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24章 火葬场文的倒霉蛋5

第24章 火葬场文的倒霉蛋5


覃静州亲手熬制的汤药味道非常感人……姜博武吨吨吨把一碗汤药一饮而尽, 就抱着垃圾桶干呕了足足五分钟。

五分钟后药效上来,姜博武精神一震:他仿佛已经彻底摆脱这几天如影随形一般的疼痛。

看到武者证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爸说“继承家业”不是玩笑话,亲身体验过他爸熬制的药汤——这种程度的止疼药申请专利按部就班商业化推向市场, 后半辈子父子俩啥都不干, 躺着挣钱就行了!

进入姜氏工作, 自己挣到的还有亲妈能给他的加在一起, 未必比这个药方更多。

父子……姜博武恍然回神:刚刚他在面对亲妈时喊出了爸, 就好像迈过了个心坎, 开始以“父子”角度考虑问题。

他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虽然嘴巴不承认, 但他心里就是选择了他爸爸。

姜博武一旦下定决心就不再纠结。

他拍下自己的伤腿以及病历, 传给班导,又请了一周的病假。现在是五月份,他论文已经写完,到时候准时回去答辩就可以了。

放下手机, 姜博武看着他那一边看游戏直播一边炮制药材的父亲,酝酿了一下才问出口,“你……真想我继承家业?”

覃静州眼皮都没抬, “嗯。”

“你要是再婚……怎么办?”

覃静州转过头望着傻儿子,“我再生七八十个孩子, 你也是老子选定的继承人。”

姜博武“哦”了一声, 不吭气了。

沉默一段一阵子的系统也终于出声, “缺爱自卑, 犹豫不安,都会冲淡你偏心他带来的喜悦……他和上个世界糟心闺女不一样, 他想得多爱脑补,你不多关心他的感受,光是姜家那边的刺激就足够他黑化了。”

覃静州漫不经心道:“看来是太闲了, 我这就给他找点事儿做。”

虽然存着心事,姜博武还是在汤药的作用下睡了个很沉的觉,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八点半。

他刚坐起身来,手机就响了,低头一看。

上官先生:出来吃饭。

姜博武默默把备注修改为“老爸”,拄着拐杖先直奔卫生间。

一夜过去,伤腿只是微痛,可以忽略不计。他感慨自家祖传传承牛哔的同时,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眼圈儿都浅了好多!

梳洗完,走出房门,他爸正吃着油条,坐在餐桌边看了他一眼,“吃饭,喝药,一会儿一起去武馆。”

姜博武坐在他爸对面,“嗯。”

九点半,姜博武跟着他爸来到随缘武馆,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大堂:……就这?

覃静州装作一无所觉的模样给便宜儿子分派任务,“我把止疼汤药的方子给你,你看着运作,武馆你也交给你来布置。跟我习武一个月二十万,天赋足够好,可以减免。”

二十万一个月,一般是顶级武者之下一档的学费。

他爸如此有把握,姜博武没说什么,低头记在了手机备忘录上。

覃静州略等了一会儿,儿子捧着手机若有所思了好一会儿,他才问,“想喜欢的姑娘了?我不是说那个矫揉造作的网红。”

姜博武脸都红了,“啊……您也听说了吗……”

“那个网红和姜瑞潼女朋友晓敏长得那么像,我眼又不瞎。你不想横刀夺爱,就找了这么个网红女友,你以为姜瑞潼就能接受你的好意?”

姜博武捂着额头道:“就算没有这一出,姜瑞潼也早记恨上我了。妈和大舅这些年在集团里明争暗斗,我又是妈妈年纪最长的婚生子,妈肯定想把我塞进集团里去……昨天的车祸就是警告,妈明明查到了线索,选择利益交换……姜瑞潼要拿出股份息事宁人,以他性格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他心狠手辣,几年前就搞残了他同父异母的大哥……就……我身上麻烦挺多的。”

覃静州端着茶杯笑了起来,“你怕拖累我?还是怕我遇上解决不了的麻烦就不要你?”

姜博武不说话了。

覃静州继续笑道:“以前我尽量苟着,那是因为没实力,说话不如放屁。现在好不容易有底气了,我也不说一定不像你妈一样卖了你,只是想我卖儿子,价钱姜瑞潼可付不起。”

姜博武低下头,轻轻地“哦”了一声。然后他又下意识地扯住了他爸的袖子。

覃静州轻啜了口清茶。

姜博武缓了一会儿,就抱着笔记本电脑粗略地写了个计划出来。

正要拿给他爸看,自家武馆来了“不速之客”。

每有新晋武者登记在册,就会有些同道借着切磋的名义前来拜访,同时讲一讲圈子里的规矩,介绍一下几个流派和顶尖武者。

不过站在门口长着一脸横肉满身煞气的中年男子可不像是前来友好交流的。

覃静州站起身来,揉了下满脸忧色的儿子,“姜瑞潼反应确实挺快。”

昨天便宜儿子车祸,因为大小姐和姜瑞潼八成达成协议,所以指向姜瑞潼的证据被清理掉,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说实话他会选择注册武者而非客串玄学大师,就是为了多拉仇恨,让姜瑞潼多做多错,方便他尽可能多收集到姜瑞潼的罪证。

希望眼前这位别太头铁吧。

他合身白衬衣、西裤加休闲鞋走到同道面前,听这位武者嘀咕了声“对不住”,他眼前便多了个拳头。

覃静州一个膝撞,一脚到胃,“怎么能不讲武德呢。”话音未落,对方便横飞出去,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姜博武:……

他一时忘了左腿骨折,猛地站起身来:究竟是对方太弱,还是我爸太强!

和中年男子一起过来的两个人都慌了神:两个人一个是助理,另一个看身材应该是弟子。

覃静州也没为难他俩,“昏过去而已,并无大碍。回头告诉我谁收买的他,不然我隔三差五去你们武馆砸场子。”

又高又壮的弟子连忙答应,扛起师父,和高瘦的助理迅速溜了。

覃静州目送他们离开,才对围在武馆外面满眼兴奋的吃瓜群众说,“散了吧。”

姜博武拄着拐杖招呼,“有兴趣练武的,可以回头来了解一下招生简章!”很快吃瓜群众就被一个月二十万的学费劝退了。

覃静州回头看了眼便宜儿子,笑了:进入状态可真快。

等吃瓜群众散去,姜博武才一瘸一拐地上前小声问,“爸,你为什么要在这儿开武馆。”

覃静州一本正经地回答,“修行重在修心,修心必要入世。”

姜博武想了想也承认了,“这里确实有大隐隐于市的内味儿。”

覃静州拍拍儿子肩膀,“这只是次要原因。最重要的还是离家近,下楼就到。”

姜博武:……

下午,覃静州果然收到了一大堆图片和视频——被他撞晕从而心服口服的武者真把谁联络他,谁收买他,对方提了什么要求,甚至连账户信息都发给了他。

覃静州随手就把这堆东西转给了便宜儿子。

姜博武仔细看了下,就指着账户名道,“我印象里这人是姜瑞潼同父异母弟弟的白手套。”他爸和他妈离婚好多年了,所以不等他爸问起,就主动解释,“姜瑞潼搞倒他同父异母的婚生子大哥,随后收拢了好几个私生子弟弟,给他……当狗腿。”

覃静州就说:“先保存好,会有用到的那一天。”

晚上,全瑞岚忽然发消息过来,“我好几个哥们都找我明里暗里问上官叔叔你的情况。小心!”

姜瑞潼直接找全瑞岚逼问上官静州的情况未免太傻了。姜瑞潼财大气粗人脉光,让几位公子哥帮忙问点情况不在话下。

覃静州收到后依旧拿给便宜儿子看,“有前途。居然主动做内鬼。”

“这货可精了。”姜博武并不意外,“他和姜瑞潼一直面和心不和。”

原主不管对养子还是亲子都了解有限,覃静州摇了摇头,“这些我都不知道。”

“你忙着练武,时间宝贵,本来就不用关心这些细枝末节。”姜博武表情认真极了。

还自行脑补上了……覃静州发现便宜儿子很喜欢和他说话,“等你的腿再好一点,我教你习武。管理武馆这种细枝末节,你却不能丢下。”

姜博武点了点头,“好的,爸。”

父子俩过了三天安生日子,这期间姜家那边没什么动静,武馆依旧门可罗雀。

别说覃静州,就是姜博武也一点都不急,他已经整理完自家止疼汤药的资料,专利申请都递交上去了,只等周一官方的回复——与武者传承相关的专利,是有专门申请通道的,通常不超过三个工作日就会有回复。

到时候专利通过,自家武馆只怕要人满为患。

姜博武正美滋滋呢,手机滴了一声,他低头一瞧,脸色骤变。捧着手机一顿戳,然后回头问他爸,“我……有个朋友想来待上一阵子。”

覃静州笑道:“让她来吧。”

问都不用问,他就能猜到来人是谁。

半小时后,一个额头贴着大号创可贴,一侧脸颊红肿到粉底都盖不住,拖着行李箱,走路微跛的年轻姑娘出现在了武馆之外。

根据小说剧情,男主姜瑞潼但凡不顺,就要发泄郁气和怒气,而他最经常宣泄情绪的目标就是女主晓敏。

不过小说女主晓敏即使狼狈如此,依旧不掩国色。

而便宜儿子姜博武猛地站起身来,抓住拐杖就往外走。

两个年轻人就这样在覃静州眼前拥抱在了一起。

覃静州看着痛哭出声的漂亮姑娘,有感而发,“你拿我儿子当备胎,我儿子得不到你找了个替身,算是扯平了吧。”顿了顿他又问系统,“你猜多久姜瑞潼会找上门?”

系统真猜了下,“一个半小时?”

然而十五分钟之后,晓敏泪都还没干,姜瑞潼已经带着人气势汹汹地出现在了武馆门口。

姜博武抬起头,就隔着武馆的玻璃门和姜瑞潼对视。

两人目光都带着杀气,而姜瑞潼身后那几个保镖更是个个都见过血。

覃静州看乐了,“这是不信邪,亲自来送吗。”

作者有话要说:  卡得不行,后台好半天刷不出来。

再有一两章这个小故事的主线,也就是送男主姜瑞潼进局子,就完成啦~~

-----

河南这雨太吓人了,河南的小伙伴千万注意安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