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将至 >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阿徊,起床了。”

“妈,今天放假,我再睡会儿。”

“快起来,太阳晒屁股了。”

“我再——妈——”

周徊梦到妈妈从三楼掉下去,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摸了摸头上的汗,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没过几秒,手机闹钟也响了起来。

她掐了闹钟,又躺了一会儿,才从床上起来。

她已经很久没梦到妈妈了。妈妈去世的头一年,周徊经常梦到妈妈,渐渐地,妈妈很少出现在梦里。这次虽然是个噩梦,可好歹她梦到妈妈了。

她看了眼床头柜上的照片,笑了笑:“妈,我去上班了。”

她看看外面的天气,天清气朗,阳光普照,套了件风衣就出门了。

今年的天气不知怎么回事,入秋后依然很热。

出了门,她先去咖啡店买了杯咖啡,边喝边朝地铁站走去。

路上,陆莉莉给她打电话。

“喂,怎么了?”

“晚上什么安排?”

“干嘛?又让我陪你去相亲?”

“去你的!”陆莉莉爆了粗口,周徊哈哈大笑。

“约你看电影不行?”

周徊一听,觉得哪里不对:“相亲吹了?”明明前天陆莉莉还跟她说觉得这个相亲对象不错,可以发展一下,今天居然约自己看电影,肯定不对劲。

果不其然,陆莉莉愤愤地说:“嫌我年纪大?我就呵呵了。说想找个二十二三的,也不照照自己镜子,一把年纪就想吃嫩草。二十七怎么了?二十七一枝花!”

周徊听了一会儿,嗯嗯应声。

陆莉莉发了一通牢骚,舒服了点,才想起问周徊:“你晚上要去干嘛?”

“今天有个会,要开到晚上七点多,结束后打算回老家一趟。”

陆莉莉一听周徊要回老家,恍然大悟:“对不起,我忘了,后天是你妈妈忌日。你怎么回去?”

“王宇生也回家,顺路开车带我回去。”

陆莉莉一听,啧啧两声:“是顺路还是特意送你啊?”

“顺、路!他表妹结婚。”周徊大大方方地说。

陆莉莉才不信,继续调侃:“你跟王大律师也认识这么多年了,要不发展一下?这样,你领导也不会再给你安排相亲了。王大律师多好,青年才俊,对你又好,我不信他对你——”

“打住!”眼见陆莉莉要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周徊赶紧打断她,“再说一次,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他真的,没有,喜欢我。你看他前女友就知道了,他喜欢乖乖的小女生,不是我这样的。”

陆莉莉听完,大概觉得周徊说得有几分道理,没再继续乱点鸳鸯谱,无奈地说:“好吧。那我自己去看。”

“玩得开心。不说了,我上地铁了。”

“去吧。”

周徊挂了电话,冲进地铁,坐地铁去开会的会场,转了两趟地铁才到,一下地铁,又接到老板助理的电话。

“周徊,你在哪儿了?”

“lisa姐,我刚下地铁。”

“那正好,你在那儿给几个老板带几本咖啡,他们的口味,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我这就去。”

“辛苦啦。”

“应该的。”周徊笑着挂了电话,转身去咖啡店。

毕业后,周徊顺理成章留在了当初实习的公司,几年内做到了销售经理的位置。当初公司给了她好几个选择,但周徊当时缺钱,选择了去销售部,虽然辛苦,拿得不少,几年内就还清了当初给妈妈看病欠下的钱,还自己贷款买了一个一居室,她很感激这份工作,也很卖命。

“您好,要点什么?”咖啡店里,浓郁的咖啡味充斥着鼻息。

周徊在前台留恋了一下,先点了几位老板的咖啡,自己又点了一杯。

“好的,您在旁边稍等一下。”

周徊退到一边,百无聊赖地欣赏着这家咖啡店的装潢。

朋克风的风格,很舒服。

一边的书架上,放着很多书,周徊本能地被吸引了,走过去,刚准备拿起一本书,一边的服务员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对周徊说:“不好意思,这本是有位先生要了。我要拿过去包装了。实在不好意思。”

周徊赶紧把书递给服务员,笑笑:“没关系。”

本来没觉得那本书特别,可这么一来,好像非看看不可,她拿出手机,搜素了一下这本书,看完简介,觉得还挺有趣,便放在了购物车里,刚买完书,那边,服务员叫她了。

“女士,您的咖啡好了。”

“好,谢谢。”

周徊走过去,拎着两袋咖啡,离开了咖啡店。

到了会场,老板的特助lisa已经在等她了。

“周徊。”

周徊赶紧小跑过去:“lisa姐,咖啡。”

“还是你靠谱。你也赶紧进去吧,会议快开始了。”

“明白。我去趟洗手间,那个来了。”

“快去快去。”

周徊笑笑,转身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人满为患,周徊只好跑到不远处的另一幢楼去上厕所。

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对的,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周徊顺便补了个妆,口红是新买的。

她对着镜子喜滋滋擦上口红,走出洗手间,一边把口红放进包里,一边朝着会场的方向走,刚走到门口,忽然听到有人叫了一声“季洲”。

周徊愣了一下,拉拉链的手顿了一下,转回头,朝着那个声音的方向看了一眼。

她顿时傻住——

那个侧影……

周徊像着了魔似的,往那个方向跑过去。

“对不起。”迎面撞上推着行李车的酒店门童,周徊被迫停下脚步,待门童走过去,才又往那个方向跑,只是等她跑过去,别说人影了,鸟毛都没有一根。

“女士,有什么能帮您吗?”酒店工作人员看她在那喘气,过来问候一声。

周徊摇摇头:“没事,谢谢。”

周徊站在那里,缓口气,等理智恢复,扶额笑了一下,觉得自己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一定是自己看花眼了。

怎么可能会是陆季洲呢?

她又休息了一下,直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才醒过神来。

“lisa姐,我来了,马上到。”她穿着高跟,咚咚咚地往会场跑。

树荫下,郭朔看着周徊离开,轻咳一声:“你真的不见她?”

隐在阴影处的人沉默了一下,淡淡地“嗯”了一声便冷清地回了休息室。

郭朔耸耸肩,抱起茶杯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