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将至 > 第20章 第20章

第20章 第20章


喧闹的机场。

这是周徊第一次来机场,如果不是因为要送陆季洲妈妈走,周徊也许会感到兴奋,但此刻,她只有凝重。

她和陆季洲已经等了半天了,也没见到陆季洲妈妈。

一边,陆季洲一个人站在二楼漫无目的地看着下面走来走去的人。

周徊犹豫了一会儿,拿着咖啡,走到陆季洲身边说:“给。”

陆季洲愣了一下。

周徊笑笑:“我第一次泡咖啡。你尝尝。”

咖啡是速溶咖啡,周徊只是觉得陆季洲需要喝点什么。

“谢谢。”陆季洲接过咖啡。周徊发现他的手有一点点颤抖。

“陆季洲。”周徊仰着头叫他。

“嗯?”陆季洲有点疑惑地回头。

“我手借你用用。”周徊摊开掌心,看着陆季洲微笑。

陆季洲看懂了周徊的意思,伸出一只手,牵着周徊的手。

掌心里温热起来,人也就没那么不安了。

周徊一手拿着咖啡,一手牵着陆季洲,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潮,轻言细语地问:“可以跟我说说你和你妈妈的事吗?”

陆季洲先是沉默了一下,周徊也不追问,只是牵着他的手,默不作声地陪着他。

机场里的人啊,匆匆忙忙。

周徊只是看着下面,不急不躁。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季洲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怕他不好意思,周徊也不回头看他,只是听着。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不爱我了。其实小时候她很爱我的,经常带着我出去玩的。直到我六年级的时候,她忽然就开始对我冷冷冰冰。我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想要变得更好。其实我小时候成绩很差,可是为了证明我可以变好,所以才努力学习。可是她好像还是不喜欢我。后来我就打架,惹事,以为她会生气,可是她也没有。当我不存在。至今我都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陆季洲越说手越冷,可是他的语气是平静的。周徊难以想象,在那些渴望母爱的日日夜夜,他一个人是怎么度过的。

周徊不知道怎么安慰陆季洲,只好紧紧握住陆季洲的手,转头对他说:“你有我。”

陆季洲只是苦笑了一下。

周徊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了。

两人站那里很久,直到手里的咖啡凉了,才有人来找他们。

“季洲。”

“曾叔叔。”陆季洲放开周徊的手,回头。

这是陆季洲爸爸的秘书,周徊有点局促起来,退到一边。

曾秘书和蔼地说:“走吧。你妈妈要进去了。”

陆季洲回头看看周徊。

周徊笑笑:“我在这等你。”

陆季洲点点头,这才跟着曾秘书离开。

机场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陆季洲走了很久,终于跟着曾秘书来到一个休息室。

休息室的门关着。

曾秘书笑笑:“进去吧。她在里面等你。”

陆季洲点了下头,小心翼翼推开门。

休息室里,静悄悄的,与外面的忙碌行程了鲜明对比。

真皮沙发里,坐着一个优雅的女人,她穿着旗袍,看着杂志,依旧冷若冰霜,像千年不化的积雪。

陆季洲紧张起来,像小时候那样,仿佛那个不是他妈妈,是他要讨好的人。

“妈。”陆季洲叫了一声。

休息室里,回荡着他的声音。

沙发的女人听到声音,这才放下手里的杂志,起身,慢慢走到了陆季洲面前。

陆季洲的心跳越来越快,他以为自己会再次被忽视,但没想到,女人走到他面前,摸了摸他的脸:“季洲。”

“妈。”陆季洲有些无措,再次叫了一声。

面前的女人忽然露出一个笑容。

陆季洲愣住了。

他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他妈妈对他笑了。

“妈妈要走了。你一个人要好好照顾自己。”

陆季洲没想到他妈妈还会关心他,一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王意如看着自己儿子,到底是自己生的,也知道这些年自己待他不好,到要分别,才发现她依然爱着自己的儿子,尽管他长得很像他爸爸。

“这些年,怪妈妈吗?”

陆季洲木讷地摇头。

王意如轻轻拥抱住自己儿子:“妈妈对不起你。以后,你好好照顾自己。”

久违的妈妈的味道,让陆季洲愣了好久才想起回抱住他妈妈。

“妈,你也是。”

“好。”

周徊等了好久,实在等不了了,索性跑下去等陆季洲。

她看看时间,陆季洲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了。

想到刚才他说的那些,周徊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太伤心了,一个人躲起来了。

周徊觉得自己等不下去了,想去找陆季洲。

就在她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叫她。

“周徊。”

周徊回头,见陆季洲大步朝她走来。

“陆——”

周徊还没开口,就被陆季洲紧紧抱住。

周徊任由他抱着,用手拍拍他的背,安抚他。

可是……陆季洲好像不是伤心?

“你还好吗?”周徊问。

陆季洲抱着周徊,在她耳边说:“嗯。她终于对我笑了。”

周徊先是一愣,然后也开心地笑了。

是啊,哪有妈妈不爱自己孩子的。

回去的路上,陆季洲虽然没说什么,但周徊看得出来,他很高兴,所以,他提出要一起吃一顿庆祝一下的时候,周徊没有拒绝。

曾秘书提议他们去吃顿海鲜自助,陆季洲却笑着说:“曾叔叔,前面路口停。周徊,我们下车。”

“真不去吃海鲜?”

“下次。等我发工资。”陆季洲说。

曾秘书哈哈大笑。

周徊也一边下车,一边笑,等曾秘书开车走了,周徊才抬头看着陆季洲说:“谢谢。”

“谢什么?”陆季洲揉揉周徊的头发。

“我知道,你是考虑到我才不去的。陆季洲,等你发工资请我,我会去的。”周徊认真地说。

陆季洲一听,眼睛亮起来了:“真的?”

“那当然。男朋友发工资请我吃饭,我当然愿意。除非你不乐意。”周徊俏皮地说着,“喂,你放开我。”

周徊还没说完,被陆季洲抱着。

陆季洲抱着周徊不撒手:“行,说好了。你想吃多少都行。把你养成小胖猪。”

“谁是小胖猪?”周徊对这个称呼不是很满意。

“总不能是我。”陆季洲不要脸地说。

周徊:“……”

算了,今天饶过他。

周徊在陆季洲怀里肆无忌惮地笑着。

最后,两人去吃烤肉自助,基本都是陆季洲在烤,周徊只负责吃,这样下去,还真变成小胖猪了。

陆季洲却哈哈大笑起来,说变成小胖猪好。

周徊气得要打他。

陆季洲拿起一块肉喂进周徊嘴里,还十分得意地在周徊耳边说:“把你变成小胖猪,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小胖猪。”

周徊:“……”他总能理直气壮地说些让她面红耳赤地话。

那时候的周徊是真的高兴。

她也想做只属于陆季洲的周徊。

但生活终究不是童话。

一直到周徊吃不动了,陆季洲才停止投喂,和周徊聊起一件很严肃的事。

“周徊。”

“嗯?”

“你大学报了哪儿?”

周徊地筷子停在嘴边,神色凝重起来,这才想起来,他们一直没沟通过这件很重要的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