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反派他爹(快穿) > 第143章 豪门弃少他爹8

第143章 豪门弃少他爹8


荀秋水是二长老的外孙, 只是他一直以来为人都很低调,除了他工作单位的院长和副院长之外,同事们都不知道他的身世。

而安瑾安琪兄妹则是荀秋水他爸表姐的孩子。

这回儿荀秋水和安琪表兄妹无需言语就达成了默契:他们暂时不想把“梦中”发生了什么告诉家人。

荀秋水他家离安瑾所在的医院更近, 他比表妹到得早, 坐在车里点了根烟,等着表妹。

一根烟没抽完,他就见一辆商务车奔着他冲了过来。

商务车的车子都没停稳,表妹安琪先开门下车——都快深秋了, 表妹居然能急得满头汗水。表妹扑到他面前, 商务车司机也开门下车, 原来是和表妹一起长大的竹马, 这哥们值得信任, 而且他感觉这哥们有机会被选入那个玄妙的游戏!

于是荀秋水连打招呼都省了, “你们跟我来。”

有荀秋水在前面开路, 他们三个顺利地来到安瑾病房所在楼层,然后安琪隔着老远就在病房门口见到了她的爸妈。

她直觉其中问题不小, 脑子一热, 不顾父母身边的陌生人,上去质问,“爸妈你们不是出差了吗?早晨六点来到哥哥这儿, 是想做什么?”

安妈死死盯着女儿,忽地一巴掌扇了过去, “闭嘴!”

而安爸也冷冷地瞪着安琪, 用眼神来阻止女儿安琪“胡闹”。

安琪捂着脸颊, 人都傻了:她妈这一巴掌看似气势汹汹,其实没什么力气……

小竹马一把抱住了安琪,小声嘀咕, “不太对劲儿。”

荀秋水则站在表妹身边,默默打量安爸安妈,也就是他的表姑父和表姑妈。

一身浅蓝色道袍的年轻男子从病房中走出来,安妈见状连忙说,“道长,我女儿不懂事,您千万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男子笑了笑,“无碍的。诚心则灵,再施法几次,令郎就会苏醒,只是苏醒后还需要仔细调养。”

安爸忙道,语气里半是热切半是央求,“等犬子苏醒,还要烦劳大师。”

男子笑容不减,“安先生,我收费不菲,您要是信得过我,需要点心理准备,别回头说我狮子大开口。”

这番意有所指的话让安爸眉头大皱,他摆出了副严厉的面孔,“快向大师道歉!”

安妈生怕女儿闹脾气,赶紧小声提点女儿,“一会儿你进你哥病房就知道了!你俩是我们亲生的,爸妈总不会害你!”

安琪扫了眼“大师”感觉不太对,就靠在竹马怀里,把脑袋一扭,倒是没有再当众“头铁”,“不好意思。”

甭管她真心不真心,态度摆在这里。

男子也不合适计较,于是点了点头,又嘱咐了点注意事项,就和安爸安妈道别。

等男子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安妈才上前端着安琪的脸仔仔细细地看,“妈妈打疼你了吗?”

安琪本来就不怨她妈,她从来不怀疑爸妈对她的爱,但她必须要说,“爸妈你们这是疾病乱投医!”

安爸出声了,外甥荀秋水在场他终究不好表现出他的惊喜,只含糊道,“眼见为实,原本我也不信……你们跟我来。”

安琪和一言不发的表哥荀秋水对了个眼神,拉着竹马的手就跟在爸妈往病房走。

安妈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罩着氧气罩全无动静的儿子,此时难掩喜色,指着脑电仪图说,“你看你看!我知道你们年轻人不信这些,但你看啊!”

安瑾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脑电图一直是一条标准的直线,而现在开始有了一定的起伏。

可是安琪看着哥哥脸上以及呼吸面罩里面的星点污迹,脚边的纸灰,想到刚才那骗子做了什么,她顿时怒不可遏,“你们要害了哥哥吗?我哥他……根本不是因为……”

荀秋水及时拉了表妹一把,对表姑父和表姑妈严肃说,“现在下定论为时尚早。”

安爸安妈可以对自家女儿严厉,但不能用一样态度对待荀秋水,虽然荀秋水是他们的小辈。

而且夫妇俩就算相信大师高明,一出手就见效,儿子苏醒近在眼前,但这件事还是不好拿到台面上说。于是夫妇俩对视一眼,安妈来了句“也是”。

这语气不要太敷衍。

不过现在的确不是计较的时候,荀秋水找到安瑾的病历,不由分说地带走了气到小脸通红的表妹以及不知从何劝起的表妹竹马。

出了医院,荀秋水更是提议说,“到我家去。”

安琪没意见,她竹马莫博文也赶紧点头。

荀秋水毕业后就从家里搬了出来,他现在一个人住着个两室一厅的公寓。

回到家里,他先订外卖,再亲手给安琪和莫博文煮咖啡,“你我都明白你哥好转不是因为那什么大师,但是咱们没有证据。而且那所谓大师多少有点真本事,别说你感觉不出来。”

安琪瘪了,但这会儿心情仍旧很难平复,“那边……外人太多,我都来不及跟哥哥说什么!”

荀秋水轻描淡写道:“等咱们再被召唤,当面问他不就行了。”

安琪心也有点乱,“谁知道咱们什么时候在被召唤过去?”

莫博文眨巴了半天眼睛,“我好像听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你们能见到安瑾?”明显这表兄妹俩见到的不是病床上人事不知的安瑾……就有点离谱。

安琪白了竹马一眼,面向表哥说,“我直觉……他是跟咱们一路人。”

荀秋水会意一笑,“我也有这样的直觉。”

却说覃静州回到任务世界的时候,全家正等他下楼吃早饭。

他走到自家小餐厅门口,就听萧大哥在逗他闺女,“昨天去你公司,你可没这么多话。”

绾绾听见脚步声,扭头看过来,笑得无比灿烂,“因为我忙着欣赏爸爸的美貌呀。”

覃静州到女儿旁边的空位子坐下,揉着女儿脑袋瓜问,“今天怎么嘴这么甜?心情这么好?”

绾绾眯着眼睛说了大实话,“改了名字户口当然高兴!爸爸,我和哥哥感觉像是……”

儿子萧缙默契接话,“像是重获新生。”

老太太害怕勾起孩子们的伤心事,赶紧说,“再好好歇几天,奶奶办个宴会介绍你们。”

老爷子颔首道:“把能请来的都叫来。”以后谁也别想用“不知者不怪”当借口为难他的孙子孙女。

萧大哥笑而不语。

萧大哥的两个儿子也主动说:“哥哥带你们先四处逛逛?”

全家人的真心,萧缙萧绾兄妹俩都感受得到。

不说相对憨一点的绾绾,就是儿子萧缙也没几天前那么阴郁。

覃静州加了个虾饺吃,“爸爸也可以陪着你们。”

绾绾想起昨晚看到的诊断报告,她知道爸爸精神状态可能不是很好,但没想到这么严重,语气不由更轻柔几分,“爸爸,我们不用你整天陪着。”

“有事给爸爸打电话。”

绾绾还是下意识撒了句娇,“想和你说话怎么办?”

覃静州失笑道:“那你说啊。”

“好吧。您不要嫌我烦。”

覃静州敲了下女儿的鼻梁。

绾绾抱怨道:“哇,本来鼻梁就没你挺,再敲彻底塌啦。”

桌上众人皆笑,小餐厅里满是快活的空气。

上午,堂兄妹四个一起出门,覃静州就在房间里捣鼓自己的事情。

他圈定下一轮入选的玩家,系统提醒他说,“州哥,泠小姐终于……姗姗来迟。她刚刚发表了离婚声明。”

覃静州挺有兴趣,“她也有机会体会离婚带娃的感受了吗?”

他解锁手机,点进社交媒体热搜第一——寒霖离婚这个词条,在指定的寒霖id下面就看见了一句话,缘分已尽,各自安好,评论五万条。

他对沙雕网友的看法不是很在意,只是看了下寒霖与这条博文风格迥异的图片,总结了一下,“小泠的原主一心营造岁月静好无忧无虑贵妇人设。”

他又搜索了一下,忍俊不禁,“小泠这次直接穿成了气运之子的继母……嗯,原主也确实有个儿子。”

系统看热闹也不嫌事儿大,“不得不说龙生龙凤生凤,气运之子他爸光是私生子女就有足足二十个,气运之子也是私生子之一。剧情里气运之子儿女三位数,这分明是青出于蓝啊。”它顿了顿又说,“泠小姐是唯一一个主动要和气运之子他爸离婚的。”

覃静州看着百科上的说明,“小泠的原主寒霖婚前原来是个女明星。”他给寒霖发了个私信。

泠境秒回,“哇,大佬。”

覃静州问:“要帮忙吗?正好我想看一眼气运之子他爸。”

泠境道:“这题我会呀。气运之子本来就在吸取一大家子的气运成就他自身,这家伙为了在星际海盗眼皮子底下逃命,不惜献祭了全部子女。”

覃静州和泠境正在约地方面谈的时候,气运之子仿佛天降一般忽然出现在萧绾面前。

萧绾左手挽着亲哥,右手挽着二堂哥,大堂哥则正在结账……她端详了气运之子一会儿,才狐疑地问,“你不是把我拉黑了吗?现在找我,你是要借钱吗?”

气运之子:……

一时间他那专门练过的每一处都刚刚好的笑容都淡了几分:你一定不知道我刚从安家弄到了多少钱。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