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将至 > 第27章 第27章

第27章 第27章


“周徊,你真的不去看电影?”陆莉莉看看手机,小心翼翼问周徊。

周徊收拾了一下书包,摇摇头说:“不去了。我还没复习完。”

“哦。”自从周徊和陆季洲分手后,周徊每天都去自习,而且自习到很晚。周徊表面上越平静,陆莉莉就越担心,可是周徊就事不肯多说,陆莉莉也没办法。

“我走了。拜拜。”

“哦,好。”陆莉莉看着周徊出门,这才给陆季洲回信息。

「她说不去。」

男生宿舍里,陆季洲关上了手机,起身。

“你去哪儿?”室友徐昊问陆季洲。

陆季洲笑笑:“出去抽根烟。”说完,陆季洲径直出了宿舍。

陆季洲一走,徐昊和另一位室友蔡庆对视了一眼后说:“你有没有觉得他不对劲?”

蔡庆挑了下眉,无奈地说:“哎,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这是周徊提分手后的第二周,陆季洲还是没缓过来。

他怎么都想不通,周徊为什么突然提分手。

那天周徊提出以后,他先是不愿相信,只当周徊是开玩笑,抱住她说:“冷不冷?我们先去吃饭?你上次不是想排队吃那家火锅吗?我们今天去好不好?”

结果,周徊没有接话,只是冷冰冰地打断了他:“陆季洲,我已经去吃过了,和别人。”

“和陆莉莉是不是?没事,我再请你们——”陆季洲始终不愿意相信周徊说的。

但周徊还是冷冰冰地说:“不是。陆季洲,你太忙了,但我要的是陪伴。你也知道,我从小没有爸爸,对我来说,陪伴比其他更重要。你给不了我。就这样吧。”周徊试图挣开陆季洲。

但陆季洲始终不愿意放手,着急着做最后的解释,生怕晚一秒,周徊就会离他而去:“暂时的,阿徊,都是暂时的。你相信我。”

“不用了。陆季洲,我们好聚好散吧。”

“阿徊,我……”陆季洲盯着周徊想再说点什么,可是周徊看他的眼神,让他觉得很陌生。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眼前的人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陌生。

好聚好散?

怎么好聚好散?

陆季洲的字典里,压根没有“散”这个字,可是周徊却如此决绝,陆季洲始终没有办法接受。

周徊到自习室,在那接水,忽然接到邻居张阿姨的电话。

她跑到外面去接电话:“张阿姨。”

“阿徊,你快回来!你妈妈出事了!”

听着电话里张阿姨火急火燎的声音,周徊手里的水杯滑了一下,掉进水池里,滚烫的开水也烫了一下她的手,她来不及多想,立马收拾东西回宿舍。

周徊请了假回老家,一路失魂落魄,差点被校车撞,还是王宇生拉住了她。

“周徊,你怎么了?”王宇生正好来a大玩,没想到碰到周徊。

周徊抬头,红着眼,看着王宇生,愣了好一会儿说:“王宇生,我要回家。”

王宇生还是第一次看周徊这副样子,也被吓到了。

最终,是王宇生陪着周徊回家。

急性脑梗,icu。

周徊赶回家时,妈妈已经被送进了icu。

周徊整个人像被抽走了灵魂,幸好有王宇生陪着她。

王宇生帮她把所有的事都安排好,甚至帮她从家里借了两万块钱。

直到第二天,周徊才振作了一点。

“我这边看看还能不能跟其他人借点。你别太担心。”王宇生不好意思地说着。

周徊已经十分感激:“谢谢你王宇生,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谢谢。”

“别这么说。都是同学。”王宇生看着周徊,为自己能陪着她而感到高兴。

周徊压根没有多想,她现在只想着治好妈妈的病。

在这一晚上,周徊身上都臭了。

妈妈知道了,一定会生气。

她要回家拿些换洗的衣服。

“我送你吧。”王宇生开了电动车来的。

周徊没有拒绝。

“谢谢。”

“有事给我打电话。”

周徊点了点头,上了楼。

王宇生把周徊放下,直到周徊上楼了,才开着电动车离开。

陆季洲万万没想到,自己赶了一夜火车过来,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副光景,掐了烟,掉头回家。

只是他没想到,曾秘书竟然在家里等他。

“曾叔叔。”陆季洲先是意外,再想到曾秘书是来找他做什么的,脸色便阴郁起来,加上大病初愈,咳嗽了几声。

曾秘书走到陆季洲身边说:“你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

“我不走。你跟我爸说,我走了也不能解决什么事。我不走。”几个月前,陆行山就说过要陆季洲走,但陆季洲一直觉得还有办法,不肯走,加上,他放不下周徊,所以最近一直在想办法。

“季洲,你不走,你爸就被人捏着软肋。你知道他现在为什么这么被动吗?”曾秘书拉住陆季洲,神色严肃地说。

陆季洲面不改色地说:“别想骗我。我爸没有软肋。你们就是想骗我走。我不吃这套。”

说罢,陆季洲要上楼,曾秘书依旧严肃道:“季洲,这次不是闹着玩的。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必须走!”

什么叫必须走?

他不想走,谁也别想送他走。

陆季洲看着曾秘书的脸,坚定道:“我不走。”

“因为周徊?”曾秘书见陆季洲这么坚决,只好将周徊推出来。

陆季洲一听,果然脸色暗下来,对曾秘书说:“你们别动她,不然——”

曾秘书叹气:“你爸是那种人吗?”

陆季洲一想,知道自己错怪他们了,脸色缓和了一些。

曾秘书立马又说:“你可以带她一起走。只要她愿意。我来安排。”

陆季洲愣了一下,沉思起来。

周徊在医院里忙了一天,筋疲力尽地回家。

经过抢救,所幸,她妈妈救了回来,只是接下来的日子,她妈妈都要在病床上度过。

但这对周徊来说,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她一身疲惫地回家,走到楼道口,刚准备掏出钥匙开门,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她先是吓一跳,直到听到身后的声音。

“周徊。”

周徊背对着陆季洲,插钥匙的手,颤抖了一下,她慢慢转过头,看见陆季洲站在树下,定定地看着自己。

“能聊几句吗?”陆季洲问。

才多久没见,他憔悴得周徊都快不认得他了。

到底是狠不下心拒绝,周徊点了头。

她点头的那一刻,陆季洲似乎很高兴,紧皱的眉头都舒缓了几分。

路上,陆季洲问她:“你吃晚饭了吗?”

周徊摇头:“没有。”

“那我们去吃面?好不好?”他还是那副溺爱她的样子,似乎他们没有分手一样,周徊心软起来。

“好。我请你。”她笑了笑说。

陆季洲一听,摸了一下周徊的头,说好。

“你吃什么?”到了面店里,周徊翻着菜单,客气地问。

其实菜单她都能倒背如流了,不过是拿着做样子的。

被她这么一问,陆季洲倒是愣了一下,听出她在客气,故意打破这种陌生,随口道:“老样子。”

周徊倒也没多说什么,要了两份阳春面后,放下菜单,也不问陆季洲要说什么,只是喝着面前的茶。

陆季洲看她的茶快喝完了,给她添茶:“喝那么多茶,晚上该睡不着觉了。”

周徊听着他亲昵的关心,心里抽痛,她摇摇头,故意生分起来:“没事。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陆季洲一听,眉头皱起来。

明明不久前,他们还是如此亲密,现在,却像两个陌生人在聊天。

她对自己,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

陆季洲想起那天看到王宇生送周徊回来,心隐隐作痛,胃也跟着抽痛起来。

陆季洲还是决定赌一次,看着周徊说:“有个事,我有点犹豫,想来问问你的想法。”

“什么事?”周徊问。

陆季洲刚准备开口,老板给他们上了面:“你们的面。”

“谢谢。”周徊说。

“不客气。”

老板走后,周徊也没再问起。

面是热的,陆季洲的心却是凉的。

过了半天,陆季洲才说:“周徊,我准备去国外念书。你有什么看法?”

问完,陆季洲一瞬不瞬地看着周徊,生怕错过她脸色任何一个表情。

周徊吹着面条,冷冷清清地说:“挺好的。”

她竟然说挺好的?

她竟然连留都不留他一下吗?

陆季洲的心一下子像被冻住了。

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想问她愿不愿意一起走,还没开口,见周徊继续低着头说:“那天我听老师说了的。陆季洲,恭喜你。”

恭喜?

这是陆季洲听到最讽刺的一句“恭喜”。

他冷笑了一下,直接起身离开。

几秒钟后,门口传来一声巨响。

周徊吓了一跳,抬头,只见外面的椅子被人踹翻了。

她起身走到面店门口,双手插在口袋里,伫立在夜色中想,她两手空空,拿什么留他呢。

周徊站在那里,望着茫然的夜色站了好久,才动身回家。

明明是同一条路,却比来的时候清冷一些。

下坡的路,也比每一次来都愈加难走。

陆季洲,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希望你从没遇见我。

希望你遇见一个能给你幸福的女孩。

愿你余生岁岁平安,万事胜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