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 第七十四章 祸水西引,两虎相争

第七十四章 祸水西引,两虎相争


  淮河沿岸。

  一处大营内,刚刚将扬州收入囊中的袁术颇有些志得意满的味道。

  他轻轻的抚摸着怀中的传国玉玺,眼睛不时的闪过无限的贪婪,一撮小胡子迎风飘荡,颇有一些“生活惬意美滋滋”的感觉。

  整个看起来,莫名的自信,诚如那八个大字一般——玉玺在手,天下我有!

  “主公,探马来报,徐州牧陶谦派麾下将军张闿沿途护送曹嵩…”

  一名身着儒袍的中年男子款款走到袁术的身侧,他刻意的把腰躬起来一些,下意识的做出一副下位者向上位者禀报的姿态。

  “陶谦?曹嵩?张闿?”袁术眼珠子一转,一连念出了这么三个名字。

  他心里琢磨着,沿途护送,不过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儿,长史杨弘至于专程来向他禀报么?

  没错,站在袁术身侧的这位就是他的谋士长史杨弘。

  “杨长史只是为了禀报这些么?”

  袁术完全没把这三个名字当回事儿。

  当然了,大哥袁绍他都不放在眼里,放眼天下,他又会把谁当回事儿呢?

  “主公,这是个图谋徐州的机会呀…”杨弘眼眸眯起,继续劝道…

  图谋徐州的机会?

  一下子,袁术来精神了,他把传国玉玺放回盒内,饶有兴致的说道。“杨长史继续说…”

  “主公可知道曹操的这位父亲家境有多殷实?”杨弘提醒。

  “那个宦官养子?”

  袁术的眼眸颇为不屑,他的太学同学曹操是太监养孙,那他爹自然就是宦官养子了呗!这种身份,袁术打从心底里看不起。

  “哼,昔日里做过司隶校尉、做过大鸿胪、做过大司农…这大汉肥的流油的官衔他当了一遍儿!家境不殷实才怪呢?可这与图谋徐州又有何干?再说了,徐州牧陶谦可是咱们的‘自己人’哪,对自己人动手难免冷了其它盟友之心!”

  袁术哪里不想图谋徐州,徐州号称天下粮仓,肥的流油!

  只是…

  “主公莫慌…”杨弘细细的讲述了起来:“主公还不知道这张闿是何人吧?呵呵,此人本是黄巾余孽,贪财好礼,勉为其难才投降了陶谦,如今陶谦竟派他去护送曹嵩的车队,他必定见财起意…呵呵,到时候…”

  杨弘把话讲到这儿,刻意的顿了一下,跟袁术谈话是要讲究技巧的。

  若是把话讲满了,竟显得你自己个儿聪明,正确的做法是,话说一半儿…引导袁术自己讲出来,这样他才会采纳你的建议。

  嘶…

  果然,袁术回过味儿来了。

  “杨长史的意思是,张闿劫掠曹嵩车队,陶谦就会与曹操结下仇怨…如此一来两虎相争,咱们坐收渔人之利?”

  一句话脱口,袁术眼珠子连连转动,最后…他的眼眸一定。“妙,妙啊,此计甚妙!”

  两虎相争,彼此削弱!

  陶谦治理州郡有一手,手下丹阳兵也算能打,但…真跟曹操硬碰硬,终究还是欠点儿火候,到时候…大难临头,除了他袁术外?谁会相助?

  如此,他袁术不就能顺理成章入主徐州了么?

  越琢磨,袁术越觉得妙哉,妙哉。

  “杨长史不愧是我的谋主啊…哈哈…哈哈哈…”袁术重重的拍了拍杨弘的肩膀,以示赞许。

  杨弘则是靠近了袁术一分。“为确保万无一失,主公最好派遣一队杀手,若然张闿没有得手…或是这张闿只劫财,咱们这些杀手可送曹嵩最后一程,祸水西引,两虎相争!”

  “好!”袁术一掌拍在案牍上。“来人,传纪灵将军!”

  …

  就这样,明面上,曹嵩举家迁往兖州。

  暗地里,陶谦、袁术、吕布各自调派人手集聚徐州琅琊郡。

  风平浪静的表象下,各股势力暗潮涌动,一场明里暗里的博弈悄然升腾!

  …

  …

  兖州,陈留郡,衙署重地。

  踏踏踏…

  曹仁还未踏入衙署,就听得此间急促而厚重的脚步声。

  门外马匹已经备好,从其中走出的正是大哥曹操。

  “大哥,何事如此慌张?”曹仁连忙开口问道…

  “子孝,你陪我一道去城东张邈的营盘处…”曹操当即吩咐。

  呃…张邈?陈留太守张邈的营盘?

  曹仁略微思索,他印象中,张邈麾下四千甲士的营盘就在龙骁骑营盘的附近…可,去那儿干嘛?

  不等曹仁再度发问,曹操直接解惑道。“陆羽在那边…”

  嘶?陆羽?

  曹仁一拍脑门,更是搞不懂了,陆羽有自己的龙骁骑营盘,好端端的干嘛与我去人家张邈的营盘哪?

  “子孝啊,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陆羽在张邈的军营中效仿昔日吕不韦,做那‘一字千金’之事,我这儿实在好奇…索性就去看看。”

  一字千金?曹仁回忆起,大哥曾向他讲述过这个故事…

  先秦时期秦国的吕不韦招纳三千门客著成《吕氏春秋》一书,发告示说凡是能增改一字者赐千金!

  陆羽效仿吕不韦“一字千金”?这怎么效仿?

  别说,曹操这么一讲,曹仁还真的好奇起来了。

  “大哥,你等等我…等等我呀!”

  …

  陈留郡南十五里处,张邈的营寨。

  寨门前,几张桌子上面摆满了金子,足足有千金之多…

  而桌子再靠前的位置,一展又大又长的牙门旗被放倒。

  陆羽则坐在牙门旗与桌子的侧面,眉头微微的凝起,食指、中指、无名指不断的在敲打着案牍,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他的身后,曹休与一干龙骁骑的甲士严阵以待,虽说是张邈的军营,整的好像他陆羽自己家一样,很随意…

  当然,此前曹休是与陈留太守张邈打过招呼的。

  陆羽以十万石粮草为条件,要从他军营里要个人!准确的说,陆羽打算要个龙骁骑的“武术教头”!

  可当说出来这“武术教头”的名字,张邈与一干副将压根就不知道,他们军营里有这么一号人,派人将名单取来,也没有啊!

  这倒是出乎陆羽的意料…

  无奈…就有了如今的一幕…

  陆羽索性就在这军营里摆开阵仗,立下规矩,若是谁能独自一人将这牙门旗扶起,赐千金!

  起初还有些甲士跃跃欲试,可试过后才知道,军营里的牙门旗是又重又长,莫说是一个人,便是五、六个,七、八个壮汉都未必能扶的起来…

  而一个上午过去了,牙门旗还是这么个牙门旗,可敢于尝试的甲士却越来越少。

  不过围观者越来越多。

  毕竟…千金就摆在桌案上,看起来那么的唾手可得,实际上又如此这般望尘莫及…

  附近军营的副将、甲士们均围观而来,想要一睹…到底有人能赚到陆羽这千金!

  嘶…

  其实,陆羽也着急呀,这节奏不对呀!

  按照古籍文献中记载的,这家伙应该就在张邈的营寨里呀?怎生一来名单上没有他的名字…二来,一个上午都没个人影?

  “古之恶来”呀“古之恶来”,你到底在哪呢?

  龙骁营还等着你去当武术教头呢!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