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将至 > 第35章 第35章

第35章 第35章


结束了两天的行程,送走朋友后,郭朔和陆季洲也返程回s市了,只不过,郭朔觉得回去的路上,陆季洲好像比以前更沉默了。

怎么了?玩得不开心?

不应该吧。

“哎,你怎么了?”郭朔觉得陆季洲最近都奇奇怪怪的,至于哪里奇怪,他也说不清。

听到郭朔的声音,陆季洲才元神归位了。

“我能怎么了。”陆季洲反问。

郭朔一听,呵呵了一下,对于某人的口是心非表示很不屑。

“虚伪。陆季洲,你也就骗骗别人,想骗我,还有点难。”郭朔毫不留情地戳穿了陆季洲的伪装。

陆季洲也不恼,淡淡地说:“开你的车。”

郭朔:“……”

郭朔只好闭了嘴。

车厢里安静下来,陆季洲才有心思思索起来。

他远眺着窗外的景致,周徊的脸浮现在夜色中,扰乱了他平静的心。

不,准确来说,他最近就没有平静过。

想到这里,陆季洲有些烦躁起来。

小梅最近发现自己老板的心情好像很好。

“小梅,这里交给你了。我请一天假。”周徊收拾着东西,交待了小梅一句。

“哦,好。放心吧周徊姐。”小梅目不斜视地观察着周徊的一举一动,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周徊就是在小梅的注视中离开办公室的。

离开办公室后,她打车去了车站,然后坐车回了老家,又直奔老家附近一间不知名的小庙,这是以前妈妈经常来禅修的寺庙,自从妈妈走后,周徊只要有时间都会来这里。

“周徊,喝口水。”休息了一晚上之后,周徊在寺庙附近的一块菜地里干着农活,打算把菜地收拾出来,等到来年可以种上些花。

“谢谢慧安师傅。”周徊擦擦汗,接过慧安师傅的水。

“又有什么烦恼了?”慧安师傅问。

周徊笑着摇头:“没有,没有了。谢谢师傅。”

出家人自然也不会多问,只是对周徊笑笑,然后回了寺里。

周徊看着自己整理的地,心情格外平静。

以前放不下的,终究要放下了。

今天之后,她便不问过去,好好地往前走,至于陆季洲,那是她最最最珍贵的回忆和珍宝。

在庙里待了两天后,周徊踏上了回程的路,比来时的路似乎轻松了许多。

原来放下居然这么轻松。

周徊忽然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执念太深了,不是什么好事。

到家后,她写了封信,放在了一楼玄关处,她也不知道陆季洲能不能看到,但她还是放了,也算一个正式的告别。

整理好一切,她才拿着东西离开了别墅。

袁星泽早就停着车等她了。

周徊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又让他动用关系。

“对不住了,小朋友。”

袁星泽拉下脸说:“姐姐,你再叫我小朋友我可真生气了。”

周徊笑了起来,摸了摸袁星泽的头说:“走,我请你吃夜宵。”

“走吧。”袁星泽撇了撇嘴,给周徊打开了车门。

周徊坐进副驾驶,最后回头看了眼别墅。

真可惜啊,她无福享受了。

“姐姐,你干嘛不住了?”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袁星泽才问起周徊来。

周徊顿了顿,认真地说:“我喜欢烟火气。这里没有烟火气。”

袁星泽听完倒是难得没说周徊,反而十分体贴地说:“那我再给你找找。”

“行。对了,酒店你给我打折了吧?”

袁星泽:“……”

“姐姐当我什么人?我还能收你钱不成?”

周徊:“……”

“哦,谢谢啊。”周徊难得坦然地接受了一次,也许是自己真的把袁星泽当朋友了吧。

袁星泽倒也很开心,开着车对周徊说:“姐姐,下周有空吗?”

“怎么了?”周徊低着头看着小梅发来的日报问。

“陪我过个生日呗。反正我爸也不记得。”

周徊一听,转头扫了袁星泽一眼,看得出来,他好像很怕周徊拒绝一样。

周徊看着他问:“那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要跟我做朋友?”

袁星泽:“……”

周徊一直不明白自己到底哪点让袁星泽纡尊降贵跟自己做朋友的。一开始,周徊只把他当客户,久而久之,觉得这个小朋友还挺可爱挺真诚的,便真的成了朋友。

袁星泽半天没说话。

周徊打着哈欠说:“快点啊,不说我不答应的啊。”

袁星泽先是一愣,然后又看看周徊,眼里满是惊喜:“姐姐你答应了?”

周徊点了点头说:“你得先回答我的问题,回答满意了我才去。”

袁星泽傻笑着说:“这还不容易。你漂亮呗。”

“没诚意,我不信。”

袁星泽:“……”

“这是实话。”

“你骗谁呢?小朋友。快点啊,你只有一次机会了。”

“真的,没骗你。”

“五。”

“真的是真的。”袁星泽着急起来。

“四。”

“姐姐,你要相信我。”

“三。”

“好好好我说。”

周徊这才洗耳恭听。

袁星泽想了好久,才直视着前方说:“你很像我妈妈。”

周徊:“……”

袁星泽怕周徊不相信一样,重复了一次:“真的。你们长得很像。你不信我可以给你看照片。”

袁星泽急了,周徊只是笑着,安静地说:“信了。一会儿把地址给我。”

“哦。”袁星泽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恨不得来一曲庆祝一下。

周徊也被他的高兴感染了,嘴角微微上扬。

生活还有很多美好啊。

以后你就是一个人了。

周徊,也要好好生活啊。

微凉的风,风干了周徊的眼里一颗晶莹的泪花。

“你今天疯了,喝这么多。”

郭朔算是服了陆季洲了,虽然应酬是难免的,也不是他这个喝法啊。郭朔把陆季洲扶上车,然后去驾驶座开车,刚打开导航,准备回陆季洲的公寓,后排的陆季洲忽然说:“去喜雨吧。”

“啊?”郭朔愣了一下,又把导航地址改了。

“你没事吧?”郭朔还是有点担心。

陆季洲摇摇头,意识还很清醒:“没有。”

他就是有点头晕而已,不碍事。

深夜加上酒精,人的意志是很脆弱的。

他想把这段时间的克制都抛之脑后,他想像那个盛夏的深夜一样,不顾一切地去找周徊,想告诉她自己有多想她。

车子为什么开得这么慢?

他想见她,想见她……

没带钥匙,郭朔按了半天门铃没人开,只好去找物业开门,顺便问了一句这幢别墅的另一个租客多久没来了。

物业一边开门一边说:“你说那个小姑娘啊?上周就搬走了。”

“哦。怪不得呢。谢谢啦。”郭朔客气了一句,然后回车里找陆季洲。

原来是个小姑娘,怪不得陆季洲不肯住在这里。

郭朔回去找陆季洲的时候叨叨了两句:“楼下的租客上周搬走了,怪不得没人开呢。你要不要——”

“什么?”陆季洲忽然清醒了一点,把郭朔吓了一跳。

“我是说你要不要搬来住?”

陆季洲忽然神色慌乱起来,有些慌张地问问:“你说周徊搬走了?”

郭朔拿电脑的手顿了一下:“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