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47章 玄学大师4

第47章 玄学大师4


靳元晟整个人都阴沉了下来, 靳子昀表情也很不好看。

这就是靳子昀从昨天到刚才完全没有提到丈夫顾毓的原因:她也在怀疑把她撞到脑出血的车祸里丈夫究竟是个什么角色。

两个颜值过硬的孩子在自己面前垮个脸,覃静州又不爱看,“你俩被人夺运, 吸了不少晦气, 就算不出车祸也会有其他意外。”

按照他得到的剧情, 这次如果他不来就会要了靳子昀性命的车祸, 男主顾毓的确没有参与, 但他身边的人参与没参与就不好说了。

覃静州继续使唤便宜儿子, “回屋吃饭。”

靳元晟再怎么思绪乱飞, 依旧要拎回几袋子早点以及文件袋, 乖乖跟着生父往餐厅去。

靳子昀看她哥活动肩膀的时候微微皱眉,就问,“哥你后背疼吗?”

靳元晟实话实话,“后背可能肿了一大片……昨天我情急之下对他挥拳……”

靳子昀飘到她哥肩膀上, 虽然她哥的肩膀很难坐,她还是勉强坐下了,“我也不是给他找理由……就觉得咱们小时候一点不亲近他, 咱们包括咱妈可能也来不及了解他,就带着咱们离婚了。他是这样的大师, 心里肯定会想‘我这么牛逼你俩兔崽子还不来跪舔你们爹’干脆就不管咱俩了。”

靳元晟深吸口气, “虽然心里很不舒服, 但你说得对。”

靳子昀又说:“我不是给他洗白, 他的确挺渣的。我只是说有本事的人脾气都大,咱们现在还是乖一点吧。想反水, 等学到家传手艺也不迟啊。”说完她自己都笑了。

自从她爸赶来救她,就算还是意难平,也说不出恨他吧这种话。而且有她爸在, 她莫名心安,如果丈夫顾毓真的不清白,她就跟顾毓离婚。

靳元晟应道:“咱不惯着他。”

覃静州忽地停住脚步,看向便宜儿女,“有我在,你们什么都不用怕。”他又故意端详了儿女一遍,“天赋太差了!”

完全不用明说,兄妹俩也猜得出他们的妈妈是个普通人,而他们兄妹虽然继承到了生父的修炼天赋,但天赋比起生父可能不值一提。

又一次被生父嫌弃,兄妹俩对视一眼:你强你说得对,嫌弃就嫌弃呗。

覃静州又找补了一句,“天赋再差,你们也是我生的。”说完他继续往前走。

靳子昀立即加速飘到他身边,自觉主动地钻进他的口袋里,“所以不出大事你懒得搭理我们,是吗?”

覃静州抬手又弹了下女儿的额头,靳子昀捂着脑门笑了。

覃静州余光扫过不会来事儿的便宜儿子,心说:所以我永远喜欢女儿。

来到餐厅,覃静州去洗手换衣服,靳元晟则把袋子里的早点一样一样都摆了出来。

覃静州喝了一碗粥,又挑着吃了点心,旁若无人地看起文件袋里的ct片子。

靳元晟挺贴心地带来用药前和用药后的片子,方便他爸进行对比。

靳子昀严重到危及生命的脑出血,原本明亮的大片出血区域现在缩小了起码三分之一。

覃静州放下片子,“四瓶药昀昀就会痊愈。”

靳子昀飘到他面前,笑盈盈地说,“谢谢爸爸。”

靳元晟正喝粥呢,此时都噎了一下。

不过正是因为提前看过这些ct片子,原本还将信将疑,他现在坚信生父是传说中的修士或者大师。

覃静州冷笑一声,“这就叫爸爸了。”他又轻轻了弹了女儿一下,“小势利眼。”

靳子昀就捧着脸笑,也不说话。

而覃静州对便宜儿子语气都是命令式的,“你辞职尽快搬过来,现在开始学已经有些晚了。”

靳元晟应道:“我知道了。”

他吃了碟子虾饺,半碟子榨菜,又吨吨吨了一碗豆浆,擦了擦嘴,迎着妹妹的目光说,“我去医院的时候,王大夫,就妹妹的主治医生就捧着片子在怀疑人生。院长拉着妈,絮絮叨叨说了好久,想让妈介绍下制药的大师。妈没答应他。等下午顾毓来看你……到时候就不好说了。”他转头看向让他心情复杂的生父,“我先跟你学习还是去辞职?”

覃静州道:“去辞职。”

靳元晟嘴角微微上挑,“嗯。”

吃完早点,覃静州把家门钥匙拿给靳元晟,又给了个小木牌,“平安符。”然后一挥手,“滚吧。”

靳元晟麻利儿地走了

覃静州简单收拾一下,揣着口袋里的女儿就去自家斜对面的花店了。

昨晚他做了不少准备工作,比如在家里布置了小型聚灵阵和防护阵,又随手制作了几个“木符”……主要是制作符箓的材料他手头没有,先用家里现成的木片凑合一下——毕竟他接受的是传统且系统地修仙教育,作为修士的基本功很是过硬。

现在他也要在传了至少三代的“左家花店”店铺里如法炮制。

靳子昀就老老实实待在她爸的口袋里,默默看她爸忙乎,即使不懂且大为震撼,比如她爸随手一点,就原地多了许多让她十分舒畅自如的光点,但她也要拼尽全力记下来,能记多少就记多少。

阵法布置完成,覃静州就修剪起店里因为原主出门从而自由生长的花花草草:这些花草在店铺里放上几天,就能自动晋级为灵植,可以作为材料或者整盆外卖。

男配身后牵扯颇多,他这次和以前一样不能说莽就莽。

现在的时间点,舔狗男配已经修行有成,开始为心爱的剧情女主从其他人身上夺取气运,填补女主的缺憾——既然是女主,本身气运其实不低,但女主自带霉运,在非关键事项上总是莫名其妙出纰漏,坑到自己,让自己受伤。

舔狗男配的心愿就是让女主彻底在气运上完美无缺。

男配倒也不傻,知道羊毛不能对着一只羊薅,所以靳家兄妹只是他鱼塘里的两条鱼而已。剧情里写得很明白,靳子昀去世,男配大吃一惊,自此以后又调整了方式方法,再次扩大鱼塘,夺取气运越发有分寸……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出事,直到靳元晟自以为积蓄到足够的实力不惜代价地为妹妹报仇。

靳元晟报仇最开始还蛮讲规矩,只针对仇家,但因为舔狗男配宗门背景深厚,且男女主受了男配不少恩惠,合力围剿靳元晟。

最开始男配只想抓到靳元晟,但很快他发现靳元晟无意间得到的传承什么了不得,就生了别样的心思。

不仅要杀靳元晟,还要把靳元晟炼制成傀儡,守护男女主的孩子。

虽然原著剧情终结在男主女喜得贵子,但剧情完结之后傀儡靳元晟杀死了自己的外甥,也就是男主顾毓和妹妹靳子昀的儿子,他仅剩的一点意识忽然苏醒……他选择以身饲魔,召唤而来的魔物直接荡平了男配所在宗门以及周边……

男配目睹自己成长的宗门一片废墟,同门几乎全军覆没……而入得魔口,连转生的希望也没有,他跪在山门前自我了断了。

男配死了,他加诸于女主身上的那些气运消散了一部分,而剩下的大部分当即反噬,近在咫尺男主顾毓与他们的孩子自然全无幸理。

“全灭结局。”覃静州笑了,“挺提神。”

系统比它的宿主还上头,“就这舔狗男配还修炼气运之道,这都修得什么玩意儿。而且男配出身第一宗门太虚宗,他的师父是太虚宗修为最高深的太上长老的小师弟。”

“典型的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覃静州也要发展个势力出来,才能真正收拾男配以及支持男配的修士们,“单打独斗我谁也不怕,但他们分期分批跑来群殴,我又不能一口气把花国的修士圈子连根拔起。”

系统问:“所以州哥你要从卖药做起吗?”

“算命看风水这种活儿,钱给到位我不挑的。”覃静州把便宜儿女放在他刚修建好的发财树顶,转头拾掇边上的罗汉松。

另一边,靳元晟已经开车赶到公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下载了个辞职信模板,迅速填完,在打印出来,就拿着还热乎的辞职信去敲上司办公室的门。

靳元晟完全是凭实力入职现在的游戏公司。

当龙凤胎妹妹嫁给顾毓,他跟坐了火箭一样在这五年里连续升职,这其中固然有他自己的努力,但顾家的关系也推力不小。

靳元晟也没有天真到不承认这一点,所以在上司看到辞职信后尽全力挽留他的时候,他挑着能说的告诉了一直对他都不错的上司。

上司被说服了,也不提什么再交接一个月了,而是选择直接放人。

在辞职信上签好自己的名字后,上司多问了一句,“辞职后你打算做什么?自己创业吗?”

靳元晟认真道:“不,我要回家继承家业。”

上司更好奇了,据他所知靳元晟他妈是某公司高管,他爸是个主父,哪里来的家业可继承?

靳元晟此时心情不错,给上司解了惑,“继承我生父那边的家业,家里开了个小花店。我妈妈是我亲妈,但爸爸是继父。”

上司听懂了,“那我……祝你好运,一切顺利?”经营花店,怎么看都觉得跟靳元晟画风不符。

靳元晟笑了起来,“承您吉言。”

从上司办公室出来,靳元晟回到自己的位置,开始写邮件交接工作,同时跟同事们一一道别。

在他忙活得差不多的时候,上司忽然走到他面前,轻敲了下他的显示器,“顾毓顾先生找过来了。”

靳元晟站起身来,就在走廊上看到面色不善的顾毓。

他之前就给他妈发过消息,告诉妈妈小妹出车祸的真相,这不顾毓就亲自来堵人了?

他看向自己的上司,“借我个会议室?”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有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