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家侄崇祯,打造大明日不落 > 第1072章 周藩,危!

第1072章 周藩,危!


云逍看了一眼身侧的朱慈烺,轻咳一声。
朱慈烺关切地问道:“国师身体不适?要不要传太医?”
这瓜娃……云逍低声说道:“太子此时应当出面,给百姓们一个承诺。”
朱慈烺这才醒悟,起身下了车驾。
先是扶起地上跪着的张民表,然后看向人群。
朱慈烺毕竟年幼,看到无数殷切的目光,心中不由得一阵慌乱,于是下意识地回头看向云逍。
云逍点点头,眼神中充满了鼓励。
朱慈烺心头大定,稍微酝酿了片刻,用稚嫩的声音大声说道:
“河南百姓之苦,父皇知道,朝廷知道,孤这次来河南,更是深有体会!”
“孤向诸位承诺,想尽千方百计筹措钱粮,治水患,兴水利,造福河南百姓。”
“若有违今日之言,人神共嫉!”
话音落定,人们却没什么反应,全都眼巴巴地看向云逍。
在人们看来,太子殿下年幼,说的话可信度不高,真正能做主的是国师。
云逍朗声说道:“太子殿下是大明国储,金口一开,片言九鼎!”
张民表撵着话音问道:“学生斗胆一问,兴修水利的钱粮,从何而来?”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要是继续盘剥老百姓,或者是对士绅来个大抄家运动,那还是别修了。
云逍笑了笑。
这个张民表,还真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不过大明也正是需要这样的士绅。
云逍顿了一下,十分笃定地说道:“所需一应钱粮,绝不从民间筹集分文!”
轰!
人群瞬时沸腾起来。
无论是士绅,还是百姓,纷纷磕头谢恩。
一个黄河水患,一个大旱,实在是把河南祸害惨了。
今天总算是有了盼头,并且还不会跟以往那样,抽他们的血,吸他们的髓。
人们又如何不振奋?
此时朱慈烺和云逍,在他们的心目中,就如同是救世主一般。
薛国观低声道:“云真人英明!”
如果是云真人亲自站出来说这话,不免会落下收买民心的嫌疑。
即使是皇帝陛下不会在意,也会被居心叵测之人拿来当把柄。
让太子殿下获取名望,就不存在这样的嫌疑。
从今往后,太子殿下一个‘贤德’的名声,肯定是跑不掉了。
云真人对太子殿下,还真是呵护有加啊!
南居益苦笑道:“太子殿下和国师把话当众说了出去,可这银子,又从何而来?”
薛国观朝后面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说道:“东厂查出白.莲教的首脑,藏身于河南右护卫,并且从一个流寇,摇身一变成了千户。”
南居益明白薛国观话中的意思,摇摇头:“薛阁老有所不知,即使把周藩榨出油来,也凑不齐兴修水利的银子啊。况且开封宗亲众多,这要是闹出点乱子来……唉!”
薛国观也是一阵头大。
想了想,他释然一笑:“莫忘了,云真人有点石成金的本事,没准儿,施个仙法就能变出一千万两银子来。”
南居益叹道:“但愿如此吧!”
人们听了朱慈烺的承诺,都是异常振奋,满心感激、期盼。
然而周王一系的宗亲们,却无不唉声叹气,愁肠百结。
早就有风声传出,云逍子要对开封宗室下手,将周王府的宗亲敲髓洒膏,也要凑够河南兴修水利的银子。
他们又怎能不忧心忡忡?
太子车驾再次开拔,浩浩荡荡地进入开封城。
云逍目睹城内景物,不由得一阵感慨。
前世曾来过一次开封。
只不过那时候的开封,已经从中原第一大都会,沦为地区性的小城。
更看不到开封古城。
现在云逍所看到的一切,到了后世,深埋于地下五米之处。
如果不是历史发生改变,八年后李自成第三次攻打开封。
李自成久攻不下,下令挖开城北黄河大堤。
滚滚河水冲入开封,百姓尽成鱼鳖,酿成空前绝后的人间惨剧,城中37万人,仅剩3万余人。
黄河裹挟着泥沙,将城内几十座王府,深深地封存在地下。
接着云逍看到,城中遍及大街小巷的王府牌坊,不由得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此时的开封,王府遍布城中,是全天下王府最多的城市。
城内住着亲王1人,郡王66人。
镇国将军以下,辅国中尉以上,高达2000多人。
周藩王府,竟有45处之多。
其中周王府1处,郡王府40处,仪宾府4处。
云逍估摸着,在开封城中随便扔一块石头,砸中十个人,就有九个是皇族宗亲。
云逍心里想着,头皮一阵阵发麻。
如此之多的宗亲,朝廷怎么养得起?
也只能一再削减,甚至拖欠禄米。
以至于很多中下层宗亲,三十岁找不到老婆,死后十几年无法安葬,大有人在。
甚至沦为乞丐、强盗的,也不在少数。
云逍心中突然冒出一股莫名怒火,忍不住伸手在朱慈烺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
集全国之力,供养朱氏一族,这都是老朱当初做的孽。
没办法找朱元璋,也只能拿他的子孙泄愤了。
朱慈烺愕然看过来:???
云逍淡淡地说道:“有个蚊子。”
朱慈烺不疑有他,继续正襟危坐。
当天,朱慈烺、云逍入住周王府。
周王府是在宋金故宫遗址上建造的,其规模之大,让云逍叹为观止。
按照大明的规制,亲王府的周长是三里三百零九步五分。
开封周王府的周长,竟高达九里十三步。
要知道,此时的洛阳城,周长也才是八里三百四十五步。
堂堂一个府城,还比不上一个周王府的面积大。
云逍在心里琢磨着,要不要把周王府给卖掉,拿来兴修水利?
太子和国师住进了周王府,让周藩上下都松了一口气。
要是他们来到开封,不入周王府,那可得提前准备后事了。
可是当周王朱肃溱带着世子朱恭枵,前来拜会云逍的时候,却吃了闭门羹。
这让周藩宗亲们的心,又悬了起来。
他们当然清楚,真正做主的人是云逍,太子殿下不过是个工具人。
云逍此时的态度足以说明,周藩……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