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27章 火葬场文的倒霉蛋8

第27章 火葬场文的倒霉蛋8


泠境连续完成三个任务, 正式绑定她的“除祟系统”。

她的“除祟系统”的目的不是驱鬼,而是清除晦气的主角,清除的手段并不限于物理超度。

刚刚听培养出了点默契的系统介绍完这个世界的主要剧情, 很能共情的泠境果断接下任务:什么狗屁追妻火葬场!她一定要锤爆男主姜瑞潼的狗头!

她打定主意, 投放到姜瑞潼身边, 不惜动用之前完成任务积攒下来的“存款”, 也要提前处理掉这个恶贯满盈的毒枭!

然而穿进这个世界, 让她义愤填膺的男主姜瑞潼, 已经被人提前……装进了小盒里。

泠境很想说一声“干得漂亮”, 但一想到没能亲手干掉姜瑞潼, 任务奖励也离她远去,她又忍不住有点心痛。

她的系统此时正以男女莫辨的机械音絮絮叨叨,“我联网搜索了一下,姜瑞潼半个多月前吃的花生米, 咱们只差一步!”

泠境比较关心谁把姜瑞潼送进去的,因为按照剧情,这个时间点姜瑞潼在毒枭这个不得好死的职业上只是“浅尝辄止”, 做得不算多。

系统很快给了她反馈,“是保密资料。要查的话你得买道具, 我才能绕过防火墙和加密手段……不过我基本可以确定, 这些反常都和随缘武馆有关, 而且新男主目前也在这间武馆。”

泠境想了想说:“等会儿再说。”

她总有直觉, 见到这个世界的新男主后她有可能不必花这份“冤枉钱”。

走出清幽但一点都不阴森的墓园,泠境打了车, 根据系统的导航,直奔“随缘武馆”。

泠境运气不太好,赶上了个晚高峰, 来到随缘武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铁将军把门,她抬头看了看崭新的牌匾,再透过玻璃大门往武馆里面瞅了一眼:这里与其说是武馆,不如说是舞蹈教室。

系统已经帮她查过,随缘武馆不仅是在武者协会注册过的正规武馆,最近招生更是闹得沸沸扬扬……

看到门上贴着的营业时间,她得先找家酒店住下再说。

泠境这次是连人带魂一起投放,但来到新世界系统会给她安排一个相对合适的身份:她是姜瑞潼爸爸姜董的……前助理。

因为姜瑞潼,姜家人几乎全要配合调查。

事实上姜董的确有几个私生子,外加他的现任妹夫翁正和,跟着卷了进去。

受此影响,姜家迎来了三次跌停板。

姜董焦头烂额之际又被其余董事联手威逼引咎辞去董事长一职……董事长他辞了,但人也怒急攻心,进了医院。

姜董快六十岁的人了,这一住院还勾起了其他毛病,一时半会儿好不了了。

哪怕丈夫翁正和被判了十年,姜大小姐依旧在协调了各方关系,也许诺诸多好处后终于成功上位,实现了自己曾经的心愿——把亲哥哥赶下去,但她知道这个时候不是继续内斗的时候,而是尽己所能……力挽狂澜。

只是姜董的手下们见势不妙,怕牵连怕被报复,纷纷选择辞职。在这样的背景下,系统给泠境安排的身份

就是刚刚辞职的姜董助理之中的一员。

就在她在酒店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一道人影从身边走过,不用她的系统提醒,她也认出了对方正是剧情女主晓敏。

她直接出声,“晓……小姐!”

酒店大堂里本来就没几个人,晓敏听到有人叫她,循声望过去,露了个笑容出来,“我见过你吗?”

泠境自我介绍,“我是姜董的助理,刚辞职的。”

晓敏的笑容立时真诚了不少,“明智的选择。”

话说她前阵子了解到她的竹马姜瑞潼这些年所作所为,整个人都不好了:真被恶心得够呛,因为恶心和愤怒过于强烈,伤心都被压缩了。

接下来她又听说姜家人在这些年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反正谁厌恶姜家,谁巴不得姜家完蛋,谁就是她的朋友!

显然眼前的泠境符合她部分“朋友”的要求,晓敏又问,“姜董以前多在海市……你来散心的?还是碰碰运气?”

泠境瞬间想起刚才的“随缘武馆”,“嗯,我来试试看。万一呢。”

晓敏点了点头,“确实。幸好最初那一拨投机者已经被上官叔叔打发走了,你现在预约当天就能接受入门小测试。”说着低头看了下手机,“我先上楼了,明天我得早起去武馆上班。加油!”

上官叔叔应该说得是男配姜博武那个软饭亲爹,这个时间点本该进了骨灰盒的。

泠境目送晓敏走远,眯了眯眼睛,“统子,我总感觉她的功德比我预想得更高。”

按照她的系统所说,在剧情结束后晓敏发现姜博武不是“意外去世”,内心挣扎一番过后,开始暗暗手机证据,一举把送姜瑞潼进局子。接受了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晓敏振作了起来,最后投身医药行业,建立了一个跨国医药集团,晚年更拿出个人大部分财产致力于推进各类公益事业。

但在晓敏开启她的“凤傲天”剧本前,她的气运功德只能说是比一般人强,但不会强到……像现在这样,让泠境觉得其中必须有故事的程度。

系统应道:“你说得对。”

目前所有的线索都在“随缘武馆”上收束,泠境用手机打开了随缘武馆的官网,填写好信息按下了预约按钮。

第二天她准时来到武馆,果然在武馆门口又见到了晓敏。

晓敏的职责明显是前台,给三个小伙子解说武馆注意事项以及如何填表。

泠境填着表,不忘观察武馆大堂里像模像练习剑法的二十个男女各半的年轻人,没从他们身上发现什么端倪,直到两个人说说笑笑地从大堂拐角的走廊处出现。

泠境眼前一亮。

全瑞岚是个帅小伙,姜博武就是实打实的盛世美颜了!

这就是两个新男主。

抛开对眼睛而言都是个享受,他俩周身萦绕的独具一格的气韵……给她的感觉很难形容,但泠境大为感动:我是多久没遇见不带晦气,让我犹如沐浴在春风里的男主了!这才是她认知中世界男主该有的样子!

然而感动过后问题来了:新男主身上没有“祟”可言,任务又怎么完成?

她的系统此时也道:“任务没有变更,依旧是清除男主……身上的祟……”

泠境问:“更换任务要花费多少?”

“等于你上个任务白做了。”

“我不甘心!”话虽如此,泠境多少心生退意,对这样光芒耀眼的两个新男主,她下不了手。

泠境正心情复杂,直觉忽然疯狂示警。

她猛地抬头,就见从二楼下来了个高瘦男子……有系统提示,她认出来人:正是姜博武他爸上官静州!不得不说这父子俩长得可真像!

然后她惊讶地发现上官静州径直奔着她而来。

泠境心里转过好年头,面上继续演着见到帅哥的那份隐隐的兴奋。

对方站在自己面前,她就听对方轻声问了一句,“同行?”

对方笑意透出眼底,泠境瞬间破防,脱口而出,“是你!抢了我的业绩!”

对方哈哈大笑。

话说姜博武晓敏他们看着覃静州走下楼,直接来到门口,和门口刚填完表准备入门考核的年轻女子……眉来眼去,最后更是朗声大笑,他们开始疯狂对眼神:不是吧不是吧,这不是……一见钟情吧!

姜博武跟他爸朝夕相处几个月了,自认对他爸有了相当了解:他爸压根没有再娶的意思,就差说一句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忽然对一个陌生女子表现得如此不同寻常,连他都要多想。

姜博武当然敢旁敲侧击他爸究竟是怎么想的,但肯定不是现在。于是他对门边站着的年轻女子以及旁边三个小伙子说:“要参加入门考试吗?进来等。”

他话音未落,手机响了起来,一扫屏幕,他立时俊脸一沉:是他妈妈……可真会挑时候!

姜博武不太情愿地接起电话,听他妈妈说了几句,就无奈地招呼他爸,“爸,我妈她要来跟你聊聊。”

“那就来呗。”

姜博武一字未改地回复了他妈妈。

覃静州笑了笑,对脑顶飘着个常人看不见的金球的“同行”道,“进来坐。”又试着传音说,“你的任务是什么?”

原男主姜瑞潼人都死了,又不好对目前两个新男主出手,统子也已经告诉她确实在上官静州身上检测到了系统存在的痕迹,泠境没那么多顾忌,也通过系统传音道,“除掉男主身上的祟,如果除不干净,那就把男主清除掉。”

正所谓我会先尝试解决问题,发现问题实在解决不了,那就解决导致问题发生的那个人。

考虑到姜瑞潼是个什么人,覃静州觉得这位同行的想法合情合理,“可姜瑞潼已经死了。”

泠境直白道:“新男主已经产生了,但按照我这边的标准,他们身上目前没祟可除。”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按照我的理解,他们其实都还有黑化的可能。”

泠境沉默了一下,“有道理。”

覃静州邀请同行坐下来喝杯茶。

泠境坐在覃静州身边,半杯茶下肚,姜大小姐便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

姜大小姐进门就落泪,“静州!你帮帮我!”

姜氏集团是医药和化工领域的巨头,所以家里出了个毒枭,对集团打击极其沉重。

然而姜氏集团市值接近万亿,员工数十万,这种巨头企业一夜完蛋也不现实。

姜大小姐成为姜氏董事长之后在彻底切割和适度换血后,定制了一个新计划来刺激股价,让股东们对姜氏重拾信心:没错,姜大小姐对前夫注册的,包括止疼汤药在内的几样新药配方和专利势在必得!

不过直接讨要专利也太傻了,要是把前夫上官静州的心哄回来……人是她的,财产自然也是她的……

当然姜大小姐也不是没点自知之明,觉得上官静州对他余情未了,她赌的是前夫真心喜欢博武,博武又一直梦想爹疼娘爱,一家三口团团圆圆。

姜大小姐一边重新捋了遍思路,一边擦泪,“博武,你是妈妈的大儿子。”

姜博武望着亲妈没有说话。

全瑞岚左看右看,把心一横,“姜阿姨,您给我做了十几年妈妈,您的哭戏一如既往,可以给电影学院的学生们开班授课。”

姜大小姐也是没想到养子忽然拆台,她用手帕擦泪的同时一个忍不住就露了几分煞气。

泠境忽然福至心灵:男主们剩下的,潜在的“祟”的源头就在这里。

覃静州传音也在她耳边响起,“姜家真是万恶之源。你把姜家人赶出姜氏,让姜家人再也没法儿翻身,之后找人或者干脆你自己执掌姜氏,不就能完成你的任务?”

泠境沉默了片刻。

和统子核实过后她才说,“似乎真的可以。”她转念一想,“不对,那我不就抢了世界女主的活儿!”

覃静州笑了起来,“有什么不可以?”

泠境深吸口气,“来都来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试一试。”

覃静州再次看了眼同行脑顶金灿灿的小球,“我会帮你。”不用同行发问,他就主动说出了他的动机,“我毕竟是博武的爸爸,亲自出手掀翻姜家,尤其是亲自对付博武的妈妈姜大小姐,不是太合适……即使博武知道我有充分的理由对付他妈妈,但他还是会留个心结……感情有时真的没道理可讲。”

泠境也笑了,“所以你帮我等于帮你自己。”

姜大小姐看着前夫和身边的女子眉目传情,压根都不正眼瞧她,“静州……你这么快就变心了吗?我不信,你是在报复我当年冷落你。”

覃静州:……好烦。

他再次跟同行传音,“我会尽全力帮你,手里的几样特效药的专利你尽管拿去用。”

泠境看向姜大小姐:……谢谢你的助攻。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小故事基本差不多啦~~

下个故事覃爸和泠境要默契配合了,泠境的演技很不错的……因为下个世界的真男主特别皮实耐打~~

-----

晚上更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