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快穿之天生尤物 > 第二章 黄粱美梦

第二章 黄粱美梦


  薄苢小憩片刻,悠悠转醒,脑中还有点混沌,她蜷起娥眉,自袖口取出一方香帕,擦了擦额前的冷汗。

  听到榻上的动静,门口欢快的跑来一个梳着双髻的小丫鬟,叽叽喳喳的凑到她眼前:“小姐,你可醒了,你瞧!”她献宝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冒着热气的白面馒头,“今天后厨没人守着,我就偷偷拿了一个刚蒸好的馒头,小姐,你快点吃。”

  薄苢面无表情的接过馒头:“你先下去吧。”

  坐在床头等着与小姐分食馒头的小桃瞪大了圆溜溜的眼珠,不敢置信的道:“小姐?”平常她寻了吃食过来,小姐总会开开心心的拉过她,低声道谢,一边与她分食,一边最近碎碎念着什么连累她什么的,怎么今日?

  薄苢冷下了脸,盯着小桃,往日的平易近人不再,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让人不敢逼视的气息,小桃一直知道他家小姐长的好看,平日里跟她闹作一团也不觉得,今日一瞧,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小桃低下头,声音里带了哽咽:“是,小姐。”说罢福了福身,小跑出了门,也不知去了哪里。

  “就这么把人赶走了,谁来伺候你这可怜又没人爱的二小姐?”奚落的声音传来。

  薄苢自脖颈处拽出一条细细的项链,项链中间挂着一本小巧精致的牛皮书,此刻的声音就是从书中传来。

  薄苢忍下将它一把丢出去的冲动,淡淡道:“她还会回来的,毕竟——我还没死呢。”

  “接下来你打算如何?”牛皮书总算正经了。

  薄苢打开书本,书本化作正常大小供她观看。此刻,书中原本的结尾已经消失,只余下一些必要的人物事件介绍,大部分空白要靠她来填充,薄苢的目光落在一处,嘴角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

  薄苢的母亲林婉,当初是大夫人娘家带来的陪嫁婢女,因有两分姿色,被酒醉来寻大夫人的薄老爷薄涛轻薄。林婉是在柴房生下的她,那日大夫人与她同时临盆,她眼睁睁看着稳婆大夫急匆匆的涌到后院,她想求人来救救她的孩子,奈何喊破了嗓子,也没人回头。林婉咬牙生下了薄苢,用牙齿咬断了脐带,她将她的女儿抱在怀里,她的女儿一出生就如同粉雕玉琢的娃娃,不哭不闹,笑着躺在她的怀里。

  柴房外渐渐嘈杂了起来,有丫鬟在门口大声嚷嚷:“快看天边有彩霞!”

  “生了生了大小姐出生了!”

  “吉兆啊”门外又是一番吵闹。

  林婉咬牙抱起女儿,她的女儿也是薄家的名正言顺的小姐。

  那边大夫人的房中一片温馨,所有人挣着都要看一眼带来祥瑞的大小姐,薄涛怀中抱着刚出生的女婴,笑得合不拢嘴。刚刚内心因为不是男孩的不快此刻已经烟消云散。

  过了今日,整个秦都的人都会知道他们薄家出了个天降祥瑞的小姐。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薄涛定了定神,沉思片刻:“薄霞,我的女儿就叫薄霞,今日这番天象,定是寓意了我儿将来必定贵不可言,母仪天下!”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语,使得府中的众人一脸心驰神往,大夫人原本苍白的脸上甚至浮起了淡淡的红晕。

  “老爷…”细若蚊吟的嗓音响起,又怕人没听到似的又低低唤了几声。

  众人回头望向门口,只见一位衣衫褴褛的妇人站在门外,下裙处介是干涸的血痕,怀里好像还用了破布包了个什么。

  林婉将手中的女婴高高托起,想送到薄涛手中,却见那人抱着手中的婴儿后退几步,眼中的神色如同看见蟑螂一般。林婉苦涩一笑,停下脚步,低头看了看自己刚出生的女儿,亲了亲女儿的额角,将女婴轻轻的放在地上,喃喃道“老爷,这是我们的女儿,奴婢请你将她养大,老爷的大恩大德,奴婢来生再报!”说罢待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一头撞向屋内的房梁。

  胆子小的女眷尖叫起来,地上的女娃娃睁着眼睛,痴痴的笑了。

  自那以后,薄府多了个祥瑞的大小姐,却不知薄府的小姐还有一人。薄霞生的端庄,自小琴棋书画皆是信手拈来,十四年来,来薄府提亲的贵家子弟恨不得踏破了门槛,薄家依然不为所动。有明眼人看出来,薄家意不在此,恐怕是将眼光放入了更加长远的地方,看来鸡窝里怕是要飞出个金凤凰了,啧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