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50章 玄学大师7

第50章 玄学大师7


以便宜闺女现在身体的状态, 把魂儿召回去……姑且算魔化的靳元晟有完美魂魄归体的本事,便宜闺女还是醒不来。

就好比主板还坏着呢,你cpu一点毛病都没有, 电脑还不是开不了机?

覃静州抬手在装着闺女的口袋上轻点几下, 仿佛不甘于被关起来于是不停挠门的小猫咪一样的闺女瞬间安静了下来。

他去车库取车, 开车顺着他在靳元晟身上留着的定位找了过去。

靳元晟都魔化了, 骨子里依旧是遵纪守法好公民:他就在自己家里施法, 为上辈子的执念亲妹妹招魂。

覃静州不一会儿就来到便宜儿子居住的小区之外, 发觉这小区保安挺负责, 他只能停好车后飞了进去……

迈入金丹期才能真正凭借自己的力量独立飞行。不过在掌握相应的技巧下, 筑基期也可以实现一定时间的低空滞空。

覃静州先装作筑基期,事后被人发现也不怕追查。

问过靳妈,覃静州知道了便宜儿子具体的住址,再根据定位, 不多时他就出现在了便宜儿子那间公寓的窗户之外。

他一拳头砸过去,精准地破坏窗锁,扯开窗子踏进客厅, 看着是在走,实际上双脚一直都处于悬空状态。

系统精神奕奕地看着宿主绕过所有监控, 破坏窗户, 走进客厅……最扯的是至始至终他的宿主都没搞出什么声音, “州哥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唯手熟尔。”覃静州嘴角微挑, 一脚踹开了便宜儿子的书房:毫不意外地看见了一地血,便宜闺女的身体就在用血绘制出的法阵中间……这场面换个人来说不定得晕。

境界不够, 又要招魂,就得使用有一定价值的施法材料。魔化靳元晟宁可伤害自己也要救回妹妹,这份心……覃静州都有点感动了。

靳元晟双目猩红, 身后丝缕魔气萦绕,两手腕上的伤口还在不停渗血,“你……是谁?”

话音刚落,他就吃了覃静州一脚,仰面倒下。

系统幸灾乐祸,“不认识爹了可还行?果然是不揍不听话。”

覃静州先给便宜儿子止血,然后伸手按在额头探查了一下:嗯?两个魂魄?

他这阵子见到的重生,都是额外多出一份记忆,魂魄还是那个魂魄。而靳元晟的情况则是上辈子的魂魄穿了过来……就比较罕见。

正是因为两个魂魄,所以魔化的魂魄没有正常魂魄的记忆,魔化靳元晟不认识他这个空降亲爹。

覃静州把口袋里的女儿放了出来,把现在的情况告诉了她,然后捏了个响指,一个清洁术砸下去,不到十秒屋里血迹就消失不见,连气味都散了个干干净净。

靳子昀飘在她哥哥头上,有点焦急,“爸爸,那怎么办!”

覃静州扯了床单过来,把女儿的身体打包,“不怎么办,你多个疼你的哥哥,我多个沙包。”

靳子昀:……

最后覃静州肩扛女儿,拎着儿子,原路飞了出去。

他飞到小区围墙处,手里的儿子醒了,醒的是没魔化的那个,他睁开眼,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靳子昀小声道:“爸爸,哥哥他恐高。”说完她自己也觉得有些丢人。不光是为哥哥,她自己也是个菜鸡啊!

爸爸的确没有抚养过她们,可自从了解到爸爸实力……的冰山一角,她克制不住地反思:就他们兄妹这天赋,可能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安心做个普通人,只是命运没有“放过”他们而已。

覃静州把两个沉重的“包袱”塞进车里,自己坐上驾驶位,才说,“你新穿过来的哥哥身带魔气,瞒不住的,最迟明天,就会有人找上门来的。”

靳子昀惊呼一声,“啊!”

覃静州没事儿一样启动车子,“放心吧。我虽然没有养你们,但让你们自由自在活着的本事还有。”

靳子昀一头扎进她爸爸的口袋,不说话了。

覃静州开车回到家,才联系靳妈,说一双儿女都在他这里,不必担心。

他话说完,就听对面靳妈一声很勉强的“好吧”。

即使看不到靳妈那边发生了什么事,他也能猜个差不离,于是他直言道,“同道若是有什么疑问,尽管上门来问。我开门做生意的,我一定知无不言,只要钱给够。”

对面果然换了人接听电话。

对方先自报家门,他和他的同事公务在身:两人分别来自特殊人才事务部以及古武协会。

特殊人才事务部顾名思义,就是管理花国修士的部门,而古武协会其实就是官方修士协会。

朝岚出身的太虚宗号称花国第一宗门,实际上真正的第一宗门永远是官方。在就跟封建时代皇室往往是天下第一世家一个道理。

覃静州耐心听完,又问,“所以?”

“我和同事想上门拜访,不知道左先生方不方便。”

覃静州很痛快,“你们来吧。”

他放下手机,刚刚哭过的靳子昀问他,“爸爸,我这样没关系吗?”

覃静州笑着摇头,“当然没关系。”

见到爸爸的笑容,靳子昀也安下心来,“哦。”

一儿一女都安置妥当……就是一间客房里塞上一个,再赏点灵液给他们,两位官方负责人刚好上门。

两位负责人一个姓章,一个姓赵,坐下来之后就开门见山。

他俩对覃静州这样忽然冒出来的筑基修士并不怎么感到意外,花国太大了历史也太悠久,祖传或是意外获得传承,默默学习默默修炼,一直苟着的老阴比……他们见得多了。

而且就算是他们俩,能修炼到现在的境界,也有自己的机缘自己的秘密,推己及人他们不会刨根问底。

他俩找靳妈了解情况,又第一时间找到覃静州,理由就一个:魔气。

这个世界有点特殊,绝大多数修行魔道功法的魔道修士都修不出魔气来,而能自带魔气的无一不是天资异禀之辈。

虽然这个世界的修士们也认同魔气和灵气一样,同为修炼能源,甚至能相互转化,但关键问题是这个世界拥有修炼天赋的花国人普遍对魔气“不耐受”,也就是说魔气影响不了普通人,但会让大多数拥有修炼天赋的人身体乃至于灵根魔化。

幸好魔化后的“受害者”鲜少侵染其他人,但他们往往性情大变,且功力还有一定程度的提升,对身边亲朋下狠手后通常都会做下几桩大案子……

而且魔化又极难治疗,在很多时候就相当于修士的绝症,所以能释放魔气的对象只要一出现,整个修真圈子都无比紧张无比重视。

两位负责人解释完基本情况,终于道出来意:根据昨晚的监控图像,靳元晟故意释出魔气,侵染了朝岚、苏维维和顾毓三个人,并旁若无人地带走了妹妹靳子昀。现在他们希望覃静州能把一双儿女交给他们。

覃静州心生明悟:所以这个世界的任务是要他守护一双儿女啊。

他刚才在把便宜儿子往客房里丢的时候,发现这孩子丹田边上有一个小小的魔枢。

魔枢,顾名思义,就是能把灵气转换为魔气的……器官。

覃静州和自己的系统嘀咕,“靳元晟魔枢的品级已经很差了,功率功效全都不行。要知道在我修炼的世界,魔枢也不过是魔修一类天赋里中等靠下的那种。”

一类天赋上面还有超级天赋和天妒天赋呢。

就“这天赋压根轮不到正眼瞧”呗……

系统小心地问:“州哥你是什么等级的天赋?”

覃静州也很好奇,“你绑定我的时候都不知道我的天赋吗?”

系统沉默了片刻,还是选择实话实说,“我这里的说明是五灵根,但主系统说你是我能遇到的最好宿主。”

覃静州哈哈大笑,“我确实是五灵根。但五个灵根每个都是天灵根。”

系统:……被凡得说不出话……

覃静州任由系统去自闭,他似笑非笑地回来两位负责人,“不行。”旋即放出了自己模拟出来的金丹境界。

那气息虽然一闪即逝,但章先生和赵先生都大为震撼,仿佛被钉在原地,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这两个人一身正气,覃静州也愿意再耐心一点,“你们先别急着说服我,跟我来看看。”说完他就往西边的客房去。

章先生和赵先生对视一眼,十分默契地一起跟了上去——金丹大佬当前,轮不到咱们说“不”……就算不得已,非得围攻这位大佬,肯定也不是现在,更肯定不凭他们两个。

章赵先跟着左前辈“参观”了下还在养伤的靳子昀。

二人一眼看出靳子昀的魂魄就揣在大佬口袋里,而靳子昀的身体因为木灵气的缘故在快速恢复。

接下来就是同样不省人事的靳元晟。

他俩按照前辈所说,用神识探向靳元晟丹田,果然在丹田边上“看”到了个魔气萦绕的的魔枢,两人在为靳元晟可惜生不逢时的时候,绕着魔枢旋转的魔气忽然飞扑过来,绕上了他们的神识。

他俩大惊,果断壮士断腕,舍弃这一缕神识,然而魔气侵染的速度远超他俩预料,他俩甚至是眼睁睁地看着丝缕魔气钻进了自己的识海。

他俩又惊又怒,可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见左前辈指尖闪烁着刺目的电光……眼前一片白,等他俩回过神,发现识海里的魔气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他们闻到了毛发烧焦的气味。

章赵二人齐齐上手抹了把自己的脑袋,头皮有些微的灼伤感,再看自己的手:手上全都是灰。

章赵二人极其激动,“大佬!您能治疗魔气导致的魔化!”

覃静州点了下头,“用雷来烧,代价还是蛮大的。最好的办法是用功德来化解。”

与此同时,朝岚也已经苏醒,看着镜子里虹膜猩红的自己,他笑了起来,“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魔眼……用血增强吗?”

他眨了眨眼,镜中自己双眼也渐渐恢复成深棕色,“原来有更好的办法帮维维。”

作者有话要说:  泠境马上就来~~~~~

-----

本来想上午摸鱼的,结果今天巨忙……不说了,去码第二更,熬夜也得赶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