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快穿之天生尤物 > 第三章 开挂

第三章 开挂


  而明日,就是故事中的一个转折点——太子来访。

  彼时的薄苢被小桃支开,两人出了府,等到回府时只能听到下人隐隐在讨论薄霞与太子订婚,没多久两人大婚,薄府势力如日中天,下人更加趾高气昂,欺负薄苢更加厉害,没多久便顽疾缠身。

  现在,薄苢换了她,断断没有让人骑在头上作威作福的道理!

  “那你可要好好准备一下了”牛皮书看出了她的心思,出声提醒。因着十几年的缺衣短食,薄苢的身量不高,宛若十一二岁的孩童般。放着这身材去诱惑太子,怕是没有半分把握。

  薄苢拿起梳妆台上仅有的一面铜镜,凑过脸去。

  如稚子般的脸蛋略有些蜡黄,形状姣好的娥眉略有些稀疏,小巧红润的唇瓣略有些干燥,这张脸还没有张开,虽不及她之前容貌的三分之一,但在这个世界也算得上数一数二了,再加上有她的灵魂在她的身体里,薄苢自然是信心满满。

  她对着镜子莞尔一笑,做出女孩子家娇羞的姿态来,眉间一蹙,犹如雨打梨花般惹人怜惜。

  是了,它相信她会游刃有余,她永远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去抓住一个男人的心。

  门外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牛皮书重新变为项链挂到薄苢脖子里。

  小桃再次推门而入,两只圆溜溜的眼睛肿得像个核桃,好像是哭了很久,她站在门口,不安的绞着手绢,小心翼翼的开口:“那小姐你明天还同我一道儿去看望我阿娘吗?”

  若是之前的她,恐怕毫不犹豫的就应承下了。

  “不去了。”冷冰冰的语气直击的门口的小桃站立不稳,掩面跑远了。

  “你也别这么凶,这小丫头本质也不坏,要是多加利用…”牛皮书好意出声提醒,之前也有任务者拉拢过这丫头,虽然没有什么举足轻重的作用,也聊胜于无。

  这次薄苢并没有一口拒绝,水汪汪的大眼滴溜溜一转,也不知道有了什么鬼主意,脚下生风般跨出房门。

  “错了错了,人往南边去了!”牛皮书焦急提醒。

  薄苢恍若未闻,笔直的朝后厨走去,她只不过是肚子饿了而已,至于小桃的事,吃饱了再说。

  府中早就下了拜帖,所有下人都知道明日有贵客来临,纷纷在后厨忙的热火朝天,新鲜的食材跟不要钱一样一车一车拉入后院。

  薄苢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看来薄家对明日之事势在必得,薄老太爷辛苦打下的家底,在几位夫人大手大脚的挥霍下,要不了几年必定会的一干二净。

  “快快快,来搭把手,去端些热水将那些鸡毛祛干净了。”掌勺的李应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看了一眼身边伫着的丫鬟似的女娃。府里什么时候多了个这么没眼力见的下人,改天一定要跟大管家提提。

  半晌听不见动静,李应气急,发狠似的扔掉手里的铁铲:“我说你听没…”下一秒待看清来人时,猛地一顿。

  府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个娇滴滴的小丫鬟?年龄不大,瞧着似水做的娃娃,瞪大了眼,泫然欲泣的望着他,李应的半边身子一软,连忙用沾满了油渍的袖口擦了擦脸,放软了语调询问:“怎么了?”

  也难怪这人认不出她来,薄苢以往也有来后院乞求吃食,但大多被家仆欺负了一圈,身上基本灰尘扑扑,脸蛋能否完整都是个问题。再加上如今的她气质变化如同脱胎换骨一般,就算之前的她与现在的她同时站在一起,都会觉得她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无怪乎她在府中走了一路,也遇到几个以前欺负过她的婢女,但她们也只远远望了望,多看了几眼,便转身离去,大概以为她是哪个面生的丫鬟吧。

  薄苢低下头,语气略有点羞涩道:“我肚子饿了。”

  李应恍然,因着他在后厨,府里有许多馋嘴的丫鬟总是偷偷来找他,嘴巴抹了蜜般的赞美他,甚至偷偷塞给他些碎银首饰,只盼他能塞给她们哪怕半块糕点。因着之前的掌勺被贿赂多了,东窗事发,连带着一众丫鬟,被薄老爷打断了腿逐出府去,再加上他性格敦实,万万不敢去做那些害人害己之事,渐渐的,找她的丫鬟也少了,即使有个别例子也会被他严厉制止。

  可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真是活见鬼了,李应无奈,悄悄环顾了四周,确定没人看向它们的位置,探出手去,飞快的朝蒸笼里掏出几块热腾腾的枣糕,又从身边的大碗里扯出一只肥的冒油的鸡腿,末了还不忘从脚下的篓啰里拣出两个又大又圆的蜜桃,一股脑的塞进面前“丫鬟”的怀中。

  这下轮到薄苢惊讶了,抬头望了望面前浓眉大眼的男子,刚准备道谢,就被他推搡着出了门。

  “快走吧,回去慢慢吃,小心不要被人瞧见了。”李应小声叮嘱“若是饿了,你就悄悄来后厨寻我。”说罢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张略略黝黑的脸皮上泛了点潮红。

  薄苢点点头,对着他展颜一笑“谢谢你。”她从来都不吝啬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显示给对她好的人。

  勤勤恳恳的老实人哪见过这场面?面前的女子恍若九天玄女下凡,李应此刻恍若偷喝了烈酒,脑中晕晕乎乎,辨不清南北。

  再回过神时?哪里有什么神女?空荡荡的后院,就只他一人傻傻站了半晌,莫不是他做了个白日梦?苦思无果,李应拍了拍脑袋,大步迈进后厨。

  “你可真有自信。”自脖颈处传来的声音打断了薄苢的大快朵颐,牛皮书从震惊中走出来,之前有任务者也壮着胆子去后厨乞食,无一被冷嘲热讽,顺带一顿欺辱,哪里会像她般畅通无阻,简直…

  牛皮书想了想,找出一个词来,简直如同开了挂般!

  思及此,牛皮书幻化为原来大小,漂浮到薄苢眼前,书中仿佛投出实质性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细细打量着她。

  明明已经看过无数次的脸,此刻却陌生起来,有一股更强大的灵魂稳如泰山的压在她单薄的身体上,她的嘴角挂着自信的笑容,整个人如同发着光,映照着破旧的房屋里蓬荜生辉。

  牛皮书下定了决心——若是这个任务完成后她不干了,他就算豁出一张老脸死乞白赖的求她,也要让她接着做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