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七十章 说个笑话,曹洪不贪财

第七十章 说个笑话,曹洪不贪财


  “哈哈…”陈宫浅笑一声,朗声道。“如今兖州兵精粮足,正面抗衡咱们肯定是没有机会的,不过…若然把曹操的主力部队调出去,再让他失去了兖州氏族之心呢?”

  “调出去?”吕布一怔…

  “没错,曹操只要率军攻打徐州,兖州境内必定空虚。”陈宫接着讲…

  呃…吕布有一种感觉。

  要么是自己的智商完全不够用了,要么…陈宫说的话,统统都是梦话!

  曹操好不容易稳定住局面,这个时候,傻子也知道应该积蓄力量,怎么会主动出击呢?

  “先生?可是急糊涂了?”吕布反问。

  “糊涂,哈哈,没有比此刻的我更清醒的了!”陈宫摆摆手,笑着继续解释道:“正常情况下曹操自然不会攻打徐州,可若是曹操的父亲曹嵩,曹操的弟弟曹德死于徐州牧陶谦之手呢?”

  这…

  吕布绕绕头。“先生这话更是费解,陶谦尽管分属袁术阵营,可他一贯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怎么会主动招惹曹操!”

  “哈哈…”陈宫大笑。“这个更简单,咱们可以让曹操犯了陶谦的眉头嘛…”

  “奉先怕是还不知道吧?曹操派往朝廷的使团中有一人乃是兖州名士,名唤‘边让’!此人与兖州氏族关系默契,与徐州牧陶谦更是交情匪浅,若然咱们伪装成曹操手下的模样杀了他…再放回消息…”

  呃…

  陈宫话说到这份儿上,吕布就是脑子再浆糊也能搞清楚点儿这中间的联系。

  而此时,陈宫的话还在继续。

  “伪装成曹操的手下杀死边让,如此一来…曹操在兖州将失去氏族之心,徐州牧陶谦也必与曹操结下仇怨,而曹操的父亲曹嵩恰恰在徐州…在他陶谦的地盘!”

  “陶谦纵是个好脾气,可挚友枉死,也不会无动于衷,他的怒气自然会施于曹操的父亲曹嵩的头上,若是咱们此时再出手,曹嵩一旦有个三长两短…曹操必定会不顾一切举兵讨伐,而那时…咱们的机会就来了!”

  呼…吕布是长长的呼出一口大气。

  这一刻,他愣住了。

  一息,两息…足足十息过后,吕布的眼眸豁然睁大!

  而他的心头唯独四个大字——此计可行!

  杀掉边让,嫁祸给曹操,让曹操引得众怒;

  或借陶谦的手,或亲自动手,杀掉曹嵩…以此再引得曹操的震怒,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呀!

  一时间,吕布豁然明朗。

  高…高啊!

  陈公台这嫁祸于人,借刀杀人的计略玩的是既不漏声色,又属实刀刀见红!

  这陈公台不愧是他吕布的谋主!

  心念于此,吕布拱手一拜。

  “先生大才…布这就去安排,必让这边让死的轰轰烈烈,天下尽知!”

  “此事有劳温侯了!”

  陈宫回了一句,旋即一缕胡须,眼眸幽幽的眯起,一抹锥处囊中锋芒于瞳孔间乍然呈现。

  …

  …

  兖州,寿张县。

  一个冬天过去了,程昱依旧在这一个小县城,担任这么一个小小的寿张令。

  当然,他并不知道,几个月前他晒人肉干的事东窗事发,被一些士人发现,并向曹操禀报,俨然一副不严惩不罢休的架势,当然,最终被曹操给压了下去。

  不过…这倒是一下子打乱了曹操原本的计划。

  原本将程昱加封为军司马,安置往龙骁营的文书,刚刚发出去,就被曹操派人追了回来。

  直到今天,冬天过去,春天来到,万物复苏…兖州粮仓丰硕,程昱那些“陈芝麻烂谷子”事儿也就渐渐的被人遗忘了。

  而此时,这封了迟了几个月的调任文书再度踏上了征程。

  只不过,今时今日的程昱心情有些复杂。

  他能体会到曹操昔日对他的赞许,可…他也知晓,统领一州之地,曹操身上的担子与难处。

  想来…他程昱这样一个有过“前科”的官员,很难被兖州氏族接纳,更难委以重任。

  似乎,他的理想与抱负只能沉沦在这个小小的寿张县了。

  更有甚者,他随时有可能被罢免,毕竟“吃人肉”这种事儿…仇恨值拉的还是极大的。

  终于,文书来了…

  等了整整一个冬天的文书来了。

  可…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被罢免,反而是…提拔为军司马,加入了龙骁骑…

  “龙骁骑?”程昱喃喃自语。“似乎…是陆羽手下的千人骑兵部队,由曹休将军统领!”

  他想起了一些有关龙骁骑的信息…

  似乎,曹公对龙骁骑格外重视,许多上好镔铁锻造出的武器、铠甲均会优先送往龙骁骑!

  程昱突然觉得,难道…他这是产房传喜讯,升了?

  关键是,他之前那狼灭的“壮举”就这么淹没下去了?

  无声无息?

  前来寿张县交给程昱任命文书的乃是曹洪,宣读完任命,曹洪很古怪的看了程昱一眼…

  程昱立时明白了什么,曹洪将军嘛…往往下官见了他,多少是要有些保留节目的。

  当即…

  他掏出一袋五铢钱,递给了曹洪。“曹将军辛苦了,这是下官的一点心意。”

  “啥意思?你这是啥意思?”曹洪竟是推了回去,完全不接受。“你当本将军是什么人?本将军是这样的人嘛?拿走,拿走…”

  呃…

  程昱有点懵,他感觉曹洪在搞笑。

  整个曹营谁不是心知肚明,若是有人说“曹洪不贪财”,那铁定是个大大的笑话。

  等等…

  程昱猛地想到了什么,少了,一定是曹洪将军嫌少了,他赶忙从屋中又取出一袋五铢钱,两袋一起再度递给了曹洪。

  如今,他的身份尴尬,之前做的事儿虽是好意,却容易遭到攻击。

  尽管不屑于官场上的私相授受,可为了保全自身,也是不得以而为之。

  “你这人怎么回事?本将军说不要就不要…”曹洪一甩长袖。“本将军两袖清风,根本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人!”说话间,曹洪还把手塞进了袖子里,意思再明白不过,咱不伸手,你不能给!

  呃…程昱感觉这个世界疯了。

  曹洪都不爱财了,你妹呀,一个冬天,啥都变了!

  “曹将军…这…”程昱凝眉…

  “哈哈…”却在这时,曹洪笑出声来,连带着,他拍了拍程昱的肩膀。“程司马啊,你可知道…这次去龙骁骑,陆羽公子要你干嘛?”

  呃…干嘛?

  军司马…这军职,约等于个谋士吧?如果是谋士的话,程昱倒是觉得自己足以胜任。

  “可是为陆公子出谋划策?”程昱当即反问。

  “陆羽那脑瓜子…哪里还用你出谋划策?”曹洪一摆手,意味深长的说道。“程司马,本将军以前还没看出来,你何时搭上了陆羽那小子的门路,这以后…你可是要发呀!到那时候,可别忘了老哥哥我!”

  说着话,曹洪从怀中掏出了一袋金子竟是塞给了程昱!

  这…什么情况?

  曹洪还能出货?

  等等,他刚才说啥?

  发?要发?哪个发…发迹的“发”么?程昱不由得浮想联翩…

  当然了,此刻的他并不知道,中华文字博大精深,“发”这个字除了发达之外,最重要的一个解释叫做——挖掘!所谓,发丘中郎将!发丘令!

  陆羽这是打算把鬼见愁这名字让给程昱呢…

  胡八一他祖宗必须姓“程”!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