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将至 >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外面风雪交加。

周徊打了车到那个人说的酒店,在酒店大堂四处看看,找不到电梯,只好找保安问了一句。

保安给她指了指路,周徊谢过保安,这才朝着电梯走去。

“小姑娘。”保安叫她。

周徊回头,以为要登记什么的,只见保安拿着她的伞说:“伞别忘了。”

“谢谢您。”

“上去吧。”

周徊这才拿着伞上了楼。

房间在十六楼。

楼道里空荡荡的,房间的分布有些散乱无章,周徊找了好久才找到房间。

1606。

是这一间。

她在门口深呼吸了一下,这才按响了门铃。

“来了。”是刚才给她打电话的人的声音。

不多时,门内传来脚步声。

“你来了。”

周徊点头,下意识往里面看看,只见陆季洲正躺在床上。

陈佳彤抱着双臂对周徊说:“放心。我这人不会趁人之危,不然也不会叫你来了。”

周徊淡淡“嗯”了一声,不急不缓地将包放在一边,问陈佳彤:“他怎么喝了这么多?”

陈佳彤挑了下眉,随口道:“我不方便说,你还是等他醒来问他吧。”

周徊点点头,从包里拿出自己带来的毛巾,去浴室洗毛巾。

“难怪陆季洲这么喜欢你。你居然还记得带毛巾来。”周徊洗着毛巾,听着陈佳彤这句夸奖,实在不知道该哭该笑,索性不回答,洗了毛巾,走到陆季洲身边,给他擦擦脸。

陈佳彤似乎还有话说,跟着过来了。

周徊也不理她,自顾自照顾陆季洲。

陈佳彤往旁边的床上一坐,忽然开口:“周徊。”

“嗯?”

“你觉得陆季洲对我有好感吗?”陈佳彤忽然这么问,周徊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她静静擦了擦陆季洲的脸,又擦擦他的手,打算转身去洗毛巾,陈佳彤却忽然抓住了周徊的手臂。

周徊不得不看看她。

不得不说这是一张精致又漂亮的脸。

漂亮的脸蛋上闪过一丝很浅的得意。

“你也觉得有吧?虽然他现在最喜欢的是你,可我觉得,如果没有你,他会喜欢我的。”

陈佳彤的话像一把尖刀插在周徊胸口,如果换成其他人,周徊也许会无视,可是陈佳彤……

这个别的院的女生,a大的校花,陆季洲老师的孙女。

周徊不得不承认,她是吃过醋的,因为陆季洲曾在周徊面前无意间提到过她。

那时他们在图书馆看书,周徊随手拿了一本小说,陆季洲说,原来图书馆有这本。

周徊问他怎么了。

他随口道:“陈佳彤在找这本书。”

周徊当时只是“哦”了一声,见陆季洲面色如常,便没有继续想下去了。

他也许只是随口说说呢。

她始终不敢问,陆季洲是否还像以前一样爱着自己,于是索性当不知道。

“你要留下来吗?”周徊回避了陈佳彤的问题。

陈佳彤笑笑:“教养不允许我这么做。周徊,你给不了他什么的。这是忠告。”

周徊还是笑笑:“谢谢。”

陈佳彤大概觉得无趣,便拿着包走了。

周徊觉得有些无力,水龙头的水还在流着。

她把水龙头关了,拧干毛巾,扶着大理台面,捂住绞痛的胃,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起来,继续照顾陆季洲。

陆季洲醉得不省人事,周徊心疼地摸摸他的眉骨,然后安安静静给他脱鞋子,脱衣服,盖被子。

就在她做完一切,准备起身去洗漱的时候,腰忽然被人抱住。

周徊后背紧绷了一下。

那一刻,她很怕从陆季洲嘴里听到别的女生的名字。

然而,陆季洲只是抱着她。

“陆季洲?”周徊叫了一声。

“周徊,我想你了。”陆季洲迷迷糊糊,口齿不清。

可是周徊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自己的名字。

她松了口气,把毛巾放在一边,脱了鞋子,钻进被窝里,将陆季洲的手放在自己腰后,面对面看着他。

“不许招惹其他人,知不知道?”周徊轻轻吻了陆季洲一下,然后关了灯。

下雪天,最适合睡懒觉,因为整个天地都格外安静。

陆季洲浑浑噩噩醒来,宿醉让他的头有些胃痛,他捏了捏眉心,手一甩,才发现旁边有人,把他吓了一跳,差点从床上摔下去。

周徊被陆季洲吵醒,不满地嘟嚷了一声:“让我再睡会儿。”

陆季洲看着周徊,笑了,拿手指弹她:“睡什么睡。小笨猪,起来了。”

周徊把他手拨开:“你才是猪。我很困。”

昨晚照顾他这么久,怎么可能不困。

陆季洲觉得好玩,在床头枕着手臂,笑着问周徊:“你怎么来了?”

周徊拉了拉被子:“你打电话叫我的。”

“真的?我怎么没印象。”陆季洲是真没有印象了。

周徊打了个哈欠说:“你自己看通话记录。”

陆季洲还真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得意洋洋地说:“你看看,我就算喝醉了,也只给你一个人打。”

“嗯。你别亲我——臭——”周徊十分嫌弃。

陆季洲这才闻了闻自己,确实臭,但还是忍不住亲了周徊一下,这才下床去洗澡:“等着。”

周徊闷在被子里,等到浴室传来声音,才睁开眼睛。

至于陈佳彤,她很不愿意提起,索性就当没有吧。

陆季洲飞快地洗了个澡,立马躺进被窝里,抱住周徊。

周徊嫌弃得不行:“冷。”

“冷才更要抱着你啊。”陆季洲不要脸地说。

周徊:“……”

周徊说不过他,只好任由他抱着,抱了好一会儿,周徊想起陈佳彤昨天说的,问陆季洲:“你昨天干嘛去了?喝了这么多?”

陆季洲不假思索地说:“陈飞过生日,多喝了两杯。”

陈飞是陈佳彤的表哥,周徊是知道的。

周徊点点头,想了想,还是问了句:“你最近……还好吧?”

陆季洲一听,顿了一下:“怎么这么问?”

周徊随口道:“你看看你都多久没给我打电话了。”

陆季洲一听,抱住周徊胡说八道:“原来是想我了。最近是忙了点。行,以后天天给你打。”

周徊:“……”

周徊看陆季洲好像也没什么心事,放了心。

“陆季洲。”

“嗯?”

“昨天是初雪。”周徊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可是她是在意的,其实也不是非初雪不可,可是他说了要“白头”到老,如果没有去实现,总觉得不吉利。

陆季洲一听,亲了亲周徊的头发说:“嗯。一会儿就去,好不好?”

“嗯。”周徊满足地笑了。

他记得就好。

那天退了房,他们从街头走到了街尾,还在公园里打了雪仗。

看陆季洲的样子,不像有什么烦心事,至于陈佳彤说的那些话,周徊也不再放在心上。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转眼已经到年底了。

周徊他们公司开始答谢客户。

那天周徊跟着老板去吃饭,饭吃到一半,助理姐姐让她出去买几瓶酒,周徊便离席去点酒,回来时,中途路过别的包厢,忽然听见有人喊陆季洲的名字。

周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站那又听了一会儿。只听见包厢里传来一阵打碎杯子的声音。

“陆季洲,你别不识好歹。我也就是看在彤彤的面子上。我给你个机会,要么立马跟我女儿出国,要么立马从这里滚出去!”

“谢谢您。先走。”陆季洲的声音传来。

周徊慌了一下,赶紧躲在暗处。

透过屏风,她看见陆季洲穿着西装从包间里走了出来。

他双眼很红,看得出来,有些疲惫。

周徊看着陆季洲走远了,这才从屏风后面出来,她站了一会儿,直到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是助理姐姐的电话。

“周徊,你去哪儿了?”

“对不起,我迷路了。马上回来了。”周徊来不及去想陆季洲的事,拿着酒跑回包间。

她拿着酒回到包间,老板正和几位客户谈笑风生。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他们竟然在聊八卦。

客户a:“陆家估计不行了。可惜了。想当年陆行山也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物,要不是得罪了人,也不至于现在到处变卖家产。这次恐怕难了。”

客户b:“倒也不一定。他不是还有个儿子吗?”

客户a:“毕竟还小。”

客户b:“那又怎么样?攀上陈家,陆家那点事就是小事。就是不知道这小子懂不懂事。听说有个小女朋友,不知道那小子舍不舍得。”

客户a:“这有什么不舍得的?谁没年轻过。”

然后包间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周徊吃着菜,胸口闷得不行,直到送走客户,她才去卫生间吐了一会儿。

助理姐姐看到她,有些担心:“周徊,你没事吧?”

周徊摇摇头,回头看助理姐姐一脸担心。

“周徊。”

“嗯?”

“你跟我说句实话,你跟你男朋友,有没有……”

周徊摇头:“没有。我就是胃不舒服。”

助理姐姐这才放心:“走吧。我送你。”

“谢谢安姐。”周徊跟着宁安去打车,脑海里却全是陆季洲从包间里离开的那一幕还有在席间听到的那些话。

路灯随着车子飞速闪过,半小时后,周徊到了学校。

“好好休息。”宁安跟她讲。

“谢谢安姐。”

宁安点点头,让司机开走了。

周徊送走宁安,刚准备回宿舍,一转身,却见梧桐树下站了个人。

昏黄的灯光照着高大的梧桐树。

周徊两眼放光:“陆季洲。”

陆季洲张开双臂:“过来。”

周徊笑着冲向了他的怀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