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将至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想什么呢?”张齐见周徊神色慌张,以为第一场考试她考得不太好,“怎么了?没考好?”

“不是。”周徊摇摇头,镇定自若地捡起了笔。

张齐看到周徊的笔,问:“哎,这是你买的?”

周徊摇摇头,把考场上发生的事跟张齐说了一下,张齐听完说:“难怪。这笔很贵的。”

周徊本来以为就是一支铅笔而已,还犹豫着要不要还给陆季洲,现在听张齐说笔很贵,立马决定要还给他。

她起身对张齐说:“我去趟一班。”

一班的教室里闹哄哄的。

考完第一场考试,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趴在桌子上哭,有人在嘻嘻哈哈闹,也有人已经开始进入第二场考试的复习。

周徊拿着陆季洲的笔,跑到一班门口,找了一圈,没看到陆季洲的脸,有点沮丧,正想着是让其他人把笔给他,还是下次再来时,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她。

“周徊?”

周徊回头,朝着那个同学笑了一下,露出灿烂的笑容。

“你怎么在这?”叫她的人走到了跟前,周徊认出,是她初中同学王宇生。

周徊也不遮遮掩掩,拿着手里的笔晃了晃,笑了笑,大大方方地说:“我来找陆季洲还笔。”

王宇生说:“他可能回家了。他中午回家吃。”

周徊一听,忽然轻松了一下,抬头对王宇生说:“那麻烦你帮我把笔给他吧。”

“没问题。”王宇生笑着说。

“谢谢。那我走了。”

“好。”

还了笔,周徊顿时松口气,轻松地回了班级。

身后,王宇生看着周徊的马尾辫在走廊上一甩一甩的,不由地看呆了。

直到他的同桌叫他,他才回过神来。

“哎,王宇生,那不是三班的那个学霸吗?你们认识?”

王宇生把笔揣进兜里,笑了笑,平静地说:“嗯。我们一个初中的。”

“哇,那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哎,你是不是喜欢她?”

王宇生看了同桌一眼,没有说话。

和周徊一样,王宇生家境清寒,全家都指望着他能考上好大学,将来找份好工作,所以,即便他对周徊心生爱慕,也从来没有表现出来。

他静静走进班级,将陆季洲的铅笔放在了他桌子上。

“季洲,到了。”

曾秘书一说,陆季洲才抬起头,发现已经到学校了。

“谢谢曾叔叔。”

“考试加油。”

“嗯。”

陆季洲下了车,顶着大太阳,朝着教室走去。

崇北中学很大,高三的教学楼没有被征用做考场,所以,大家都是在教室里复习的。

陆季洲一路走,快走到教室的时候,听到有人在讲话,声音有些熟悉。

他忍不住停下脚步,听了一会儿。

“张阿姨,麻烦您帮我跟老板娘说一下,我明天下午考完,就帮她把东西送过去。我妈这两天不太舒服,我怕她太累了。嗯嗯,好的,谢谢张阿姨。我会加油的。”

周徊给张阿姨打完电话,这才松口气,挂了电话,朝着教室跑。

她完全没意识到,在一个角落里,有人微笑地望着她。

陆季洲看着周徊走了,这才插着双手回到自己教室。

等他回到教室,看见自己桌上有支铅笔,愣了一下。

他转头问同桌:“赵临,谁放我桌上的?”

赵临刚准备摇头,忽然听到有人说:“周徊还你的。”

陆季洲和赵临听到声音,都转过头,看了一眼。

王宇生笑笑:“你不在,让我放你桌上了。”

陆季洲一听,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谢了。”陆季洲说。

王宇生坐下说:“小事。”

说完,他便低头看书了。

陆季洲也坐下,盯着桌上的笔发了会儿呆。

这时,数学老师走进班级,叫大家安静一下,说有道题要讲。

有同学捣蛋说:“老师,还有一个小时就要考试了,你讲了我们也记不住啊。”

数学老师笑着说:“就十五分钟。说不定对有些同学来说会有用呢。”

大家平时和数学老师的关系不错,便给了数学老师一个面子,那就最后再听老师讲一次课吧。

“同学们,加油!”讲完题,数学老师给大家鼓了一下劲,然后有些不舍地走出了教室。

等老师一走,教室里再次沸腾了起来。

下午,紧张的高考继续进行。

陆季洲早早到了考场,漫不经心地看着考场门口,直到周徊笑着走来。

她从容地走向位置。

快到位置的时候,她好像看了他一眼。

周徊微微低下头,然后坐到了座位上。

几分钟后,监考老师也来了,全场肃穆安静。

十分钟后,高考的第二场考试便开始了。

那一年的数学不算很难,陆季洲甚至提前半小时做完了试卷。

至于他前面的周徊,似乎也很轻松。

跟他不同,周徊做完之后,还检查了一下卷子。

一直到考试铃响,才跟着所有人,有序地走出考场。

陆季洲跟在周徊后面,一直等到走到考场外,才找到机会和周徊搭讪。

“周徊。”他叫了她一声。

周徊正朝教室走,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回了一下头,然后,她看见陆季洲缓缓朝她走来。

周徊的心跳再次不争气地加速起来。

“陆、陆季洲。”周徊看着他叫了一声。

“去哪?”陆季洲双手插在校服裤里问她。

“教室。”周徊老老实实地说。

“那一起吧。”

“哦,好。”周徊先是一愣,然后点了下头,和陆季洲并肩走在走廊上。

她低着头,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话。

一旁,陆季洲也没说话。

但一直不说话好像也不太合适。

周徊一路走一路想,要跟他说点什么,一直等下了楼梯,她想说她要上个厕所。

“那个……”

“笔我收到了。”

周徊没想到,她开口时,陆季洲也说话了。周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愣了半天说:“谢谢。”

“不客气。”陆季洲说。

不知怎么的,周徊觉得陆季洲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估计考试考得不错。

陆季洲虽然是个校霸,可人家还是个学霸啊,这点上,陆季洲完全打破了周徊对校霸的认知,原来世界上真有人那么聪明。

周徊只思索了几秒,看了眼手表,立马找了借口,匆匆忙忙地对陆季洲说:“陆季洲,我还要赶公交,我先走了。拜拜。”

说完,没等陆季洲说什么,她已经朝着教室冲回去了。

“哎——”

周徊走得太突然,陆季洲愣了好一会儿,才情不自禁对着周徊喊:“周徊。”

“嗯?”周徊回了一下头。

陆季洲愣了愣,不知道自己叫她干什么,最后说:“考试加油。”

周徊没想到陆季洲会说这个,她笑笑。

“好,你也是。”周徊回头笑了一下,然后跑了。她的笑容映在陆季洲脑海里,挥之不去。

陆季洲一边走,才想起,其实他可以送她一程的。

笨。

他挑了一下眉,朝自己班走去。

陆季洲正朝教室走,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

“陆季洲。”

陆季洲回头,是苏佩。

“你回教室啊?”

“嗯。”陆季洲冷冷地说。

苏佩立马笑着说:“太好了。我也回教室。”

陆季洲没有理会苏佩,静静地走着。

但苏佩铁了心跟着陆季洲,一边走一边说:“你呆会儿回家吗?能不能顺路带我一程?”

陆季洲听完,临时决定换个方向走,顺便对苏佩说:“不好意思,不顺路。”

苏佩:“……”

说完,他没等苏佩说什么,就转身离开了。

苏佩气得不知说什么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