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孤才不要做太子 > 第四十七章 太子的封赏

第四十七章 太子的封赏


  终于等到颉利这句话,躺在躺椅上的李承乾顿时全身都失去了力气,完全的躺倒在椅子上,恨不得立刻睡过去。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很多了。

  为了表示诚意,颉利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坐骑白马,杀白马立誓,发誓继续遵守盟约,再不进犯大唐,并承诺向大唐进献马三千匹,羊万口作为赔罪。

  眼睁睁的看着河对岸大唐的精锐一队一队似乎永无止境的在增加,颉利甚至不想再拖延两天时间看看虚假,只想赶紧的撤兵回到草原。也只有一望无际的草原,才能给他带来安全感。

  立誓完成后,颉利立刻上马,顾不上让军队和战马再休息休息,就逃一般的带队北上。

  夕阳照射下,北方天际线那弥漫的尘土,居然给人一种美丽的错觉。

  当突厥人消失在视线里后,所有人才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可是没等谁开口,本来老老实实站着的李靖,却忽然拔剑出鞘,对准了脚下的桥梁,大声道:“何人在桥下!出来!”

  众人刚刚吐出了一口气又收了回来,没人敢说话,一旦桥下有突厥人的探子,探听到实情,那么已经被逼退的突厥人将会去而复返。

  一样一身冷汗的于泰赶紧出声道:“卫国公莫惊,是我们的士兵。”

  在于泰的呼唤下,窜天猴才胆战心惊的爬了上来。

  当看到桥上豪华的阵容后,胆小的窜天猴立刻跪倒在地,一句话也不敢说。

  看了一眼窜天猴的体型,李世民回身问于泰:“为何安排一人在桥下,难道你们准备刺杀颉利不成?”

  于泰立刻回答道:“回禀陛下,这是太子殿下的安排,若是假的八牛弩没有震慑住颉利,那么桥下的窜天猴就会踩断桥梁的中心横梁,让便桥倒塌,为长安的援军争取时间。”

  听了于泰的回答,李世民狐疑的看向躺倒在椅子上的李承乾。

  他很难想象,这样缜密的计划,居然是自己这个七岁的儿子制定的。

  难道老子的儿子真的得到了神仙的点化?

  几步走到躺椅前,让长孙无忌让开身形。

  看了一眼躺着一动不动的李承乾,李世民沉声道:“起来,你舅父和舅公都在这,成何体统!”

  躺在藤椅上的李承乾,这才努力的让自己直起身,腿软的站了起来。

  因为是淡黄色的袍服,李承乾这一站起来,就露出了湿漉漉的后背。

  完全浸湿的后背,证明了之前对李承乾来说是何等的煎熬。

  对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面对这样的局面却只是后背浸湿,腿脚发软,已经很难得了。换一个过来,恐怕早就吓得大哭。

  找到长孙无忌和高士廉的身影,李承乾躬身施礼道:“让舅舅舅公见笑了,我实在是紧张的很,到现在都腿软。”

  说完,还拍了拍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看到李承乾的动作,长孙无忌等人都笑了起来。

  高士廉也已经是老态龙钟的样子,走到李承乾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以七岁之龄,携一侍卫随师屹立便桥之上,一夫当关而万夫莫开。史书上,余只闻燕人张翼德有此豪举。今太子远胜其,老夫以你为傲!我大唐后继有人,由此可见矣!”

  长孙无忌凑到一边,挤眉弄眼的对李承乾说:“承乾啊,想你舅舅我一生,都未得舅父一句夸奖,你可比舅舅争气的多,哈哈!”

  随着长孙无忌的笑声,众人都笑了起来。

  经历了这么一场心惊胆战,也只有笑声,才能抹去人心中的阴霾。

  李世民走到李纲面前,微微拱手:“太子又今日之举,多亏李师教导有方,朕在此谢过李师的栽培!”

  李纲摇了摇手道:“太子之功,完全是他自己的想法,老夫U虽一路相随,却没有出一点主意,陛下不可将此归功于老夫,还是想想怎么赏赐太子比较好。”

  听了李纲的话,李世民露出了为难之色。

  要说天底下谁是皇帝最难加封的,恐怕也就是皇后和太子了。

  太子作为储君,已经是天底下最爽的一人,还怎么加封?

  僵硬的回过头,李世民问道:“承乾,你今日有大功,说说,想要朕怎么嘉奖你?”

  既然不知道怎么赏赐,那就直接问他要什么好了。

  此时此刻,李世民就处在有求必应的模式。就算李承乾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他也会勉为其难的答应。

  李承乾自然知道机会难得,低头想了好半天才说:“第一,儿臣请父皇封赏于泰!”

  李世民看了一眼单膝跪地的于泰,点了点头:“就算你不说,朕也会给于泰嘉奖的。既然这是第一,第二是什么?”

  李承乾又指了指身后的将士们和工匠,道:“第二,请父皇赏赐这些将士工匠以金帛,特别是这些工匠,危急关头,他们没有一人后退,反而选择了死战,此等勇士,孩儿敬重无比。”

  看了一眼跪倒在地的士兵和工匠们,李世民点了点头:“当然可以,第三呢?”

  事实上,有一件事李世民根本没有说出口,在来渭水的路上,他已经做好了用国库积蓄劝退颉利,舍一时之利换喘息之机。如今赏赐这些工匠和士兵的钱财,跟国库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第三....”

  李承乾苦笑道:“您也知道,孩儿手里,那个....那个有了不少积蓄,您能不能允许孩子自己做主,不要收走啊!”

  此时的李承乾,像极了被家长没收压岁钱的孩子。

  听到李承乾这个要求,李世民先是错愕,随即跟长孙无忌等人哈哈大笑。

  太子跟将作监合作,赚取份子钱的事儿,实际上所有人都清楚。将作监每次推出新品,都会送到重要官员府里一套。据说,这种行为背后,还有太子的手笔在。

  虽然觉得这么大一笔钱由七岁的孩子掌管不妥当,但是这个时候,准许太子拥有私房钱,反而比封赏简单了太多太多。

  李世民当即准许了:“当然可以。”

  李承乾又追问道:“君无戏言?”

  李世民拍了他的脑袋一巴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