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100章 真假千金9

第100章 真假千金9


问清楚老板的意思, 高文也就有谱了。

养了二十年的闺女不是亲生,而是抱错的,搁谁家都是大事。

坐镇实验室的秦老爷子连忙让覃静州赶回去, “小熙不知道得难过成什么样。”还让小儿子跟去帮忙。

覃静州也不客气, 向老爷子道谢,就拉着秦师兄跑了:在他的成果可以真正广而告之之前,他就只是个平平无奇的京大教授,不能跟能“刷脸办事”的秦师兄比。

两个人坐进车里, 秦师兄听完“前情提要”, 不等覃静州表态就问高文, “我记得都家家风一般, 比较重男轻女是吧?”他又看向覃静州, “你怎么说?”

覃静州靠在靠背上, 打开电脑看起论文来, “什么怎么说?都是我闺女。”

有这话秦师兄心里就有谱了。

此时此刻,都季征坐在京大行政楼的会议室里魂不守舍, 在被带进会议室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把自己的“动机”足足重复了三遍, 他不厌其烦地强调:绝对没有伤害亲生女儿的意思!

显而易见,他的话亲生女儿不怎么相信,尤其是工作人员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查到他的大儿子都嘉辉因为急性肾损伤住院, 且根据目前的病情肾功能不容易恢复,主治医生建议做好可能避免不了肾移植手术的心理准备。

就冲这“查案”的效率, 他就知道摁住他的那群彪悍男子……应该不是京大的人。

一时间他脑袋里嗡嗡作响, 再无法心存侥幸。

和纯熙性子刚强, 压根就没想过回避。

她此时跟都季征隔“桌”相对,连个正眼都不肯给自己的亲生父亲——相关工作人员审问都季征的时候,她亲耳听到都季征的目的, 立时就信了:我就知道二十年都相安无事,忽然发现抱错了孩子,准没好事!

她这辈子前十八年泡在蜜罐子里,十八岁之后开始走背字,先是妈妈莫名其妙和爸爸离婚,抛下一切和旧爱出国,再是爸爸忽然昏迷成了植物人,在病床上躺了两年,幸好爸爸醒了过来,连仿佛鬼迷心窍的竹马也幡然醒悟……万万没想到狗血直接浇到她的头上了!?

亲生父母过得好坏跟她无关!她只在乎爸爸的想法!

即使她告诉自己不要慌,要相信爸爸,但还是止不住胡思乱想:爸爸还是会想要亲生女儿回到身边……的吧。

覃静州前呼后拥着和秦师兄并肩到来。

负责审问都季征的工作人员和高文已经交接过,覃静州亲至,他再次做了汇报:都季征能确认他跟和纯熙的血缘关系,因为他买通了和纯熙的小助理,拿到了和纯熙的头发……

覃静州看向高文,“我记得小熙的经纪人和助理都已经换过了?”

高文认真道:“是的,不过他们工作不到位不称职,我会再安排专人和小熙公司那边聊一聊。”

覃静州点了头,一行人走进都季征所在的会议室。他一进门,就看到闺女猛地抬头,望着他的小脸满是忐忑不安。这个时候必须立即给闺女吃个大力定心丸,于是他冲着宝贝闺女伸出手臂,“闺女。”

和纯熙愣了一下,起身小跑着扑到了他怀里,“爸爸,我好像不是你亲生的。”

覃静州顺势搂住闺女的肩膀,“你永远都是爸爸的女儿。”

和纯熙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儿,“知道了爸爸。”

等覃静州和纯熙坐到都季征对面,已经是五分钟之后。他又不用跟都季征拉关系,“你在国内富豪榜榜上有名,你的大儿子远没到换肾那一步,你直接找上我女儿,而不是联系我,怎么让我相信你不是另有所图。哦,对了,你可能不知道我已经醒了。”

都季征无言以对。

能找准地方堵和纯熙,自然提早做过功课。

在自己“以面抢地”的时候,他就猜到他亲生闺女的养父不是什么普通的大学教授,此时见到作陪而来的秦院长,他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自己脸色特别难看……说真的,他都想吃降压药了。

覃静州从高文手里接过茶杯,“相信你不会在血缘上开玩笑。我助理说你家重男轻女,你看我闺女在混娱乐圈,一副缺钱的样子,觉得给点甜头就能骗回家,配型合适的话不仅大儿子安然无忧,到时候还可以包装一下,跟我的亲生女儿一样送出去联姻?”他笑了起来,“你是真把我当死人啊。”

都季征很想怼回去一句:我又没天眼,谁知道你是国宝级教授!

然而在满屋子工作人员虎视眈眈之下,他真的不敢。

覃静州拍拍擦干眼睛的女儿肩膀,等女儿默契地抱过来再次抱住他的胳膊,才说,“你回去吧。两个女孩子都二十岁了,她们选择和谁一起生活是她们的自由。”

都季征能说什么,只能铩羽而归。

他坐回自己的车里,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而司机助理和保镖显然都被仔仔细细地盘问了好久,他们都是一脸惊魂未定。

都季征抹了把脸:虽然一头撞上了钢筋混凝土支撑柱,但知道了和教授背后的能量,他并非不能利用……他老婆一手养大的小女儿可乖了,拿救哥哥做借口让小女儿来讨好和教授,似乎是个好主意。

在快回家的时候,他才恍然想起:全家人配型都不合适的时候,可是靳荔那小丫头暗示自己去验一下亲子关系的!

靳荔是他小姨子的孩子,这些年运气尤其好,绰号都成了小锦鲤。小姑娘估计确实有点门道,说不定不止看出他家跟和家抱错了孩子……不如让她也看看和教授究竟是个什么来路。

而覃静州谢过秦师兄后,和宝贝闺女走出行政楼,找地方吃饭去了。

和纯熙直接化郁闷为食量,吃得比平时多不少,当然也跟这家私人菜馆饭菜味道相当不错有关。

回到家,覃静州进书房给分派给他的研究员布置作业,和纯熙就坐在客厅里给竹马尚熹打电话。

“我根本想不到真假千金这么狗血的剧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可是小说电视剧里所谓豪门真千金不管心里怎么想,都不得不回归豪门,被假千金以及假千金的裙下臣针对,被只有血缘关系的家人冷暴力,但真正的现实是真千金的豪门生父一露面就被负责保护爸爸的特工们合力摁地上去了!”

覃静州在书房里听得清清楚楚,接下来他就听闺女说,“我爸爸说我永远是他女儿!万万想不到我居然是爽文女主!”

女儿清脆的笑声传进门来,他笑着点烟,“不错。”

系统亦笑,“她不会按照剧情里那样再忍辱负重只为报仇雪恨,不管靳荔再出什么幺蛾子。”

系统话音刚落,覃静州就收到助理高文发来的截图,“我亲闺女这么快就找上来了。”接下来高文的消息让他微皱眉头,“据调查,亲闺女不仅妈宝还恋兄?”

系统道:“哦豁,考验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相好零点的霸王票,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