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将至 > 第31章 第31章

第31章 第31章


周徊正闷头大睡,忽然听到陆莉莉在洗手间里鬼嚎:“周徊!你家成水帘洞了!!!”

周徊吓一跳,从床上弹起来,走到浴室一看,还真是一片狼籍,和陆莉莉两人在门口面面相觑,最后周徊只好和房东打电话沟通。

房东人在国外,一听家里漏水,忙说:“肯定是楼上那家装修。周徊,你这几天先去朋友家住几天,我跟楼上沟通一下。”

“好的好的,没事。麻烦您了。”周徊客气了一句。

“怎么样?怎么说?”陆莉莉着急地问。

周徊两手一摊,无奈地说:“我先住酒店,房东跟楼上沟通。”

“好吧。”陆莉莉叹口气,“哎,要是我能从家里搬出来,你就可以和我住了。”

周徊拍拍陆莉莉的肩膀:“知足吧你就,每天下班有人能做饭的日子,哪里去找?”

陆莉莉一听,还真是,转头见周徊收拾东西,忙过去帮忙:“我来帮你。”

周徊没有客气,收拾了一下东西,在附近先开了个房,然后再去上班。

刚进公司,就收到了房东的电话。

“萍姐。”

“哎呀,周徊,实在不好意思。我打电话是跟你说一声,后面可能不租了,楼上人家想买我的房子,价钱给的不错,你也知道,我一直想卖了这房子,就是没找到合适的买家,如果楼上能买的话,再好不过了。我也不跟她谈维修的事了,就是辛苦你,可能这两天就要搬走了。放心哦,房租押金,我都会退给你的。”房东说的时候,言语中是抑制不住的开心,看来楼上价格给的是真不错。

周徊:“……”

虽然房东说得很客气,但周徊听得出来,这是要她走了。

周徊笑嘻嘻地说:“没事没事。那麻烦您跟楼上说一声,给我一周时间找房子,您也知道我——”

“这个,恐怕不行,人家说了要你三天内搬出去。”

周徊:“……”

周徊挂了电话,先开了电脑,然后打开手机app找房子。

她自己的房子在装修,再过四个月就能搬进去了,这临时去找四个月的房子,还真是不好找。

她看了一上午,也没看到合适的。

陆莉莉在电话里骂骂咧咧:“三天也太赶了?你要不要跟楼上商量一下?”

周徊觉得也是,实在不行,看看要不要跟楼上谈一下续租。

“再说吧。晚上我去问问。”周徊说。

“行。要不要我一起去?”陆莉莉还挺仗义。

周徊笑起来:“你当是去打架呢?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ok。”

“不说了,我老板找我了。”周徊一抬头,见领导跟她招手,赶紧要挂电话。

正好,陆莉莉也要去忙了。

那天周徊开了一天会,主要是总结问题,还有下一步的拜访计划,不过,倒是准时下班了。

下班后,她立马回去,想去找楼上谈谈,刚上地铁,就接到袁星泽的电话。

“姐姐,出来玩吗?”

忙了一天,周徊打着哈欠说:“今天不行,我有事。”

“什么事?加班?”袁星泽追问。

周徊怕自己一说加班,袁星泽去追问她领导,只好实话实说:“不是。跟未来房东谈一谈续租的问题。”

袁星泽一听,连忙好心地说:“你要租房子吗?”

周徊忽然灵机一动,对啊,袁星泽应该有路子。

说了,周徊的朋友里,也就袁星泽还有点路子,虽然周徊很不愿意利用他,但是,如果跟未来房东谈不拢,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利用他。

“对啊,你有资源吗?”周徊问。

袁星泽一听,忙拍大腿说:“有啊。我怎么会没有!我帮你问问啊。”

“行。成了请你吃饭。”周徊没想到,事情突然有了转机。

袁星泽一听吃饭,更来劲了:“哼,每次都是有事才请我吃饭,姐姐真势利。”

周徊:“……”

“好了,那我先不跟你说了。我先帮你去问问。事成之后,我要吃一周的饭。”袁星泽孩子气的说。

“行,没问题。随你挑。”周徊好声好气安抚袁少爷,袁少爷这才心甘情愿挂了电话。

虽然袁星泽这么说,但周徊也不能把希望全寄托在袁星泽身上,还是回家去跟楼上的未来房东谈谈,结果,果不其然,人家暂停了装修,就等着买下楼下,然后一起装修。

周徊谈判失败,无功而返,蔫蔫地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搜房子。

正觉得沮丧,忽然接到张齐的电话。

“周徊,晚上有没有空啊?”

周徊一听,愣了一下,问:“怎么了?”

“我来s市出差,今晚要不要聚一下啊?”

大学毕业后,张齐回老家的一家国企单位工作,小日子过得不错,难得来s市,周徊当然要请人家吃一顿。

她立马从沙发上坐起来:“你什么时候到?机场还是高铁?要不要我去接你?”

朋友来,周徊自然要好好招待。

“不用接我。你找个酒吧,我去找你。”

还点名要去酒吧?

周徊只好奉陪。

“行,那我一会儿发你地址。”周徊一边说,一边已经准备出门了。

“好,待会儿见。”

半小时后,周徊和张齐约在s市有名的一个酒吧里。

“周徊,好久不见!”张齐一来,就要抱周徊,周徊只好跟她拥抱了一会儿。

“好久不见。”

两人拥抱了好一会儿。

毕业以后,大家工作都很忙,周徊和张齐上一次见,还是两年前,真的很久没见了。

拥抱后,周徊让这张齐点酒水,张齐一上来就点了两杯鸡尾酒,着实把周徊吓了一跳,聊起来才知道,张齐家里最近给张齐安排了一个对象,还非要他们在一起,张齐很郁闷,这才算是半出差半散心来了。

周徊也给不出什么好的建议,只好陪她喝酒。

酒喝了不少,中途张齐出去接了个电话,周徊一个人坐了一会儿。

酒水喝得太多,刚起身去上厕所,就接到袁星泽的电话。

“姐姐,你说的话还算数吗?”

“什么?”周徊有点没接上袁星泽的思路。

袁星泽生气地说:“帮你找房子,请我吃饭!”

一说到房子,周徊就想到几小时前,自己卑微地跟人说要租几个月被拒绝的事,一听袁星泽那里有戏,加上酒精上头,兴奋地说了句:“算啊。只要你给我找好。”

“行。那你明天搬家吧。我帮你找好了。我一个朋友的房子,小独栋,楼上住了一个人,你住二楼,一楼是公共区。”

周徊:“……”

找富二代给自己找房子,果然是个错误。

一个人住一层?周徊觉得奢侈了点。

“谢谢你啊,不过呢,姐姐我可能负担——”

“放心,房租我给你谈好了。三千块一个月,怎么样?”

周徊:“……”

周徊有点心动了,毕竟她现在住的一间主卧,要四千三。

“真的?”周徊还是有点不敢信。

袁星泽:“骗你是小狗。我可是卖了我的老脸给你争取来的。你要是不住,太伤我心了。”

周徊一听,笑得不行:“行行行。我住还不行吗?”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给你搬家去。”

周徊:“……”

这孩子怎么那么积极?

“行。明天请你吃饭。”

“这还差不多。不跟你说了,我玩了。”

“嗯。”周徊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解决了,在走廊里挂了电话,摇头笑了笑。

她转头,准备回去找张齐,一转身,看到一张熟悉的脸从里面出来,周徊呆了一下,慌张地侧过身,隐在阴影中,直到陆季洲从她身边走过,她才松口气。

好险。

“周徊?你干嘛?”张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身边。

周徊吓一跳,摇摇头说:“没事。走,我们再聊会儿。”

“嗯啊。”

然而躲过初一,却躲不过十五。

那天,周徊回到酒店已经很晚了,一回到酒店,倒头就睡。

第二天,她本想睡个大懒觉,没想到袁星泽一大早就把她吵醒,说要给她搬家。

周徊迷迷糊糊地问:“搬家?搬什么家?”

“姐姐?你失忆了?我帮你找好房子了啊,我亲自来给你搬家,怎么样?很感动吧?”

周徊:“……”

早上六点,说要来给她搬家,还问她感不感动?

周徊真是谢谢他哦!

想是这么想,可想到袁少爷难得这么积极,不好打击人家积极性,只好起来,配合袁少爷。

袁星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热情高涨,还叫了搬家工人给周徊打包,然后直接行李连带周徊,拉去了一个别墅。

周徊本来还担心是什么荒郊野外,没想到是市中心的别墅。

周徊感叹,这是她能住上的房子?

这个别墅区是有名的富人区,周徊本来没兴趣的,但是,她忽然想到一个事,连忙让手下的小姑娘查一查,他们的一个客户是不是住这里。

小姑娘是周徊自己招的,做事机灵,说是。

周徊立马对这个别墅区爱不释手。

“怎么样?这里不错吧?”袁星泽十分夸张地炫耀着,显然对自己选的地方很得意。

周徊连连点头:“不错。晚上请你吃饭。”

“一言为定!”袁星泽心情飘起来了,过了一会儿,想到什么,跟周徊说,“不过姐姐,提醒你一句,楼上的租户不是很好相处,你悠着点。”

周徊:“……”

租得起这里的人……应该都不太好搞吧……周徊已经想好了,自己卑微点,像对待甲方一样对待楼上,反正只有四个月。

周徊刚想完,袁星泽的车已经到别墅了。她拿着包下车,看着别墅半天。

袁星泽掏出钥匙,带周徊上楼。

厨房不错,院子不错。

周徊打量一路,还在研究院子里的花是什么花的时候,忽然听到袁星泽跟人打招呼。她转头——

“陆哥,出门啊。”

“嗯。”

“正好,帮您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跟您提到的姐姐,周徊。姐姐,这位就是您的室友,不,楼友,你叫他陆哥就行。”

周徊:“……”

“陆哥,慢走啊。”

“谢谢。”说着,陆季洲出门了。

周徊看着陆季洲的背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到陆季洲走了,她才缓过来。

袁星泽在一边晃了晃手:“看不出来啊,原来姐姐也爱看帅哥。”

周徊:“……”

周徊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敲了一下袁星泽的头:“帅哥你个头。”

袁星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