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雨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墨雨书院 > 孤才不要做太子 > 第六十六章 所谓的武功

第六十六章 所谓的武功


  一剑砍断胳膊粗的木桩,看李靖举重若轻的样子,简直就像没怎么用力。但是,随便找一个普通成年人,恐怕都做不到。

  一剑一剑的挥出去,李承乾的双手已经彻底麻木。

  看出来了,李靖这厮给他定下的这个目标绝对是毕业级别的。什么时候他能不借助外力一剑砍断这个木桩,恐怕已经到出师的程度了。至于大腿粗的木桩?用刀恐怕都没可能。

  看着李承乾咬牙一次一次尝试的样子。李靖满意的点了点头。当太子的武艺老师,最怕的恐怕就是太子的反抗了。

  作为储君,除了皇帝皇后师长以外,别的人都没有直接教训他的资格。而他尽管是卫国公,但是太子反抗的话,他也无计可施。

  不过,太子显然是吃苦的那块料。他的儿子李德謇和李德奖,挥剑练习,一开始还需要他逼着才行。可是太子,用不着逼迫,自己就能坚持练习。

  (有读者提醒我把李靖的弟弟安成儿子身份了,赶紧复查,才发现自己犯了这错误。作者码字的时候,有印象或者印象深刻的,就不会去费劲查资料,所以难免会失误。但是,读者指正后作者会立刻更改的。)

  孺子可教啊!这个世界上前人能达到的成就,后人只要肯奋斗,那就一定能达到。怕的,就是受到一两次挫折就气馁、中途而废的人,这样的人就算天赋超绝,也注定一事无成。

  一直到朝阳升起,两条胳膊酸疼的提不起剑,李承乾才结束了自己的晨练。

  那个木桩,上面多了很多的痕迹,每一个印记,都是李承乾全力以赴的证明。

  侍卫上前接过了李承乾手里的剑,扶着他回军营吃早餐。

  在全天下普遍一天两顿的现在,太子亲率的军营能够一天三顿,可以说是无上的享受。

  吃过早饭后,士兵们又开始了训练。在李靖给他们分出队伍后,用不着于泰监督,他们自己就开始了攀比。只有竞争,才能激起所有人的上进心。

  “军营里的训练就是这个样子了,除了对身体的锻炼外,横刀等武器的练习于泰就能主持,太子殿下还是尽早回长安的好。”

  亲眼见识了这些士兵的训练场景后,李靖心里已经有了估摸。军营的训练是枯燥无味的,与其守在军营浪费时间,不如先让这些士兵自己训练着。等出了一些成果,再训练他们的战阵配合也不晚。

  李承乾点了点头,决定今天就回长安。东宫虽然萧条无趣,但是,现阶段以他的年纪和身份,也只有老实住在里面。

  吃过早饭,太子车驾便离开了军营。军营这里没什么需要亲力施为的,反倒是老先生的课业,已经挺了好几天了。

  回到东宫后,不仅李承乾要上课,李泰和李恪也成了老先生的学生。

  教惯了李承乾,李纲对李泰李恪这两个新学生格外不习惯。

  同样是一篇古文,李承乾只需要他粗略讲解一点,就能弄懂,甚至能提出自己的见解。但是李泰和李恪,总要他把道理掰碎了,还要有李承乾在一边解释,才能学会。

  讲道理,李泰和李恪也不笨,孔颖达也不止一次的夸奖他们俩伶俐。但是,聪明的孩子在天才的孩子面前,差距就体现出来了。

  托李泰和李恪的“福”,老先生终于又体会到了为师的焦躁心情。

  回到东宫后,李承乾就过上了制度式的生活。

  只是每天早晨,负责对他训练的变成了李靖。

  李靖依旧没有干涉的意思,每天都是坐在一边看李承乾挥剑斩木桩,一直到他精疲力竭后才离去。

  一直用剑斩木桩,一天两天的还能坚持,时间久了,就是李承乾都没了耐心。

  剑因为卷刃的原因,已经换了三把,木桩却还是那个木桩,除了痕迹深了好多外,并没什么变化。

  托那个一厘米深的痕迹的福,现在挥剑反而比以前更难了。

  当一厘米的痕迹变成两厘米的时候,秋日已经远去,天气明显的冷了起来。

  只有几摄氏度的清晨,李承乾虽然身穿一身里衣,但是依旧浑身热气氤氲,那是他身上的汗水。

  照常的一天,等到李承乾连剑也拿不起来后,李靖才点点头,准备回家。

  “卫公,我已经用废了三把剑了,您让我这么干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见李靖又是一言不发的要走,李承乾只能叫住了他。

  一剑斩断木桩,很明显,根本不是现阶段他能做到的事情。

  每天这么枯燥的锻炼,至少也得有一个坚持的理由吧。

  本来要走的李靖听到李承乾的声音,微笑着走了回来。

  事实上,两个月前,他就已经等着李承乾发问了。迟了两个月,简直让他难以置信。

  捡起一根木棍,李靖指着李承乾道:“出剑。”

  李承乾愣了愣,随即深吸一口气,用刚积攒的一点力气用力挥出了一剑。

  面对李承乾的一剑,李靖快速的一棍抽在剑上。他的力气很大,大到李承乾感觉就像是一剑斩到了巨石上,本来麻木的胳膊居然传来了痛苦的感觉。

  看着连连后退的李承乾,李靖笑道:“感觉如何?”

  感觉如何?李承乾有点懵。

  丢掉棍子,李靖悠然道:“其实不管是用剑还是用刀,首先要学的不是什么招式,而是握紧武器。二人交战,若是一人手里的武器被震落,岂不是直接就分出了胜负?持剑的感觉,没法教导,只能靠拿着武器的人自己琢磨。在微臣的反击下还能握紧武器,这就是太子殿下这两个月来的收获。”

  原来是这样啊!

  看着自己握剑的手,李承乾心里稍稍有了一点自豪感。

  走到木桩边,摸着上面两厘米深的痕迹,李靖笑道:“其实,用剑根本没有什么招式可言。跟大开大合的刀不同,剑需要的是轻灵,什么时候殿下能每一剑都斩在这个痕迹上,那么对敌的时候,也能准确的斩中目标。就算敌人穿着铠甲,殿下的剑也能从盔甲的缝隙伤到他的四肢或者咽喉命门。”

  “这就是武功?”

  李靖认同道:“没错,这就是武功。其实,一般的百姓还是把武功给神奇化了。两人战斗,比拼的就是力量、速度、耐力和经验这些。而这些,殿下不是每天都在强化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