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隋末之万钧之势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孩子王姜果

第五百九十一章 孩子王姜果


  长孙兄妹二人,心里都有一根刺,长孙皇后想嫁公主给自己的侄子,而长孙无忌则希望太子妃最好出自长孙家。

  可惜,皇上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态度相当坚决,甚至提都不让人提。

  堂堂外戚,混到长孙无忌这份上,也真是够惨的。

  长孙无忌唯一可以聊以慰藉的是皇上对他的宽容和信任,始终未变。

  乱发了一通脾气的长孙皇后主动提出来留兄长吃饭,换成之前长孙无忌肯定是要拒绝的,但这一次他欣然答应了下来。

  要不了多久他就要被外放去辽东,他也需要与自己这个任性的妹妹好好谈谈。

  埋怨归埋怨,长孙无忌不能不为长孙皇后考虑。

  这宫内的事情,归根结底就两个字,那就是“圣眷”。

  眼看着长孙皇后已经不再年轻,皇上再念旧情,也经不住诱惑。

  太子的地位是否稳固,长孙皇后才是那根“定海神针”,此事万万大意不得。

  长孙皇后让人去请皇上一起用膳,不过过来的是宫宁,宫宁传话,皇上正和王珪,许敬宗,包文等人在商量事情,一时脱不开身。

  听说王珪也在,长孙无忌眼睛顿时就是一亮,皇上没有召他过去,他自然不能主动去凑热闹。

  长孙皇后打发走了宫宁,转头看向长孙无忌,“兄长和王珪有过节?”

  “谈不上什么过节,只是王家对太子妃的位子表现得过于急切了,看谁都像威胁。”长孙无忌淡淡的回答道。

  “这可以理解,作为老牌的门阀,王家想要翻身离不开陛下的支持。崔家,卢家就是他们的榜样。”长孙皇后说话的时候,恨不能把脑袋仰到天上去。

  曾几何时,那些世家大族是多么的嚣张,现在再看看,一个个都和小猫咪差不多。

  “是可以理解,但若不择手段,坏了陛下的名声……”长孙无忌知道长孙皇后最不愿意听到什么。

  “他敢?”长孙皇后直接炸毛了,不过很快,长孙皇后便冷静了下来,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将长孙无忌上下打量了一遍。

  都是一个山上的狐狸,谁不知道谁呀?

  长孙皇后若是那么容易被人当枪使,她这个皇后早被人取而代之了。

  “王家在背后搞什么鬼?”长孙皇后懒得去猜,“兄长应该知道,陛下最讨厌有人骗他。”长孙皇后警告道。

  长孙无忌咳嗽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其实也没什么,王家只是将东海公主误认成了太子,我已经让人警告过他们。”

  “姜果?”长孙皇后皱了皱眉,小姜果向来乖巧,这些年从来没有让人操心过。

  “一群臭小子瞎胡闹,被东海公主给从王家酒楼给揪了出来。酒楼不放人,东海公主留下来一枚玉佩,太子想把玉佩赎回来,王家不同意……”长孙无忌故作轻巧的拱火道。

  “混账,东海公主的玉佩王家也敢扣,他们想干嘛?”要是换成太子或其他皇子公主出了这一档子事,长孙皇后还真不好太霸道,但小姜果绝对是例外。

  “摆驾,本宫要找陛下说说这事……”长孙皇后狠狠瞪了长孙无忌一眼。

  东海公主与秦琼长子的亲事早就定了下来,就等着秦琼从西域回来便成婚。

  王家敢找东海公主的麻烦,信不信等秦琼回来拆了王家?

  这事别人可以看热闹,长孙皇后却不能,不为别的,她相中的“太子妃”可还在王家养着呢!

  真让军方的将领把王家给拆了,她还怎么处成婚事?皇上从一开始就不太赞成与王家结亲,只不过态度没有那么坚决罢了。

  “娘娘,使不得。此事太子已经扛了下来,太子一片孝心,不想让陛下和娘娘操心,也不想坏了东海公主的清誉。要不然就算臣不出手,程咬金那匹响马也断不会放过王家的。”长孙无忌赶紧将长孙皇后给拦了下来。

  “太子?”

  “是。”

  “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长孙皇后知道自己的儿子和小姜果关系好,比起小骨朵这个当姐姐的,小姜果这个当姑姑的明显更称职。

  但知子莫若母,姜彻那个小滑头,绝对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主,主动替姜果背锅,这可有点意思了。

  “臣知道的也不多,是冲儿回来说的……”长孙无忌没有隐瞒,将自己知道的复述了一遍。

  太子姜彻他们这一批孩子,文有魏叔玉,武有程处默,但真正的孩子王却是姜果。

  之所以会这样,这还都是皇上的功劳。

  在皇上身边长大的姜果,身上可以清晰感受到皇上的影子。

  在外人面前,姜果是知书答理的乖乖女,但发起火来,就连小骨朵都打怵。

  再加上姜果的背后有赤牛这尊大神,文臣武将都要给几分面子。

  不过大多数时候,姜果并不会抛头露面,外人只闻其名罢了。

  一个多月前的一天晚上,程处默那匹小响马和人约架,对方是西南一个蛮王的儿子,似乎是为了一块玉石起了龌龊。

  也不知道怎么传到了小姜果的耳朵里,小姜果女扮男装带人把程处默等人给带走了。

  这中间因为酒楼被破坏得不成样子,酒楼不想放人,姜果便留下了玉佩做抵押。

  事后,酒楼那边将女扮男装的姜果误认成了太子,还告到了京兆府,不过被人给压了下来。

  但太子主动承认是自己所为,还要替姜果赎回玉佩,只是酒楼背后的东家,也就王家,拒绝了太子的赎金,开出了一些不合理的条件。

  长孙无忌了解到的事情经过,大致就是这样。

  “岑文本作为京兆府尹,还是太子的老师,他什么都没做?”长孙皇后又上来不讲理的劲了。

  “景仁那么忙,之前未必知道这事。”长孙无忌太了解太子身边那些人了,出了什么事,首先想的不是解决补救,而是想方设法的隐瞒,能让岑文本知道才怪。

  “这样啊!陛下那边本宫暂时可以不说,但渤海公主那边,本宫不会隐瞒。”长孙皇后意有所指道。

  太子既然想要替自己的姑姑背锅,长孙皇后又怎么好多事呢?

  趁着这个机会,用来磨练磨练太子到也不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