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七十二章 群雄逐鹿,博弈中原

第七十二章 群雄逐鹿,博弈中原


  陈留郡,衙署。

  忙完了兖州日常的文书,曹操与曹仁、夏侯渊在其中闲聊。

  “如今,粮草充足,民心稳定,三军士气高昂,这不,咱们兖州的局势慢慢的好起来了。哈哈…”

  曹操颇为欣慰的笑出声来。

  曹仁颔首点头,笑着说道:“是啊,陆羽定下的这‘修耕植以蓄军资’的设想,大哥算是初步完成,对了,大哥…昨个咱们手下的摸金校尉挖了个列侯的陵墓,这里面肥的流油…咱们又赚了一大笔呀!”

  肥的流油!又赚了么?

  不知道为何,听到这样的消息,曹操的内心中竟再没有半点悸动,习惯了呀!

  若非去做,谁又能知道,这玩意来钱是真的快!

  曹操索性转移话题。“最近陆羽在做什么?还是在锻造那些盗墓的工具么?”

  骁龙营兴建锻造坊的事儿,曹操一早就知道。

  毕竟朱玉在前,羽儿给他带来太多太多的惊喜…

  曹操算是琢磨透了,羽儿这孩子,只要舍得对他投资,往往能获得十倍、百倍的收益。

  故而,对锻造坊的态度,曹操是大力支持。

  凡是采买到上好的镔铁均是第一时间,派人送到骁龙营。

  “陆羽那小子最近…”夏侯渊猛的想起了什么。“他让手下骁龙营的将士将家眷接来兖州,特别是文烈(曹休),陆羽让他不远千里将老母亲从吴地接过来!”

  霍…

  这是施“恩”哪!曹操眼珠子一转,别看羽儿文弱,不擅统军,可他对军士们心里把控的很到位嘛,接来家眷,这是让麾下甲士全无后顾之忧,且对他更加的忠诚。

  不错,不错!曹操心头暗自赞许。

  等等…

  猛然间,曹操想到了什么。

  由此及彼,陆羽都知道把甲士们的双亲接来,他曹操怎么就没想到呢?

  如今兖州民心稳定,兵精粮足,也是时候把老父亲曹嵩给接过来了呀,还有他的好弟弟曹德。

  嘶…

  这个想法一经出现,一时间,曹操竟十分的想念父亲、想念弟弟…

  父亲曹嵩是个严父,从小对曹操颇为严格,但…骨子里还是心疼曹操的,要不是这位老父亲,年轻时“愣头青”天赋点满的曹操怕是早就凉透了!

  至于弟弟曹德,曹操对他也是心怀感激的,可以说…曹德的出生,分散了严父对曹操的火力,让他简直像是“放鹰”了一般…

  当然,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时至今日,曹操尤自无法忘记,年轻时他犯下命案,被父亲拳打脚踢狠揍了一顿。

  继母邹氏苦口婆心的悄悄劝他:“阿瞒哪,你得劝劝你爹呀,让他再生一个,这样…他就没工夫再揍你了。”

  那时候的曹操听到这话,只觉得十分有理,但…现在想想…满满的都是套路呀。

  不过,套路归套路,对于父亲、弟弟、继母…这些亲人…曹操是真的,由衷的思念哪!

  “父亲大人如今还在徐州琅琊郡哪…”曹操意味深长的感慨道,“也是时候将他接来兖州享享清福了。”

  曹操眼眸望向夏侯渊。“我即刻修书一封,妙才,你马快,亲自给父亲送去,让他来兖州吧…就说…”

  讲到这儿,曹操的语气竟踟蹰了一分。“就说‘儿子想他了’!”

  此言一出…究是夏侯渊的心中也是一番悸动。

  说起来,曹操的一干族弟中,就数他夏侯渊与曹老爷子关系最是亲近。

  这依旧是源于曹操昔日犯下的命案…

  夏侯渊替曹操顶罪入狱,也就是从那时起,曹嵩与夏侯渊几乎亲如一家人。

  哪怕是后来与洛阳富商丁氏一族的联姻中,由曹嵩做主,曹操娶了丁家的大女儿丁蕙,夏侯渊娶了丁家的小女儿丁香,如此亲上加亲!

  不夸张的说,曹嵩对夏侯渊的感情犹如父子一般!

  此番听到大哥要接来老太爷,夏侯渊自是欣喜异常。“大哥,要不…我直接带一队兵马赶赴徐州琅琊郡护送老爷子来兖州?”

  夏侯渊着急呀,他恨不得早一刻把老太爷接过来,可…关键的问题不在这儿。

  “妙才,此番只能你独自去琅琊郡!”曹操摆摆手,语重心长的说道:“徐州不是咱们的地盘,若然带兵前往,那无异于向徐州牧陶谦宣战。”

  “再加上名义上,咱们与陶谦分属不同的阵营啊,若然带兵…怕不止是陶谦,南阳袁术的兵马也会蠢蠢欲动…”

  “当前兖州的大方略依旧以‘修耕植蓄军资’为主,还不能招惹这不必要的麻烦!”

  曹操对大局的把握十分精准…

  整个天下名义上还是三股势力,以李傕、郭汜为首的西凉军阀;

  以袁绍为首,曹操、刘表为从的‘塑料兄弟联盟’;

  还有以袁术为首,孙策、公孙瓒、陶谦为从的‘各怀鬼胎者’联盟!

  曹操只要敢发兵往徐州琅琊郡,那…且不说,陶谦是否会出兵抵抗,单单袁术那儿,势必会迎头痛击。

  这家伙,可恨不得把中原这趟水搅的更浑浊呢!

  见夏侯渊凝眉,曹操拍拍他的肩膀。

  “妙才啊,你放心好了…陶谦尽管与我们势力不同,可他一贯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父亲归来,他势必不会阻拦,甚至会派人沿途护送以此送我们个顺水人情!”

  “还是大哥考虑的周全。”夏侯渊拱手领命…“那我今晚就出发…”

  “妙才,有劳了!”曹操最后拍拍他的肩膀…目送着夏侯渊离开了此间衙署。

  陆羽的事儿聊过了,父亲的事也安排妥当,接下来…

  曹操又想到一件事儿,或者说,他想到了一个人——边让!

  没错,就是这个“大喷子”、“兖州名士”、“即将成为的一杯枯骨”。

  曹操是个记仇的人,他寻思着,这货现在到没到长安哪?李傕、郭汜把他宰了没有啊?

  心念于此,曹操朗声问道。“子孝,你可知道,咱们派往长安的使团走到哪了…可到长安了?”

  这个嘛…

  曹仁眼珠子一转,按理说三个月该到了,可关键问题是,这一路并不好走啊,官道年久失修倒是其次,处处的山贼、流寇…更是让人赶路时必须格外小心。

  根据最近的情报…好像…

  “大哥,似乎他们方才行至河内之地,那是河内太守张扬的地盘…”

  唔?张杨?

  曹操想起这么一号人…他曾经也是大将军何进的部下,曹操与他算是同朝为官。

  说起来,这家伙虽然长得魁梧,可肚子里没啥坏水,想来不会阻挠!

  心念于此,曹操点了点头…“已经到河内之地,那么…再有一个月就到长安了吧…”

  曹操内心中想说的是,边让啊边让,你当初骂我儿子骂的挺爽的呀?距离你的死也只差半个月了!

  只是…这一次,曹操算错了。

  这位大喷子“边让”已经凉了,而且凉的透透的,就是刚刚才发生的事儿!

  而更让曹操意想不到的是,一个天大的阴谋已经铺面而来。

  所谓——群雄逐鹿,博弈中原!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