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隋末之万钧之势 > 第五百八十九章 静极思动

第五百八十九章 静极思动


  再说另一边的长孙无忌,随着长孙皇后的离开,长孙无忌就被皇上叫了进去。

  长孙无忌请罪的话刚一出口就被姜万钧打断了,长孙皇后可以不讲理,姜万钧却不能。

  “辅机既然来了就陪朕说说话,朕不在长安期间,可有什么新鲜事?”姜万钧最近说实话,有点静极思动了,可他又不得不克制自己。

  如今大宁歌舞升平,他这个当皇帝的,瞎折腾可是要不得的。

  “臣惶恐,最近长安不知从哪传出来一些谣言,说臣是接替丘和的不二人选……”长孙无忌正愁找不到机会向皇上解释此事。

  姜万钧示意宫宁带人退下,这才开口问道:“哦?辅机以为何人可担任右相?”

  “臣以为,论资历,赤牛将军,霍方将军,白山将军都可为右相。”长孙无忌没有提房玄龄和杜如晦。

  从资历上看,赤牛,霍方,白山当然够格,但如果从能力上看,赤牛和霍方就要差点意思了。

  房玄龄和杜如晦的资历已经不算浅了,但加入大宁的时间还要排在长孙无忌的后头,所以长孙无忌不提两人也属正常。

  “辅机也觉得,该由军方的将领来担任右丞相吗?”

  “正如陛下所说,由军方的将领来担任右丞相,有利于军队的建设。臣深以为然。”长孙无忌非常滑头的端出了姜万钧曾经说过的话。

  “不错,不过由科举状元来担任右丞相,也有利于为读书人指明出路。”姜万钧之前属意房玄龄和杜如晦,不仅因为二人能力出众,也因为两人的身份极具代表性。

  而且,未来可以顶替的魏征,非房玄龄莫属。

  至于长孙无忌,这辈子做到右丞相就算做到头了,所以现在不宜扶到右丞相的位子上。

  “臣听陛下的……”长孙无忌脸色变了又变,最后一头拜倒在地。

  皇上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长孙无忌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有希望了。

  事实上,长孙无忌早有心理准备。

  长孙皇后被人戏称“内相”,在皇宫里几乎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如果长孙无忌成了大宁的丞相,那么内外丞相就都被长孙家给把持了,若再加上一个太子,皇上岂不是有被架空的危险?

  所以,别说皇上不会答应,就是以魏征为首的内阁也不会同意长孙无忌来担任右丞相。

  当然,除非长孙无忌发誓这辈子都不回长安。

  姜万钧思考一会儿,摇了摇头。

  “算了,这右丞相以后就当成养老的闲职吧!五年一届。嗯,或许可以由右丞相来负责去做退休老大臣们的工作。”姜万钧数次想要成立一个部门来安置退休的重臣。

  但眼下大宁够资格的老臣,只有李纲,褚亮,丘和三人。

  姜万钧也不好总提“退休”的事,那会让人以为他在赶褚亮他们赶紧腾位置。

  既然如此,姜万钧就打算将右丞相当成是一个闲职,担任五年就退休,行成惯例。

  以后姜万钧再想让谁退休,不用明说,让他去当右丞相,大家脸上都好看。

  不过不能从丘和这开始,这次就以丘和办事不利,革掉右丞相之职,调去江都配合颜文远组建远洋舰队。

  长孙无忌调去辽东再吃两年土,顺便为太子打头阵,年后太子会放到辽东磨炼磨炼……

  右丞相让李纲挂着,等丘和从江都调回来再官复原职,等丘和退下来,褚亮正好顶上。

  赤牛和霍方姜万钧也不会亏待,然后就是白山,李靖,高士廉等等。

  这一圈下来,姜万钧八成也该退休了。

  姜万钧把自己的想法和长孙无忌说了一遍,长孙无忌对去辽东并没有太多抗拒。

  一方面是因为太子即将去辽东;另一方面是因为长孙家在那边有不少生意。

  姜万钧答应长孙无忌,自己在三年之内,定会带着皇后东巡,算是彻底打消了长孙无忌的后顾之忧。

  不过长孙无忌现在要替姜万钧去给丘和传旨,然后回长安向魏征解释清楚来龙去脉。

  打发走了长孙无忌,姜万钧久久不能平静。

  不动则已,既然动了,姜万钧就不打算小打小闹。

  现在长安和洛阳两地的有钱人太多了,以前姜万钧想的是如何引导大家把钱花在该花的地方,加快建设大宁。

  这同时也是对商人的一种保护,要是全部由着商人的性子来,听说做什么赚钱,大家一窝蜂的冲上去,那非撞得头破血流不可。

  但是从今天起,姜万钧决定要放开对商人的保护了。

  愿意败家的,随意,姜万钧不会去花心思谋夺商人的家产,那是杀鸡取卵。

  姜万钧只要利用好了税收就够了。

  这既可以转移一些矛盾,对既有利益重新进行分配,也可以让人看到他这个当皇帝的吃相没有那么难看。

  自然法则下,一定会有人被淘汰出局,也一定会有新鲜血液加入进来,姜万钧不再过多干预。他到要看看,大宁的商人会以怎样的一种姿态在大宁立足。

  长安,大宁的京师。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得正欢,魏征难得打了个盹。

  见魏征醒来,岑文本赶紧上来见礼。

  “是景仁啊!坐吧!”魏征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湿毛巾擦了擦脸。

  皇上不在京中,满朝的文武似乎都显得有些颓废。

  有些人是真的在偷懒,而有些人则是伪装成“有气无力”的样子。

  皇上不在,留太子在京,大家若像打了鸡血似的,会被人误以为是在向太子表忠心,所以做好分内工作后,一个两个都当起了“闲云野鹤”,万贤阁内的亭台水榭终于派上了用场。

  不过有一群人则一刻不得闲,那就是太子姜彻的老师们。

  以于志宁,孔颖达,颜师古等为首的一帮子人,几乎天天围着太子打转。

  岑文本虽然看在眼里,但除了定期过去给太子授课之外,为了避嫌,从不多嘴。

  岑文本对自己有着非常清醒的定位,在眼下,他只有保持客观公正,他才能在关键时候,在皇上面前帮太子说上话。

  一旦搅和得深了,真等用到的时候,他在皇上跟前说话的分量就要打折扣了。

  岑文本这次来,正是为了太子的事。

  长孙无忌连夜被召去了洛阳,这让早上登门拜访的太子扑了个空,回宫便召集“智囊团”商量写请罪的折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