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139章 豪门弃少他爹4

第139章 豪门弃少他爹4


左父按住眉心:妻子一直言之凿凿, 说岳母当年可怜萧老爷子,让了许多财产。妻子很为岳母鸣不平。事实上,妻子不过是嫌钱不够花, 想名正言顺多要钱而已。

反正儿子只是需要一个过得去的理由来对付萧家……左父琢磨了一会儿, 缓缓点头,“好。”

他儿子不止这一个,容成搞砸了他只要及时舍弃就行。

左容成也没想到亲爹答应得这么痛快,他心说:老头子这些年肯定也看萧家不顺眼, 乐意花钱教训萧家一次。反正老爷子答应了, 钱自然也是老爷出!

他马上说:“我这就联系大师去。”

左父摆了摆手, 意即“滚吧”。

左容成一路小跑回到自己房间, 按照大师名片北面的联系方式, 在一个指定网店上用暗语下单, 付款后他不忘把定金截图发给了他爸, 坐等他爸给他报销。

了了桩心事,左容成倒在床上, 沾枕头就着。

与左家相隔两个社区的萧家老宅里, 除了覃静州之外,也无人能眠——覃静州倒是不必每天休息,但原主需要。原主最近频繁病发, 已经很久没睡过一个囫囵觉。长期失眠说句痛不欲生一点不为过,这也是为什么爱而不得心生怨恨的情人给了一刀, 原主会选择顺水推舟一了百了。

覃静州起床后冲了个澡, 换了件白色针织衫加牛仔裤, 慢悠悠地下楼,往小餐厅去了。

老爷子老太太还有萧大哥明显已经在小餐厅里坐了一会儿,覃静州端详了一下家人, “一宿没睡?”说着又笑,“精神头不错。”

老爷子老太太岂止是精神头好啊,那简直是大喜过望夜里飙血压。

老两口对小儿子的情况再清楚不过:他们这么多年一直对小儿子予取予求,整日里依旧在担心小儿子一个病发人就不在了!

万万没想到小儿子找回一双儿女,小儿子的状态就奇迹般地稳定了下来,所以在老两口还有萧大哥看起来,就算是小儿子认错了,他们也要将错就错,善待这俩孩子……结果小儿子火眼金睛,双喜临门了简直是!

至于两个孩子身上的麻烦,在萧家看来压根不叫事儿。

萧大哥昨夜就安排了专业人士追查两个孩子的养父,趁着两个孩子还没下楼,他就问弟弟,“绾绾怎么打算?还想不想继续在娱乐圈发展?”

覃静州答道:“应该不想,两个孩子都愿意读书。哥,你帮我找几个老师,给孩子们补补课,要耐心一点的。”

萧大哥萧静海因为愧疚,非常愿意弟弟使唤他,“我亲自找人。”

覃静州谢过大哥,就请管家去把两个孩子叫下来。

龙凤胎也是一夜难眠,不过精气神也很不错:连夜拿到的血缘证明对他们来说真是无敌定心丸。

覃静州等女儿拉着儿子一起坐在他手边,就主动介绍起来,“你们肯定看出家里气氛有点怪,确切的说是所有人都在讨好我,生怕我不高兴。”

龙凤胎自小到大都要看人眼色,所以对他人的好恶非常敏感。

女儿直觉爸爸喜欢她,胆子稍微大一点,“是。”

覃静州继续道:“因为我小时候被绑架过,差点被撕票。你爷爷奶奶大伯始终觉得对不起我,窝从来不觉得他们亏欠我,相反有这么好的家人我的确投了个好胎,我只是……容易跟自己过不去。嗯,我不发病时好人一样,发病时也没什么,就是不想活了。”

这其实也是原主一直想对自己父母和大哥说的话。

双胞胎惊呆了。

老太太直接抹起泪来。

覃静州站起身,轻轻抱了抱老太太,看向欲言又止的老爷子和萧大哥,“不瞒你们说,我有时觉得走了对你们更好,因为你们再伤心迟早就走出来,”他侧过头看了眼依旧目瞪口呆的便宜儿女,“但孩子们不一样,他们已经没了母亲,我再不负责任……去找绾绾前大致了解了下,我能理解爸妈大哥你们知道我被绑架那时的心情了。”

老太太绷不住,抱住小儿子泪如泉涌。

覃静州轻轻拍着老太太的后背,“是好事儿。”

小儿子为了两个孩子也得好好活着,老太太虽然是悲喜交加,却是喜大于悲,于是她低声说,“我知道,我高兴。”

覃静州哄了会儿老太太,坐回自己的位子,抬手揉了揉女儿的脑袋,“吃完饭爸爸带你去解约?”

绾绾吸了下鼻子,仰头应道,“好。”

覃静州又问儿子,“你要一起去吗?”

绾绾扯着她哥袖子,“一起啊哥哥,狐假虎威也很爽啊!”

赵进宝点了下头。他现在五味杂陈,原本他是有点怨气的,可刚刚生父那番话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无动于衷,感受到生父的真心,只要不是生父强人所难,他和妹妹……也会像爷爷奶奶大伯一样,尽量满足生父的要求。

吃完早饭,覃静州再次开口,“我会搬回来住,住一起才好加深感情。对了,你们大伯看起来不合你们爷爷奶奶一起住,其实他的家就在隔壁。”说完他就自顾自地回房换衣服去了。

等覃静州换了正装回来,两个孩子也换好了衣服,此时正坐在老两口身边看照片。

萧大哥还在边上念叨,“你们大伯娘是大学老师,出国参加学术会议去了。你们两个堂哥在读大学,没有一个在京市……”

绾绾小姑娘再没有当初广告上的瑟缩之态,“大伯,我们……陪陪你?”

覃静州走了过来,“你们大伯想跟咱们一起去,他不放心。”

萧大哥无奈极了,“这天没法儿聊了啊。”

覃静州上前抱了下大哥,随后也给老爷子补了个拥抱,“我得雨露均沾。”给家人一个拥抱,是原主没有说出口的心愿。

小儿子都能看玩笑了,老两口果然是肉眼可见地轻松了下来。

不过最后覃静州还是带上了“老妈子附身”的大哥,一起去给女儿解约。

昨晚得知绾绾经纪人惹了多大的祸事,经纪公司董事局以及全部高层悉数失眠,今天见到萧氏兄弟联袂登场,董事长和一众高层不得不点头哈腰赔不是……萧氏兄弟还没怎么开口,他便惊觉自己背上阵阵冷飕飕……

不怨董事长他们胆子小,实在是这次不同于利益之争,他们代入小萧先生,肺也要气炸了,想不死不休都不稀奇。

覃静州没有理会董事长他们,而是直接示意那位颓丧的经纪人,“你来说说,怎么就选中了我女儿。”

实话实说,女儿绾绾签约的公司属于国内二流,的确个正经的公司,简而言之,这家公司明面上的行事风格是:很多拿不到台面上说但你我都懂的事儿不是没有,但讲究你情我愿。

话说绾绾的经纪人昨晚见到萧静海,再亲眼看到左少的惨相,他全无侥幸之心——混这行的智商高不高不好说,但情商基本在线。

因此他昨天夜里就向他的直接上司和盘托出,也考虑到了最坏的结果,此时他摆出一副彻底认命,静等最终审判的模样,“是封姐。封姐嫉妒心很强,让我毁了绾……不,萧小姐。左少的局,参加的虽然都是各家公子哥……但一直玩得开也玩得乱。”

一位高层忽然站了起来,“血口喷人!你有证据吗?!”

经纪人苦笑了一下,“我都要进局子了……你说我有没有证据,”他表情忽地狰狞,“我有全套聊天记录,够了吗?”

高层还想再说什么,就被坐在他两边的同事合力摁回椅子上。

董事长语气很冷,“……是公司力捧的女明星,跟这蠢货有一腿。”顿了顿他诚恳地看向覃静州,“我们认罚认赔,求小萧先生给条活路!”

覃静州不置可否,只问女儿,“你打算怎么办?”

绾绾低声说:“既然他想坐牢,那就满足他的心愿。”

这里的“他”其实指的是“他们”。

看似轻飘飘的一句话,实际杀气腾腾,这也是在场公司高层最不想要的结果:公事公办就意味着萧家不接受私了,在证据确凿的前提下,这个丧了吧唧的经纪人,又惊又怒的高层,还有那位不在现场的“封姐”,都是肯定要进局子的。

作为一间上市了的经纪公司,高层、艺人和经纪人全都登上警方蓝底白字的通告……连吃跌停板是注定的,公司不至于破产,但绝对元气大伤。

覃静州答应了女儿,“好。”

那位高层忽地抬头,瞪着绾绾,“你的合约还在公司!你不放过我,我就不放过左容成!左容成是你表哥!”

绾绾迟疑了一下。

覃静州站起身来,“没意思,走了。”

萧静海微微一笑,“是很没意思。人啊,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目送萧氏兄弟他们出门,董事长按住心口,抬手给了那位高层一耳光,“我就不该生下你!”

走出经纪公司,覃静州才对萧大哥说,“都这种时候了,还演戏给咱们看。”

萧静海语气没有任何起伏,“破产对谁都好。”

覃静州还想再说点什么,就见四道精纯的煞气从天上出现,精准地绕上萧大哥以及一双龙凤胎的脖子,而最后一缕……覃静州随意地接在手里,“气运之子果然有点门道。”

系统接话说:“先不要打草惊蛇?”

“世界意志要我授人以渔,那我就不越殂代疱了。今天我就去对面的世界看一看。”覃静州应了一声,“帮我准备一下剧情里战死以及反抗星际海盗入侵到最后一刻的名单。”

系统来了精神,“好!”

作者有话要说:  宣清小可爱下章出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