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狂浪龙婿 > 第二十三章 蔡丽雯(一)

第二十三章 蔡丽雯(一)


蔡丽雯刚挂断电话,王权德就打来电话,她没想到对方怎么巧就找来。

她考虑到如果不接,对方会一直会骚扰自己。

王权德态度强硬:“蔡丽雯,终于肯接电话,你女婿他现在医院都差不多快不行了,你接下来是不是该履行诺言了。”

蔡丽雯嗲声娇气:“王主任,着什么急呀!”

“能不急吗?是怕被查出药物成分,下一届院长位置都不保。”

蔡丽雯语气带着几分调侃:“你背后王家有王家在,害怕什么...”

王权德急促的道:“蔡丽雯,我没跟你开玩笑,如果被查出药物的源头,那就是在我头上,你到时候一同遭殃。”

蔡丽雯脸色一变,沉声道:“好你个王权德,你是框老娘的!你不是说过不会被查出的吗?”

“总有万一...”

蔡丽雯命令的口吻:“万一什么,你是医院主任,现在尽快让人查看死没死,现在别来烦我,等确定后再告诉我。”

蔡丽雯挂掉电话,将手机往茶几上一丢,嘴里自言自语:“也该通知保险公司的人,来判定下那废物能保多少。”

“该死臭三八,敢命令老子,不要给我逮到机会。”在医院主任办公司响起王权德的咒骂声,一面愤怒从心头起。

蔡丽雯起身朝着女儿的房间门走去,发现上锁,她又回到客厅拿起电话,联系锁匠。

一个小时过去,冷霜凝晕倒醒过来,她现在也在躺在病床上。

一旁的冷天威担心女儿身体的状况,让妇产科医生做了一次全面检查。

“爸...”

冷天威见冷霜凝醒来连忙起身将她扶坐在病床上:“女儿,你可吓死爸爸了。”

冷霜凝红肿的眼眶问:“爸!小白他?”

冷天威缓缓说道:“小白现在情况还不清楚,医生已经为他做全面检查,需要点时间……倒是你,受惊过度晕倒,你要好好休息。”

冷霜凝哽咽:“你说小白会不会离开我们!爸……我真的害怕失去他。”

“不会的...小白他一定没事。”冷天威看到自家女儿哭的很伤心,他不免也伤感起来。

“女儿,你先冷静下,不要情绪激动,不利孩子的成长,医生为你检查过,你只是受了惊吓,爸爸刚刚去外面给你买了碗粥,你先趁热喝点。”

冷霜凝擦了擦眼泪,点点头。

蔡丽雯家中找来锁匠把房门开掉后,她进入翻找什么,最终目光看向冷霜凝的包包,翻找下一张游戏卡片。

她不明白冷霜凝单肩包里有这样的卡片,于是直接丢进垃圾桶里,她可想不到这张卡存着巨款,又把包里的两千块钱通通收刮干净,她在屋里翻找了半天,才选择离开房间。

世仁医院。

那位梁医生的助理小陈,已经拿到血液检验报告单,血液中的指标十分异常,从中检验出大量的麻痹神经药物成分。

他发现这些药物成分跟是医院前不久刚进的药物有些像似,是为脑部患者进行手术使用,比任何麻醉药剂副作用还小。

小陈看着报告单非常疑惑:“奇怪,这名患者身上的这药物成分哪来的!”

他是医科大学毕业,就在梁齐仁身边做助理医生,他全名陈意天。

龙陌白做手术时,他也在场很十分清楚当初患者颅内出血,是没有使用这类药物。

他拿着检验报告单带着疑惑离开,刚没走几步,就在过道被时被身后一名女护士叫住。

“陈助理医生,主任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陈意天转过身看了眼后者问:“是张护士啊,主任他找我,有什么事吗?”

女护士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什么事,只负责带个话。”

“好的谢谢..”

陈意天对护士感谢一声,朝着电梯方向走去,主任办公室是在医院十三楼。

王权德已经坐在办公室,查到这名助理医生拿着蔡丽雯女婿的血液化验。

咚咚....

“进来..”王权德知道是谁来。

陈意天推门而入,看见肥胖的王权德已经坐在沙发上。

陈意天好奇问:“王主任!你找我!”

“来这边坐...”

陈意天不明白这名主任找自己什么事,他还是点了点头来到王权德正对面坐下。

“小陈,今天八点办理入住我们医院的33号患者,病情如何!”

陈意天见对方问起,不就是他与梁齐仁接受的患者吗?

“王主任,这位患者前不久已经出院了,今天又送进我们世仁医院,说起来也很奇怪,从他的血液中化验与脑神经麻痹的成分相同。”

王权德猛然一怔,心想那药物还是被检验出来,他看了看对方说:“小陈,那患者人怎么样!”

“主任,他脉搏虚弱,心脏跳动频率缓慢!没有生命危险,就是像是植物人状态。”

陈意天递过单子:“还有这是他的血液检验报告单。”

王权德接过这张血液检验报告单,他很清楚是医院内部医生查病因的单子。

他低头一看,很快明白过来,心中也是胆战心惊,没想到蔡丽雯加大剂量给她的女婿服用。

王权德起身道:“小陈,这张检验报告单留我这,交给我处理,还有你回去告诉梁医生,让他把患者办理转院手续,直接转入植物病人康复中心。”

陈意天一听眼前王主任处理方式开口道:“主任...这不太好吧!患者家属也在等结果。”

王权德正色看着对方:“你按我说的做,其他事你不用管剩下,我来处理。”

陈意天挠了挠头没有反驳,起身欲言又止的样子。

王权德瞥了对方到一眼:“没其他事,就回自己的岗位。”

陈意天只好无奈离开,他刚进医院从实习生做起,三个月才到助理医生,当他想到对方的脸色,得罪了这主任,工作估计都不保。

王权德见陈意天离开,他拿起电话打了出去,正是联系蔡丽雯。

蔡丽雯此刻在家开了瓶红酒,在享受当中,心情沉寂在五百万和保险金的美梦中。

她的手机响起,便瞟了一眼:“这死胖子真够烦的,不过我早已经安排好了。”

蔡丽雯接通电话:“喂,王主任,不是让你事后再联系我吗?”

王权德阴冷的说:“蔡丽雯,你家女婿已经成为植物人,你让他服用那么多剂量,不怕连累我吗?”

“植物人!”蔡丽雯一听心里高兴不得了:“主任,是你贵人多王事啊!也是你说的不会出人命,怎么!想反悔?”

“别忘了,我们同坐一条船上的。”

王权德一下才明白过来,自己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还被算计。

“我已经让人把你女婿安排植物病人康复中心,你今晚履行你的承诺,否则我公布真相。”

蔡丽雯一听脸色冰冷下来,厉声道:“好你个王权德,你再威胁我!不怕事情暴露你的主任位置要丢吗?”

王权德坐在办公室小人得志的嘴脸轻笑:“呵呵,蔡丽雯!你别忘了我背后是王家,我只出药顶多就是赔偿,其中说辞有很多,而你不一样,你是下药之人,追查起来....”

蔡丽雯阴冷很快收敛:“王主任,别激动嘛!晚上你定时间地点,我来就是。”

“算你识相...我会把时间地点发给你。”王权德心中一喜挂断电话。

蔡丽雯挂掉电话,咧嘴一笑道:“王权德,你要占老娘的便宜,呸....没门。”

蔡丽雯早已经安排好一切,就等王权德自动送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