日父皇对他的态度又恢复了往日般亲近,他那二哥的脸就跟锅底似的黑,真是好笑。

  “皇兄,今日怎生如此高兴?”秦亦行狐疑的凑上前来:“难道是和小嫂子好事将近?”

  要是往常听到小嫂子这个称谓,他的皇兄早就眉头皱起了,今日倒有几分默许的神色,秦亦行一惊,自己皇兄何许人也他哪里不清楚,居然能让这木头脑袋开花!秦亦行暗中竖了个大拇指,佩服。

  不行,他得去母后跟母后讲讲。秦亦行一拍大腿,一阵风似的溜了,临走前还念念不忘:“改天我去皇兄府上去看望小嫂子啊。”

  秦亦止皱着眉望着他兔子似的背影,看他一路奔向后宫,脑中突然浮现他带着薄苢进宫拜见母后,这个念头一出,秦亦止一惊,甩甩头,急急出了宫门。

  刚到了太子府门前,秦亦止唤来武绍:“薄小姐此刻在何处?”

  “回太子的话,薄小姐寅时就入了后厨,此刻人还未归,殿下可以去瞧瞧。”

  “后厨?”秦亦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去后厨做甚?若是她想吃什么,吩咐厨子做便是了。”

  武绍神秘一笑,却是卖了个关子:“殿下一看便知。”

  秦亦止面色微沉,瞧着面前的暗卫,最近他的胆子好似愈发大了?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继而面色一缓,罢了,去瞧瞧便是。

  两人径直穿过了大半个太子府,踏入后院,秦亦止前脚刚一迈进,就听见后院哀哀切切哭倒了一片,顿时剑眉一凛,循声望去。

  却见后厨门前的石阶上挤满了丫鬟厨子,一名娇小的少女被团团围在中间,所有人如痴如醉的盯着少女,不时有人掏出绣帕掩面而泣。

  走近了才听见少女如清泉般悦耳的声音,抑扬顿挫,正娓娓诉说着一篇凄美的故事:“林妹妹倒在山坡上,怀里的落花散了一地,心中大恸,想她如此花容月貌”,将来也会到无可寻觅之时,自己又当如何…”又是一片低泣,有丫鬟咬着手绢恨恨道:“这个宝玉真是个花心大萝卜!害的林妹妹如此伤心!”其它丫鬟连连附和。

  “别打岔了!让小姐说下去吧!”一旁厨子打扮的人急了。

  众人小鸡啄米般的点头,眼巴巴的望向薄苢。

  薄苢缓缓一笑,刚要启唇,缺听前方传来一声咳嗽。

  众人往来源处一看,就看见自家王爷不知道在一旁站了多久了,武绍实在看不下去,这才出声打断。

  院子里的人哗啦啦跪倒一片,有的胆小的丫鬟甚至止不住颤抖起来,完了完了。

  薄苢望见来人,急急起身,却因为蹲的时间太长,眼前一黑,就到倒在地上。

  薄苢下意识闭紧了眼,却感觉腰间一紧,人已稳稳的落入男子宽厚的胸膛,浓烈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

  薄苢张开眼,对上秦亦止的视线,男子英挺的眉眼,紧抿的薄唇映入眼帘,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皮相还是不错的,攻略这种角色,身心愉悦。

  秦亦止看着怀中女子灵动的眼珠一转,好似想到了什么,嫣然一笑,时间一瞬间静止了,好似她的眸底有百花齐放,美不胜收,放眼天下,无一景足矣媲美。

  “殿下?”怀中的人儿适时打断了他的出神。

  秦亦止猛地醒悟过来,确保了她站稳后,急急退后一步,掩饰自己的失态:“为何要来后厨?”

  薄苢垂下头,秀美的耳垂染上薄红:“民女见着太子太过繁忙,无心入食,便想着做几道开胃小菜,让殿下尝尝。”

  原来是因为他…秦亦止心中一动,盯着她娇美的侧脸又出了神。

  “殿下既然来了,便尝尝吧。”少女的声音带上了一丝乞求。

  秦亦止看向自己被少女捉住衣袖,心中一软,鬼使神差般的点头:“好吧。”

  一旁的武绍有眼力见的小声吩咐:“去把薄小姐做的菜端到太子房中。”

  眼见着一欣长一娇美的背影相携而去,如同神仙眷侣一般,跪了一地的丫鬟不敢置信的窃窃私语,等人走远了之后,挨个爬起来,所有人交换了眼神,都是欣喜若狂,心中都下定了决心更要好好伺候这个贵人。

  “快尝尝这个松鼠桂鱼!”少女雀跃的将一块鱼肚夹到秦亦止的碗中,继而捧着脸看着他,眼角眉梢都是一脸期待。

  秦亦止垂下眼,提起象牙筷,夹了一小块,半晌没有送入口中。

  “怎么了?”少女凑上前,焦急道:“是看上去不好吃吗?”却见他还是没有动静,旋即反应过来,径直夹了一块送入口中,一边咀嚼一边朝他挤眉弄眼,意思是很好吃,她已经试过了,没有毒,可以吃了。

  薄苢吃完鱼,又夹起一旁的肉片,竟是要将桌子上的菜的都试一遍。

  秦亦止望向女子有些强颜欢笑的嘴角,有细密如同针扎的痛感从心脏蔓延开来。他拿起筷子,抢在女子前面夹起肉片,送入口中。

  入口爽滑,酸甜可口。

  秦亦止满意的朝呆愣的女子笑了笑,满意的看见她羞红了脸蛋。

  “殿下,民女敬你一杯。”薄苢端起酒杯,塞进秦亦行的手中,自己仰头先将手中的一杯一饮而尽。烈酒入喉,少女捂着胸口咳嗽几声,嘴角几滴流水极快的划过她娟秀的脖颈,隐入小巧的锁骨中。美人眼中含泪,面颊飞快的升起跎红,眼中竟隐隐有了醉意。

  秦亦行皱眉看着手中的酒,这武绍可真是贴心,竟然自作主张准备了这么烈的酒,他一个七尺男儿也只敢浅酌几口,她一个娇娇女儿,怎么能受的了?

  薄苢此刻只觉得天旋地转,几乎站立不稳,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却如同踩在的棉花上,就要摔倒。

  秦亦止不由分说将她揽入怀中,抓住她胡乱在空中挥舞的手腕,少女的肌肤生香,触手升温,如同一块上好的羊脂白玉,让人爱不释手:“你醉了”秦亦止低声在她耳边道。

  少女不满的拧眉,醉酒后娇憨的女儿家姿态尽显,她囫囵的对着秦亦止一笑,冰凉的小手大胆的捧住他的脸,含糊不清的道:“谢谢…谢…谢谢你愿意…开始信任我…”秦亦止心神一动,细细望着她的眉眼,醉酒的美人无疑是足矣让百炼钢成为绕指柔的。

  “你醉了,睡一觉吧。”秦亦止将美人打横抱起,缓缓放在自己的床榻上。

  少女作势搂住他的胸膛,在他的怀中蹭了又蹭,在男子越来越僵硬的时候抬起头,出其不意的在他的脸上印上一个湿漉漉的吻。

  秦亦止手中一软,差点把人丢下床榻。

  少女娇俏的抬头,颇为自豪:“奖励你的。”

  秦亦止黑眸一沉,神色不明的望向女子的红唇,却见她眼睛一闭,竟是沉沉睡去了。

  低咒一声,却仍是动作温柔的将女子放进床榻,盖好被褥,细细的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回到桌前。

  一室寂静,只有偶尔响起细细的咀嚼声。

  岁月悠长,一切静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