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80章 狗血的爱情故事3

第80章 狗血的爱情故事3


覃静州身周的灵气剑俨然让他成了个小太阳, 齐齐飞射出去的灵气剑直接吞没那颗气势汹汹袭来的高能大火球,奔着刚才出声留人那位超凡呼啸而去。

对方在看见覃静州凝聚剑气的时候转身就跑,然而他还是被像海啸一样汹涌而来的“剑涛”瞬间淹没。

覃静州注意到便宜儿子见此情景下意识地咬了下嘴唇, 他耐心解释说, “不会要他的命。臭小子你对我出手我还把你削两半呢。”

宣清嘴唇抖了抖, 小声说, “对不起。”

泠境捂住额头, 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大佬这次的儿子有点可爱啊!

刺眼的光芒散尽, 刚才只敢在远处观察的超凡们才敢三三两两地飞起来看过来……就见出手的那位西方超凡被寒光闪烁的数十长剑钉在了地上。

超凡们纷纷看向宣清额头上尚未愈合的血洞, 能猜到点宣清他爸的心思:宣清他爸有点护犊子啊。

轻松钉住多少有点不知所谓的西方超凡, 覃静州继续坐着灵剑往山外飞,感受到便宜儿子心事重重,但搭在他肩上的手依旧没有收回来,他故意逗他儿子说, “万剑诀学会了吗?”

宣清还是小声嘀咕,“学废了。”

一路畅通无阻的飞出山门,覃静州在眼睛放光的助理小哥和保镖们头顶停了下来, 他先行跳下飞剑,把儿子放下地, 泠境也飘然闪身到他的身后。

覃静州主动介绍, “我儿子。”看向泠境, 露出笑容, “我朋友。”

助理小哥,保镖们以及看守山门的守卫们自动在“朋友”二字之前加了个“女”字。

助理小哥他们先跟宣清打招呼, “小老板。”又齐刷刷地望向泠境。

泠境自我介绍说:“我姓卿,单名一个晴字,爱卿的卿, 晴朗的晴。”

覃静州揽住儿子肩膀,笑道,“和倾情同音,好听。”

泠境笑而不语。

这眉目传情的劲儿……助理小哥他们不至于当面管泠境叫“老板娘”,但可以私底下称呼啊。

助理小哥趁着老板心情好赶紧问:“老板?怎么安排?”

覃静州道:“回京市。”他看向微垂着头不知想些什么的宣清,“以后跟爸爸一起生活?爸爸没有结婚,只有你一个孩子。”

宣清迟疑了一下,才“嗯”了一声。

覃静州再问泠境,“一起?”

泠境当然要答应了,“好呀!”

在乘坐直升机前往西城市机场的路上,泠境就传音介绍自己这次的身份背景,“是个金丹初期的奶妈……原主是个丹修,但我不是很擅长炼丹,只能算是勉强胜任吧。”

泠境迎着覃静州的目光又坦然道:“大佬,我的任务还是要收拾我这边剧情里的男女主……为了他们之间的真爱,”她忍不住口吐芬芳,“不顾世界破灭的这种傻叉男女主,但我觉得世界摆脱毁灭的危机,就没他俩什么事儿了。”

覃静州笑着点头,“我就是为这个来的。”他看向正透过窗子往外看的儿子,“便宜儿子都是捎带的。”

一时无事,他就跟泠境抱怨起上个世界的经历,“我知道孩子们也很感动,但他们感情过于内敛,我总觉得差点意思。”

泠境意有所指地劝说:“父子之间也是要看缘分的。这次……说不定就是补偿。”

“那倒是。”覃静州伸手拍了拍便宜儿子的肩膀,儿子缓缓转过头,他又糊了一团灵气过去,“还疼吗?”

宣清嘴角微微上挑了一点,不仔细观察完全不能发现,“不疼,就是有一点痒。”

覃静州顺手揉揉儿子的脑袋,又拍了点灵气过去,“回家前就该好了。”

宣清任由他爸rua他,微微眯起眼睛,轻轻“嗯”了一声。

宣清刚从主棺里出来的时候,眉心血洞能看到脑花,现在眉心就只剩个半个巴掌大的血痂了。这也是助理小哥和保镖们见到宣清小老板,感慨小老板果然是老板亲生之外完全没被吓到的原因。

当然,助理和保镖们看着父子俩互动会及时调整对宣清的态度,现在助理小哥在飞机上都在忙个不停:要和家里的管家联系,提前准备好小老板的房间以及衣物等日常用品。

泠境的直觉比他们更直接:大佬到时候会有多走心她不知道,但宣清迟早会是爸宝男。

一路顺利地回到原主位于京郊的别墅,覃静州特地带着儿子去专门准备好的房间——就在原主卧室的楼上,然后让儿子梳洗一下,一会儿下来吃晚饭。

宣清努力笑了下,“好的。”

看完剧情就动了恻隐之心,覃静州见了真人打算对这孩子更好一点,于是他许诺道,“你的心愿爸爸会帮你实现,只不过得慢慢来,不要着急。”

宣清点了点头,“好的。”望着他爸走远,他关上门后眼眶些微有点酸。

洗过澡,宣清拉开衣柜,找了全新的衣服出来换上,把自己那间穿了好多年,有钱也买不到灵蚕丝道袍丢到了一边。

测过天赋后他就一直被告知他的使命是拯救世界。

即使是现在,他也不后悔走入主棺,他不平乃至于怨恨的是:我愿意牺牲,你们承诺一大堆,但为什么连保住我的爱人都做不到!

他想不通,三位境界在元婴期或者相当于元婴期的前辈轮番上来“物理劝解”,他忍无可忍把对方揍趴下,依旧想不通!

然而他爸忽然现身,一剑下去,他就冷静了下来。

幸好他爸布了传说中失传的绝灵阵,把他救了出来,还不用他宽容大度,更……看起来……会在乎他的感受,要帮他实现心愿。

其实他爸不能做到也没关系……他能理解,他爸有这份心意就很好了。

他感觉绝灵阵虽好,但对极品灵石消耗极大,最后可能……八成是一定还需要用命来填。

不过现在应该是安全的,他离开主棺也不用太担心,可以好好和他爸生活一段时间。

他想清楚后,抬手按了按心口,“小美,你也这么觉得是吧。”

换了白衬衣和休闲裤,再把半长不长的头发扎起来,他下楼去餐厅和他爸吃晚饭。

此时覃静州和泠境也都洗完澡换过衣服,对坐在餐桌上有说有笑。

宣清见此情景心情稍微有点复杂。

他继父仲德文对他不错,甚至比亲妈宣和霖更好。当继父和亲妈有了孩子,不能说对他不好,却明显生疏了一点。

他也不是嫉妒,就是稍微有点不甘。

覃静州给人当爹早有经验,一见这小表情就猜出便宜儿子的心思,“爸爸不会再婚的。”指指身边的椅子,“过来坐。”

泠境也笑着解释,“我和你爸爸只是朋友。”

宣清不是很相信,但他天生就不是会让人为难的性子,痛痛快快地坐到他爸身边。

覃静州又说:“今天还凑合一下,明天应该就有灵食吃了。”

宣清一点也不意外,他爸实力在这儿摆着,他认真说,“我厨艺还可以。”

覃静州笑了起来,“那有劳了?爸爸帮你救回你的小女友怎么样?”

令美三魂七魄其中两魂两魄都在他身上,宣清再怎么努力平和仍旧秒速破功,他蹭地站了起来,“真的?!”

覃静州笑道:“我会揍你,但不骗你。坐下一起吃饭。”

管家得了眼色,转身去厨房和大厨上菜。

宣清果然坐下,沉默好一会儿才小声说,“谢谢爸爸。”

覃静州揽住便宜儿子肩膀,和泠境相视而笑。

话说宣清身在主棺之中又有封印大阵加持,元婴期修士来一个他削一个……他真实的境界只有金丹后期,所以睡眠对他而言还是刚需。

他再怎么心情激荡,被他爸拍了个安神符,还是沾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超凡界和官方都来人正式拜访了,这个时候覃静州还在和泠境吃早点,宣清更是还没有醒过来。

覃静州开门见山,“封印大阵你们已经去看过了?”

那当然是亲自验看过的。

然而看过之后,前来拜访的官方负责人和超凡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大佬牛哔!

原本的封印大阵,只要接近超凡们就有种“眼前的火山随时都要喷发”的感觉;当大阵被按了个绝灵阵,哪怕主棺空了,他们这些超凡的直觉居然变成“这就是个普通山洞,也就阴煞之气太重了点”,再加上大佬手都没抬,几十把灵剑就把值班的西方超凡钉在了地上……

这样传承战力都十分牛哔的大佬,他们当然要态度恭谨。

于是覃静州听了五分钟结结巴巴的吹捧,他就不怎么耐烦了,“你们还没想好要什么,以及拿什么来换,就先回去。”

说完就把这群人全传送出大门外。

这群人也只能告辞。

他们告辞后,泠境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指着手机屏幕总结道,“我家掌门和师父都让我好好讨好你……刚才前拜访的超凡之中就有我的师叔,他说面对你压力好大,想说的话都说不出来……大佬你是故意的吧?”

覃静州点了下头,“是啊。他们就是来求情的,觉得我儿子都能离开主棺,其他身在灵棺之中的超凡应该也可以暂时解脱。”

泠境好奇地问:“实际上呢?”

“在我布下绝灵阵的时候,灵棺灵纹对他们生命力的抽取就已经停止了,但大阵中残存的负能量会不停侵蚀他们,不过最多五天他们就该回过味儿了。”刚好这个时候宣清走下楼来,覃静州看着儿子道,“这些甘愿牺牲的超凡可以说是半个圣人了,但他们一起劝说我儿子大局为重该宽容大度,可就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他们要不是合力劝说,我儿子不至于那么快就走火入魔。我得让他们多吃几天苦头,给我儿子出出气,尤其是仲德文和宣和霖。”

宣清走到覃静州面前,“爸爸,我去买菜。”说完就往外走。

泠境目送宣清出门,凑到覃静州耳边,小声说,“你儿子脸红了哦。”

覃静州应道:“是挺贤惠的。”说着就来了手凭空传送,直传了几块灵石到他已经出门的儿子手里,附带传音:买菜钱和零花钱。

泠境从头看了个完整,又忍不住说,“这个世界大佬贴补了好多!”

极品灵石在这个世界可算是超凡重量级战略资源,一般情况根本舍不得拿出来用。

覃静州笑了笑,“我乐意。”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吃了点不太新鲜的剩菜,胃疼疼了半夜,就迷迷糊糊睡了四个多小时。

吃了药,喝了一天粥,晚上差不多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