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七十一章 这差事,我喜欢

第七十一章 这差事,我喜欢


  陆羽那小子的门路?

  嘶…这…

  虽然说,程昱对陆羽的名字还是很熟悉的,甚至,当初陆羽还主动给他送过粮食。

  可事实上,他与陆羽没啥交情啊。

  文书已经下达了,得了这龙骁骑军司马的官衔,那就得去赴任哪,程昱带着满心的疑窦,徐徐赶赴至龙骁骑的军营。

  当然了,对于程昱而言,这个冬天,他始终有个疑问,那就是凭什么?兖州的粮仓堆满了?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呀…

  …

  龙骁骑军营和寿张县完全不同,这里的营盘极大,其内有校场、演武场、马场…如果这些只是平平无奇的话,军营的最后方一间巨大的“锻造坊”,吸引了程昱的注意力。

  这里…有无数上好的镔铁,打造声络绎不绝,一个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格外卖力的在锻造着什么。

  这…啥情况啊?

  程昱有点不解,军营里设置锻造坊?自产自用?这不浪费资源嘛…

  兖州境内锻造坊那么多,何必费这功夫?

  程昱心头生起疑惑不假,但,他发现,这些锻造坊的匠人各个目光有神,满脸写着的就俩字——快乐!

  其实不光是这些匠人,每一个龙骁营的甲士,面颊上都是如此神色。

  快乐…

  这在军营里,似乎每个人都很快乐!

  可关键是,行军打仗,更多的是为了生机?快乐…理应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儿!

  一时间,程昱有一种走错地方的感觉,节奏不对呀。

  将任命“军司马”的文书取出,龙骁营的副将接过,大概知道了程昱的身份,一下子变得兴奋了起来。“来了,来了,程司马可算来了。”

  这是?

  为何,这龙骁营对他有那么种望眼欲穿的感觉?这是…一早就惦记着了?

  就在他恍惚之际,踏踏踏…连续不断的脚步声接连响起,程昱整个人一愣。

  却见他周围的校场上,无数骑士迅速汇聚,人人手持战戟,腰间带刀,有的因为刚刚训练出汗的缘故,浑身都是湿的,最关键的是,他们的面颊上异常红润,完全没有这个时代当兵者脸上的菜色。

  程昱当即就感受到了,这龙骁骑的伙食必定极为不错,而且有肉!

  接着,曹休款款走出…此时,他也刚刚回来不久。

  之前的一个月,他赴吴地把老娘给接了过来,一来二去,这盗墓的大事儿倒是耽搁了,这不…正打算找补回来呢!

  不过…程昱来了,他身上的担子就轻了。

  “程司马…”曹休一把拉住程昱。“你可算是来了,弟兄们对你那是望眼欲穿哪!”

  啊…望眼欲穿…程昱有点懵?

  现在,整个兖州谁不知晓,他程昱当初想要将人肉干作为粮食,名声彻底的臭了,对他望眼欲穿,这欢迎语似乎很敷衍哪!

  不等程昱开口,“在下牙门将曹休,早在三个月前,陆公子就吩咐咱们弟兄们,要对程司马以礼相待,大家都盼着你来呢!此外…”

  讲到这儿,曹休提高了音调,旋即…“出列!”两个字猛然传出。

  霎时间,约有一百多人从人群中迈出一步…

  曹休的话还在继续。“这是咱们的发丘营,共计一百零八名甲士,从今天起,他们就都归程司马调遣了!”

  发丘营?发丘营是干啥的呀?

  程昱还没回过味儿来…

  “对了,还没有给程司马介绍咱们这锻造坊呢,哈哈,这锻造坊乃是为你们发丘营提供器物支持的。”

  说着话,曹休拉着程昱往锻造坊那边走去。

  他随手拿起一个铲子。

  “这叫洛阳铲!是用于勘探的,能够将地下的土壤非常完整的取出来,‘看土’可是咱发丘营必须掌握的基本功之一呀!”

  “这叫飞虎爪!关节可松可紧,后边坠着长索,可以远距离抓取东西,这在地下格外的重要!很多宝贝都是藏在人力无法抓取的地方。”

  “这个嘛,叫蜈蚣挂山梯,其实与寻常的攻城云梯差不多,但它可以分拆组装,不为宽窄所限,这样就能进入那些曲折窄小的宫室!”

  曹休这边说的热闹,可程昱有点懵啊…

  这啥意思啊?锻造这些玩意干嘛?

  能看出来,这洛阳铲、飞虎爪均是用上好的镔铁,这些镔铁在市面上极其昂贵且有价无市,用他们锻造兵刃不香么?

  锻造这些铲子?爪子干嘛?难不成…发丘营的任务是逢山开山?

  眉头微微的凝起,程昱疑惑的问道:“曹将军,我不解呀…这发丘营还有这锻造坊?任务是什么?我都被你给说糊涂了!”

  “噢…”曹休猛地想起,还没给程司马介绍他的工作呢,当即他猛地拍了下脑门。“看我这脑子,怎么把正事给忘记了。”

  “咱们陆羽公子吩咐了,程司马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

  说话间,曹休很熟练的从怀中掏出一根蜡烛,一枚印绶,均递给了程昱,紧随而至的是一段话——

  “发丘印,摸金符,搬山卸岭寻龙诀;”

  “人点蜡,鬼吹灯,勘舆倒斗觅星峰!”

  此言一出,程昱一下子就回过味儿来了,发丘、摸金…人点蜡、鬼吹灯,发丘营这是干的死人的买卖,而陆羽是要他程昱盗王侯陵寝哪!

  这…

  程昱当即顿了一下。

  怪不得,怪不得龙骁骑,怪不得曹营一波肥了…敢情这死人的买卖暴富啊!

  别说,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情还真有些格外的惆怅。

  但…也仅仅只有那么一瞬间。

  对于一个敢吃人肉的“狼灭”,他的内心早已强大到“恐怖如斯”的地步,程昱才不会有什么心里负担!更不会怕鬼!

  …真要论起来,鬼得怕他呀!

  见程昱还在发愣,曹休赶忙劝慰道:“程司马…我知道,这种事嘛,第一次做,多少有点儿那啥…不过,做的多了…”

  曹休本想说,做的多了,会上瘾的!

  但…他的话还没讲完,程昱直接打断。

  “曹将军小觑我程昱了,这差事我很喜欢,且已经有些跃跃欲试,恨不得即刻就去试它一试…”

  “曹将军?今夜发丘营可要去王侯陵寝?”

  什么是狠人,这就是…类似于盗墓倒斗这种…需要八字贼硬的事儿,程昱可以完美胜任

  当然了,程昱的话直接把曹休给说的愣住了。

  乖乖…陆羽公子的眼光是真的毒辣,这程昱有点牛掰轰轰挂闪电的感觉。

  不愧是敢吃人肉的家伙,一张嘴…就是老“狼灭”了!

  “程司马,今晚倒是没有,不过有一处墓穴在满城县陵山之中,距此也就五、六日的路程,乃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墓,之前受制于工具,我一直没敢去…要不,咱即刻出发一起去试试?听陆羽公子讲,此墓巨富!”

  此言一出,程昱的眼眸眯起,他一缕那性感的小胡须。“好,就选这个中山靖王!”

  在他这样的狠人眼里,盗墓首秀,可不就得拿一个名声大的开刀嘛!

  未来的日子,突然就变得刺激起来了!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