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混在美洲的新大明帝国 > 第七十三章 抗议,马刀,以及鞭炮

第七十三章 抗议,马刀,以及鞭炮


  谬论的持续发酵让银行家们有些措手不及。因为按照以前的惯例,报纸上登出什么民众就会信什么,可是现在…

  看着公司楼下开始聚集的大批民众,银行公司的高管们有些坐不住了。

  一名拿着枪的安保人员敲开了银行经理的办公室后大喊:

  “经理,如果我们再不给外面那些平民们一个交代的话,他们就要冲进来自己要交代了。”

  而银行经理也非常郁闷,面对安保人员询问的目光,他终于忍不住大声咆哮起来:

  “谢特,我有什么办法?我只是个打工的!”

  银行经理咆哮过后也冷静了下来。现在来看,那些银行股东们是不会出面的。

  如今的局面就是他如果不能完美的解决眼下的问题,那么距离他被推出去担任‘临时工’的时间也剩不下多久了。

  现在只能期盼旧金山的警察靠谱一些,于是他转头看向自己的秘书问道:

  “通知警察局了吗?我们银行一年赞助那么多钱可不是让他们袖手旁观的!”

  然而银行经理这一点小小的希望杯秘书的回答给浇灭了。

  “警察局那些人正在维持市政府那里的秩序,所以他们说…”

  “那些混蛋都说了些什么?”

  银行经理听到市政府也被抗议的人群包围之后,就颓废的坐回到了自己那张高价定制的沙发中。

  这时,秘书那有些结巴的话终于全部说完:“他们说…说已经通知了第九步兵团留守的那些骑兵过来维持秩序。”

  “真的?”霍的一下,银行经理宛如死鱼打挺一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

  从秘书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银行经理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他在旧金山银行中工作了八年,这八年他一共熬走了三任银行经理。

  但其中两任经理是他在最近两个月的时间内送走的,而且这两位的下场都不太美妙。

  一位是被人用盒子装回来的,下葬那天他也在场。

  那个小盒子据说是东方人的特产,他们会将死去的人一把火烧成灰,然后装进小盒子内下葬。

  另一位更惨,他被人送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脑袋。

  这次的葬礼他没有出席,因为他当时刚刚接手银行经理的工作。

  当上银行经理之后他也知道了自己的前两任是怎么没得。

  一个是得罪了洛杉矶的东方李,另一个则是狠狠得罪了洛杉矶的东方李。

  二者的区别就是,一个被装在盒子里带了回来,另一个则是仅余个脑袋被吊在商船上送回来。

  所以他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不要得罪东方李。

  但是不得罪东方李他就能高枕无忧了吗?

  显然不是,因为东方李会派人过来让他得罪。

  楼下的抗议人群中,当初带着人围堵李明启的那两名洛杉矶议员,此时正举着喇叭站在马车上高呼:

  “那些该死的资本家说我们手中的钱是假钱,而他们的那种如同厕纸一样的破纸片才是真钱。”

  “那些人想收走我们的钱但是却一点代价都不想付出!”

  “哪怕是用同等价值的旧钱换取我们手中的新钱也行啊,但是看看那些资本家是怎么做的?”

  “他们没有!他们什么都没有做!”

  “同志们…咳咳,先生们、女士们,你们说这种事情你们能答应吗?”

  虽然这位议员大人如今已经没有了加州公务员的编制,但是在归化城中,他依旧大权在握。

  归化城街道办事处主任的职务,让他现在终于有了实际权利,虽然没有了参与议会的权利。

  但是现在的工作才是他所热爱的,李元首说过:干一行爱一行,要用饱满的热情来面对生活,帮助别人才是真正的美德。

  这是什么,这简直比圣经上的圣人言语更加让人着迷。

  听着马车四周近千人齐声高呼的“不能!”

  议员(划掉),街道办事处主任先生非常满意他造成的效果。

  于是他举起喇叭还想要继续煽动(划掉)…继续发自内心的急人们所急,用言语来引导这些迷途的羔羊找到方向…

  “骑兵队来了,大家小心!”

  突然,人群的后方有人高呼了一句,引得抗议中的人们纷纷回头观望。

  果然,在街道的入口处涌进来了几十名荷枪实弹的骑兵。

  这些士兵的手中拿着的可不是警察手中那种长棍,而是一柄柄闪着寒光的马刀。

  “队长,我们真要用马刀来对付这些加州的同胞吗?”

  约瑟夫团长的儿子,小约瑟夫骑兵队队长的身边,一名头发微卷的骑兵小声的问了一句。

  “用马刀对付这些普通的旧金山居民?你是脑袋进水了吗?我只是让你们吓唬一下他们而已。”

  “你看,那些人开始后退了吧。我们的任务只是把他们从这条商业街上赶走,千万不要给我惹出其他的麻烦来知道吗?”

  控制着自己的战马,骑兵们缓缓的向着人群压去,想要逼迫这些人退出这条街。

  李陛下曾经说过,任何事情都会伴随着意外,只是或大或小的问题而已。

  就在骑兵们慢慢压向人群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响起了一连串的噼啪声。

  这种声音在此时这个寂静的长街上是如此的刺耳,以至于让骑兵们的战马都被吓了一跳。

  “那些裱子养的向我们开枪了,还击,快还击!”

  被这阵‘枪声’吓了一跳的小约瑟夫根本没有注意到骑兵们没有一个人受到伤害。

  他只看到了人群中冒起的一阵白烟以及类似排枪的响声。

  同样被吓了一跳的骑兵们接到命令之后毫不犹豫的将枪口对准了抗议的人群,然后扣动扳机。

  这就是旧金山历史上著名的长街起义运动。

  为了纪念这场刚起义就被镇压的运动,后世的某中学的留学生们组织了一场小规模的哀悼。

  虽然很快就被新明帝国的警察驱散并且参与的留学白们全部遣返,但是这场活动依然被刊登在了新明新闻的头条。

  ‘新明帝国境内的任何人或者任何组织,不得组织以纪念他国政治活动为名的,企图摸黑新明帝国领土自古以来合法性的活动!’

  此时此刻的旧金山银行门口,没有人发现这场活动的组织者-归化城街道办事处主任先生已经不见了踪影。

  和他一起不见得还有他的副手,那个亲手点燃了二百响鞭炮的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先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