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69章 掀桌的老父亲9

第69章 掀桌的老父亲9


覃静州以为安阳公主意识到“靠山山倒, 依靠自己才是硬道理”,在海成王放松禁锢后就跑到他这里来学武,万万没想到安阳公主整天在他面前搔首弄姿。

覃静州在见到安阳公主的瞬间就发现了真相, 他笑着摇头, “原来是馋我身子。”

系统也咯咯直笑, “真是狗改不了……咳。”

只不过安阳外表固然比不上她那位盛世美颜的生母, 也是个一目了然的美人。她迷惑不了覃静州, 接连吃了大郎二郎韩玄风、真传弟子以及还没出师的海成王两个儿子的冷眼, 却还是把覃静州部分外门弟子忽悠得有些人心浮动。

在定期例会时, 大郎专门向覃静州提起了这件事, 覃静州并不太在意,“我一直都来者不拒,但咱家实际上是宽进严出,到最后能真正出师的没有几个。往后每年能正式出师的弟子我会广而告之, 省得有心人钻空子,沽名钓誉。安阳公主到来,帮咱们清洗一下, 未必是坏事。”

目前山上数百弟子可以分成三类,天赋出众的勤工俭学弟子, 有一定天赋的普通弟子, 以及氪金流弟子。

安阳的目标基本都集中在后一种上, 而氪金流弟子也的确最容易被蛊惑——这些弟子同样最容易以“天赋不够进境不足”理由被温柔退学。

于是覃静州说道:“每年秋天在招新之前劝退一批学生好了。”

安阳公主因为覃静州“不解风情”而生起的羞恼劲儿还没散尽, 她这一个多月里费心勾搭的三个弟子……全在劝退名单之中。

然而她并没有机会当面质问,就怒急攻心吐血昏迷了, 因为那三个出身小家族但颇有些家底的弟子先后找上门来讨说法。

安阳公主哄骗他们:鸡蛋不要搁在同一个篮子里,即使是他们的家族也乐于多面下注,而身为公主, 只要不亲身参与造反,最多关上一段时间就会被放出来,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能上山习武的弟子自然年纪不太大,把安阳的话当了真,可发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劝退名单上,六神无主的他们齐齐选择回家告状……从家中长辈口中得知真相,比如安阳公主确实没有性命之忧,但受公主牵连的王大人连死后躺进棺材板的资格都没了……年轻气盛的三位弟子很快又听说他们都是安阳公主的预备面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于是这三人见到安阳公主后言辞非常不客气,安阳公主也因此气出了大病来。

任谁对宗室如此不敬,都得到大牢里冷静一下,但这个宗室是安阳公主……不得不退学的三人反而得到了三殿下的些许安抚。

王爷不会怪罪,三人以及他们的家族松了口气,但多少对“退学”心中遗憾,顺便还怨上了曾经的师父覃静州。

他们的抱怨之词没过三天,就传到了正主覃静州的耳朵里。

话说覃静州其实并没怎么展示过身手,但凭他所有关于练武的问题都能有问必答,加上他向海成王献上解毒的秘典,海成王果然从下不得床变为活蹦乱跳,就再没人怀疑他的不凡境界和超然地位。为了奉承讨好他,弟子和弟子们的家族不至于使出浑身解数吧,小小的告密实在不在话下。

不过知道归知道,覃静州一直都没什么表示,直到海成王封地内作物大丰收,安阳公主这时候依旧卧床不起,

他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再不动手可就真晚了。”

系统接话说:“皇帝能忍住这么就不动手,我也很惊讶。”

不用想也知道,皇帝压根就没想过让安阳这个亲闺女活着回去,因为闺女的任务是毒杀海成王。不过皇帝也的确对这个计划寄予了希望,所以他布置了许多精锐陪同安阳一道南下。

计划败露,安阳被抓,明面上跟着安阳的人几乎全军覆没,但暗中仍有不少死士存活。

而安阳公主投诚海成王,出了大牢只养了几天伤就急着跑到司家堡来……确实是奔着他和他的宗门而来,也一定少不了借机和“外界”联络——司家堡位于连绵山脉之中,山对面可就是皇帝的地盘了。皇帝派大军越过山岭,那是做梦,但十余人甚至是百余人的精锐小队翻山而至,就不太离谱了。

覃静州每天都到山里练功,风雨无阻寒暑不辍,所以即使这些皇帝的死士和精兵已经刻意避开司家堡的范围,他依旧亲眼看到了这群人先后留下的踪迹。

皇帝这次针对海成王,应该不是毒杀,而是刺杀了……海成王要是再中招,他就得重新修正他对海成王的态度了。

两天后,安阳公主病危,想要见海成王一面。

当时海成王正在王府摆家宴,宴请一众亲朋好友,覃静州作为海成王的亲家,自然得以受邀。

海成王听完前来传话的内侍一番禀报,想了想又邀请众人道,“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咱们不如一起去瞧瞧?听听我这侄孙女究竟能说出些什么来?”

在场众人都清楚安阳公主那边是个陷阱,但王爷胸有成竹,他们也乐得做个见证……去年今年都丰收,明年王爷就该正式出兵“伐无道”。

众人神情轻松地一起前往安阳公主如今的住处,之后顺顺利利把面色惨白的安阳公主围在中间——为了方便“观瞻”,府中伺候公主的嬷嬷们把安阳公主放置在了小榻上。

海成王坐在安阳公主手边,“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安阳公主望着海成王坦然道:“我要死了,黄泉路上有亲人作伴,着实不寂寞呢。”

海成王眯了眯眼睛,“就凭你父皇偷偷摸摸送进海成州的死士?”

安阳此时说话已经很费力了,“他们本来的目标也不是你啊。”言毕嫣然一笑,脑袋一歪,居然就这么咽气了。

海成王猛地站了起来,连忙招来心腹,让他去传令:所有儿女即刻回到王府!

话说海成王今天这场家宴有资格参加的只有他比较偏心的几个孩子,比如送到覃静州那里习武的两个儿子,以及宝贝女儿,实际上他不止这三个孩子……他目前活下来的儿女加在一起总共有十个,还有两个在他们母亲的肚子里没有降生。

话说海成王之前圣宠杨氏,在看透皇帝的阴谋后,伤身又伤心的海成王恼羞成怒,对安阳公主和杨氏严刑拷打,但因为安阳公主和杨氏先后投诚……尤其是杨氏本就为了报复才听命于皇帝和安阳公主,当她得知家族覆灭即使不是皇帝的阴谋也跟皇帝脱不开干系,她果断招供,把能说的不能说的,一口气都吐露了出来。

这份坦诚显然再次取悦了海成王,再说杨氏的相貌也过于“得天独厚”。

杨氏离开大牢,再次回到王府中居住。

海成王身体大致休养完全后又开始宠爱杨氏,虽然这回杨氏的待遇比之前可差远了。

即便如此,杨氏还是怀上了海成王的孩子。而另一位有孕在身的正是小郡主的亲娘。

海成王王妃终于受不住了:她坚信自己比独孤氏更爱王爷,但王爷从来不给她一个眼神,更不肯给她一个孩子……偏偏谋害过王爷的杨氏都能……踩在她头上!

她忍无可忍,既然王爷不爱她,她和王爷一起死也行!

皇帝派来的人敏锐地发现海成王王妃状态不对,悄悄联系上了王妃。

王妃虽然很不得宠,但并未被完全架空,她帮着皇帝的人遮掩过数次,依旧没能找到机会再对海成王下手,只能退而求其次,向王爷的儿女们出手了。

海成王的儿女们早知道皇帝恶意满满,于是出门在外多少都有些防备之心,他们想得到真正的杀机就在王府……别说他们,就是海成王自己都没有想到不声不响低眉顺眼的王妃会忽然反水!

海成王手下也不是吃素的,迅速查明罪魁祸首,拿下王妃以及皇帝那些来没来得及扯走的精锐,但海成王的儿女们也伤亡惨重。

送去习武的两个儿子在遭遇意外时能靠自己的能力反抗并脱出陷阱,即使受了不少伤但总算全须全尾,没有落下残疾。

其余儿女就没这么“幸运”,死的死伤的伤,杨氏流产,小郡主的生母干脆母子皆亡,小郡主断了胳膊,司承晖断了腿,好生休养,小郡主的胳膊只是难以出大力,但司承晖的腿确是彻底瘸了。

大约是遭遇险情的时候,司承晖当机立断选择保护住郡主,原本打算去父留子的小郡主多少心软了点。

她亲自照料了丈夫一阵子,司承晖表现得十分感动。

海成王气到吐血,勒死王妃都难消他的心头恨。本想再多做些准备发兵北上的海成王直接下令:明年开春出兵,并要求覃静州担任亲兵教头,趁着冬天好生教教亲兵,也教他一些基本的防身术。

见过海成王,覃静州在回家的路上感慨,“海成王也虚了。”

系统现在也学会了一针见血,“他还有几年活头啊?”

“不打仗五六年,亲临前线两三年。”

系统笑了,“好家伙,他是拉着架势要和宿敌同归于尽啊。”它话锋一转,“不过州哥你有把握到时候接手……天下吗?”

“但我会挟天子以令诸侯啊。”

作者有话要说:  不过曹阿瞒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