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70章 掀桌的老父亲10

第70章 掀桌的老父亲10


虽然覃静州基本没在人前展露过实力, 但上百名弟子包括海成王两个儿子在内,足够证明他作为师父的水准。

而且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也从未显出什么野心, 对军中事务丝毫不肯染指, 为了避嫌, 甚至还主动清退若干世家豪族出身的弟子……

起码海成王是这么看的, 也认为覃静州确实非常识时务。

即便海成王仍旧觉得委以重任还得继续考验几年, 无奈时不我待, 他再不出兵, 就不是他熬死皇帝, 而是皇帝看着他死了。

没错,海成王曾经赌过“看谁先死”,明明他赢面这么大,结果却被皇帝几次盘外招生生扳了回来。

皇帝接连数次“很不讲究”的刺杀, 不管成功与否,都让皇帝的威望急剧下跌,于是这次真心实意想要助海成王一臂之力的藩王和世家也多了不少。

简而言之, 海成王一心想报复皇帝,想“御驾亲征”以及“毕其功于一役”, 亲手把皇帝从那张龙椅上扯下来不假, 但他真没失心疯:他不打无准备之仗。

覃静州在给王府亲兵们加急训练了五个多月后, 再次被破格提升为先锋军军师祭酒, 而他的两个儿子大浪二郎被封为校尉,分别在先锋军以及目前并未开拔的中军任职。

要不是他有言在先, 让三娘和韩玄风小两口看家,海成王非得把女婿塞进后军之中。

所以海成王对他信任有一点,但绝对不多。

覃静州此时坐在先锋军将军的营帐中, 听着一众副将军师商议,始终笑而不语:正常人在做着职责范围内的正常事,他确实没有开口的必要。

海成王封地与四川盆地有些相似,三面环山易守难攻……但与此同时对外扩张也相对艰难,因为只有一条路可选。皇帝就在这唯一的出口上陈兵十万,原本光这十万精兵就够海成王喝一壶——偏偏皇帝属实做得过分,海成王又拿到了石锤,直接公布出去,皇帝声名扫地,也导致这十万精兵的守将起了别样的心思。

原因无他,这位守将亦是亲王之子,就凭皇帝这作风,谁能不担心皇帝事后卸磨杀驴啊……别忘了先动手的可是皇帝!

于是海成王五万人的先锋军和把门的十万精兵在双方默契之下,几次试探,守将便装作不敌,任由海成王的先锋军突出他的包围。

守将自己做了“榜样”,后面的守军更是有样学样,装模作样地作战一番,再放几乎没有损失的先锋军通过……

于是先锋军近乎长驱直入,奔袭千余里,直抵京城。

内侍来报,海成王先锋兵临城下,皇帝当场砸了杯子。

他预料到要跟海成王决一死战……毕竟他派去南方的密谍早早传回消息,说是毒害海成王的计划成功了一半:执行任务的人手全军覆没,而海成王的身体也垮了,儿女亦死伤惨重。

皇帝十分欣慰,他知道自己寿数不长,但在死前除掉心腹之患又或者他有机会看到心腹之患死在痛苦之中,他怎么都能和九泉下的父亲交代了。

只是他完全想象不到海成王的报复这么迅猛,他父皇和他布置的防线居然跟……纸糊的一样!

他砸了茶杯后,接连大吼,“废物!都是废物!”

值守的内侍和侍卫们固然噤若寒蝉,但心里隐约觉得……活该,也是时候给自己找后路了。

皇帝不仅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还刻薄寡恩,安阳公主真是他最为疼爱的孩子,他依旧能眼睛都不眨地让最爱的女儿去送死,足见其为人。

这种人在大势已去之前就人心尽失,着实不是什么稀罕事。

所以先锋军只在南门外扎营,其余三面门“秋毫无犯”,只把压力给到皇帝这边,静等身在中军的王爷赶来就是。

海成王来得比预料得慢……上不少,不用猜就知道海成王是半路上生病耽误了,覃静州一瞧,也只能叹气了:寿数又少了一年。

自知自己大概天命所归却又寿数无多,海成王接下来反而沉静了下来,和找上门商议的宗亲世家们耐着性子反复商议,分配好利益并当着两个儿子的面做出保证。

与此同时皇帝也没闲着,他难得硬气了一回:没有跑路,而是绞尽脑汁翻盘,争取宗亲世家和权臣们的支持。

比较讽刺的是,皇帝固然跟海成王很不对付,但他对付海成王的真正原因是削藩,想要君权集中,然而现在同样为了君权,他又不得不许诺……许诺封赏有功之臣以实权王爵。

纵然皇帝有“前科”,但重赏之下又必有勇夫,在海成王在京城南门之外的大营中团结好身边的力量,皇帝也纠集到了几个势力,两个人终于要手底下见真章了。

覃静州身为军师祭酒自始至终话很少,再加上手里没兵,他基本没什么存在感。

两个最出名的弟子,海成王两个儿子在这个时候也忙得不可开交,都在四处结交——海成王的心意非常明显,明显到跟他接触过就清楚他属意的继承人是三儿子,但这不意味着另外那个儿子,也就是海成王的第五子就没有想法了:父王因为身体原因大概率不会再有其他儿子,对付兄弟就算落败,也不会没命,如果兄弟命不好人没了,父王再不情愿也得捏着鼻子让他登位。

皇帝用阳谋不行,但使阴谋诡计时机真是拿捏得刚刚好,他在和海成王联军几次短兵相接败多胜少,海成王似乎胜利在望的时候,派人联系到了海成王的第五子。

覃静州在这个世界能运用出的能力再怎么受限,他的洞察力可并不受世界规则的压制。

五殿下跟皇帝搭上线,打算借着皇帝的人手谋害自己的三哥,他从头到尾看在眼里,也并不打算阻止:他尽早断了司承晖的机缘,司承晖剧情中的堂堂气运之子如今也就是个平平无奇青年才俊的模样,总得有人取代他的位置,搞点大新闻出来。

取代司承晖搞事的任务,无疑落在了这位五殿下头上。

只是五殿下还有理智,他想除掉或者废掉自己三哥没错,前提是他父王战胜皇帝,龙椅在望,否则他兄弟阋墙就是阋了个寂寞。

不过有些时候当你决定借助外力,事态发展可能就不再受你控制了。

本来皇帝派心腹来联系五殿下,就是为了背刺海成王,怎么可能遵照五殿下的想法“先停下来”呢。于是皇帝的人手自行决定对三殿下出手。

自从海成王中毒伤身,三殿下就对饮食格外小心,只肯在自己以及他父王的帐中喝水吃东西,而在他五弟的地盘上他都坚定地不吃不喝,皇帝的人下不成毒,就只能选择刺杀了。

三殿下每天都在军中临时修整的校场中练武,很快就让皇帝的人寻到了机会。

动用了皇帝安插在海成王军中的最后几十个钉子,也没能如愿……因为三殿下见势不妙,扭头就往他师父的帐子跑。

就在一支长箭刺入他的后颈之际,覃静州一发镇纸飞出去,砸中长箭的同时还拍中了紧追不舍的刺客——这刺客一身普通士卒打扮,手里却攥着一柄浸过毒药的匕首……

反应过来的府卫们一拥而上,把刺杀三殿下的数十钉子一举拿下……居然一个都没放跑。

海成王听完手下的禀报,安抚了面色苍白但还算镇定的三儿子,谢过覃静州,幽幽地叹息一声,“我就知道……我不会再给他用邪门歪道的机会。”

不得不说,会被皇帝安插到军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死士,余下两人在指认了五殿下后也被挂了旗杆。

至于五殿下……他完全猜错了,他父王就算只剩两个儿子也不容许他学皇帝,于是他痛哭流涕地认罪后被赏了白绫。

得知父王居然要自己的命,五殿下在咽气后依旧瞪大眼睛,惊愕的神情永远地留在了他脸上。

另一边,又一次“赌”输了,皇帝都有点习惯了,而堂堂正正行阳谋,他是真不太会,也并不擅长。

又一次辗转难眠后,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听满脑门子冷汗的太监说,“海……逆贼……攻破南门……”

皇帝翻身倒回龙榻……他其实是直接气晕了。

原本极度恼恨仍旧不忘给他留点面子的海成王这次放开,亲自上阵,带兵长驱直入,攻入皇城。

都到了这个时候,最后愿意听命于皇帝的禁军和大内侍卫们都集中在乾清宫,拱卫着昏迷不醒的皇帝,而把守宫门的将军……带人打开宫门,向海成王投诚。

时隔多年再回皇宫,海成王心中当真是五味杂陈,然而他来不及缅怀什么,便眯了眯眼睛,抬手直指皇宫中轴线上的乾清宫,“随我杀敌!”

说完他便驱使着严密守卫他的亲兵们继续一往直前。

三殿下紧紧跟着他父王,却在片刻后回头看向覃静州,直接比了个口型,“师父助我,护住父王。”

覃静州微微一笑,答应了:这小子把“助我”摆在了“护住父王”之前,有点前途啊。话说回来,三殿下多个心眼儿可实在没错……皇帝往海成王大军中掺沙子,海成王真的一无所知吗?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