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将至 >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第30章


周徊在家待了个周末,去看了妈妈,拜访了张阿姨,周日下午,在家洗床单,被套。

她照例睡自己的小屋,妈妈的房间,每月打扫,床单被罩,每月都换,这样的话,仿佛妈妈还在世。

她这前面二十几年,相依为命的也只有妈妈。

妈妈是在陆季洲离开后第二年离世的,疾病令她消瘦,加上她求生意志不强,很快就走了。

周徊时常想,妈妈怎么舍得留她一个人呢?

冷冷清清的。

她正铺着床单,手机震动,一看来电,是一个朋友的电话。

“什么事?”周徊开门见山问。

对方:“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姐姐,出来玩吗?”

周徊:“……”

周徊的一个客户,一个缺爱的富二代,隔三差五找周徊玩。

“不是很有空呢。”周徊说。

“哼,又没空?找我签单的时候怎么半夜都有空?姐姐真势利呢。”

周徊被对方逗笑了,也不玩了,认真了点,改口说:“到底什么事?”

对方:“没事。就是找你玩。”

周徊听出袁星泽似乎心情不太好,估计是又被他爸骂了,周徊怕这小孩想不开,只好迁就他:“行,你挑个地点,我来找你。”

“就知道你最好了!那就去——”

“不去酒吧啊。”她还是不喜欢酒吧。

“哦,那我一会儿把餐馆地址发你。”

“嗯。”

“你快点来啊。”

“知道了——”周徊无奈地应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收拾了一下东西。

半小时后,她出发回s市。

“妈,我下次再来看你。”

周徊关了灯,关上门,孤孤单单地下楼。

王宇生是大忙人,昨天晚上就走了,周徊自己坐大巴返回,进城后直接去了袁星泽说的餐厅。

一家老牌的海鲜酒楼。

生意兴隆,但周徊是第一次来。

这么多年,她没再吃过海鲜,请人吃饭也从来不来海鲜酒楼。

她有些生疏地穿梭于人群,找楼梯入口,找了好久才看到,心中不禁暗骂设计这个酒楼的设计师,竟然把楼梯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

她一路穿梭过去,大概是注意力全在目的地了,所以完全略过前方的小推车,差点被人撞了,幸亏后面有人及时拉了她一把。

周徊这才幸免于难,不然她今天这身白裙子算是彻底毁了。

“谢谢,谢——”周徊转身,笑着跟人道谢,一转头,笑容僵在了脸上。

周围人群穿梭,周徊的目光全在那张脸上。

那张脸,已经不再青涩,可模样,还是当年的模样。

陆季洲。

真的是陆季洲吗?

周徊愣了许久,直到陆季洲开口:“你还好吧?”

他的声音,陌生,疏离,像是从另一个世纪传来的。

周徊有些出神,过了好久,才摇摇头,来不及开口,陆季洲已经转身离开。

她站在那里,看着他消失在大厅。

回廊冷冷清清,周徊仿佛做了一场梦。

让她从梦中惊醒的,是袁星泽的电话。

“姐姐,到哪了?”

“来了来了,楼下呢。”周徊收回神思,匆匆忙忙上楼。

一到包间,看到那满桌的酒,先是一愣。

知道袁星泽今天是来买醉的,放在平时,周徊可能让服务员撤了一半的酒,但今天,她居然也不排斥,大概她也需要酒精吧。

“姐姐,快来喝酒!”袁星泽看到周徊,大手一挥,叫她过去。

周徊也不客气,脱了外套,过去喝酒。

那天晚上,袁星泽拉着周徊说了很多他父亲怎么怎么看不上他的事,周徊一边听,一边喝了不少,可她居然没醉,周徊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袁星泽的司机送周徊回家已经是深夜,直到她躺在床上,陆季洲的脸还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陆季洲回来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天?一个月?一年?

可是与她还有什么关系呢?

周徊苦笑了一下,连洗澡都不想去,直接睡了过去。

深夜,陆季洲见完曾秘书回酒店。

路上,郭朔见陆季洲愁眉不展,知道是曾秘书不肯再出山。

“也能理解,毕竟曾秘书他好不容易过上清净的日子。”

“嗯。”陆季洲眉头紧锁,虽然已经料到这个结局,可还是有些伤感。

七年前,他被他父亲安排去了国外,母亲没有重病,却传来家里破产的消息,以及父亲不慎坠楼的消息,再后来,他想回也回不来。

郭朔见陆季洲不太想说话的样子,也就不再多说。

“对了,明天约了星蓝的郑总想约你吃个饭,你去吗?”郭朔看着陆季洲的行程问。

陆季洲这些年十分低调,靠着在国外创办的互联网公司,获得了第一桶金,成为科技新贵,再后来,一点点渗透到其他领域,这次回来,也是看中国内目前还有很大的市场,才选择回国。

知道他回来的没几个,能这么快得到消息的,人脉肯定很广。

“不去的话,我就——”郭朔想着陆季洲刚回来,可能不想这么快抛头露面,不过他没想到,陆季洲冷不丁地说——

“去。”

“哦。”郭朔愣了一下,安排了一下。

周徊睡了一觉,清醒了不少。

昨天喝了不少,虽然没醉,但是头却有点痛,不知道是喝酒喝的,还是吹风吹的。

一起来,就接到领导的电话。

“周徊,在哪呢?”

周徊吓一跳,一看,时间还早,没迟到,底气足了几分。

她清醒了一下,笑嘻嘻地说:“在家呢。马上要去公司了。”

“哦,不急不急。今天穿正式点,晚上跟我和郑总出去吃个饭。”

“吃饭?和谁啊?”周徊有些纳闷。郑总已经很多年没出山了,怎么还劳他老人家大驾。

“去了就知道了。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客户,将来我们跟他们有不少合作,郑总想趁退休前,帮我们铺铺路。”

周徊一听,不禁想,到底是嫡系,郑总就算要退休了,也还不忘给他们铺路。

“好咧,知道了。不过领导,要不您跟我透露透露,到底是哪位大佬?让我心里有个底?”

“你啊。行,不过你千万低调,别跟人说。”

“一定一定。”周徊应和着,心里琢磨着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么神秘。

过了半天,她听领导在电话里说:“环洲科技的老板,陆总。”

周徊一听,这公司名还挺陌生,不知道是不是创业公司,但领导既然这么说,周徊暂且记下。

挂了电话,她坐在床边,刚准备搜索一下,领导倒是给她发了张图片。

领导:「这就是陆总。」

周徊点开消息一看,看到照片,傻了。

陆总?

陆季洲?

怎么是他?

周徊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起身,准备去刷牙,走了一半,又折回来,拿起手机,飞快地给领导发了一条信息,然后关上手机,把手机扔进了被子里。

陆莉莉收到周徊的消息,还挺意外。

这位一年到头都不肯休假的人,今天居然休假,请自己来家里吃火锅,陆莉莉说什么也要过来的。

“你抽什么风了?”陆莉莉毫不客气地说。

周徊委委屈屈:“我叫你来吃火锅都有错吗?”

“你少来啊。事出反常必有妖。”陆莉莉踹了周徊一脚。

周徊觉得更委屈了:“哪里反常了?我不就是请你吃火锅吗?”

陆莉莉:“呵呵。到底什么事?难道你被潜规则了?终于想通了?”

周徊:“……”

周徊不得不佩服陆莉莉的想象力。

周徊翻了个白眼,给陆莉莉塞了块牛肉:“吃你的吧。”

“那你倒是说啊,到底什么事,不然我都吃不安心。”陆莉莉嚼着牛肉说。

周徊笑了一下:“真没事。就是想你了,请你回来吃东西呗。”

陆莉莉虽然不是很信,还是“哦”了一声,指着牛肉说:“我要吃牛肉,再来一块。”

周徊又给陆莉莉烫了一块,她一边烫一边情不自禁想起陆季洲来。

以前陆季洲也是这么指挥她的。

“周徊,我要吃牛肉。”

周徊微笑着,低头吃牛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