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明末金手指 > 第十六章 夺下白水县

第十六章 夺下白水县


  
谁也没想到,一切是变化得那么的快。
当王二带着三十个家丁兵,外加五十多个依附的农民兵杀入县府的时候,大家才意识到情况或许不对劲。
然而王二可不会给他们回过神来的时间,一通砍杀,但凡要抵抗的都会被第一时间杀死。第一次杀人或许会觉得恶心,甚至会有各种副作用,但不能否认的是,不杀人的士卒永远成不了精兵。
杀了一次人,感受着鲜血喷洒而出,甚至溅了自己一脸的温度和感觉,整个人都会会获得一个升华。
只是副作用不是没有,家丁兵有着良好的训练,还能够保持自我,那些农民大部分在杀了第一个人之后,套在他们身上的枷锁就彻底解脱了。没有了枷锁限制的他们,仿佛一群疯狗,完全失去了自我,开始无差别的进行屠杀。
早些时候张弘斌已经明确告诉他们,不能够杀没有抵抗能力的人,更不能够杀老弱妇孺,当然**她们更是不行。但是在这一刻,他们仿佛都忘记了这条,只是在不断的杀戮再杀戮,遇到姿色不错的婢女,更是第一时间将其摁倒在地。
“TMD,这哪是一群义军,根本就是一群暴民啊!”王二火大了,二话不说就把两个正在施暴的农民给砍了。
“给我听着,救赎老大吩咐了我们什么东西,你们若是胆敢忘记了,别怪我王二手头的刀狠!”王二看着那些在疯狂之中清醒过来的农民兵,怒目相视大吼一声。
这下子,很多人这才清醒了过来,只是还是有一部分人觉得委屈。既然造反了,那大明的一切和自己有何干系,这些万恶的官僚在自己的头上作威作福,如今自己收点利息有什么不可?
农民兵和义军的区别,就在于前者是纯粹的百姓队伍,没有任何文化也没有任何组织,他们是典型的复仇者,只想着对这个万恶的社会报复,却没有想过如何让和自己一样的百姓过上幸福的日子;后者则是一开始就以干大事为己任,约束士卒,制定完全的军法,故而士卒进退有据,纪律分明乃受百姓爱戴和认可。
张弘斌不打算当流寇,也不打算当一颗流星,他想要当一颗恒星,故而必须要让士卒变成一支义军!
“听不懂人话吗?该干什么,就给老子干什么去,若是偷奸耍滑,不听号令者,皆杀之!”王二再吼一声。
也不知道是迫于王二的威信和实力,或者旁边那虎视眈眈的三十家丁兵,还是死亡的威胁,这四十多个农民兵总算是按照张弘斌预先制定的战略行动了。
府衙被彻底占领,马玉在钻狗洞的时候被抓了起来带走。整个府衙被第一时间接管,所有的房间被第一时间封存。
有点医务常识的家丁兵,开始对受伤的农民兵进行救治,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家伙,在这次行动死的最多,足足死了五个,其中三个还是死在自己人的手里。有一个最该死,王二都下令了,他居然还要犯。
“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张弘斌,也就是如今自称救赎的反贼来到了衙门这里。
“死了五个农民兵,其他的轻伤都没有。其中三个是犯了规矩,被我杀了的!”王二坦言相告。
“关键时刻,是最考验规矩的时候,我们是一支起义军,而不是那种烧杀抢掠的贼兵,者必须要区分清楚。后者图一时快乐,最终逃不过灭亡的下场。前者过程或许苦了一些,但事成之后功成名就,惠及子孙,相信各位都不会不知道哪个更划算吧?”张弘斌认真的告诫道,不仅仅是对王二,还有他身后的士卒。
“属下明白!”所有人诚恳的回答道。
“把府库搬空,对天下宣布我们的存在!另外派人去各大商家和豪族那里,把他们的人都给我请来,记住,我们只有三天的时间!”张弘斌随即就下达了命令。
王二等人领命,立刻安排人手下去干活。
运送粮食和金银珠宝的,是在白水县征发的民夫,救赎很公道,征发必然给工钱,而且工钱还很高。也不需要他们运得太远,只需要运到一个特定之地,会有来自秘密基地那边的人手,把东西运回去。
秘密基地,此刻张弘斌还不打算暴露在世人的眼中。
此刻各大城门已经被他安排的家丁兵给占领,白水县的守军和很多守军一样,军官吃空饷太厉害,实际存在的兵丁居然不超过二十个,而且几乎没有训练过。这样的守军,根本阻挡不了张弘斌的士卒。
值得警惕的,是生活在白水县那些大户人家的家丁兵,那些可是为了守家保业花重金打造的,人数或许不多,但凶悍程度不下于自己手下的家丁兵,最多是武器方面的差距而已。
故而,张弘斌没有第一时间找他们算账,但若是这些豪族不识趣的话,那么他不介意让他们知道厉害!
不多时,县令马玉被带到了张弘斌的面前。
第一眼看到张弘斌,马玉哪怕以前见过,如今也是觉得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张弘斌的三道伤疤太显眼,让人很容易模糊他的样子,以至于就算是天天和他在一起的,看到如今的他未必能够就相信这就是张弘斌。
“马大人,别来无恙?”张弘斌戏谑的问到。
“反贼,你要干什么?”明明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却是硬气得很。
不奇怪,身为县令守土有责,若是失了县城,就算他活下来事后也会被咔嚓掉。前后都是死,死也要死得有节气。
“委屈大人三天功夫,三天后我们就离开,到时候大人依然守土有责,只是如何办到的,你自己考虑好了!”张弘斌立刻丢出去一个香喷喷的诱饵。
“你这是何意?”马玉可不相信反贼会那么好心。
“县城对我有什么好处?无非是给朝廷前来围剿的军队一个标靶罢了,只是这县城可以给你,县城的物资可不能够给你,这点没什么好商量的。你,可明白?”张弘斌耐心的说道。
“此话……当真?”心里一番纠结,马玉最终还是试着相信张弘斌的话。
或者说,夺回县城这点,让他有些难以抗拒,谁不想好好的活着?
“不仅把县城给你,还会让你治下的白水县,明年收成提升一倍,助你得个不错的政绩如何?”张弘斌继续忽悠。
“你到底想要什么?”马玉不相信他会那么好心,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过犹不及’。
“简单,从现在开始,明面上这白水县是你的治下,这里你是最高的话事人。实际上各村各乡大小事务,则由我说了算。我保证白水县的安全和政令的通畅,而你大部分的决断也能够得到落实,对你来说,也算是好处多多了吧?”张弘斌饶有兴致的说道。
马玉算是知道了,张弘斌打算把自己当成傀儡一样供起来。
但是若是和他说的一样,自己的确可以得到不少的好处,尤其若能够保得白水县一方安宁,光这点对自己的政绩就可以有很大的加分。
“好了,就这样!马大人,是不是签了这份协议?”张弘斌拿过一份协议,递给了马玉。
马玉看了看,上面写的和张弘斌之前说的一样,没什么出入。不同的地方在于,前者不过是双方的口头协定,自己可以随时反悔,翻脸不认人那是为官者的基础;但是后者就相当于有了证据,若是落入政敌或者有心人的手中,自己的仕途……算是完了。
“不签不行吗?”马玉弱弱的问了句。
“这是我们合作的基础,你若是不干,我会好下一任知县慢慢商量,反正我的确不着急。”张弘斌耸了耸肩。
这一刻,马玉终于是意识到,一切是主动性都在对方的手中,自己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条件。
于是,他只能憋屈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并且按下了手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